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第308章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霧矢翊 本章︰308|第308章

    遠遠的就听到迷霧中傳來的水聲。

    那水聲像是傾砸而下的瀑布,又像奔騰不絕的河流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帶來更強的壓制之力。

    不僅是碧尋珠等妖獸,連楚灼都感覺到那無處不在的龍威。

    龍族本就是神獸中極為強大的存在一條成年的龍其威壓不是人皇境的修煉者能承受的。何況這龍池之地不知多少應龍在此化形留下他們強悍的龍息以一種霸道的姿勢驅逐所有的入侵者。

    縱使應龍已經離開這大陸數千萬年它們留下的龍息仍無比地強大。

    阿菁悄咽芏 碩 硤褰 約旱鈉 懦隼矗  橇匾緋齙牧囁埂br />
    眾人感覺到阿萆砩系耐梗 淙灰彩 摯膳碌 遼偎揮泄Й髦 獗渙衷謁耐怪 攏 諶說母芯踔沼諍眯磯唷br />
    迷霧不知不覺散去。

    當他們來到一條從天空傾泄而下的河流時,便明白為何那水聲如此奇怪。

    那是一條懸在半空中的河流猶如一條橫亙在天空中的天之河河流的一端沒入雲層之中,看不到盡頭。另一端傾泄在地,形成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潭,無數的水從半空砸落洶涌澎湃,格外壯觀。

    水潭周圍生長著株一叢叢葉脈翠嫩的靈草,它們臨水而生,水潭清晰地倒映其影子,頗有幾分顧影相憐之嘆。

    這是龍息草,唯有龍息生存棲息之地,方才能孕育生長,它們沐浴著龍息而長,越是龍息濃厚之地,長勢越是茂盛,是龍族特有的靈草之一。

    看到水潭邊的龍息草,萬俟天奇眼中一亮。

    不管是之前的傻白甜,還是在幻心境中被篡改記憶的萬俟天奇,他依然本能地對靈草有一種執著,此時看到如此多的龍息草,如何不高興。

    龍息草是十一階的靈草,但因它只能在龍族棲息之地孕育成長,是以這種靈草又顯得極為稀少珍貴,唯有與龍族交好的修煉者,才能得到龍族的饋贈,市面上很少有龍息草售賣,每一株都能賣出個天價。

    楚灼和碧尋珠看到他眼里的光亮,互視一眼,覺得他其實並未變,心情都有些高興。

    對于楚灼來說,被幻心鏡篡改記憶的萬俟天奇更像上輩子經歷天上海大陸毀滅後的“萬俟天奇”,那個她只從他人的閑談中听說過的變態煉丹師。她自然不希望他變成上輩子的樣子,因為那樣的人生對他來說,實在太痛苦,難以承受。

    要經歷多少磨難,才會讓一個人從天真樂觀變得扭曲變態?

    火鱗在周圍看了看,指著那水潭,問道︰“這里是龍池?”她探頭往水潭里看,可惜水潭實在太深,縱使水質清冽,卻看不到底,不知潭底有什麼東西。

    而且,這潭底莫名地給她一種無形的壓力,讓她下意識地想遠離它。

    十尾幻狐沒來過龍脈的第三層,對第三層所有的認知,都是幻狐一族傳下來的,自然無法回答她。

    阿荻自誄頻募綈蟶希 仁強匆謊鬯 叮 酉唄淶醬影 罩行愣碌暮櫻 檔潰毫 Ω迷諫廈妗br />
    “天上?”

    所有人的目光沿著那條天河,它從雲端處傾泄而下,隱沒在雲層之處的那一端,讓人看不到盡頭處有什麼。

    火鱗听罷,試著御劍朝天河飛去。

    只是剛飛到水潭上空,突然一種無名的壓力從半空中強勢地壓制而來,讓她的身體瞬間動彈不得,直接從飛劍倒栽下來。眼看就要摔進下方的水潭中,碧尋珠忙揮出幾根冰絲,將她的腰身一卷,從水潭上方撈出來。

    火鱗回到水潭邊時,臉上露出驚魂未定的神色,朝碧尋珠道︰“老二,謝了!幸好你接住我,否則我就要落到水潭里。”

    接著又將先前她御劍上去時,感覺到的壓力和異樣和楚灼他們說一遍。

    那一瞬間,她不僅從飛劍上摔下來,甚至差點就崩不住,化為火鱗蛇。

    楚灼听罷,心知為何會如此,只是她不能明說出來,只好用一種猜測的口吻說︰“應龍將龍池放在這里,應該有所保護,我覺得它不允許修煉者御劍飛上去。或許不只是針對修煉者,這龍池既然是龍族的化形之地,這上面應該有對龍族的考驗,莫不是要憑肉身游上去才行?”

    頓了下,她又繼續道︰“火鱗姐雖然不是龍族,但你有自己的造化,體質發生改變,即將化蛟,雖是偽龍,也能被龍池認可。”

    不過,妖蛇可化為蛟龍,但蛟龍作為一種偽龍,卻無法真正化為龍族。除非得到龍族的精血,以精血蛻化一身血肉,方才得以化龍。

    听到楚灼的猜測,一行人都覺得有這可能。

    阿萏 房闖埔謊郟  鵒鄣潰河Ω煤妥譜撇虜獾牟畈歡啵 閌宰龐迷 斡紊先У純礎<親。 還苣閎綰文咽埽 歡ㄒ﹤岢幀br />
    這是阿蕕諞淮斡萌鞜搜縴嗟目諼撬禱埃 還蓯潛萄爸榛故腔鵒郟 加行┘ 取br />
    火鱗也一臉嚴肅,朝它點頭,說道︰“主人,老大,我游上去看看,你們在這里等我。”

    楚灼朝她笑了下,說道︰“行,你去吧,我們在這里等你,你要小心一些。”

    火鱗朝他們一笑,接著往前一躍,在半空中化為一條緋紅色的火鱗蛇,尾巴一勾,恰好勾中傾垂而下的河流。

    那尾巴勾住河流後,仿佛真的勾中什麼東西,接著身體也沖進河水中,直到所有的身體都沒入河水中後,火鱗蛇開始逆流而上。

    水潭邊的人皆抬起頭,看著那條火鱗蛇在傾泄而下的河流中時隱時現,緋紅色的蛇身宛若一條長龍,不斷地逆流而上,掙脫血肉的束縛和限制,朝著蛟龍蛻變。

    直到那條火鱗蛇漸漸地消失在天河之中,再也看不到身影時,一行人緩緩地松口氣。

    看到火鱗蛇消失在天河之中,他們就知道楚灼的猜測是對的,天河那一端才是真正的龍池,應龍一族將龍池放在這里,不可能不設保護。

    這不僅對是應龍的一種考驗,同時也是一種保護,連修煉者都不能輕易進入龍池。

    “不知道火鱗姐何時能化蛟成功回來,我們先在這里等待罷。”楚灼說道,她知道火鱗一定能成功化蛟,心里並不急。

    一行人皆沒意見,他們在水潭邊一處干躁的地方扎營,等待火鱗成功化蛟歸來。

    因不知道火鱗什麼時候能成功化蛟,是以他們也沒有弄得太復雜,而是簡單地弄點可以休息用的東西。

    楚灼只是看著,沒有說什麼,泰然地抱著阿葑隆br />
    接著,碧尋珠在玄淵的要求下,決定做點好吃的。

    自從他們進入到第二重幻境開始,就一直沒怎麼吃過東西,在第三重幻境時,更是可憐,受幻境的影響,不能打開儲納戒,像個凡人一般,每天都餓得想啃草,讓從來沒有感受過饑餓的小烏龜都產生心理陰影。

    楚灼有些懷疑,是不是因為在第三重幻境時餓到小烏龜,所以在幻心鏡里,它才會看到碧尋珠等妖不給它吃的東西,讓它一直餓著,可委屈了。

    碧尋珠也是想著先前在幻心鏡里的遭遇,給小烏龜留下的心理陰影太大,不利于幼崽成長,決定這會兒多做點好吃的補償它。

    一會兒後,水潭周圍便有食物的香味彌漫開來。

    等碧尋珠將做好的一盤烤肉端過來補償小烏龜,就見到兩只對著他流口水的妖獸。

    碧尋珠︰“…………”

    尋珠哥,可以吃了麼?玄淵眼巴巴地問。

    尋珠哥,我也餓了。十分尾幻狐嬌滴滴地說。

    碧尋珠打量這只十尾幻狐,問道︰你今年多少歲?

    十尾幻狐巴巴地說︰我今年才一千零三百歲,還沒成年呢。

    十尾幻狐五千歲成年,成年後的實力可達到星靈境,元壽會隨之增長。只是靈世界大陸的靈氣不足,無法支撐十尾幻狐繼續修煉,加上龍脈沒有雷劫,龍脈中的幻狐一族的修為只能停泄在星靈境,直到它們的壽元耗盡,變成黃土一y。

    所以,這只幻狐其實還沒有成年。

    碧尋珠听罷,將手中的烤肉分成兩碟,一只一個碟。

    小烏龜用黑豆眼看了一會兒十尾幻狐。

    十尾幻狐還記得先前那群妖獸揍它時,這只小烏龜一龜殼砸過來的凶殘勁兒,不愧是凶殘好戰的淵屠玄龜,龜殼好生堅硬,砸得它疼得緊。

    十尾幻狐對小烏龜有些心頭陰影,被它看得心頭發悚,趕緊說道︰我就吃一點,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這麼香的食物……

    小烏龜想了想,這只幻狐一定是因為沒辦法化形,所以只能茹毛飲血,挺可憐的,那就允許它吃吧。

    于是小烏龜低頭,開始吃自己的那份烤肉。

    楚灼坐在旁邊,看那兩只排排蹲著吃東西的妖獸,眼里露出笑意。

    十尾幻狐的本體其實並不小,不過先前為了方便行動,一直幻化成比成年狼大一些的模樣,如今為了方便吃東西,又將身體變化為正常狐狸大小,變小後,它屁股後的那十條尾巴都縮成十團毛茸茸的毛團,綴在嬌小的身體上,像掛著十團毛球,既滑稽又可愛。

    楚灼真是越看越喜愛。

    碧尋珠將第二盤烤肉端過來,看到楚灼臉上的謎之笑容,再看蹲在那里滿臉殺氣地盯著幻狐的阿藎 偈輩恢 浪凳裁礎br />
    可以預見,將來這只幻狐估計不會太好受,也不知道它決定和楚灼契約是救自己一條命,還是將陷入更可怕的未來。

    幸好,等楚灼接過碧尋珠遞過來的烤肉後,如同以往,她先將切好的烤肉喂自家可愛的“兒砸”,阿蕕男那櫓沼諍靡恍  輝偕逼諤詰囟 攀 不煤br />
    碧尋珠忙碌一陣,一道又一道香氣襲人的食物被擺上桌子。

    食物的香氣在水潭周圍飄蕩,香得連聖人都要破功,更不用說原本就是**凡胎的修煉者,不遠處坐著的萬俟天奇壓制不住本能,頻頻地看過來。

    明明並不覺得餓,卻產生一種好想吃的心情。

    他的眸色微深,克制住本能,決對不能屈服,就算是“幻境”,也要做一個有原則的人,不能因為在“幻境”中,和這群人是生死相托的同伴,就打破原則。

    他擔心這是一個致命的騙局。

    幻境千變萬化,總會欺騙人的五感和理智。

    楚灼吃了幾口,抬頭看去,臉上露出微笑,說道︰“阿奇,你不餓麼?過來一起吃吧。”

    萬俟天奇想說他並不餓,他有闢谷丹。

    自從天上海大陸被毀滅後,看著認識的人一個個被殺,他獨自逃亡伊始,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正常的靈食,皆是以闢谷丹為食。

    至于“幻境”的經歷,那不過是“幻境”,並不是真的。

    可隨著食物的香氣越來越誘人,身體仿佛已經記住這樣的味道,等他回過神時,他已經坐在楚灼的對面。

    萬俟天奇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這些人的存在,比他想象的更能影響自己的判斷,讓他的身體做出最自然的反應。

    這“幻境”對他的影響太大了。

    楚灼將一盤蜜漬烤排放到他面前,說道︰“這是你喜歡吃的,尋珠哥特地為你做的,吃吧。”

    萬俟天奇看一眼她臉上的笑容,整顆心又開始放松。

    這自然的反應讓他明白,“幻境”中的自己好像很習慣她的笑容。這人的存在,讓“幻境”里的他十分信任安心,仿佛只要有她在,不管遇到多困難的事情,總有她迎面頂著,不會讓他感覺到無助不安。

    如果當初天上海被毀滅時,他們也在就好了……

    他低頭,默默地吃著那蜜漬烤排,食物的香味在味蕾泛開,讓身體本能地感覺到一種愉悅,這是嘗到美食的愉悅,心情都要跟著飛揚起來。

    他覺得這樣不對的,卻無法阻止自己這種反常的行為。

    楚灼突然抬頭,清潤的眼眸與他對視,突然露出一個輕快的笑容,說道︰“阿奇,等離開龍脈後,我們抽個空回天上海大陸一趟吧,相信月樹很願意見到你。”

    “月樹?”萬俟天奇瞪大眼楮。

    “對啊,月樹好好的,還有月見和月響。”楚灼慢慢地說︰“我們離開時,天上海已經被月女族封閉,不過若是你去的話,他們會為你打開天上海,你是他們最歡迎的客人……”

    听著她不疾不徐的聲音,萬俟天奇的神色變得柔和起來,眼里恢復些許清明。

    如果這個真是幻境,他希望自己永遠也不要離開……

    不過只是頃刻之間,他又醒悟過來,眼里露出自嘲。

    明明天上海大陸已經毀滅,他要自欺欺人到何時?就算到時候看到的,也不過是幻境里的天上海大陸。縱使是月樹……那也不是真的月樹。

    萬俟天奇微微垂下眼楮,手輕輕地按放在靈府之地,感覺到靈府中的木靈之心,心里有幾分安心。

    幸好,木靈之心一直在。

    這是月樹的孩子,他會將它養大成人,直到將來將它培養成月女族。


如果您喜歡,請把《與天同獸》,方便以後閱讀與天同獸308|第308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與天同獸308|第308章並對與天同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