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5章 紈褲子弟(二二)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雲錦如初 書名︰快穿影後︰金主他貌美如花
    "溫茶不緊不慢的往回走,想了想周若雲提到的那個人,嘴角微微揚起來。

    心里平靜又坦然。

    這些年,她日子過得還算不錯,身邊有兩個講義氣的朋友,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有一輩子花不完的錢,還有一顆不復雜的心。

    她不知道原主想要的“愛”究竟是什麼,不過,她已經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剩下的,全都交給時間。

    八月初一,舒寧結婚。

    一大早,溫茶就收拾好往舒寧家跑,替舒寧把該整理的東西整理好之後,化妝師給她化了個淡妝。

    兩人坐在床頭說了會兒話,到點新郎來接人時,溫茶就堵在門口要紅包。

    新郎從門縫里塞了個厚厚的紅包進來,又回答了溫茶刁難他的一系列問題,才被溫茶放了進來。

    他進來的第一時間沒去找舒寧,而是跟溫茶道了聲謝,才過去給了舒寧一個甜甜的吻。

    新郎溫茶之前見過,是個樣貌英俊,脾氣直爽的程序猿,身上還帶著些少年時的不羈,骨子里卻沒了當初的浮躁不安,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可靠。

    他翻天覆地的找新娘婚鞋的樣子逗笑了溫茶,正要上去給他提個醒,一道不容忽視的目光,徑直落到了她身上。

    溫茶回過身,才發現伴郎沒進來,她打開屋門,朝外喊了句:“可以進來。”

    門外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色高定,個子極高的男人。

    溫茶穿著高跟鞋,也只能勉強到他下巴,他長得十分耐看,鳳眸薄唇,五官立體,眼含微光,氣質卓絕,再加上他身姿挺拔,雙腿筆直修長,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清貴,妥妥的男神人設。

    溫茶沒想到新郎會找這樣一個人當伴郎,這拖出去,哪還看得到新郎啊

    溫茶開口跟他打了個招呼:“你好,我叫羅茶,是舒寧的伴娘。”

    伴郎聞言,身體顫了一瞬,狹長的眼楮自然而然的落在她身上,就跟下刀子一樣,刮過她每一寸皮膚,深邃的讓人頭皮發麻,溫茶被他看的很不自在,感覺像是遇到了什麼心里有問題的變態。

    她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擺,干巴巴的問了句:“怎麼了”

    伴郎錯開她的凝視,聲音低而冰冷:“沒事。”

    溫茶:“”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人形冰山

    沒有自我介紹,沒有紳士禮節,木樁子似得杵那兒,聲音里夾層冰渣子,開口就能凍死人。

    長得再帥,也不能當飯吃。

    溫茶看他興致淡淡,沒理自己的興趣,也沒有湊上去找不自在的心思。

    兩人並排站著,一句話也不說,空氣里充斥著一股迷之尷尬。

    等到新郎千辛萬苦找到了婚鞋,把鞋子穿到舒寧身上,這種極刑終于結束。

    溫茶逃也似的跑過去給舒寧提著裙擺,跟新郎一起下了樓。

    伴郎也跟了上來。

    新郎伴郎都開了車,新郎和舒寧商量後,決定讓溫茶跟著伴郎走。

    溫茶:“”能拒絕嗎

    新郎帶著舒寧很快就走了,溫茶窩在伴郎的副駕駛座上,簡直坐立難安。

    車里的空氣就像被人抽干了,有種呼吸不過來的窒息感,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

    溫茶打開車窗,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溫茶才發現車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後座上,有束包裝的很精致的玫瑰。

    想必是新郎送給舒寧的。

    溫茶收回視線,目光又落在伴郎放在方向盤上的手上,十指沒有她想象的修長好看,但是指節分明,看起來干淨而有力量,加分。

    溫茶看了一眼,發現他的手指因注視而有些蜷縮時,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一會兒這人生氣了,像偶像劇里對待惡毒女配一樣,轉過頭懟自己兩句,豈不糟糕透頂。

    行至半途,溫茶給周若雲打了條信息,問他在哪兒,得知還在路上,她放下了手機。

    一路上,兩人零交流。

    到了目的地,看到等在酒店外的周若雲,溫茶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她跟伴郎打了聲招呼,也沒等他回答,推開門就朝周若雲走去。

    “你居然來的比我早。”

    周若雲自覺性接過她那裝了不知道多少東西的包,拍了拍她的腦袋,“我要是來晚了,怎能有看俊男美女同車的機會。”

    他朝伴郎睇了一眼,沖溫茶眨眨眼道:“車很有品味,長得也不錯,看起來應該挺有錢的,你要不要試試”

    溫茶無力吐槽她和伴郎之間的迷之尷尬,只能揮揮手,“男神級別,看不上我。”

    周若雲:“這可真叫人尷尬的。”

    溫茶簡直氣結:“對方拒絕和你說話,並踹翻了你的飯碗。”

    周若雲看出她不樂意,笑著出餿主意:“要不你先把他追到,再甩掉報仇”

    溫茶翻個白眼:“這方法更適合你和校花。”

    周若雲:“”還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等伴郎停好車出來,溫茶從周若雲手里搶過包,走上去給舒寧提裙擺。

    周若雲看著她屁顛顛的樣子,嘖嘖兩聲:“這丫鬟做得好。”

    溫茶听著差點扭到腳,真想回頭呼他,不過她忍住了。

    因為伴郎站她身後,一副生人不近的樣子,她絕不能在這種人面前掉份。

    四人走進酒店,司儀早就準備好了,眼見賓客已齊,便開始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堆新娘新郎的戀愛史。

    舒寧和新郎的戀愛很浪漫。

    他們一開始的確一個天一個地,不過新郎狠得下心追她,狠得下心改變自己的窘境,直到現在跟她走入婚姻的殿堂,真的下了很大的決心。

    這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在場不少姑娘被感動的淚眼朦朧,對新娘羨慕的不行,覺得她撿了大便宜。

    溫茶對她們的看法嗤之以鼻,如果不是舒寧願意給新郎機會,願意等他,奮力將他拉出叛逆和不成熟的深淵,給他鼓勵和陪伴,讓他成長,新郎怎麼會有今天

    所有達成的結局,都有其存在的因果。

    沒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哪兒摘得到懸崖上的花

    司儀吐沫星子橫飛後,舒寧和新郎又配合著玩了好幾個節目,溫茶和伴郎也沒有幸免。

    尤其是伴郎還是這麼高顏值的人,早就讓周圍的女同胞們蠢蠢欲動了。

    司儀提了個讓伴郎和溫茶一起用巧克力條做游戲的建議。

    讓新娘新郎和他們一起做。

    游戲很簡單,兩人各自咬住巧克力條一端,一點一點的靠近,把巧克力吃完,就算游戲成功。

    這跟新郎新娘搶隻果吃是同一原理。

    溫茶第一想法就是拒絕。

    跟個陌生人玩游戲,還要冒著被親嘴的風險,她又不是傻。

    溫茶提了拒絕後,司儀也沒有強求,而是扭頭就要在賓客里找個對伴郎蠢蠢欲動的姑娘配合游戲。

    新郎簡直被他的做法蠢哭了,他正要上去制止不長腦子的司儀。

    一邊的伴郎冷冷的說了句“抱歉”,轉身跟著溫茶跑路了。

    找到人的司儀轉過頭:“”唉,人呢

    身後的人一片唏噓,剛才見伴郎一直不假辭色,還以為對伴娘沒意思,很想上去找找機會,可現在看新郎那眼神,伴郎根本就他媽為了伴娘來的。

    司儀很快找了幾對相互有意思的年輕男女,和新人們一起完成了游戲,面不改色的繼續主持婚禮。

    溫茶退到酒店大堂的假山邊,正要喘口氣,一道修長的身影靜靜地站在她身後,輕輕拍著她的後背給她順氣。

    溫茶回過頭,看到來人,整個懵逼。

    “你,你怎麼出來了”

    伴郎遞給她一杯果汁,淡淡道:“不喜歡氣氛。”

    溫茶當他和自己一樣不喜歡那個游戲,笑了一聲:“出來就沒事了,一會兒進去,就該是敬酒了。”

    說到這兒,她頓了一下:“你酒量怎麼樣”

    伴郎愣了一下,說:“還不錯。”

    “到時候你和我都幫舒寧,她一個女孩子,酒量不行。”

    “好。”伴郎點點頭,沒了最初的冰冷,還是挺好說話的。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了婚禮現場,已經開始給各位長輩敬酒了。

    新郎喝的很多,看到伴郎眼神一亮,示意他上前幫忙。

    伴郎似乎沒看到他的眼神,跟瞎了似得,只幫舒寧擋酒,也不讓溫茶沾酒,一路下來,新郎都快虛脫了,睜著一雙控訴的眼楮瞪著伴郎,一臉臥槽。

    這哥們,怕是不能要了。

    等到婚禮結束,新郎路都走不了,舒寧扶著他進了酒店婚房,他在里面吐的是天昏地暗。

    溫茶在屋門口捂嘴笑了一會兒,正要去看看伴郎。

    伴郎面色平靜的站在電梯口,看不出半點喝醉了的樣子,不過他那雙好看的鳳眼,卻格外瀲灩。

    他褪去了西裝外套,穿著白襯衣,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整個人極為禁欲,又分外迷人。

    溫茶看了一眼,就有點沒眼看,生怕自己上去撲倒。

    伴郎走到她面前,腳步有些虛浮起來,他晃了晃,偏頭靠在了她身上。

    含糊的叫:“茶茶茶”

    溫茶有些沒听清他在說什麼,扶住他的肩膀,“你沒事吧”

    伴郎听著她的聲音,腦袋里恍恍惚惚的,像是听見了什麼催眠曲,最後一頭栽進她懷里。

    溫茶:“”這人是來踫瓷的嗎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快穿影後︰金主他貌美如花》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快穿影後︰金主他貌美如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快穿影後︰金主他貌美如花》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