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修分器,體,法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菜一天 本章︰第19章 修分器,體,法

    只听赤松子緩緩說道“本派名為雙龍宗,傳到我這一輩已有七代。當年師祖黃鶴真人在世時,我雙龍宗可謂是名聲顯赫,論聲望僅次于六大派。只可惜師祖在當年人族和妖族的大戰中不幸身亡,我們雙龍宗也因而勢微起來。“

    “待傳至我師父紫華真人時,我宗雖不能和從前相比,在東域算起來也是數一數二的名門。只可惜他老人家也在十六年前意外身亡,才導致你現在看到的雙龍宗,只有門人幾十,佔地就這麼兩三個山頭。”

    “現在我雙龍宗的掌門姓李名浩,人稱青須子,你以後叫他掌門師兄便是。至于我,在這一輩弟子中排名第二,你叫我二師兄好了。”

    劉水井點頭答應,叫了聲二師兄,然後問道“不知道二師兄的名字是”

    赤松子回說“我姓白名然,人送外號赤松子。”

    劉水井認真記下他的名號,隨即就听赤松子說道“由于師父他老人家去世時太過突然,門派的一些傳承都沒來得及交付于我師兄,所以才導致現在的局面。”

    “我派師祖和師父都是急公好義的性子,看到一些不平之事都會出手管教一二,因而得罪了不少小人。 他們在世時,我雙龍宗自然不怕這些宵小之輩,只是現在我宗勢微,這些昔日的仇敵們免不了落井下石。所以我接下來問你的話,你要老實回答。但有一句假話,我立斃你于此地。”,赤松子緊緊盯著劉水井說道。

    劉水井坦蕩的看著赤松子,說“二師兄問來便是,我絕無假話。”

    “那好,我且問你,你父母中可有修行者”

    “我自幼被養父帶大,不知親生父母是誰。但是這十六年來,我從未感到過自己和旁人有什麼不同,想必父母只是凡人吧。”

    “我再問你,你從小到大可有過什麼奇遇,比如見過什麼高人,或者吃過什麼奇怪的東西。”

    劉水井仔細想了又想,從懷中取出了三眼蟾蜍盒,說道“就是有個白頭發的老神仙給了我這個盒子。”

    赤松子早就檢查過此物,知道那不過是金銀閣的一件低級法器。因而直接示意劉水井收回去。他問道“那白發老神仙是怎麼一回事”

    劉水井剛要回答,突然感覺腦中一痛。之前被銅照公子改變的記憶漸漸消散,恢復成了真實的樣子。

    他不禁張大嘴巴,半天沒有發聲。

    赤松子見他不說話,知道事有蹊蹺,也不催促,靜等他的答復。

    劉水井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他將真實的記憶又復述了一遍。赤松子听了,在心里琢磨這銅照公子究竟是何人。

    人的腦部最為復雜,銅照公子竟然可以在不傷害凡人的同時改變其記憶,還讓被改變之人毫無所覺,這等功法真是聞所未聞。劉水井現在能恢復記憶,估計多虧了洗煉靈體,才把銅照公子在他腦中留下的靈氣除去。

    現在雖然老神仙的事情得到了解釋,卻產生了更多的疑問。 不過他也知道劉水井的確不知道更多了。

    赤松子心想來日方長,如若劉水井真有異心,日子久了總會露出破綻。 可若因存在稍許疑點就棄之不用,真是對不起先祖有靈,賜下這等良才。

    他不再猶豫,對劉水井說道“你在洞中已有十日,完成了凡人轉為修行者的第一步。現在你體內已能容納靈氣,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學會如何從天地萬物中吸取靈氣和如何使用這些靈氣。”

    劉水井問道“不知道修行者按修行進度來說,是否有所分級” 他曾在說書先生講的神鬼故事中听到過什麼劍俠,劍聖之類的稱呼。

    赤松子搖了搖頭,說道“修行者除了聖人外皆無大不同,不過是靈氣精煉程度和使用形式上有所高下之分。”

    “修行者本是人中龍鳳,而聖人又是修行者中的翹楚,稱為萬王之王都不為過。真到了聖人的地步,天地必有異象與之相和。不過當今的聖人哪個不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百般磨難。”

    “修行者雖然沒有等級之分,但可以根據修行方式的不同分為三類,分別是器,體,法。”

    劉水井問道“具體怎麼說”

    赤松子繼續教導道“ 器,就是武器,兵器。指的是一個人修煉靈氣的目的,就是為了能更好的使用武器,從而達到殺傷力最大的效果。在六大派中,軒轅劍閣,獨孤門都是這一類修行者最的典型。”

    “體,指的是身體。這一類的修行者,專注于讓靈氣不斷打磨自身,從而發掘出人體的全部能力。金剛門和蝶閣走的就是這一路,不過一個是偏重于的強度和韌性,另一個專攻速度和靈巧。”

    “法,是說法術。這一類的修行者差異也是最大,他們有的能利用自然元素中的靈氣作為攻擊的武器,有的又能將靈氣封存于各式各樣的器具中。說起來金銀閣才是法術的大家,最擅長存氣于物。”

    劉水井見他將六大派中的五派都提了,唯獨落下君子閣,不由好奇道“那君子閣呢,他們又是哪一派”

    “君子閣有些特殊,雖然大多數門人都擅長用劍,但內閣閣主張先生卻是法修的大家。而且外閣中人因為有的會為官一方,也有走那體修的路子,倒是不好一概而論。可謂三類都有吧。”

    “那我們雙龍宗修的是哪一類呢” 劉水井十分關心,因為這涉及到他以後的修行生涯。

    “我們雙龍宗是法修,主要有水火兩系,掌門師兄青須子學的是水,而我學的是火。你既然從這火雲洞中獲得機緣,自然也是和我一樣,日後我會好好教導你的。"

    劉水井連忙說”多謝二師兄,我會好好向你學習,為我宗門爭光。”

    赤松子說“你先別急著謝我,還望你日後不要埋怨我才好。”

    劉水井說“師兄為何這麼說,我有今日這般機緣,多虧了二師兄,掌門師兄,還有柳小姐的幫忙,對你們只有感激之情啊。”

    赤松子問道“你可知剛才所提三類修行者中,誰強誰弱”

    他也不等劉水井回答,就自問自答道“正是法修最弱。雖然六大派中有金銀閣這樣的大派,又有張先生那樣的大能,可是畢竟在當今知曉的聖人中無一是法修。”

    “軒轅劍宗的宗主軒轅平,以及孤獨門的獨孤一刀自然是器修的聖人。金剛門的大自在天上師和蝶閣的師祖莫如是,是體修向往的目標。而法修卻沒有一位聖人。”

    “那金銀閣和君子閣沒有聖人嗎”

    “金銀閣不但沒有聖人,連正式的閣主也沒有,他們這個門派甚是奇特,由五個大城的分閣各別選出一人,這五人負責處理金銀閣大小事物。”

    “君子閣分內外兩閣,內閣閣主張先生雖為法修卻不是聖人,外閣閣主陳先生志在朝堂,修行卻不太高深。在他們之上還有一位閣主,最是神秘。除了張,陳兩位先生外,估計只有其他聖人才見過他。世人除了知道他姓王,他修的什麼路線,長相如何都無從知曉。”

    劉水井听了直咋舌,說道”聖人不愧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真是難以捉摸。“

    赤松子道“你這話一點沒錯,王聖人雖然神秘,可還有人見過他。還有一位聖人,人人都知道他存在,但又對他一無所知。”

    劉水井听了十分納悶:“這又怎麼說呢”

    “前面說過,修行者修到了聖人的程度,天地會產生異象與之相和。近百年來,天地間曾有過七次這樣的異象。”

    劉水井算了一下,說道“可你只提了五位聖人。”

    赤松子說“不錯,這第六位聖人是金剛門的大智慧天上師。他倒是法修的聖人,只可惜近些年下落不明。法修失了這擎天般的存在自然最為弱小。”

    “而第七位聖人就沒人知道他是誰了。好像就連其他聖人都不曾提過他的存在,普通修行者更無半點他的消息。”

    劉水井今日听得這些傳奇們的名字,真是心馳神往,心中激蕩起伏。他對赤松子說“既然法修曾有過聖人,那就不是修行方法不對,而是後人不夠努力。我要好好修行,為法修正名。”

    赤松子听了他這句話,想起自己和師兄在年少時也曾立過下類似的豪言壯語,不由的感慨萬千。

    當年意氣風發的少年,如今卻在為門派的延續殫精竭慮,甚至不惜賠上將來。

    他壓下心頭情緒對劉水井說“你有這等志向自然是好事,但不可好高騖遠。”

    “是,謝二師兄提醒。”

    “先隨我去你的住處吧,不過你這幾日在洞中的經歷,特別是神石曾攻擊你的事不能和任何人提起。你只須說靠近石頭後暈了過去就可以了。你可明白”

    之前在洞里劉水井雖然曾對青須子以及雙龍宗有過懷疑,可事實證明,那一番受苦只是為了能讓他能修得靈體。劉水井相信赤松子不會害自己就點頭答應了。

    這會回去的路又變成了他來時的樣子,不再是十條小道。走著走著他隱約覺得周圍有幾處花草擺放的位置有些不同,不過也沒多想,就跟赤松子一起向雙龍宗的居所走去。


如果您喜歡,請把《劉水井修行記》,方便以後閱讀劉水井修行記第19章 修分器,體,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劉水井修行記第19章 修分器,體,法並對劉水井修行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