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主 第63章 你來解決她,我去辦正事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中原五百 書名︰冥主
    接下來狄希將“呼風喚雨”口述,季寥默默記憶。

    他傳此法,亦不避開風煙,似乎並不在意此法外傳出去。

    洋洋灑灑,共上萬字玄言,季寥一字不漏記下,字字珠璣,回味無窮。這一萬字“呼風喚雨”的口訣分為外篇和內篇。

    外篇是如何施展“呼風喚雨”,內篇卻是一門高明的修行法,而且極有潛力,季寥覺得“呼風喚雨”的內篇,只要用心改進,立時又是一部直指元神的正宗玄法。

    他略作沉思,決定今後回青玄,將這門道法留在太微閣,青玄人才輩出,早晚能有人將這門道法加以改進,挖掘出其內藏的潛力。

    至于外篇,主要是法術的運用,固然也艱澀,但季寥只用了一會,就領會其中精義。

    他揮了揮衣袖,便有一潑風雨出現,顯現于門外。

    狄希微微訝然道︰“便是我當初修行呼風喚雨,也不比你快。”

    季寥微笑道︰“理明一竅通千竅,世間高明的道理,總是相似的。”

    狄希灑然道︰“確實是這個道理。”

    季寥道︰“我現在就去解決雨城的旱情?”

    狄希道︰“如此甚好。”

    季寥輕輕頷首,又問道︰“其實你自己也可以施展呼風喚雨,為何你不自己去做?”

    狄希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嘆聲道︰“我曾經向她承諾過,她在的地方,我不能施展神通道法。”

    季寥道︰“你這不是作繭自縛,難怪你要躲避她。”

    狄希道︰“這是我欠她的。”

    季寥笑道︰“看來這是你的情劫。”

    狄希一聲苦笑。

    季寥對風煙道︰“你在這里等我,我完事後就回來。”

    風煙自無不可。

    …

    …

    季寥離開了狄希的酒家,到了城里一條干枯的河邊,河邊原來有雜草叢生,此時都成了干枯的草睫。

    他停在這里,準備在此處施展呼風喚雨,因為這里正好是雨城中心位置,只需要不斷擴大“呼風喚雨”的範圍,終能將整個雨城籠罩。

    季寥平心靜氣,隨即施展“呼風喚雨”,不多時就有一片龍形水汽凝聚在上空。

    他耗費的法力並不多,因為“呼風喚雨”是以自身法力為靈引,同天地間的氣呼應,從而生出風雨。

    如風起于青萍之末。

    龍形水汽,正是一場大雨的靈引。

    當其成形那一刻,季寥清晰感受到,有什麼禁錮被龍形水汽沖破。

    可是大雨並未出現,因為一道神秘力量,將龍形水汽沖散。

    季寥向前方看去,干枯的楊柳樹的枝干上正坐著一個青衣女子,正是那日的玉真觀女修“南雁”。

    當然她現在不是真正的自己了。

    神道的氣息。

    季寥曾有一尊神靈分身,所以能清晰感受到“婧衣”現在身上的氣息來源自神道。

    她坐在柳樹上,身體隨著枝干,似蕩秋千般起伏,視線停留在季寥身上。

    季寥道︰“剛才是你在破壞我的道法吧。”

    “是的。”

    季寥道︰“雨城的旱情跟你有關?”

    她搖了搖頭。

    季寥淡然道︰“那你來找我做什麼?”

    “南雁”道︰“神主很欣賞你,讓我來請你。”

    季寥道︰“你就是這樣來請人的?”

    “南雁”道︰“在帶你去見神主之前,我想讓你明白一件事,神主座下排名第一的神侍只能是我。”

    季寥微笑道︰“原來你們的神主是想讓我當她的神侍。”

    他幾乎一葉落而知秋,瞬息間就判斷出“南雁”的來意。她背後的神主應該是那日在上德峰鬧事的人,當日另一位玉真觀的女修“婧衣”也一同消失了,看來也是被那位神主收服。

    “南雁”道︰“這是你的福氣。”

    “呵呵。”季寥道。

    “南雁”道︰“你確實很強大,不過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神道的力量,根本不是你可以抗拒的。”

    她話音未落,季寥就出現在她身前。

    一只有力的男子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將她提起來。

    季寥淡然道︰“真的麼?”

    “南雁”被卡住脖子,卻沒有絲毫的氣促。

    她揮起手,神光爆閃,如刀鋒般朝季寥脖子砍過去。

    可是她的手還沒砍到季寥的脖子,就被季寥一把摔進柳樹里。

    柳樹咯吱作響,卻見“南雁”將樹干從中撐開。

    她身上沒有任何傷勢,全身有一層神聖的光輝籠罩,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嚴。

    季寥道︰“這就是你獲得的神道力量?”

    “南雁”道︰“這是神主的恩賜,你臣服吧。”

    她眼眸中沒有絲毫人類感情,整個人如一塊冰冷的石頭。

    季寥負手笑道︰“不過爾爾。”

    “南雁”道︰“大言不慚。”

    季寥看向左邊,悠然道︰“凌霄,這個對手我讓給你。”

    不遠的石橋上,出現了一位紫衣少女。

    正是凌霄。

    她出現在這里,季寥說實話,也是有些小小意外的。

    季寥清楚意識到,此時的凌霄就是同他分別時的凌霄,而不是另一個她。

    凌霄眨眼就到了季寥這邊,道︰“季寥叔叔。”

    季寥道︰“你來解決她,我去辦正事。”

    凌霄道︰“好。”

    季寥直接消失,再出現時,已經是高空。

    “南雁”沒有追上去,因為她眼前這位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紫衣少女,正用氣機鎖定著她。

    “南雁”沒法動,否則必然招來雷霆一擊。

    柔弱的紫衣少女身上,隱藏的力量,竟讓她有些顫栗。

    凌霄道︰“我不想殺人了,你認輸吧。”

    “南雁”道︰“我知道你,你就是紫府峰的傳人,真是一脈相承的自大。”

    “南雁”即使成了神侍,也沒有丟失過去的記憶。

    因為玉真觀背後的太素道宗並不喜歡那位,所以玉真觀也很不喜歡那位。她們對那位的評價,便是狂妄自大。

    那位在世間的舉止,于世人而言,確實多有狂妄。

    但是那位也將世人以為的狂妄之舉,做成了。

    白鹿書院的院長是紫府峰那位的忠實擁躉,他在紫府峰那位存在遁破大千後,說過這樣一句話。

    “她來到世間,重新定義了何謂修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冥主》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冥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冥主》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