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天謊言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南風余昧 本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天謊言

    和光同塵生于藥門世家,生來帶異,掌心有火,狀若紅蓮。和光同塵出生那日,天現異象,西降金光,照得整座青隱山透亮。

    相傳那日還來了有個江湖術士,不知何方來路,半癲半狂,卻又身法詭異莫測,青隱山前無人能阻。

    那術士闖進老藥尊府門內院,指著和光同塵大放厥詞,說此子慧極必傷,活不過雙十年華,將會焚于紅蓮業火。

    術士的話未說完,便被護子心切的老藥尊夫人命人亂棒打了出去。老藥尊雖未全信術士之言,卻終究心有余悸,還是賜子名——和光同塵,以求佛主庇佑。

    和光同塵確實天資聰穎,出類拔萃,學醫過目不忘,習武無師自通。論資質,青城歷代無人可及,是個不世出的奇才。

    因此關于慧極必傷的謠言又傳了起來。雙十漸近,和光同塵之軀越發詭異,所過之處,時常無故引起火災。

    懼于謠言,府中下人都不敢侍奉這個生來帶異的少主人。在一次誤傷了老藥尊夫人之後,怕連累家宅受難,和光同塵執意搬去了湖心島,遠離親友,一人獨居。

    湖心島在青隱湖的湖心,四周環水。隨侍在側的一對夫婦,是舊年犯了事的罪奴。

    術士的話最終還是應驗了,和光同塵出事的那天青隱湖上火光沖天,整個湖心島燒了三天三夜,遠遠望去,恍若一朵艷麗無雙的盛世紅蓮綻放在青隱湖上。

    那一日,恰好是皇親臨青城來接書逸離開,送走皇以後,南暮離站在青隱山巔,目視青隱湖上紅蓮盛放,血色烈焰里他恍惚看見一青衣神女自湖心浴水而出,逐波踏浪,縱身撲火,隱沒在烈烈火光之中。

    那湖中神女,難道就是眼前這女子嗎?

    南暮離不由又抬眼望了望畫心,此時畫心正慵懶地靠著香椅品茶,那份慵懶里卻又透著難言的雍容。

    所謂難言,也就是在南暮離的認知里,無法去給畫心的那份風華氣度下個定義,一城之主的眼界都顯得太過小氣,哪怕是江山一統天下之主似乎也還不夠。

    若非要找個什麼來比擬一下,南暮離腦中突然閃過一念,仿佛只有那天神之尊的皇,才能與她比肩而立。

    那眉目流轉間竟是天地共主的神姿風韻!

    南暮離越揣度越是心驚,心驚自己怎會如此妄想,即便這女子是青隱湖仙,那也並非天神之尊。

    南暮離不由又想起和光同塵後來的奇遇。

    那一場浩劫過後,青城的人都以為藥門少主和光同塵已亡,葬于紅蓮業火。

    然,三年後,和光同塵卻活生生地回來了,還落了發,出了家,額間的紅蓮劫印也不見了,一身修為高深莫測,周身隱隱還有神息流動。

    問及當年之事,和光同塵只含糊說,得遇世外高人搭救,拜之為師,小有所成。眾人皆以為那位世外高人是個得道高僧,後來和光同塵建了卿樓,南暮離才輾轉得知,救他的原來是一仙姑。

    這女子到底是不是救和光同塵的那一仙姑呢?如若是,她當年救得了和光同塵,如今自然也救得了南潯暖,南暮離扯了扯唇角,終于扯出一絲聲音來,問,“如今舍妹只剩一念魂魄,仙姑可還能救?”

    畫心吹著茶盞,吹出一盞白霧,才緩聲道,“不瞞你說,現下我還真是救不了。”

    南暮離心間五味陳雜,終究舒了舒唇角,恭聲道,“有勞仙姑費心了。”

    “不必謝我,我並不是為你費的心。”畫心斜睨了南暮離一眼,毫不客氣地駁道。她,還有賬沒跟他清算呢,這南家的噬神之毒……

    南暮離一尬,一時不知如何接話,隨而訕訕笑道,“仙姑肯盡一份心力自當是我南氏一門的福分,若是小妹命薄,還望仙姑早日放她去投胎轉世,畢竟……”鎮魂珠里太涼太孤寂。

    “投胎?轉世?咳——”

    畫心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話一般,一陣苦笑,笑著笑著,突然一聲長咳。

    為何她那般害怕殺生介意死亡?還不是因為神留給人的那一個天大的謊言——生死有輪回。

    哪里還有什麼輪回!又哪里還有什麼轉世!

    世人皆不知,此天地間,三界六道是不全的。十八萬年前那場神魔大戰,不僅僅是鎮壓了魔族,還徹底毀了整個冥界。

    所以九幽之上,到處漂浮著不散冤魂,縱有佛經日日超度,他們也尋不到輪回之路。沒有冥界使者引靈,久而久之,就都成了不知來處也不知歸處的孤魂野鬼。

    偶有求生意念特別強,亦或生有執念者,或能保持著一份清明,費時日久,自行尋到輪回之門。不過數十萬年來,能做到的,屈指可數。

    不過,冥界毀去,也不盡是壞事。

    沒有冥界,凡人再也不似以往那般,自出生時起,便在地府的生死簿上定下了死期。沒有所謂的天命幾何,全然各看造化,是以若非死于天災人禍,凡人皆長壽。

    也因凡人太過長壽,是以九幽血靈不足,以至于萬年前她命懸一線,而君逸才不得已大開殺戒,劍屠蒼生。

    當年君逸也曾向她提議過,設法重建冥界,君逸是盤算著,限定了凡人的壽命,如此生死循環往復,亦能解九幽血靈不足之圍。

    君逸的提議,她並未著手去做,一來是重建冥界並非易事,困難重重,牽涉盛廣;二來是她不忍為了一己私利,平白剝奪了凡人長壽的權利。

    這一耽擱下來,就造成了如今的局勢。

    如今就是她想再重造冥界,也是力不從心了。現在的她,就連活著,都已經覺得十分費力。

    “咳——”

    念及過去種種,憂思過重,畫心捂著心口,疼得咬緊了朱唇,抬袖掩唇半遮面,才算沒在南暮離面前失了儀態。

    和光同塵見畫心額上涔涔冷汗,面色蒼白,知她又毒發攻心了,當即對南暮離下了逐客令,“家師舟車勞頓,又受了寒氣,今日恐要先怠慢了城主,還望城主見諒。”


如果您喜歡,請把《步步蓮劫》,方便以後閱讀步步蓮劫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天謊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步步蓮劫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天謊言並對步步蓮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