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紅,雪紅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天庭弼馬溫 本章︰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紅,雪紅

    小說網 ,♂小說網 ,

    權力幫的成員,已經不是普通的武林人士了,他們在這里已經變成了軍人,因為他們在為這個國家流血,所以,他們不是江湖人。

    萬馬堂,馬空群,他已經是一個血人了,雖然,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對與錯,成與敗,權與錢,他手里的武器,沒有停下來過。

    因為他在殺人,他的敵人有很多,非常的多。

    雖然,他已經殺了數十人了,但是他並不疲憊,他想活下去,他還沒有享受夠榮華富貴,所以他的手,他的腳沒有停歇。

    馬戰,他手里的武器並不是周全,也不是驚盧,而是割裂

    周全是劍,驚盧是槍,割裂是刀。

    周全殺起來不爽,因為它是劍;驚盧施展不開,因為它是槍。

    不爽是因為它有招式,施展不開是因為身邊還有戰友,畢竟馬戰沒有學過槍法。

    但是割裂不一樣,它不需要招式,在這里它不需要,而且,它和劍的長度相差無幾,並不是兩米多長的槍。所以,馬戰殺的很舒服。

    永遠是簡單而又快捷的動作,劈、砍、擋

    現在的馬戰已經不想停下手里的動作了,簡單的招式,就這麼一路殺了下去。而且,他的腦袋里又在想著一個問題,日月神教和天下社為什麼要背叛

    面對如此的戰況,他們又能賺到什麼便宜,面對四百多萬怒火紛爭的隊友,他們又能阻擋的了嗎

    最後,他們能剩下什麼

    沒有了教眾,沒有了武力,他們又拿什麼去草原一族那里,爭奪他們本該得到的利益

    何以為他人做嫁衣,何必為他們賣力

    當了叛徒,敗了名聲,又得不到應有的東西,這算是一個成功的買賣嗎

    馬戰想笑,但是笑不出來,因為他覺得很悲哀;想哭又哭不出來,因為他們需要憐憫嗎

    親者痛,仇者快,這樣的事情還少嗎

    面對如此荒唐的一幕,各大州區的權力機構又能如何讓

    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已經明確但又不能制裁的對手,他們又能怎樣

    加強自身的實力,控制現實之中的生存環境,就成了他們僅有的權利

    這處戰場上的每一個人都是主角,又不是主角,任你地位有多高,任你賤如草芥,面對刀劍不是死,就是亡沒有人能躲得過戰場上的定律。

    自從直播開始,這場戰斗已經持續了五六個小時了,畫面上標志人數的數字,也在不斷的變化。從最開始的一千一百萬,已經逐漸變成了八百多萬。

    直播前的觀眾,在這段時間內,死死地盯著畫面上尸山血海的戰斗,又用余光掃視著不斷變換的數字,心里吃驚的程度,已經變現在了臉上。

    五六個小時的時間,就讓四百萬生命隕落在這里,夸張恐怖的速度,確實讓人心驚

    天下社的姜氏兄弟現在有點慘。

    橫掃天狼姜任庭,威震神州姜瑞平,重傷吐血不說,手下的干將也是死傷無數,普通成員的損失,更是不用細說,但是作為對手的權力幫,又怎能幸免呢

    權力七雄,已是七去其五,陶二陶百窗,恭三恭文羽,麥四麥當豪,錢六錢山谷,商七商天良,就這麼離開了人世。

    手下的護法,戰將等等,也在這場戰役中慢慢的死去。

    有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現在,已經不需要考慮得失,因為仇恨已經埋在了心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分出生死就是結局。

    不過,這是整個戰場的局勢嗎

    不是,當然不是,並不是五百萬游牧大軍都加入了讓戰斗。

    作為大軍統帥的拓跋托雄是不會讓自己的軍隊,加入這無休止的消耗中的。只要付出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就有幾百萬炮灰供自己使用,身為一個種族主義者,他怎麼會消耗自己的軍隊

    長生天的子民是寶貴的,又豈是南朝人所能比擬的,只要能減少己方的損失,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誰是聰明人,誰是笨蛋

    不清楚,說不清楚,雖然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桿稱,可是,誰又能保證自己才是最終的得利者呢

    李沉舟等人料想的戰斗並沒有來臨,但是他們也沒理離開這里,因為他們被包圍在了這里,五百多萬的混合大軍,將他們包圍在了這處戰場。

    李沉舟、葉開、馬戰等人並沒有坐在一起,好像他們已經知道了結局,也許他們已經做好了決定,總之,他們沒有做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行動。

    他們這里悄無聲息,但是拓跋托雄的大帳內,確實非常熱鬧。

    在這個普通又實用的大帳內,匯集了很多頂尖的人物游牧大軍的統帥拓跋托雄,日月神教的任我行與東方不敗,以及天下社的姜氏兄弟。

    最開始,他們只是盡情地享用各種美食,草原的全羊,中原的精致小菜,酒足飯飽後,本來熱鬧的大帳,突然變得安靜了。

    安靜後的氣氛有點尷尬,也有點火藥味。

    拓跋托雄當然知道這樣的氣氛代表著什麼,但是他並不想說什麼,也不想說什麼,他覺得沒有必要,因為他是一個種族主義者。

    姜氏兄弟想問,但是他們並不想撕破臉皮,因為撕破後的結局有些難以控制,所以他們兩個還在尋找借口。

    他們不開口,自然有人開口,但是說話的人卻不是自我狂妄的任我行,而是不男不女的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的問話很犀利,直接問出了這一次的關鍵點,他好像沒有絲毫的顧忌,或者,他並不害怕游牧大軍敢于翻臉。只見他用那聲線極為細膩的聲音說“拓跋大帥,我們之間的談判說的可是合作,但是,你今天可是將我們當做了炮灰啊。”

    拓跋托雄覺得很有意思,他並不怕有人說出這個問題,因為現在的戰勝方是草原一族,而不是南朝人,更何況,準備充足的草原人,根本不需要遷就這些武林人。

    所以,東方不敗敢這麼問,他覺得很有意思。

    拓跋托雄臉上掛著笑容,說“有些問題,我想就算是我不說,你們也該明白,想要得到利益,就需要付出代價,所以我並不覺得今天的行為有什麼不對。”

    姜氏兄弟听見這樣的回答,臉色變得有些鐵青,現在還不是你為刀俎,我為魚肉,你拓跋托雄就敢這麼做,要是我們成了光桿司令,還不得任由你搓扁捏圓

    于此同時,任我行的臉色也很難看,因為他覺得自己被欺騙了,所以他有點羞怒。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大江湖》,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大江湖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紅,雪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大江湖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紅,雪紅並對重生之大江湖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