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最今朝 書名︰宗師
      一聲震耳的響聲傳來,那破靈珠直接爆炸。爆炸的三米範圍之內一陣煙塵,地面上頓時迸濺出許多碎石來。  艘恨崗學帆秘顯孫陌酷孫顯後

    艘術封察早羽主敵由術星通方  再看那八極門的修士,此時卻已經是倒在了地上。

    “不愧是破靈珠,連玄黃境修士都忌憚的東西,威力就是打。”岳浩揚看著那倒在血泊中,渾身上下插滿了碎石的修士,驚訝的說道。  孫恨克學早太通艘所孫科故冷

    孫球克學早秘諾孫接鬧由由仇  那修士還沒有死,眼楮還在看著岳浩揚,那眼神里面,慢慢的都是怨毒。

    他大概是沒有相到,岳浩揚的身上,竟然有破靈珠這種厲害玩意兒。  艘察崗恨吉技指結戰陌秘由月

    艘察崗恨吉技指結戰陌秘由月  岳浩揚打量著這新來的修士,看出了他是破氣境巔峰的修為。

    結術最球故羽通結所戰羽崗克  “公子,那破靈珠可是很珍貴的,你就這麼用掉了”小九走過來,捂著嘴巴說道。

    岳浩揚擺擺手,“再珍貴的東西也得有命用才行啊,你不要說了,我們趕緊走吧。”  後術最術帆太通孫接學我秘陽

    後恨星學早秘顯敵戰接艘鬼主  兩人說話之間,從街道的另外一邊,出現了一個八極門的修士。

    “想走,你們哪也去不了”那人看了看地上的兩個八極門修士,眉頭皺了一皺。  結球封術故考主孫陌遠通後帆

    孫術星察故考通孫接學鬧毫通  “大哥,快點將這小子給廢了,替我們報仇啊”躺在地上的修士說道。

    孫術星察故考通孫接學鬧毫通  岳浩揚意識到柳濤在自己的身後,頓時轉過身來,反手就是一劍。岳浩揚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劍劃破空氣所帶來的聲音。

    那新來的修士一臉冷漠,聲音絲毫沒有感情的說道,“你們兩個廢物,還有臉說話,等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後球星學故羽主敵由陌封結由

    艘恨克學帆技諾孫陌接科考封  岳浩揚打量著這新來的修士,看出了他是破氣境巔峰的修為。

    破靈珠只有一個,岳浩揚剛才已經用完了,現在岳浩揚對上這破氣境巔峰的修士,可是沒有什麼把握的。  艘學克球故太諾後戰孤所羽故

    孫察最恨故太指結陌敵最通太  “岳浩揚,廢話也就不多說了,你現在可以離開,只要你交出靈寵”這新來的修士一臉平靜的說道。

    岳浩揚笑了笑,“你算哪根蔥,你說的話,做不做數呢”  艘球星察毫羽顯孫接不由鬼獨

    艘球星察毫羽顯孫接不由鬼獨  岳浩揚笑了笑,“你算哪根蔥,你說的話,做不做數呢”

    艘球克學吉太指孫由所秘不孤  “你放心,我柳濤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再說了我在東門里面很受門主的看重,也算是一號人物。我說的話,在某些情況下,可以當做是門主的話。”

    柳濤看起來是四十幾歲的年紀,但是臉上沒有應該有的沉穩,相反的是一臉的傲氣。  結學克察我技通艘所情酷接察

    敵學星學故太指孫接故後孤吉  “柳濤,這不是什麼簡單的靈寵,這是我妹妹,你要是想將她搶走,除非是在我的身體上踩過去”

    岳浩揚面色嚴肅的說道。  後球克察故秘顯後由結顯後後

    後學克術故考主孫接情仇恨冷  “那我就不客氣了”柳濤說完,身形猶如一只豹子一樣竄了出去。而他的目標,自然是岳浩揚。

    後學克術故考主孫接情仇恨冷  “你這小子,我就說你平時要多多修煉,怎麼就不听呢,現在可好,被人家給收拾了吧。”

    岳浩揚從身後抽出了那把隕鐵長劍,橫劍在胸前,蓄勢以待。  結球星恨故考諾結接獨克最秘

    後學克球毫考顯後陌鬧技術顯  在柳濤到了岳浩揚身前兩米的時候,岳浩揚一劍劈了出來,可是那柳濤像是一只油條一般,以一種十分詭異的躲避方式躲了過去。

    岳浩揚意識到柳濤在自己的身後,頓時轉過身來,反手就是一劍。岳浩揚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劍劃破空氣所帶來的聲音。  艘察崗術故考諾後由太崗陽

    後術崗恨故考主孫接顯諾鬼酷  踫的一聲,岳浩揚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被什麼擋了一下,然後隕鐵劍就飛了出去。

      一聲,隕鐵劍掉落在了地上。  結恨崗球帆技通孫由學冷帆不

    結恨崗球帆技通孫由學冷帆不  那修士還沒有死,眼楮還在看著岳浩揚,那眼神里面,慢慢的都是怨毒。

    孫察封察帆太指後戰孤最崗遠  “公子,交給我”小九嬌喝一聲,一爪拍向柳濤。

    柳濤靈活的躲開了小九的攻擊,一腳將小九踢飛了四五米遠。柳濤這一腳是控制了力道的,既能夠將小九踢飛,然而有不會踢傷小九。  後學星察我太諾艘所酷故孤接

    艘察克球我羽指敵陌羽早獨結  “小九,施展出你的秘密武器來”岳浩揚對著小九喊了一聲。

    然後岳浩揚有去和柳濤戰斗去了。  後術星恨我秘指後由陌星指鬼

    艘恨崗學早秘諾敵戰察我顯戰  小九從地上爬起來,听見了岳浩揚的話,然後小九眼楮轉了一轉 ,就明白了岳浩揚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艘恨崗學早秘諾敵戰察我顯戰  “你放心,我柳濤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再說了我在東門里面很受門主的看重,也算是一號人物。我說的話,在某些情況下,可以當做是門主的話。”

    岳浩揚正在和柳濤戰斗,忽然之間柳濤整個人都不動了。緊接著,柳濤轉向了別處,對著一片空氣在那里打來打去。  艘球最球早技指敵接冷戰陌仇

    孫球最恨帆太指孫由冷陽情方  岳浩揚知道,這是小九在施展魅術。

    岳浩揚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大好的時機,繞到了柳濤的身後,接連給柳濤幾拳。  後球封球故羽諾敵戰孫早所仇

    孫術克察帆太通結接仇球孤早  柳濤被岳浩揚重擊了好幾拳,躺在了地上。

    “小九,我們走”  後術封察帆羽顯後陌吉方顯敵

    後術封察帆羽顯後陌吉方顯敵  那新來的修士一臉冷漠,聲音絲毫沒有感情的說道,“你們兩個廢物,還有臉說話,等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敵恨星術早羽通後陌考孤技由  岳浩揚叫了小九,離開了此地。

    這里只剩下柳濤和他的兩名手下躺在地上,還有一群看熱鬧的人。  孫恨星察故考通艘由地孤酷由

    後察克術吉秘指艘所遠毫帆主  岳浩揚和小九除了城門,來到了一片小樹林里面。岳浩揚拿出了那一卷九龍圖,和小九仔細查看著。

    岳浩揚和小九在客棧的這兩天,已經將九龍圖上面的山水都看過了一遍。岳浩揚想要根據上面的指示,找到龍鱗。畢竟那上面記載的功法,修煉了之後可以無敵于天下。那對于岳浩揚來講,是十分有誘惑力的。  結察最術我羽諾結戰獨諾陌封

    艘球星察早考通敵戰主球不秘  別說岳浩揚了,這普天之下,有幾個不想要做天下第一的。這九龍圖,對于全天下所有的修士來講,都是有著極大的吸引力的。

    艘球星察早考通敵戰主球不秘  岳浩揚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大好的時機,繞到了柳濤的身後,接連給柳濤幾拳。

    “這上面畫的要是沒錯的話,龍鱗就在羅雲山,距離我們這里有七百里。我們現在就動身出發,七八天的時間就能到了。”岳浩揚和小九說道。  艘術星術我技顯孫所技星吉考

    敵恨最恨毫羽主後接孤羽酷球  “公子,我們要是現在就去,能不能拿到龍鱗呢”小九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

    “小九,你放心,我的修為這幾天快要突破了,在到羅雲山之前,就能突破破氣境。到時候就算龍鱗有毒物的保護,我也不怕。”岳浩揚一臉信心的說道。  艘術封恨毫考主敵所遠冷鬧後

    結恨崗學帆技通孫戰鬧最艘諾  岳浩揚和小九在前兩天研究九龍圖的時候,小九說了在每一片龍鱗的地方,都有一只毒物的存在,那毒物就是為了保護龍鱗。

    所以岳浩揚要是想得到龍鱗,首先得打敗毒物。  艘球克恨吉太顯後所主陌由主

    艘球克恨吉太顯後所主陌由主  柳濤看起來是四十幾歲的年紀,但是臉上沒有應該有的沉穩,相反的是一臉的傲氣。

    孫恨崗察我秘主孫接月孤術最  岳浩揚馬上就要突破破氣境了,破氣境也算是中等的修士了,對付一個毒物,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對于岳浩揚的這個說法,小九也沒說什麼。因為小九也不知道毒物的實力到底如何。

    就在岳浩揚和小九向著羅雲山出發的同時,在一個大殿里面,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正在面色鐵青的看著眼前的一個年輕人。  結球崗學帆技指後由術由學毫

    孫學克恨故秘通後接毫鬼地月  這個年輕人就是徐鵬,而這個中年人就是徐鵬的老爹,徐宇門主。

    “你這小子,我就說你平時要多多修煉,怎麼就不听呢,現在可好,被人家給收拾了吧。”  孫察崗球我太指艘陌陌毫最指

    後學星察吉太通結所帆考月鬼  徐宇看著自己面前不爭氣的徐鵬,說道。

    後學星察吉太通結所帆考月鬼  柳濤被岳浩揚重擊了好幾拳,躺在了地上。

    徐宇已經知道了徐鵬被岳浩揚給打了一頓的事情,徐宇覺得,徐鵬被一個融氣境的修士給打敗了,是一件十分恥辱的事情。  孫學崗術毫太諾後由接孫酷獨

    敵恨封學毫秘通敵所孤秘學由  “爹,我也不知道那小子這麼變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宗師》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宗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宗師》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