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顧家對不住她!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涼薄淺笑 書名︰浮生燼︰與妖成說
    到底夜白算是虛長莫長安幾歲,性子也沉穩許多,故而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他只沉默著斂眉,惜字如金之余,更是不願承認自己就是莫長安嘴里‘野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只那頭程小蝶聞言,略顯詫異︰“這附近竟是有野狗?”    她看了看身側的綠柳,風情萬種的眉眼浮現不明所以的神色。    昨日一開始,她確實對莫長安有些畏懼,不過兩人聊了有些時候,臨到末了莫長安也未曾做出什麼事情。程小蝶是個通透的,知道自己只要不得罪眼前的小姑娘,就一定不會有大礙。    故此,今日見著,她也是以一副平常心對待。    “許是昨兒個湊巧路過罷。”莫長安淡笑,輕描淡寫︰“也是我等運氣不佳。”    點了點頭,程小蝶不再糾結此事,眸光卻是落在了莫長安身側坐著的夜白身上,遲疑道︰“這位是”    “听說是莫姑娘的師佷。”綠柳小心翼翼的睨了眼莫長安,心下有些畏懼。    不過,她的回答到底是取悅了莫長安,不為其他,就為她開口之前,夜白這廝可是薄唇輕啟,打算說些什麼,而他要說的,無非就是師叔一類    “小姑娘不錯。”莫長安贊了一聲,轉而又問︰“沈夫人怎的還不出來?”    她此次前來,無非是為了沈惜年的事情,所以相較于和程小蝶的寒暄,莫長安顯然更在意沈惜年是否會出現。    程小蝶心中倒是不甚驚訝,她明白莫長安關切的是沈惜年,也正是受了沈家沈國順的命,前來顧府。    張了張嘴,她便打算回答一二。    可正是時,有人踏入門檻,聲音略顯陳舊滄桑︰“讓二位見笑了,我家兒媳婦病了好長時間,自來很少出來。”    和善的語氣,猶如椿木厚實,一字一句皆是透著股大家的涵養,隱約讓人覺得慈愛溫暖。    莫長安和夜白雙雙抬眼望去,就見老婦人一襲深色衣裳,眉目沉靜如古井,衣著樸素而貴氣,她鬢角有斑白少許,笑起來嘴角褶皺,四十多歲的年紀,瞧著也是稍稍顯老,卻依稀可見年少時風華萬千,是個如珠如玉的美人兒。    “老夫人。”莫長安起身,率先問安。    若是她沒有猜錯,眼前的人就是顧傾城的母親,顧老婦人。同時,也是傳言中害死了小妾,心狠手辣的偽善主母。    “莫姑娘。”顧老婦人笑著,擺手道︰“不必客氣,自請坐下便是。”    不得不說,顧老婦人生的慈眉善目,瞧著並不像是傳聞中那樣的狠角色。    心中一想,莫長安便頷首,絲毫沒有推辭的就坐了下來。    那一頭,夜白仍舊穩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目空一切的模樣,看的莫長安有些嗤之以鼻。    等到顧老夫人在下人的服侍下坐下以後,莫長安才出聲,風輕雲淡道︰“方才老夫人說沈夫人久病,不常出院子?”    “不錯。”顧老夫人沒有遲疑,目光坦然,看不出一絲苛責︰“惜年這兩年身子骨不好”    話還未說完,顧老夫人便忍不住嘆了口氣,幽幽道︰“是我顧府對不起她,辜負了沈老爺的托付。”    她不說沈惜年是因什麼緣由‘身子骨不好’,但語氣中的無奈與自責卻是徑直將事情放到了台面上。    這般容易的便松了口,甚至不需要莫長安加以誘導,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心下一斟酌,莫長安便打算再度開口,然而這時候,就听夜白微涼的聲音率先而起,攜著一股料峭寒意,听不出絲毫情緒︰“老夫人的意思是說,這件事全因顧傾城?”    一剎那,程小蝶蹙起眉梢,將不滿的視線落在了夜白的身上。    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雖說顧老婦人的意思確實是那般不錯,可身為外人,怎可如此無禮的便挑明了事端,絲毫不稍加掩飾和斟酌。    “老夫人見笑了。”莫長安深諳夜白不知人情世故,更不懂虛以蛇尾,故而這次倒是沒有去看他,反倒是歉然出聲,淡淡望著顧老婦人。    “不妨事,”顧老婦人和藹搖頭,絲毫不見不愉︰“年輕人心直口快,倒也沒有說錯。”    “早年惜年嫁到顧府,盡孝道、守婦道,便是我瞧了,也深覺滿意。”嘴角的褶皺略微加深,顧老婦人繼續道︰“只是,我兒是個不懂事的,不論惜年如何賢惠,如何得人心,他竟是絲毫不看在眼底,反倒是多次苛責冷眼,像極了那些個薄情寡性的男子。”    何止是像極了,在她的眼底,簡直就是了!    沈惜年是個極好的女子,溫柔端莊,秀美大氣,當年未出閣的時候,也曾是天街城所有男子都想迎娶的對象。她美名在外,樂善好施,就是遠在京都的達官貴人、王孫子弟,也趨之若鶩。    這樣本該在雲端里的姑娘,自從成了她顧府的媳婦兒,整個人便跌入泥地就算她是顧府的老夫人,也深覺對不住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浮生燼︰與妖成說》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浮生燼︰與妖成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浮生燼︰與妖成說》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