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300番外︰愛情,總是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結局】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沐七夏 本章︰299.300番外︰愛情,總是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結局】

    世界那麼大,卻無處可去。

    悲哀,不過如此。

    安茜走得累了,隨處找了個地方坐,這樣的場景,並不陌生,在法國也發生過,只是,那個時候,她遇到了熱情美好的一戶人家,思及此,她這才想起同那個法國女人的約定。

    顯然,她爽約了。

    心中,難免浮起幾許愧疚。

    她想去法國,去完成那個未完成的約定,去上那個霍向風為她準備的學校,而後,再無任何打擾,她安安靜靜的做她的學生,而他,則依舊是那個萬人矚目的富貴公子哥,霍氏大總裁髹。

    獨木橋,陽光大道。

    就這麼分著走吧。

    安茜拾起心情,起身,拖著行李箱慢慢的走著,夜色良好,冷意凍人,不知不覺,便走到了『艾頓學院』,曾經的高中母校,盡管和它分離時並不是太開心。

    當時很多不被原諒的事,過了某個階段,突然覺得什麼都能原諒了。

    就好比,那些人,那些事。

    此刻,凌晨時分,站在校園門口的,不僅只有她,還有當年一起玩耍後來鬧僵的小伙伴們。

    清一色的貴公子哥和富家小姐們。

    安茜眼角輕挑,看向正倚著紅色超跑的一對男女,她輕笑,不言,男人看見她,松開懷里的女人,大踏步走了過來,“我以為你去了法國就永遠不回來了,怎麼,半夜三更的回來看看我們這些老朋友?”

    宋臣民叼著支煙,吊兒郎當的,從煙盒里抽了支煙出來遞給安茜,安茜接過,遞到唇邊,咬了口,在他送上打火機打火前,她揚眉,將煙吐了出來,“又換女朋友了?”

    “什麼叫又換?我從來就沒女朋友,那位置不是一直在等著你麼?”

    宋臣民低笑,這番話,似是而非,安茜不置可否的聳肩,眸光,若有似無的看向已經坐進了跑車副駕駛室里的女人,“小賽她們呢?沒跟你在一起?”

    “在學校里,估計等會兒會爬牆出來,要不要進去看看?”

    “你們還真是死性不改。”

    安茜嘴上這麼說著,心中早已蠢蠢欲動,唇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弧,她將行李箱交給宋臣民,“借你車放一下,明早我再過來拿。”

    “這麼信我?不怕我把你箱子扔了?”

    “扔就扔了,反正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我現在那麼窮。”

    安茜自黑著,宋臣民愣了愣,在她經過他身邊時,他拉住了她,“等等。”

    “干嘛?”

    “你一個人來的?”

    “不然呢?”

    “那個男人呢?”

    “……”

    安茜離開的原因,宋臣民心里清楚,此刻他提到了他,也是想從側面了解她的情感狀況,而安茜,听了他的話,只是滿不在乎的聳肩,“他有他的生活,我來不來這里跟他又有什麼關系?”

    話語,隱晦。

    但多少撇清了關系。

    安茜笑容明媚,拽著宋臣民的胳膊往校門口跑去,宋臣民拉著行李箱,一個用力,將她拽了回來,“我先去放行李箱,你在校門口等我。”

    “你快點。”

    “姑奶奶,我這是在幫你,別催我。”

    “……”

    宋臣民將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而後拉開副駕駛室的門,扔了幾張百元大鈔給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我有事,你打車回家吧,現在,下車。”

    認錢的女人,最好打發,也夠識相。

    安茜倚在校門口,看著女人拿了錢走人,她唇角微揚,明媚的笑顏中隱著深濃的苦澀,等宋臣民走近,她抬頭問他,“只要是個女人,是不是都可以用錢打發走?在你們男人心里,是不是都是這麼個思想?”

    霍向風是這樣,她的好朋友……宋臣民也是這樣。

    安茜輕嗤,宋臣民將煙頭摁滅,眸色顯得愈發漆黑起來,“不全是,要看對方是誰。”

    “怎麼說?”

    “就是玩玩和認真的區別。”

    “……”

    玩玩。

    認真。

    嗯,霍向風連玩都不想跟她玩,更別說認真了。

    安茜語噎,甩了甩頭,不去想霍向風,她捋了捋袖子,正準備翻牆時,便見兩個人影從牆的另一面翻了下來,跳下時,堪堪落在她和宋臣民的中間,兩人見著她,都是一愣,而後異口同聲的驚奇出聲,“我kao!你們怎麼又混一塊兒去了!”

    末了,小賽還不忘推了一把安茜,“你從法國滾回來了?”

    “明天再滾回去。”

    “……”

    安茜絲毫不加隱瞞,小賽愣了愣,看著她清瘦的臉龐,半晌才道,“大半年沒見了,一來就給我整這張苦瓜臉,宋少,走,帶我們家小安妞買蛋糕去,在天亮之前我們再嗨皮一次。”

    “你明天就走?”

    宋臣民皺眉,心中的喜悅感一掃而空,他緊了緊褲袋里的小禮盒,在安茜點頭時,手,驀地一松,再無將那禮盒掏出來的力氣。

    小賽推搡著兩人,小丁跟在她們身後,眸光,至始至終都沒離開過宋臣民的背影,安茜和小賽坐進了車後座,而她,自然的坐進了副駕駛室,“你帶來的那個女的呢?”

    “讓她回去了。”

    “因為安茜的回來?”

    “……”

    宋臣民沒回答,但很明顯,是默認了。

    小丁牽唇,看著後視鏡里安茜那張漂亮的臉孔,默了幾秒,而後,扭頭看向他們,“安茜,你爸公司倒了之後一直沒什麼起色,現在你跟了那什麼霍向風,怎麼不讓他幫個忙?”

    話里話外,什麼意思,安茜听得清楚。

    小丁還是那個喜歡著宋臣民的小丁。

    所以才那麼針對她。

    氣氛,陷入僵局。

    安茜深吸了一口氣,在小賽出言緩和氣氛時,她抬手,阻止了她,“我爸的那點事,我想你調查的比我還清楚吧,小丁,小賽,還有宋少,難得今兒這麼巧在這里踫到你們,我也就把話說開了,我是跟了霍向風,結果人家不要我,把我甩了,這個答案你們滿意了嗎?”

    “……”

    瞬間,靜寂。

    小丁沉默著,小賽心疼她,而宋臣民,整個晚上的情緒就跟過山車似的跌沓沉浮著。

    他眸光一亮,剛想說話,又被安茜打斷,“小丁,我知道你喜歡宋少,很早很早以前就開始喜歡,他一天到晚的換女朋友,你只在旁邊看著,什麼都不做,他又怎麼知道你喜歡他?浪費了彼此那麼多年的時間,你不說那我就幫你說,省的你以後總是那麼陰陽怪氣的對我。”

    “你也知道我對你陰陽怪氣?這麼說你是知道宋少喜歡你了?既然他喜歡你,你還要我跟他表明心意,你覺得我們有可能在一起嗎?我說了還不是自取其辱?!”

    “他喜歡誰是他的事,我把你當朋友,你老是針對我,有意思?”

    “你們說夠了嗎?”

    宋臣民出聲打斷了這個對白,他將車停在了路邊,緩了半晌的情緒才開口,“安茜,我喜歡你是我的事,我跟誰在一起也是我的事,既然你不喜歡我,又何必操心我的事?”

    “你說的對,我是不喜歡你,所以你別用那副深情的嘴臉對我,我不稀罕。”

    “你當然不稀罕,如果你稀罕的話也不會跟了那個老男人!是,他錢多,你安茜當然喜歡上他的床,上一次,一百萬,價格夠高的呀,你做的那點破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你還在這里跟我清高什麼?”

    得不到的,便詆-毀。

    盡管,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兒。

    安茜听著他這話,並不生氣,只心平氣和的輕笑出了聲,“你說的對,我跟他上一次床,換來一百萬的酬勞,這是我應得的,我那麼髒,你們看不起我也是自然的,跟我比起來,小丁干淨多了,所以……宋臣民,收收你的心吧,一直陪著你的人,未必不會轉身,好好珍惜吧。”

    話落,她下了車,走得瀟灑而決絕。

    只不過,中途又折了回來。

    車上還有她的行李,她必須要拿回來。

    安茜開了後備箱,去搬里面的行李箱,車里的氣氛,靜的詭異,宋臣民點了支煙,抽了一口又狠狠的熄滅,終究忍不住下車去追安茜,“安茜!”

    身形,微頓。

    安茜站住,並未轉身。

    孤寂的身影,投射在昏黃的路燈下,顯得尤為嬌小,落寞。

    宋臣民快步走了上去,繞到她身前,將手中的禮盒交到她手里,“對不起,我並不是那個意思,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很早就買好了,今晚剛好踫到了你,就……送你了。”

    “你說的沒錯,我……已經沒資格做你們的朋友了,這個禮物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送你了你就拿著。”

    “……”

    安茜凝眉,宋臣民根本不打算收回禮物,適時,小丁也追了出來,看了眼宋臣民,而後,再看向神情復雜的安茜,“安茜,你說的沒錯,一直以為我都沒勇氣表白,如果你今天不說,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說出來,其實,我挺喜歡你的,不過……我更嫉妒你,嫉妒久了就變成了討厭,我討厭所有人的目光都圍著你轉,即使你囂張跋扈的不可一世,他們還是一樣喜歡你,就算你落魄了,你依舊不會低頭,你越這樣,我就越討厭。”

    不止是宋臣民的原因,更多的,是女人本身就有的嫉妒心。

    安茜微怔,她一直覺得,這段時間她的人生足以用悲慘兩字來形容,想不到,竟然還有人羨慕她這樣的人……

    若是她真的經歷過她的人生,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

    安茜苦笑,小賽跑出來搭著安茜的肩膀為這段剪不清理還亂的關系盡力的打著圓場,“好了好了,大家都朋友一場,才多大的人啊,動不動就喜歡這個喜歡那個,以後誰跟誰在一起就看緣分了,今天是我們小安妞的生日,要慶祝的就跟我走,不想摻合的就各找各媽回家吧。”

    小賽是純粹的樂觀派,她拖著安茜重新上了車,作為“司機”的宋臣民自然也會捧場,至于小丁,磨蹭了很久才釋然的上了車,說開了其實也好,只是以後見面……會挺尷尬的吧?

    不能再好好玩耍了。

    ……

    十九歲的生日,安茜結束了那場不可能的單戀,重拾了那段青春歲月結交的友情。

    ……

    嗨了一晚,嗨翻了全場。

    安茜頂著雞窩頭,看了眼毫無動靜沒有任何消息的手機,踩著拖鞋就出了『在水一方』,她揉著惺忪的睡眼,走在繁華鬧市的街頭,手中,拎著剛買的四份雞蛋灌餅。

    紅燈,亮起。

    她站在人行橫道的一頭,慵懶的打了個哈欠,靜靜的等著綠燈亮起,然而,無意間的瞥眸,撞上馬路盡頭那對相視而立的男女時,她的腳,再也邁不出一步——

    喬辛雅開車帶著喬懷瑾和慕瀾北來買個小東西,在街上走的時候,或許是冥冥中注定,就這麼不期然的遇上了……唯恐避之不及的霍向風。

    喬懷瑾見著他,高興的立馬奔了過去,抱著他的腿大聲的喊著“小爸爸”,听得喬辛雅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她答應了安茜,不知道這麼偶遇的一出,會不會喚醒他深處的記憶。

    霍向風眉目清冷,在這冷意襲人的清晨,他看了眼抱著他的喬懷瑾,而後,抬眸,靜靜的看著眼前眉目如畫的溫婉女人,瞬時,記憶,紛沓而來,編織著各色的五彩。

    一眼,便是萬年。

    心里的缺失,慢慢被填補。

    心痛,不是之于某個人,只是沒了那部分的記憶,生命便不再完整。

    回來,面對,卻是釋然。

    “喬兒。”

    他低言,輕笑。

    彎腰,抱起了喬懷瑾,“冷不冷?天天。”

    “你……記起來了?”

    喬辛雅訝異,牽著慕瀾北上前一步,眉宇間忽的渲染出一抹了然,“安茜跟我說你失憶了,我以為你是真的失憶了,我看八成又是你的惡作劇,你不知道安茜那丫頭有多擔心你。”

    “她說的沒錯,有些事我是記不得了,不過……剛才看到你的時候,就什麼都想起來了。”

    “那你——”

    “我什麼?”

    “以後是什麼打算?”

    “回法國吧,一來接手我爸的公司,二來……管著那丫頭,學校已經替她安排好了,如果她不去上學的話就白費了我那些心思,不劃算。”

    “那丫頭……你說的是安茜?”

    喬辛雅會意,了然又故作老成的點頭,“我想她听了這話會很開心的,一開始她很害怕你想起,現在她要是知道你這想法肯定是巴不得你想起了,對了,天天是不是經常打電話找你聊天啊?”

    “嗯,畢竟養了他四年,沒這點孝心怎麼行?”

    霍向風抱著喬懷瑾親了口,喬懷瑾嬉笑著躲開,那般溫馨的畫面,落入安茜此時神采全無的眼眸里,“果然……他喜歡的還是她啊……不管是有記憶的時候,還是沒記憶的時候……感覺是騙不了人的……”

    ……

    飛機,劃破蒼穹,留下一道優美的弧度。

    ……

    安茜回法國了,傍晚時分,她來到了那個和法國女人約定的地點,他們一家人正散著步,見著她,法國女人可開心了,急忙跑了過來,“我等了很久,終于等到你了。”

    “對不起,我臨時有事回了趟中國,謝謝你還記得我。”

    安茜由衷的道謝,女人拉著她的手在長椅上坐下,“你的畫我給我朋友看了,她很喜歡,現在她的公司有在招實習生,你可以過去看看。”

    “她的公司叫什麼?我過去看看。”

    “霍氏集團,老板是霍書擎,中國人,我朋友是設計部總監,你過去她會幫你安排好的。”

    霍氏集團……

    怎麼繞來繞去又到霍向風那里了……

    安茜低眸,婉言拒絕,看著法國女人和她的家人融進那漆黑的夜色中,抿唇輕輕的嘆了口氣,她靠在長椅上,仰頭看著天空中的星星點點,直到,眼前被一片陰影覆蓋——

    有人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明天跟我去學校,別再跟我來離家出走這個戲碼!”

    聲音,屬于霍向風的磁線。

    安茜驚詫,扭頭,見著真的是霍向風時,不由得張大了嘴,“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說是我女朋友的是你,說不是我女朋友的也是你,反正是不是都是由你一個人決定的?我純粹是當擺設給你鬧著玩的?”

    霍向風冷臉,安茜听不大明白他的意思,既然她選擇了誠實,那麼,也就沒有再隱瞞的必要了,“其實我從來都不是你的女朋友,說是你女朋友是我騙你的,說不是你女朋友是真話,你不喜歡我,所以我也不想打擾你,放心吧,我會乖乖上學的,等賺了錢也會還給你的。”

    “還我?你欠了我多少錢?”

    “挺多的,有多少我就還多少。”

    “這麼算的話,我覺得你賺一輩子恐怕都還不完。”

    “……”

    怎麼突然這麼難纏了?

    安茜怪異的看了他一眼,之前他是連話都懶得跟她多說一句,這會兒是怎麼了?難不成是為了錢要找她算賬了?怕她溜掉賴賬?

    “其實……做設計這行業利潤挺好啊,我想……如果我好好學的話,等將來有成就了一定能賺大錢的,所以……我覺得……我這輩子還是有希望把你的錢還掉的……”

    安茜說這話時沒什麼底氣,霍向風挑眉,一點一點的靠近她,見她退縮,他直接俯身而來扣住了她縴細的腰,單手,攫住她的下頜,迫使她抬眸看他,“何必那麼辛苦掙錢,你的出場費那麼高,一次一百萬,所以……你可以再用這個方法勾-引我一次。”

    一次……一百萬?

    他怎麼會……

    “你記起來了?”

    安茜驚呼,頓覺無地自容,霍向風輕淺勾唇,嗓音沙沙啞啞的,“你說呢?”

    “對、對不起……我……”

    安茜嚇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霍向風擁著她的腰,在她微張的唇上啄了口,“行了,人難免會犯錯,我原諒你了,不過,一次一百萬確實比較貴,所以……我挺想長期又免費的使用你,且在合法的條件下,所以,只有那麼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現在還不行,等你再長大一點。”

    “……你不怪我嗎?”

    畢竟,她那樣騙了他。

    安茜茫然,霍向風抓著她的話,就勢說了下去,“當然,如果你心里過意不去,可以自覺的選擇肉-償,我也會勉強接受的,唔,這樣吧,從今兒起,我給你一個特殊權限,在我想合法的長期又免費的使用你之前,你可以盡情的對我做你想做的事,我絕對不會反抗,還會很積極的配合,怎麼樣?”

    所以,他是恢復記憶了,而且……還選擇了她?

    真是……意想不到的結果!

    雙目,相視。

    驀地,笑開了。

    ……

    愛情,總是這般不期而遇。

    ……

    ☆☆---全文大結局---☆☆

    沐七夏︰謝謝追文到最後的小伙伴們,《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到這里全部完結了,感謝。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方便以後閱讀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299.300番外︰愛情,總是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結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299.300番外︰愛情,總是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結局】並對天價棄妻,總裁請止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