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班花遞過來的小紙條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暮雪雲飛 本章︰第75章 班花遞過來的小紙條

    村里有一戶人家要建新房,晚包工頭趙紅利來到趙雲飛家問他明天能不能去干活。

    “兄弟,你這個學干脆就別了,這個學有啥用?考不大學白費錢,最後還得當瓦匠,再說了,就算考大學畢業出來也不一定有當瓦匠掙錢多,你說對不?”趙紅利極力攛掇趙雲飛輟學。

    “三哥,這個工程是幾天的活兒?”趙雲飛問道,沒有直接答復趙紅利。

    “明天一早劃線開槽,到起主體大概七八天。”趙紅利吸了一口煙說。

    “行,我肯定不給您耽誤事。”趙雲飛說道。

    “行,那就這樣,明天早七點半開工,村東頭老張家,別找錯了啊!”趙紅利看出來趙雲飛還有些留戀學校,也沒過于深勸,訂好了時間就起身回家了。

    “知道了,您放心吧。”趙雲飛答應著把趙紅利送出了大門。

    趙雲飛從星期六開始工,星期一就沒去學,一直跟著包工隊建房子,現在他非常的珍惜這份工作,也很慶幸自己能夠成為一名瓦匠,因為這一天八十塊錢的工錢能讓家里的生活不再拮據,能讓小吉安心的幼兒園,能讓他不再為錢而發愁。

    包工隊里瓦匠人手比較緊張,只要有人請假歇工,趙紅利就會一臉的不耐煩,趙雲飛下定決心要以工作為主,不能隨便歇工讓趙紅利對自己產生不好的看法,這樣的話,有活兒趙紅利還會樂意找他。

    這些天他的收獲也很大,覺得自己學到了許多學校里學不到的知識,建一座房子,從劃線挖槽開始,瓦工、木工、鋼筋工、電工、水暖工等各個工種都要涉及到,房子壘到頂,來吊車扣預制板後,他對建房的各個環節都已經是了然于胸。

    如今的趙雲飛干瓦匠才算真正的出了師,對于剛入行時老王瓦匠所給予的指導,趙雲飛一直心存感激,花四十五塊錢買了一條紅梅煙送給王瓦匠表達心意,王瓦匠喜滋滋的收下了。

    只是這一周的功課落下不少,但他一想到自己制定的目標等級,就覺得落下一些功課也是值得的,況且現在的花費比以前大了許多,小吉每個月二百五十元的學費雷打不動的要交,自己在鎮學零零碎碎的花費,而且還打算盡快買一輛自行車,總是借自行車騎終究不是長久的辦法,要是不干瓦匠,這些錢從哪里來?

    幸好李蘭芳每天晚放學回來都會來他家,一是給他補課,二是兩個少男少女正是好得蜜里調油的時候,恨不能時時刻刻都在一塊兒,以補課之名,行熱戀之事,倒也一舉兩得。

    星期五晚趙雲飛收工回到家中,班主任牛老師在他家里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老師......”趙雲飛一臉的慚愧,不知道說什麼好,對于班主任老師的到來,他當然知道是因為什麼。

    牛老師對趙雲飛的家庭情況已經有所了解,說實話,他對自己的這個學生還是非常喜歡的,甚至有些敬佩,看著趙雲飛滿身的水泥點子,伸手幫他撢了撢衣服,目光中滿是慈愛,說道︰“你一星期都沒來學,我不放心,過來看看你。”

    “老師您坐,我給您倒水。”趙雲飛拿起暖瓶晃了晃,卻是空的,連忙說,“我馬燒水。”

    “不用忙了,”牛老師攔住趙雲飛,從手提袋里拿出一包東西遞到趙雲飛手,說︰“這是咱們學校的校服。”

    新衣服所特有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漫,趙雲飛看了看手里的塑料包裝,雖然隔著塑料袋,但柔軟的衣服捏在手里還是挺舒服的,至少要比磚頭捏起來舒服,沉吟了一下,說︰“老師,我,我沒交校服費,這衣服……”說著,趙雲飛就將手里的衣服往回推。

    牛老師拍了拍校服的包裝袋說︰“這套衣服不用交費,是廠家贊助的,你安心拿著。”

    趙雲飛听牛老師這樣說,知道牛老師大老遠的帶過來不可能再帶回去,自己也不能太固執,抿了抿嘴唇,將衣服收下了,不過,對于牛老師說的“廠家贊助”雲雲卻將信將疑。

    其實這套衣服牛老師花了一百元的成本費,老師子女在學校收費面有著很大的優惠,平時的學習資料費教師子女根本就不用交,照樣能夠領到資料,像校服這種單價較高的東西,也僅僅交個成本費。

    班所有的學生都穿統一的校服,唯獨趙雲飛仍是穿著家常的衣服,坐在教室里顯得很是與眾不同,牛老師作為有著豐富教育經驗的教師,知道這種服裝的差別會影響到人的自尊心,尤其是情竇初開的少年,正是最愛美的年紀,又是心靈最敏感最脆弱年齡段,對自尊心的影響會更為嚴重。

    見趙雲飛將衣服收下,牛老師又從兜里掏出一小沓百元鈔票,說道︰“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是五百塊錢,你先拿著,我希望下星期一能在學校看見你。”

    趙雲飛將衣服緩緩放在圓桌,雙手接過來那五百塊錢,眼楮濕潤了,他知道老師的工資不高,牛老師的愛人在家沒工作,有一個孩子還在大學,正是需要錢的時候,這五百塊錢可能是牛老師家一個月的生活費,趙雲飛雙手握著錢貼在自己的胸口,閉眼楮,幾秒鐘之後才把眼楮睜開,然後把錢折好塞進牛老師的衣口袋。

    “老師,我向您保證,星期一我一定會去學校課。”趙雲飛眼含淚水,飽含深情的望著自己的老師,牛老師年紀不算老,但兩鬢已經斑白,那是為學生操勞的,也是為生活所累。

    牛老師望著趙雲飛那堅毅而又年輕的臉龐,心里也是一陣感動,知道趙雲飛肯定不會收下這筆錢,點了點頭說︰“要是有過不去的坎兒就和老師說。”

    “嗯……”趙雲飛用力的點了點頭。

    一連干了九天的活兒,一天八十塊錢的工錢,九天就是七百二,趙雲飛每天算計著這些工錢,那心情簡直可以用心花怒放來形容。

    要是這樣干一個月就是兩千多啊,說實話,趙雲飛真的動心了,一個月掙兩千多,一年就是兩萬多,兩萬對于趙雲飛來說是什麼概念?不僅僅是天天下館子吃炒餅,家里一應的用品,自行車、三輪車、電飯鍋、電餅鐺、電風扇,甚至還可以買一台洗衣機,這些都是可以輕松實現的,這怎能讓他不動心?

    雖說包工隊不是每個月都有活兒,但一年掙一萬多塊錢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自己能輕輕松松的脫離赤貧狀態,要不是牛老師的這次家訪,他很可能就這樣跟著包工隊一直干下去了。

    那家房子主體已經壘好,預制板也扣了,剩下的活主要就是給牆面抹水泥和給地面打混凝土,趙雲飛現在只會壘牆,還不會抹牆面,于是就和趙紅利說星期一歇工去學。

    趙雲飛不會抹牆,勉強干速度太慢,還要給他發大工的工錢,所以趙紅利也樂得讓他這時候歇工。

    這些天趙雲飛白天忙著干活,晚的修煉和早的鍛煉也仍是照常進行。

    無論是什麼事情,只要是形成了習慣,想要把它中斷下來也是比較困難的。

    對于真龍訣的修煉,趙雲飛仍然是停留在“敏于穴”階段,一直沒有什麼進展,穴位沒有任何感受,甚至都感覺不到穴位的存在,對此,趙雲飛並不著急,他心里清楚,無論是內在的修煉還是外在的鍛煉,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見到效果的,成功沒有那麼容易,至于半途而廢,他的字典里面就沒有這個詞,因為他明白,堅持,不一定能成功,而放棄,就等同于失敗。

    唯一的變化就是修煉的時間越來越短,現在他每次只修煉兩個多小時就能從修煉狀態中恢復過來,他很是享受修煉中那種空明、清晰、超然物外的奇妙感覺。

    星期五那天七十二班的班長湯唯見趙雲飛仍然沒來課,心里很是納悶,問過鄒亮,鄒亮說可能是家里有事,他也是听七十四班和趙雲飛同村的學生說的。

    “家里有什麼事情能整整一個星期都不來學?不會是病了吧!”湯唯在心里面胡亂猜測,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課間廁所的時候正好踫見李蘭芳從廁所里面出來,湯唯知道趙雲飛學都是和她一起走的,于是就前問道︰“這位同學,你好,你知道趙雲飛為什麼一星期都沒來學嗎?”

    湯唯站在那兒還在等著李蘭芳的回答,沒想到李蘭芳白了她一眼,走了。

    湯唯眯起眼楮望著李蘭芳的背影,然後無奈的聳了聳肩,進了廁所。

    李蘭芳一邊走一邊小聲嘀咕︰“哼,我當然知道,就是不告訴你,次球場打架我摔的那個大跟頭就是你推的我,以為我忘了?切!”

    轉眼就到了星期一,早,湯唯見趙雲飛進了教室,她才暗暗松了一口氣,在農村,初中就輟學的現象很是平常,要是趙雲飛今天還是不來課,就能基本斷定趙雲飛輟學了。

    湯唯本想問一下趙雲飛個星期怎麼沒來學,但班里人多嘴雜,一直沒找到機會問,而且這事關乎到個人**,似乎也不太好問出口,滿腹疑竇的女孩憋到第三節課終于憋不住了,寫了一張字條回手扔到了趙雲飛桌。

    趙雲飛正在專心致志的听講,見湯唯傳紙條給自己,先是一愣,繼而緊張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老師,發現沒有人注意到,才將字條拿在手里,展開一看,一行娟秀的小字躍入眼簾︰“中午放學後在鎮北白馬河小橋,不見不散!”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王修煉在鄉間》,方便以後閱讀大王修煉在鄉間第75章 班花遞過來的小紙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王修煉在鄉間第75章 班花遞過來的小紙條並對大王修煉在鄉間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