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靈墨南 本章︰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

    翌日。

    沈重醒來,此時天未亮,霧靄未散去,亦寒氣逼人,他卻是早早的起床活血筋骨。

    等到天有一絲明亮,小丫頭卻還未醒來之前,沈重走進廚房,來到爐灶前,點燃柴火放進里面,花了一些時間,不怎麼手熟的熬了一鍋粥。

    沈重撇頭看著還在床榻上安安呼睡的小丫頭,心里即是苦笑,又是安心。

    像他這樣早早起來給小姑娘煮粥的男人,現在這中原應該很少見吧,幾乎沒有。如今都是女子煮飯做菜,哪兒有男人動這些的。

    可是沈重就意外的做了,也很意外的習慣了。是的,沒有錯,沈重現在已經習慣了早早起床給小丫頭做飯,若不這樣,兩個人都得餓肚子……沈重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要是沈重不想干這些,難不成讓小丫頭來?而這就是在強人所難了。畢竟小丫頭才幾歲,能搞懂啥東西,點燃柴火,煮飯做菜這些步驟看著簡單,實則很難,沈重深有體會,體會過後,更是知道,對現在的小丫頭而言,還是難了些。

    比如這點燃柴火放進爐灶里,要是粗手粗腳,一不小心,可能會燒傷自己,大點呢,就是把整個廚房都給燒了。

    小丫頭,沈重不放心,等大點再說吧。

    而且小丫頭的身高也不太行……能不能夠著鍋都是個問題。

    雖然小丫頭是鄉下之人,家里人粗茶淡飯,日夜操勞,不勞累沒飯吃,日子過的很一般,但是看這小丫頭,沈重如今倒覺得有些怪了。

    哪里怪了?沈重覺得小丫頭和那些偏僻之地的村里人有些不同。別人家的小孩子都是皮膚粗糙銅黃,樣貌奇凡,毫無出彩之處,可是小丫頭卻是不一樣,從小至現在,皮膚白皙如玉,臉蛋嫩嫩,與那些孩子完全不同。

    更奇的是,沈重發現,小丫頭的樣貌與她一家人的樣貌無一點相似之處。不管是她的姐姐張允還是她的爹娘,一家人四口除了小丫頭,其他三人的相貌隨便都可以指出一處相似點,可唯獨就是小丫頭不一樣,真是奇了怪了。

    不細看不細想倒不覺得有什麼,可是這細細一觀察,還真是讓沈重眉頭不自覺緊皺起來。

    這小丫頭一看就與普普通通的村野丫頭與眾不同,感覺脫俗出眾,未來不會局限于此。

    就拿張允和張眉比較,一個姐姐一個妹妹,出同一父母,血統一樣,生的卻是截然不同。話說親姐妹倆兒不應該長的都差不多麼,怎麼張允和小丫頭差別就如此之大,簡直如雲泥之別。

    父母也是如此,感覺就不像是親生的一樣……

    沒有血緣……沈重又一次蹙緊,這一次他是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年,那是與小丫頭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過那時候的小丫頭還是襁褓中的嬰兒。

    沈重記得小丫頭是突然就出現在良西村里,對的,就是出現的很突兀,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個嬰兒。

    那時候沈重差不多有小丫頭現在這般大,也是少童懵懂無知。況且過去了**年的時間,如今只剩下一些記憶片段,很模糊,不清晰……

    亂想了一通,見粥已經熬的差不多了,沈重除去掉自己腦海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滅了火,等著溫涼了些,可以上口不會燙了再舀出來。

    睡床榻上的小丫頭迷迷糊糊醒了過來,揉了揉眼楮,坐起來。

    沈重走過去坐于床榻邊,待小丫頭慢悠悠的穿好衣裳,他才給小丫頭整理頭發。這感覺就像是小丫頭的侍從似的,照顧生活起居,還不能怠慢了。

    其實沈重不怎麼會弄頭發,雖然經常給小丫頭梳發,但是對這方面沒有研究,只是有點嫻熟了而已。最後給小丫頭打個小結,梳了個燕尾,長發過肩披在肩後,小丫頭便有了小“姑娘”氣質,整體還是不錯,能看順眼就行。

    對自己的杰作很滿意,沈重揉揉小丫頭腦袋,起身道︰“起床,吃飯。”

    小丫頭哦了一聲,晃晃小腳丫子,穿好鞋,下了床。

    ……

    良西村這一個月前傳出鬧鬼的荒涼之地,上一次來人還是一月前的沈重三人。

    畢竟這里鬧過“鬼”,還死了人,在百姓們看來是孤魂野鬼經常出沒的地方,陰森恐怖,嚇人的很,百姓們都不敢靠近這里半步。

    每次路過良西村,百姓們看不看一眼,繞道而行。隔著他們心中安全的界線,絕不會踐行半步進去。

    沒想到今日卻是出現這麼一個人,更沒想到的是,村外正有一雙雙眼楮盯著。

    站在村里頭的那個人,全身上下穿著黑白大褂,臉型如馬,眼楮有妖,留有一撮山羊胡,右手持桃木陰陽劍,左掌八卦太極盤,自稱可以消滅一切鬼魅凶魂的剎鬼道長,听其道名,感覺來人實力不弱。

    畢竟是剎鬼道長,如妖般的一對冥眼,能看破陰陽虛實,人鬼兩岸,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也是,令人奇了,自上月上旬這名剎鬼道長出現在明縣之後,良西村這里的“野鬼”突然就沒有了,一點動靜都沒有,仿若消失無存了一樣。

    所以,這剎鬼道長的出現,可真是幫了知縣的大忙,解了良西村鬧鬼一事這莫大的難題。無了鬼,百姓們就會安心,他這個知縣也就不用頭疼了。

    數十天的好招好待,知縣從此剎鬼道長的只言片語和言談舉止可以看出來,此人不簡單!有幾分本事,應該不是裝模作樣。

    為了不讓良西村再次出現類似的情況,今兒,知縣把剎鬼道長請來良西村施法,以望借此可以將良西村的妖魔鬼怪,統統消滅干淨。

    畢竟這里是良西村,是在明縣管轄的範圍內。這些鬼怪竟敢在這里撒野嚇唬人,簡直沒把他這個知縣大人放在眼里,必須除之。

    于是他和跟隨來的數名衙役都躲到良西村半里外的樹木旁,眯著眼遠遠看著站在祭壇前施法的剎鬼道長。

    只見村里面正在做法的剎鬼道長搖著鈴鐺,弄的“當當當”作響,灑米,飛墨,再揮劍,表情凝重,有模有樣,看起來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遠處躲在張V集身後的知縣大人,看著剎鬼道長哪里,低語問道︰“張捕頭,你說道長能行麼?”

    張V集沒去看那個剎鬼道長,看看自己的刀,淡淡道︰“裝神弄鬼,故弄玄虛。”

    對于鬼神之說,對張V集這種習武之人來說,都是無稽之談,無可存在。而這所謂的剎鬼道長在他眼里,不過就是個騙吃騙喝的江湖騙子。

    正巧不巧,讓這剎鬼道長撞到了“好事”,這良西村鬧鬼之傳便是好事。而更巧的是,誰知道這剎鬼道長一來,良西村的那只鬼,就莫名消失了。

    明縣此地,除開了外來游俠,武功可說他最強,從中或多或少還是發現了一些端倪。

    可是他發現沒用,必須要有證據才行。不然想讓這些相信鬼神之說的人們相信,實在困難。

    知縣大人不理張V集剛才的話,反而說道︰“若是等會兒出現了鬼,剎鬼道長敵不過的話,張捕頭就看你的了。”

    張V集點點頭,沉默不語。

    這邊,剎鬼道長取出一張還未畫符的符紙,提筆揮灑自如,手法之老練純熟,眨眼間,一張張詭譎的符便出現,再見道長往天空一拋,一張張黃色符飄飛于空。

    一張張黃色符紙飄散半空,剎鬼道長仿若看見了金光閃閃的黃金,那耀的,簡直要把他眼楮都給閃瞎。

    其實鬼什麼的,他根本不相信,他只相信銀子。可是他一個江湖騙子,若是沒地兒可以騙吃騙喝騙點錢,那他就只能等死。誰知道這時候,他無意間听到良西村鬧鬼一事,再觀察明縣百姓對鬼神態度之後,他頓時心生一計,便是想出了扮道長驅鬼。

    看明縣里將良西村那鬼說的如此真實,當時他還真有點小怕也有後怕。畢竟他有幾斤幾兩,能力是不是真的,他自己最清楚。可是誰知,巧的是他這剎鬼道長一出現,那只鬼就不見了,之後更是一點風聲都沒有,借機他施展一點點騙子伎倆,又在知縣面前巧舌如簧一通話,便是把知縣忽悠的團團轉。

    至于那個張V集,剎鬼道長看得出來,不相信他,始終在懷疑他身份,可是這些都已經不重要,反正他已在知縣哪兒吃飽喝足了,等這次施法弄完,再糊弄一下得到一大筆銀兩後,最後一走了之,瀟灑離去,想想都令他興奮不已。

    “天靈靈地靈靈,妖魔鬼怪都顯形……”

    只要等這句話念完,再對空氣刺上他個幾劍,故已殺死或已驅散鬼靈,弄的真實一些,還怕騙不了這些個大傻子?道長心里暗笑。

    可當他還未念完,忽的,一陣冷風吹過,寒極徹骨,道長渾身不禁一哆嗦。

    沒什麼,只是風而已…

    道長心里這樣想著,並未停止動作。

    可就在此時,道長只覺胸口像是被某樣物體擊中,悶的疼,很難受。

    他不知所措,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的時候,整個人猛地倒飛出去,摔出數丈之外,在地上連滾了數圈撞到了一顆樹,才得已止住。

    “噗…”無所不能的道長身受重傷,朝地上噴出一口血,顫抖著手臂,指向前方,滿臉恐懼的說道︰“有……鬼!”

    說罷,他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沒死,只是昏迷了過去。

    這一幕,把半里外的知縣等人驚呆了。

    知縣咽了一口水,道長是怎麼暈倒的,他可是看在眼里,驚在心里。

    無形無影,什麼玩意兒都沒有看見,就這樣,道長便不受控制的像是被什麼東西擲出數丈外,毫無還手之力,直接暈厥過去,不可思議,見著駭人恐怖!

    “張捕頭?”知縣恐慌了。

    這里十幾個人,就屬張V集武功最高,誰都指望不了,只能看張V集了。

    “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速速離開為好。”張V集想都沒多想,當下果斷說道。對張V集來說,只要保護好知縣的安危就行了,至于村里頭那個暈厥過去的江湖騙子,是死是活,都不管他事。

    剛才一幕,知縣大人也是清清楚楚的看見了,知道此地危險,再見張V集臉色也是非常緊張,隨即招呼一群衙役,管都不管倒地暈厥的道長,匆匆奔下山去。

    一群人離開之後,一名青衫女子和一名紫衫女子飄然落地,站在良西村中。


如果您喜歡,請把《持劍凌雲》,方便以後閱讀持劍凌雲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持劍凌雲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並對持劍凌雲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