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弒母自救(一更)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半夏淺汐 本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弒母自救(一更)

    上官淺予一手重重地拍在了那桌子上,那掌力一出,桌子輕輕一斜。

    她的整個身子的重力幾乎是撐在桌子上,那桌子受掌力一推,一斜,她的身子瞬間失了平衡……

    那慕容逸反應極快,一手扶住那微晃的桌子,伸手一摟,穩穩地摟住了她的柳腰。

    上官淺予只覺得腰間一緊便落入了熟悉的懷抱中,抬眸,“放手!”

    親都親,抱又抱了。

    這廝……便宜都佔光了。

    慕容逸輕輕湊了過來,開始耍無賴,“親一口本王,本王便放手。”

    上官淺予皺眉,急了,“快放手!”

    忽而,她內力一起,手中凝著掌力,用力地將他一推。

    慕容逸反應極快,身子一旋。

    在他們分開的瞬間,只見,那凌空劈來的白光如同閃電般狠狠地劈了過來。

    電光火石之間,“砰”一聲巨響,那擺著白玉酒的桌子被劈碎了。

    那泛著寒光的長劍如同毒蛇般纏上了慕容逸,一劍一劍,刀光劍影地朝他劈過去。

    慕容逸身子靈動若游龍,輕松地躲過一招接著一招的攻擊。

    “阿姐——!”

    上官淺予身子一閃,站到了慕容逸的跟前,張開了雙手,把他擋在了身後。

    上官淺予美眸一凝,目光中夾著震驚與不解,直勾勾地朝著手握長劍的上官淺言,“住手!”

    她怎麼就突然動手了?

    上官淺言長劍一揮,直直地指在了上官淺予的跟前,冷聲道,“予兒,讓開!”

    她劍指慕容逸。

    “阿姐,你想要做什麼?”上官淺予一動不動地看著手握長劍的上官淺言。

    這樣的阿姐,她覺得好陌生,好陌生。

    “殺了他。”上官淺言冷眸一沉,凜冽的眸光染上了寒風,凜凜地盯著慕容逸。

    她志在必得。

    此次不得手,她已經沒有機會了!

    上官淺予的心一顫,雙唇微顫,“為什麼?”

    太子的命令嗎?

    上官淺言雙唇一抿,渾身散發著冷意,清凜目光盯著慕容逸,咬牙,“背信棄義弒母自救之人就該死。”

    背信棄義?

    弒母自救?

    上官淺予一驚,微微回眸,看著身後的慕容逸。

    只見,那人嘴角微揚,如明珠般璀璨的雙眸微微失了失色。

    那笑,竟有一絲苦澀。

    他……為什麼不反駁?

    上官淺言怒斥,“予兒,讓開!”

    上官淺予抬眸,眸中帶有堅定之色,“那你先殺了我。”

    讓開?

    不可能。

    上官淺言氣結了,“你——!”

    上官淺予低聲道,“慕容逸,你走吧。”

    慕容逸聞言,一改從前無賴歡脫的模樣,身子一閃,銀色衣袍一飄,已然消失了。

    興許,每個人都有不可名狀的痛。

    她有,他亦然。

    上官淺言一見慕容逸從窗戶中溜走了,一氣不可收拾,“上官淺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上官淺予眉頭一皺,生著悶氣。

    上官淺言咬牙,忍不住警告單,“我不準你靠近他喜歡他,他不是好人,听到了沒?!”

    不是好人?

    上官淺予臉色一沉,狠狠地回了一句,“太子才不是什麼好鳥!”

    若不是太子,封北十萬大軍會成為冤魂嗎?

    “你——!”

    上官淺予一咬下唇,惡狠狠地道,“你不準我靠近慕容逸,那你給我離開太子,離得遠遠的,最好來死不相往來!”

    上官淺言一愣,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垂眸,眸中含淚,輕聲道,“予兒,若有一天,你真和殿下兵戎相見,對我,你不要手下留情。”

    上官淺予抬眸,長卷睫毛如蝶翅微顫,眸中的淚水在聚集,一言不發。

    上官淺言手中的長劍一扔,轉身,邁步往前走,接著道,“就算是與全世界為敵,我也會站在殿下身側的。”

    予兒,你知道麼,一個敢以親母之命為賭注的人,不會真心愛你的。

    上官淺予緊緊地咬住了下唇,痴痴了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任由盈眶的淚水滑落。

    阿姐,我早有預感,你不會選我……


如果您喜歡,請把《傾世策︰紈褲王爺,請接招》,方便以後閱讀傾世策︰紈褲王爺,請接招第一百四十五章 弒母自救(一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傾世策︰紈褲王爺,請接招第一百四十五章 弒母自救(一更)並對傾世策︰紈褲王爺,請接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