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章 暗之始(下)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這張肉餅借我 書名︰這個眼鏡有點怪
    "“告訴媽媽,你真喜歡苟壁嗎?”

    “我只是拿他當自己親哥,我有喜歡的人。”

    明卉說的那個男同學王詩紅見過,是她們班的體育委員,個子非常高,組織活動的時候特別有領導架勢,全班女生都喜歡他。

    明卉幽幽地說了一句︰“我再也沒有資格喜歡他了。”

    …

    第二天,王詩紅發現她從苟壁床上掀下來準備洗的床單,被女兒折得整整齊齊珍藏了起來。她打開,上面有玫瑰花大小的一塊血漬,周圍有些污物散開了,玫瑰的邊界模糊不清。

    苟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鞍前馬後,誠惶誠恐。王詩紅說辦公室的電腦椅坐著不舒服,他馬上花一萬多塊買了一把人體工學座椅,大張旗鼓送到單位去。王詩紅說高中想讓女兒去讀寄宿學校,他馬上安排好最好的外語學校,送了八萬塊錢的禮。

    明卉一直向往那所學校的,因為一進去能有兩個學籍,一個中國一個外國,不用參加高考能直接出去留學。但是學費出奇地高。

    苟能做到這份兒上,王詩紅心里的一口惡氣,硬生生也得吞下去。

    很快苟壁參加高考,考得還不錯,他和父母商量叫同學到家里來聚餐。苟在湖邊還有一套別墅,有一個巨大的後院,有燒烤架子。苟和王詩紅都同意了。

    派對前一天,苟壁跟朋友出去玩,王詩紅去打掃他的房間,看到他買了新電腦。她瞥了一眼,如遭雷擊。

    苟壁的微信有電腦版,沒下線,他正在一個群里面和別人聊天,那句子,一行一行浮了上來。

    苟壁跟一個哥們兒說︰“一起來玩嘛,明卉嫩得不得了,毛都沒長齊,超緊。”

    對方說︰“你不怕你爸打死你。”

    “廢話,我爸是向著我還是向著她?”

    “你後媽還能饒了你?”

    “哈哈哈哈她能拿我怎麼辦?我從來都沒怕過她。我爸想找一個她這樣的到處都是,她想再找我家這麼有錢的,找得著嗎?要不然你以為上次我把明卉強上了,怎麼啥事沒有?”

    一個男生說︰“反正女孩就是用來搞的,你不搞就被別人搞了。”還有人說︰“一次也是被搞,一百次也是被搞,性質都一樣。”

    再往上翻,都是些不堪入目的黃色圖片,以及和他的狐朋狗友們探討怎麼最爽。

    王詩紅把這些拍照。她站起來,頭暈了一會兒,但還是本能地走到書房去,叫苟來看。

    苟拖著鼠標看完,喉頭劇烈滑動著,一拳搗在電腦上,砸得鍵盤四濺。

    王詩紅在床上坐著,她已經沒有力氣聲嘶力竭地叫喊了,甚至沒有力氣流淚。黑雲壓頂的絕望使她冷漠而輕淡︰“苟,離婚吧。”

    苟眼圈紅了︰“孩子媽走得早,是我沒教育好,但是你不能因為這個就隨隨便便提離婚啊…”

    王詩紅打斷他︰“人不自強,連一個崽子都看不起我。”

    苟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敢這樣罵苟壁。他有點想變臉。他臉上的肌肉在抽搐,但是他在努力控制。你看,就是這樣,他的兒子,她一丁點兒也踫不得。一瞬間,她想起女兒珍藏的那床單。很好,氣不會白受,他們還真以為女人貪慕虛榮,這世上就沒有王法了?

    王詩紅踉踉蹌蹌往外走,苟說︰“今天晚上我肯定會好好收拾他,但離婚兩個字你不要再提。”

    “你會主動跟我離的。”王詩紅淡淡地說。

    傍晚時分,王詩紅找出床單,開車去接明卉。小姑娘要放假了,有不少東西要帶回家。她一邊往後備箱放東西,一邊問媽媽︰“我哥在家嗎?”

    “怎麼了?”

    “要是他在家我不想回去,我可以去我同學家住。”

    王詩紅狠狠抱住她,問︰“如果他再想傷害你,你會告他嗎?”

    明卉輕輕推她︰“…你會嗎?”

    “孩子,上一次媽媽錯了,今天決不放過他。”王詩紅打開包,給她看那張床單︰“我們到公安局去報案,警察阿姨問什麼你就說什麼,說實話就行了。”

    明卉迷惑不解地看著王詩紅。

    “就算媽媽又離婚了,就算以後咱們的日子沒有這麼好過,但你永遠是媽媽的好姑娘,媽媽也要永遠保護你,直到保護不動了為止,好嗎?”

    車子向公安局駛去。離公安局越來越近,明卉也越來越不安。她小聲問︰“那我還能上外校嗎?”

    “媽媽砸鍋賣鐵也會叫你繼續讀。”

    “那你…和爸爸…”

    “孩子,也許以後永遠是咱們倆,也許…還有其它的很多可能。”她摸摸明卉的腦瓜,笑笑說︰“你是個好姑娘,什麼都不用害怕。”

    孩子好像懂了什麼,有些欣喜;王詩紅好像突破了什麼,一身輕松。苟一定會暴跳如雷的提出離婚,並盡最大可能收回他給她的一切。這不是她們今天才認清和預見的,而是一直都存在她們卻努力回避的事實。她們今天要告別苟且,去過新生活,可能會經歷比想像中更強烈的暴風驟雨,但風雨之後,涅重生。

    …

    富豪金剛的頂層總統套房,主臥室的寬大而舒適的桃木大床上,躺著一位美麗的少婦,她烏黑的長發披散在雪白的枕頭上,雙手無力的彎曲著放在小腹上,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身體稍稍側臥,將她優美的身體曲線暴露無遺;淡藍色吊帶裙的下緣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瑩澤的小腿,光滑柔嫩,白色的高跟涼鞋、細細的鞋帶勾勒出兩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令站在旁邊的男人欲火焚身。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沒有拉上窗簾,遠處是港灣的夜景,圓圓的月亮將她的光華收斂在薄薄的雲層後,不忍看到獸欲的發泄。

    苟壁久久的立在床邊,不停的用目光觸摸白柳身體的每一個部份。完美的曲線和潔白的肌膚令他心跳加速。他慢慢的蹲下,仔細地端詳睡美人清秀的俏臉,小巧的鼻子、長長的睫毛、香嫩的紅唇,多少次在他夢中出現,現在就躺在自己面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這個眼鏡有點怪》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這個眼鏡有點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眼鏡有點怪》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