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候時渾噩噩,見日總遲遲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三省九思 本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候時渾噩噩,見日總遲遲

    國朝縣府院、鄉會殿,被稱為小三關大三關,六級考試中鄉試最難,但會試卻是最具有決定性。

    因為自宋朝以後,殿試便不再往下刷人,因而成為排名考試。狀元、榜眼、探花這三鼎甲和二甲,三甲就是在殿試排出,今後能成為清流品官還是成為濁流雜官佐貳官就在此一刻。

    這樣一來,會試實際成為讀書人在科舉路的最後一關,一過,便是康莊大道,從此魚躍龍門,前途無限光明!

    時間流逝,太陽已經快升至中天,春日的陽光和煦,從大樹枝葉的縫隙中灑落,在地面交織出一片光與影。

    放榜還在繼續,每過去一名就代表著取中的可能性被降低一分,會館中臨清州赴試的八名舉子,依舊在堂中強作鎮定坐著干等。書中所對等候會考成績士子們的描寫,是那麼的生動形象,一如此刻舉子們的心態。

    張籍自然不能免俗,他也不過是在強裝鎮定,每次傳來噠噠的馬蹄聲都仿佛是踏在他的心頭。

    堂中無人說話,靜的有些難耐。

    忽的,人未至聲先到,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鳴鑼喇叭聲也紛沓而至,舉子們的心又被高高的提起。

    跟著便是報喜人一聲高喊︰

    “捷報山東臨清州老爺,李諱成,高中癸未會試第一百七十五名貢士,金鑾殿面聖!”

    李主事慌忙站起眼看著報喜隊伍轉過街角向臨清會館處走來,馬蹄聲也越來越近,只見那一桿紅綾長桿隨春風搖曳,煞是喜慶。

    “恭喜李兄高中。”

    “恭喜、恭喜……”

    “恭喜李老爺高中!”

    在一陣喝彩聲、道賀聲中,臨清會館中眾人羨慕嫉妒的心情不一而足,隨即便轟然起身,簇擁著李成向大門口奔去。

    此刻李成的面色已是呆愣,巨大的驚喜撲面而來,似喜似驚的樣子就那樣定格在臉,三十許歲正當年的身體竟然顫顫巍巍,任由眾人推搡簇擁著來到大門口。

    “哪位是李老爺?請李老爺接帖!”報喜隊伍到達會館門前,當先那名報喜人翻身下馬,從懷中掏出一封書帖大聲道。

    “李兄、李兄,接帖了。”他的好友豐平晃了晃李成的身子,李成這才從驚喜中反應過來。

    “我、我就是,我就是李成。”一貫口齒伶俐,向來注重風度儀表的李成此刻卻口吃的說道。

    “恭喜李老爺高中癸未會試第一百七十五名貢士。”報喜人見慣了這般情景也不以為意,笑著就將手中書貼遞了過去。

    李成接過書貼後看著面自己的名字,呵呵傻笑,一時間忘了吩咐伙計們分發喜錢。還是李主事心穩下來得快,向著周圍伙計大聲催促道︰“快把報喜錢拿出來散散,快點,都愣著做什麼!”

    隨後一名伙計端來裝滿銅錢的簸箕散發銅板,另有一名伙計端來一個棗紅漆盤,面放著兩錠纏著紅絲帶的銀子,這是給為首報喜人的,每錠五兩合計十兩。

    報喜人笑孜孜的接過放在懷中,拱手道謝反身馬告辭。

    喧囂熱鬧過後便是安靜,幾名舉子回到堂中坐下後,張籍稍顯落寞的又向李成拱手賀道︰“恭喜李兄。”

    論名氣,自己經過清淵雅集,元文會等文人聚會絕對是在李成之論實力,自己是一省解元,臨清城中士子紛紛作自己編纂的清淵密卷,簡直是後世考試大師型的人物,但為何自己的喜報還沒有到?

    在這一瞬間,張籍已經忘記,會試發榜是從後向前的,越是考得好,報喜的消息應該越是後來。

    經過這麼多次考試,按理說,張籍應該已是熟悉這看榜等待結果的刺激緊張,但是事到身不能自己啊!

    靜靜的不知過了多久,會館中沒有人要求吃飯,都還在等待著。

    忽然又是一陣馬蹄聲起,敲鑼打鼓,會館門外又傳來一名報子的大叫聲︰

    “喜報,喜報,捷報山東臨清州老爺,鄭諱泰,高中癸未會試第一百六十六名!”

    臨清會館中,在一陣的平靜之後,又迎來報喜人,這一次鄭泰中了!

    “好!”

    听到中式的消息,鄭泰本來就是豪爽之人,長得有人高馬大,聞聲用力的拍了下桌子,“ ”的站起來,縱情的大

    笑。“哈哈,哈哈。”

    中式的士子得意的大笑,四周恭喜道賀聲一片。寒窗苦讀十余年,今日一朝躍龍門,此時此刻,中式之人如何能不宣泄自己的喜悅之情?

    憶往昔,孤燈清影人獨坐人悄悄,簾外月朧明,十年白首為功名。

    看今朝,喜報傳來身忽立,京師遍傳名!

    鄭泰自幼家貧十五歲才進學,初在社學時因身材高大,入學甚晚跟不課備受欺負,人稱笨牛傻大,後來發憤圖強,課業一路高歌猛進,奪得縣試案首,時至今日已有三十許歲,酸甜苦辣皆已嘗盡,終于是在今天將這科舉之路通關,走到盡頭,過了會試便是魚躍龍門,門後的美好生活在向他招手。

    張籍與鄭泰兩人不打不相識,後來了解到鄭泰直爽淳樸的性子,兩人早已成為好友。如今看到好友中式,如此興奮激動,張籍打心眼里為鄭泰高興。

    “鄭兄,恭喜中式。”張籍拱手笑道。

    “維楨,我不過是報喜人先到罷了,壓軸的都在後面,我們還等著你為我們取個會元回來呢。”鄭泰心態不錯,很快就穩定了下來,笑呵呵和張籍說了幾句。

    張籍笑笑不語,他還要等接下來的消息,每一份每一秒都甚為煎熬。

    隨後便見報喜人門,又是接帖賞錢,鞭炮鑼鼓齊鳴。

    一陣喧鬧過後,會館伙計拿出喜錢打發走報喜隊伍,客棧里又慢慢的恢復平靜。

    臨清會館這處還算僻靜,若是在舉子眾多的貢院附近,比如鯉魚胡同處的客棧,那邊聚集著大量的赴試考生,得中皇榜的人數也多,這一午的時間內,各個客棧都陸續、交替的演著接到報貼後的熱鬧與安靜,與報貼未到失望的忐忑與哀傷。


如果您喜歡,請把《小學教師在大明》,方便以後閱讀小學教師在大明第二百六十五章 候時渾噩噩,見日總遲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小學教師在大明第二百六十五章 候時渾噩噩,見日總遲遲並對小學教師在大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