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麻煩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白桐岫 本章︰第九十九章 麻煩

    “那倒是比我還先進府,也算是個老人了。”葉灼說著,自涼椅上跳了下來,緩步走到青芽與紅朵身旁。

    “你們可還記得剛進桃夭院時,本王妃說過什麼?”

    青芽與紅朵皆是不語。

    葉灼圍著她們轉了兩圈,然後蹲在她們跟前,道︰“不記得也沒關系。”

    她起身,走回了樹蔭下,軟軟倚在樹干上,說道︰“只要你們忠于我,我可以包庇縱容你們,但若是背叛我……”

    葉灼勾唇笑了笑,卻是沒有再往下繼續說,但一切,都盡在這一笑之中,不言而喻。

    青芽與紅朵無聲地磕了三個頭。

    也不想繼續看著她們在眼前晃,葉灼便揮了揮手,“行了,也別在這掃地了,下去吧。”

    “是。”得了這一句話,紅朵首先便撿起地上的掃帚趕緊離開葉灼的視線。

    而青芽,顯然是要比她冷靜許多,但後背仍然是冒了不少冷汗。

    對于下人來說,葉灼是個陰晴不定的人。

    最初時,以為她是綿羊,好捏好欺負,後來卻發現,她是狼,下手快很準,不會拖泥帶水、婦人之仁。

    見識過她殺人、傷人之後,伺候在她身旁的丫鬟大多選擇敬而遠之。

    然而,她若要在王府中翻雲覆雨,便需要人手。

    而這人手在哪里找,自然要從身邊開始找。

    若是連身邊的人都畏懼她,不願意為她所用的話,那別的人就更沒辦法收歸旗下了。

    待青芽紅朵退下之後,葉灼忽然道︰“雲浮,我是不是太仁慈了?”

    “啊?”雲浮不解。

    “背叛了我,竟還不知躲躲。”葉灼低笑,“雲浮,我是不是該給綠渠一個教訓。順便,殺只雞,儆個猴。”

    雲浮道︰“你盡管殺,我給你遞刀。”

    “好。”

    天色漸漸低沉,日頭緩緩下山。

    白日的燥熱被隨著夜色而來的涼風吹散。

    肖縱總算是趕在晚膳之前駕臨挽星閣。

    “喲,王爺,真巧。先坐下吃飯?”葉灼坐在桌邊,端著碗,第一口飯都還沒吃進去,便又放下了碗。

    起身,自下人手中接過添置的碗筷放在身旁那個位置。

    肖縱掀袍坐下與她一道吃了飯。

    吃過飯之後,葉灼問道︰“今晚歇在哪兒?”

    肖縱道︰“就這兒。”

    葉灼道︰“嗯?今晚不處理事情了?”

    “不了。”肖縱徑自步入葉灼的臥室。

    “今夜便好好陪陪你罷!”肖縱看向她道︰“再者,一直處理事務,我身體也吃不消。”

    “那好。”葉灼點點頭。

    夜色昏暗,天空布滿繁星,一輪明月掛在其間,甚是明亮。

    月輝灑落大地,透過窗欞,直照進屋內。

    葉灼望著月輝映照的那一塊,道︰“肖縱,若有一日我消失了,你可會記我一輩子?”

    “你不會消失。”肖縱抬臂將她抱住,俊臉在她脖頸間蹭了蹭,道︰“若真消失了,那也是你自己離開的。”

    說完,肖縱又接著說︰“真到了你自己離開的時候,肯定是我做了錯事,令你失望了。”

    “對。”葉灼道︰“若是有一日我消失了,那定是你讓我失望透頂。”

    “所以,我不會讓你離開。”

    “我記著。”

    這個時候,肖縱與葉灼都不知道,他們無意間的對話,竟是真真會發生。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至少現在,他們仍是甜甜蜜蜜,不懼將來。

    清晨,葉灼先一些醒來,看了看旁邊的肖縱,見他雙目還緊緊閉著,便想伸手去戳一戳他長長的睫毛。

    可就在她剛把手伸出去時,肖縱卻忽然睜開了眼楮。

    她小心翼翼的神色盡數落入那雙墨色眼眸中。

    肖縱抬手便握住她的手,淡色一笑。

    “灼兒想摸便摸,光明正大的,別偷偷摸摸。”

    葉灼當然是選擇死鴨子嘴硬不承認,猛地將自己的手抽出來,轉身背著他道︰“誰想摸你了?胡說八道!”

    “哪能是胡說八道呢?我可是親眼看見的。”

    肖縱笑呵呵地起身,倒是沒有繼續調戲她,而是徑自穿好了衣裳。

    “我先去上朝,現在天色還早,你可以再睡一會兒。”

    說完,肖縱開門出去。

    葉灼瞧了瞧外間的天色,發現的確還早,便又倒回床上,準備睡個回籠覺。

    一直到日上三竿,葉灼這才打了幾個滾下了床。

    簡簡單單地梳洗一番,她便出去了。

    一出門,青芽與紅朵便雙雙站在門前,一個端著盆,一個捧著帕子。

    見她開門,兩人齊齊行禮,“王妃。”

    “免禮。”葉灼說罷,接過帕子,沾了水,隨便在面上抹了抹,便丟了帕子。

    “行了,你們的意思我明了了。日後你們也就像往常一樣,該干嘛干嘛,不需要刻意為我做什麼。我若是要你們做什麼,自會給你們說。”

    “是。”

    “好了,下去吧。”

    揮了揮手,葉灼便蹦著跳著走到了院前。

    “雲浮,走,咱們出去轉轉。”

    說了這句話之後,葉灼也不停下步子,直登登地便走了出去。

    雲浮趕緊跟上。

    兩人剛走到花園,便看見對面綠渠正扶著蘇雪衣在散步。

    對于這麼場偶遇,葉灼並不吃驚,反而像是在意料之中一般。

    從容的邁著步子走到蘇雪衣身旁。

    “側妃今兒個氣色當真不錯!”葉灼是對蘇雪衣說著話,眼楮卻是一眨不眨的盯著綠渠的。

    “給王妃請安。”蘇雪衣與綠渠一齊行禮。

    “還知道我是王妃?”葉灼冷笑,指著綠渠道︰“綠渠,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你似乎是我院子的?”

    說著,葉灼又做出一副冥思苦相狀,道︰“可我也不記得自己將你借給側妃了呀,怎地你竟私自去了側妃院中,也不與我說一聲。”

    “是不將我這個王妃看在眼里麼!”

    葉灼話剛說完,綠渠便嚇得‘咚’的跪了下去。

    “王妃!”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葉灼挑眉。

    “沒有沒有!”綠渠猛地搖頭。

    到底是個姑娘,且年歲又不大,即便在府中待了有幾個年頭,仍然做不到情緒不外漏。

    更何況,葉灼本就是來找麻煩的,要的,就是她這副模樣。


如果您喜歡,請把《王妃獨得恩寵》,方便以後閱讀王妃獨得恩寵第九十九章 麻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王妃獨得恩寵第九十九章 麻煩並對王妃獨得恩寵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