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麗麗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那一道光 本章︰胡麗麗

    師父仿佛料到了她的這一想法,看起來並不以為然。

    “胡天青放心麼?”

    胡麗麗眨巴眨巴眼說︰“放心,我可是和掌門說好了的。”

    師父眉毛挑起,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嗯?真的?”

    “真的。”胡麗麗舉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吧,我通靈胡天青確認一下。”

    “哎別別別。”胡麗麗忙拉住要結印的師父。

    師父怪笑說︰“小狐狸,你那點心眼子跟誰斗呢?修成個肉身就想下山找小書生了?聊齋看多了了吧。”

    “你!臭老頭!”胡麗麗氣的直跺腳,瞪著大眼看著師父,半天說不出來話。

    師父手里亮起一道靈光,問︰“不服氣啊?要不我送你回爐重修?”

    胡麗麗坐在炕那頭,把臉別過去。說︰“不理你了,你這個老頭最煩人了。”

    胡麗麗轉頭看到我,眼楮突然飛快的一轉兩轉三轉,水汪汪的大眼楮閃過一絲狡潔。她問我︰“小陽子,你大姐頭漂亮嗎?”

    “啊……”我本來就臉發燙,被她這麼一看更有點反應劇烈了。“漂亮,漂亮。”

    “那跟大姐頭一塊出去闖蕩。不跟你這個破師父了。”

    “額……這個,”我偷偷看一眼師父,師父若無其事的在那磕瓜子,仿佛沒听見一樣,實際上桌子下面那只手的巴掌一張一合的。

    我感覺我現在要是一步說錯話腦袋就得挨上幾巴掌,還是得慎重,慎重。

    她把我的臉捧起來,就這麼直直的看著我說︰“陽子,你也大了,有的事該自己做主了,我在這山里待了幾百年了,我也想出去看看,就讓咱倆一塊唄。”

    天吶,要不是師父在我身邊,我就真的點頭了啊。

    “夠了。”師父正坐起來,晃蕩在炕沿的兩條腿也收了起來。

    “小狐狸,你可能不知道陽子是什麼命,但我心里最清楚,如果我能捎帶上你,那我就捎帶你了,你是妖,氣屬陰,陽子不是陽剛命,陽子是少有的陰剛命,而且是剛中極剛!如果你們兩個在一起的話對你的危害非常大。”

    胡麗麗說︰“那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嘛!命數相克點點東西不就得了,你要真想點,還是點的出來!”

    師父冷哼一聲。“除非讓陽子改命,可現在時候未到。”

    我心頭一震,什麼改命?什麼時候未到?難道師父有什麼自己的想法?

    “你剛才說的啥!”胡麗麗瞪著杏眼問。

    “你個小狐狸崽子哪這麼多話!當心老子廢了你這身道行!”師父突然怒目圓睜,爆出一陣氣場。

    胡麗麗被師父的氣場嚇軟,自己坐在椅子上,小腳亂踢。“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

    師父罵道︰“快滾!”

    胡麗麗驚訝道︰“不去就不去你還轟人啊,我就不,吃過飯再走!”

    師父又罵了句小狐狸崽子,胡麗麗別過頭去不理他,依胡麗麗的脾氣若是平常她不可能忍氣吞聲,看來她是真的怕師父生氣。

    屋內的三人都不再說話,師父又磕起瓜子,胡麗麗突然好像想起什麼,問我︰“我記得當年在墓里,那個跳大神的還救我來著,他人呢?”

    我的胸口好像突然被刀子扎到了,一陣僵硬的疼痛。我想起那個痞痞的年輕人,我想起那個背著棺材的老頭。

    “哈哈,後來听說是陽子你和那個小孩解決的,你倆真……”

    “那個人死了。”我突然開口,噎住了她要說的話。

    她語氣有些顫抖︰“哪個?那個小孩子?還是……還是就我的那個?”

    “救你的那個。”

    “為了救我,居然死了。”

    她水汪汪的眼神突然變得渙散,生性活潑的她一時間居然說不出來話。

    那盞燈還在我的床頭,已經很久沒有點燃了。

    師父抬起頭問我︰“你們兩個自那一次就沒見過面了吧。”

    我嗯著,師父笑道︰“你個小兔崽子,別以為我不知道,老子讓你自己上山上練功的時候,你就偷偷的跑去和小狐狸玩。”

    我倆抬頭對視一眼,我撓頭道︰“師父,怎麼這個你也知道。”

    師父白了我一眼說︰“看你那點出息,你那點屁事老子再不知道可得了。”

    師父又數落胡麗麗︰“你說你也是,算起來你還大老子幾百歲,說出去都是個狐仙了,要是在外面遇見個出馬仙就能跟人家吹你是狐仙奶奶了,畢竟肉身在這,怎麼玩心還這麼重?你咋不學學你姐姐。”

    胡麗麗哼了一聲︰說︰“那你咋不跟我叫狐仙奶奶啊。”

    “你!”師父眼瞪的老圓,跳下炕來就要打胡麗麗,胡麗麗忙躲到我身後,師父的煙槍兩下都鑿到我的腦袋上,鑿的我頭暈目眩,倆人還在一個追一個打,直到我媽在外面喊著吃飯了我去端桌子才收手。

    我爸中午去打牌了,好像玩的挺歡,不回來了,就剩下我們幾個,在屋里簡單圍了一桌就吃飯,胡麗麗一點也不挑,逮著啥吃啥,吃的比我都多,看的我媽眼都直了,我和我媽刷碗的時候我媽還跟我說︰“這姑娘飯量咋這麼大,要再早些年得把娘面缸子吃干了。”

    胡麗麗吃過飯後又和師父吵,吵來吵去氣呼呼的走了,我去送她,一路上還氣呼呼的。

    “果然,我從山里見他的時候就是偷偷跟來的,要是直接和他來還不得被他罵死。”

    我只能附和傻笑說︰“是啊,師父他就是這個臭脾氣。”

    我和胡麗麗一直走到文德山里,她才停下。

    “陽子你也長大了,都這麼高了。我也修成肉身了,可你還是沒變,還是那個小孩。”

    我還沒鬧明白這句話啥意思,她就搖身一變,從時尚少女變成一個大狐狸,並說有空叫我回來玩,年後她還會來找我的,然後鑽進林子里。

    我望著空曠的林子,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師父來的時候,還遇到一只狗熊,那時候師父眼楮中閃著淚光,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我感覺我們的眼淚這麼不值錢。

    听說師父輾轉反側,走遍東北幾年,後來被血月吸引才找到的我,期間的曲折他也沒和我說過。

    我獨自感嘆。“一晃很多年了啊。”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左眼是陰眼》,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左眼是陰眼胡麗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左眼是陰眼胡麗麗並對我的左眼是陰眼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