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道魁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流浪的小螞蟻 本章︰第十八章 道魁

    看著眼前奇怪一幕,再結合孫老頭的話,江魚心中一個念頭就升了起來,他微微眯著眼,喃喃道“難道這盤子是個孵化器專門孵化這奇怪的蛋的”

    有了這個念頭,江魚心中有些小期待,他想要看看這個蛋到底能孵化出個什麼玩意。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江魚將兩個東西分別放在兩口袋中,然後才接起電話。

    電話是莫凡打來的,他開口便道“江少,技術員我找的差不多了,你什麼時候要”

    江魚回道“嗯,你先好好的招待著他們,我這邊事情完了就會去找你安排這件事,還有,技術一定要厲害一點的,剛才培訓學校的就算了。”

    莫凡在那邊打著包票道“江少放心,我找的都是我們家公司里的精英,許了他們高薪才來的,人絕對靠譜。”

    江魚掛了電話,就朝著慕容家那邊走去。

    他是已經打听好慕容家在江城的大本營了,慕容家肯定不會像孫家這般好說話。

    可剛走了兩步,他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江魚以為還是莫凡,接起電話想都沒想道“還有什麼事”

    電話那邊微微一愣,然後就听到一個蒼老的聲音道“江小友這是怎麼了很不希望听到老朽聲音的樣子啊”

    江魚這才知道是自己認錯了人,听聲音那邊是天機子那個老頭,于是江魚哈哈一笑道“哪能呢我怎麼可能不喜歡你的聲音,這個時候跟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嗎”

    天機子道“江小友,這幾天我們天道院正在舉行演道會,就是外地天道院的人來咱們江城切磋比試來了,老朽無能啊,竟然帶著咱們江城天道院弟子連戰連敗,再這樣敗下去的話我可能就成了華夏天道世界的笑話了,所以我就想請小友來鎮鎮場子,讓咱們江城不至于輸的太難看。”

    江魚皺眉,有些無趣的道“老頭,你都什麼境界了,竟然還在意這些虛名不去,我還有事。”

    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天機子在那邊連忙道“別啊,小友啊,這次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這次不同以往,這次可是關系到咱們江城天道弟子未來幾年命運的大事啊,你可一定要來啊。”

    江魚可不關心江城天道弟子未來是什麼命運,無聊道“這又關我什麼事說了不去就不去,老頭你別煩我好不好”

    天機子也有些無奈了,以前他就邀請過江魚參加江城天道院,可是江魚說什麼也不參加,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可現在請他來助陣,他依舊是興趣缺缺,天機子都不知道該用什麼來說動他了。

    就在天機子以為這事就要泡湯了時候,江魚忽然又開口了“其實我想了一下,去參加那什麼演道會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天機子在那邊眼楮發亮,連聲道“什麼事你說”

    江魚嘿嘿笑著,剛才他正覺得對付慕容家有些麻煩,現在天機子乃至整個江城天道院都有求于他,他自然就想到了對付慕容家的手段了,于是江魚道“其實也簡單,我幫了你們這次之後,我要你們幫我把慕容家從江城趕出去。”

    天機子微微一愣“慕容家他們又招惹你了”

    江魚道“沒有招惹我,但是他們招惹我在意的人了,怎麼你不願意”

    天機子才不會在意世俗家族什麼命運,在他的眼里,一個小小的慕容世家在江城的產業,無論如何也不是不能跟江城天道弟子未來幾年命運相提並論的。

    當下天機子就道“怎麼會不願意,你快來吧,都等著你呢。”

    說完,天機子掛了電話,江魚呵呵一笑,自言自語道“慕容啊,我本來沒想這麼絕的,可形勢逼人啊,老天都要看不慣你們了,要借我手滅了你們,這可不怪我,哈哈哈。”

    演道會江魚也是知道的,前世這樣的演道會他不知道參加了多少,每十年一次的演道會是華夏各地天道院排名的一次賽事,各地天道院都會派出最得意的子弟出來比試,哪一家的名次高,便會多得幾個進入華夏天道世界最負盛名的上古道場歷練的名額,而凡是進入上古道場歷練的人,出來後實力都會得到不小的提升,對一個地方的天道院來說,這些提升就是這一個地方天道院整體實力的提升,所以就算是再清高不問世事的修道者,對于上古道場這件事也很是看重的。

    看來這次天機子是有些準備不充足了,竟然在這麼重要的一次演道會上吃了虧,江魚想著這些事情,慢慢的就回到了學校。

    還是逸夫樓,從外面看,這逸夫樓比往日要清淨許多,江魚搖搖頭,慢慢的就走進了逸夫樓的演道場。

    天機子早就派人在演道場門外等著江魚了,見到江魚進來,那人連忙遞給江魚一套白色的衣服道“院長吩咐了,等你來了讓你趕緊換上這身衣服進去,進去後你就說你是院長的關門弟子,剛剛出關。”

    江魚沒想到天機子想的竟如此周到,當下也不多說什麼,換上了衣服就跟著那人進了演道場。

    進來之後,江魚有些傻眼。

    演道場氣氛凝重,江城天道院和另一個地方的天道院子弟分坐演道場兩邊,這一切都算正常,令江魚傻眼的是,對方竟然清一色的全是穿著青色道袍的妹子。

    江魚微微張著嘴走到天機子身邊,隨著他的進入,那幫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天道院的女子也紛紛看向了江魚。

    她們也知道在己方節節勝利的時候,江城天道院肯定會拿出壓箱底的寶貝全力一拼,可見到江魚這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進來,她們心中就有些好笑,覺得江城天道院實在是沒人了,竟然連剛入門的後生都拉上來了。

    江魚低聲對天機子道“這都是什麼人啊就這麼一群女人就把你們都打敗了”

    天機子听到江魚這麼說,臉色就有些尷尬,氣憤道“你小子知道什麼演道會不讓超過三十歲的人參加,所以不是把我們打敗,而是把我們年輕一輩打敗了。”

    江魚嘿嘿笑道“那你們這年青一代可真夠廢物的。”

    他倆的對法聲音極地,也只有他們自己能听到,天機子被江魚這話氣的胡子一翹一翹的,隨後壓著心中煩悶道“別臭貧了,下面可全看你的了,你小子可千萬不要給我掉鏈子啊。”

    江魚輕咳一聲,從天機子身旁站起來,看著對面的一群妹子道“咳,美女你們好啊,我是這老頭的關門弟子,听說剛才你們很厲害啊,那什麼,你們最厲害的是誰啊來跟我比劃比劃。”

    天機子听江魚這麼說,當下就捂臉低頭,他知道江魚這小子平時沒正形,可是沒想到在這麼嚴肅的時候他還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對面妹子們听江魚說的輕浮,也有些怒意,當下就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清麗女子站起身,沖著江魚一點頭道“我來與你比試,讓你見識見識我們青城天道院的厲害。”

    听聞她們是青城天道院的,再看看她們一身青衣,江魚面露古怪的對天機子道“老頭啊,你看看人家,多自律,青城的就穿青衣,既好看又好認,我提議啊,咱們江城以後也都不要穿這白衣,一律該穿江衣。”

    場中人都有些傻眼,一個是江魚對天機子的稱呼一個是江衣是個什麼衣

    天機子已經有些後悔請江魚來幫忙了,繼續捂著臉當沒听到江魚的話。

    剛才站起來的那個青衣妹子听江魚還是這麼口無遮攔,只以為他這是輕視加調侃她們青城天道院,心中頓時就有些怒了。

    她抬步走到兩隊中間,做了一個太極起手式道“那個叫關門弟子的你過來,我發現你怎麼比我們女人還墨跡。”

    江魚嘿嘿一笑,溜達著就到了妹子對面。

    站定之後,江魚的頭稍稍的往女子身前靠了靠,吸了幾下鼻子道“嗯,真香,早知道是和你們這樣的妹子比試,我早就過來了啊,來來來,哥哥與你大戰三百回合,倒是要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強硬。”

    妹子被江魚這邪門的套路弄的心中很難受,于是要定念頭不與他對話,上來就是一套玉女道經中的大顯像法,這法門又被稱為分神法,只見轉瞬之間,江魚周圍出現了數個與那女子一模一樣的存在,同時對著他就攻擊過來。

    江魚接下來的動作令全場再次震撼了,只見江魚好整以暇的松了自己上衣,袒露出光潔的胸膛,隨後站在原地張開了雙臂,那架勢就好像在等著那女子投懷送抱一般。

    青城天道院後面的女弟子頓時就輕呼出聲,紛紛譴責江魚不要臉,譴責江城男人不要臉。

    而進攻江魚那個女子顯然也沒想到江魚會來這麼一招,她要是不收住攻勢,打倒是能打到江魚,可這情景也太像一個女子和情人打情罵俏了,她內心一邊咒罵著江魚一邊收住了攻勢隨後盯著江魚的眼楮都要冒出火來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超級無敵邪尊》,方便以後閱讀超級無敵邪尊第十八章 道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超級無敵邪尊第十八章 道魁並對超級無敵邪尊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