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活的精彩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亦發少年狂 本章︰第3章 .活的精彩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大約也就是前世四五點的樣子。老賈匆匆慢慢洗漱一番,三下五除二便穿上了黑色的外門弟子長袍。

    站在被打磨得明晃晃的銅鏡前,臭屁的比劃了一番。稚嫩的臉龐、細嫩的皮膚、清澈的雙眼,一切的一切的都在說明這是一個俊俏的濁世少年郎。

    嗨,還挺帥

    老賈心中美滋滋的自夸一番。

    這宗門分配的弟子民居設施挺齊全,丙字區五十二號,他所居住的房號,跟他在丙字班的序號相對應。

    就著隨手的梳子等物品,他很是精心梳理了一番。前世,他本是一個不修邊幅的人,渾渾噩噩度過了本該是人生最燦爛的年華。這一世,他打算換個活法,他要活出一個精彩

    四五點的清晨,天還很暗。當老賈出門時,只有寥寥十來戶的民居小院傳來聲響。他知道努力的人其實有很多,當然,都是人杰,總有那麼幾個人要比常人努力些。這里是半山腰,在山頂上還有一片居住地,畢竟每年都會招人,三年才換屆,自然有老弟子存在。

    甩了甩頭發上的清水,老賈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這一世還不努力,難道好像當絲先簡單慢跑幾步熱熱身子之後,繼而順著山道就是一頓猛沖。

    烈焰山脈位于真靈大陸中心偏南的區域,東邊就是遺夢大澤,那是真靈大陸內陸最大的湖泊。氣候按照前世的說法那就是溫暖濕潤。

    此時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只見斑駁的階梯上,洋洋灑灑幾片帶著些濕意的枯葉像是絕妙的畫家在隨意的創作。霧蒙蒙的山景雖有幾分姿色,老賈卻一點心思也沒。

    他只一心的向前沖,像是他的前方就是星辰大海。

    他的前方當然不是。他的沖的那麼猛,那是因為他深知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樣一個真理

    凡是在食堂吃大鍋飯的,不去早點,你確定你能吃到飯

    老賈多精明,昨晚別看在床上輾轉不休無法入眠。主要還是因為睡得太早,沒電、沒手機、沒電腦的三無時代,日子過得是真苦啊

    在食堂內眾多火工童子驚異的眼中,老賈來到了打菜少女面前。他是今年新生中第一個來吃飯的

    “喲,小師弟來的蠻早啊”帶著圍裙的黑袍素顏少女盯著老賈看了看,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花兒來一樣。

    “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小姐姐你好漂亮啊,能給我多打一些菜嗎”忍著心中的惡寒,眨著萌萌的大眼楮,老賈乖巧的回道。

    “額,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打菜少女砸吧了一下嘴巴,細細品味這句話,良久才嘆了一口氣說道“我要是早點知道這個道理就好了。”

    “來,來的早,按規定給你點好東西來晚了,可就沒了”

    “好東西”

    “嗯,刮子湯不要多問,喝不完記得要兜著走哦”說著,少女順手就給老賈塞了一個葫蘆過來,打著眼色說道“里面都是,滿滿的,每天喝一口”

    老賈心中一喜“還有這好事兒”

    “嗯,謝謝姐姐姐姐真好,小弟必有後報”老賈胸脯拍的山響,趕緊許諾。人精的他自然懂得做人的道理。

    無非就是看他來的早借著時機結點善緣罷了。恐怕今天早上來的無論是誰,來的最早的話都會得到這一葫蘆刮子湯。

    但是這年頭,花花轎子人抬人。說點好話那是惠而不費的事情,老賈還是懂滴。他輕輕搖了搖葫蘆沒听到響聲,知道葫蘆里一定是裝的滿滿的。

    幾個包子一碗胡辣湯,就著一小碟咸菜,老賈吃的津津有味。在周圍老生們或善意或嫉妒的眼神中,他打開葫蘆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眨巴了幾下嘴巴,澀澀的不是太好喝。老賈回頭看了打菜少女一眼給了她一個微笑。心里卻忍不住犯了嘀咕。

    “嗯應該不是騙我,這麼多人看著,倘若是個玩笑,其他人該笑話我過了。這也沒啥感覺,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玄機。”

    心中這般想著,吃過飯後的老賈很老實的收拾好碗筷將其放在餐余桌上。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食堂大門外的階梯上三三兩兩弟子們開始結伴向這里走來。

    當老賈行至食堂大門時,忽然心中一動。他轉過身子對著食堂內的眾人就是一個鞠躬致謝。

    听著食堂內傳出的善意笑聲,老賈心中也是感慨,他知道這一步算是走對了。並不是說老賈是小題大做,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福源其實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老賈的理解當中,純運氣的福源,他不好說。但是,建立一個很好的人際關系絕對是獲得福源的一個強力保證。你的人緣好,有什麼好事別人能想到你,這難道不也是一種福源嗎

    前世時,性格執拗的老賈就吃過不少人緣差的苦,光埋頭做事不知道處理人際關系。每次都是有事老賈做,沒事老賈滾,以至于畢業後短短的五六年的時間,他竟換了五六份的工作

    這一世,想要活得精彩不修行的話何其艱難。但要修行的話,財侶法地幾大要素,老賈可以說幾乎都沒有。窮的叮當響的他必須學會抓住每一次的機會才能一步步的走下去。

    而這一葫蘆的刮子湯就是他修行的開始,雖然他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什麼用。

    當老賈來到丙字間大教室的時候,屋內空空如也。他老老實實打開窗戶給沉悶了一夜的屋子好好地透透氣。

    通過窗外松林的縫隙,遠方的天邊已是紅霞漫天,紅彤彤油汪汪的烙餅才露出一半。老賈自覺的在門後的牆角處找到幾塊抹布掃把等物。

    他先是把室內青石板的地面上較為明顯的浮灰都打掃了一遍,又拿起抹布就著院內流淌的花壇內流淌的溪水一個一個把每個桌子細細擦拭了一番。

    當幾個早起的丙字班新人來到教室之時,他們吃驚的發現一個身著黑袍的瘦弱少年正認真的抹著桌子。緋紅的陽光下,他稚嫩的臉龐泛起彩蘊一般,那是他皮膚里分泌出來致密的汗水所反射的光芒。

    但幾個新人不懂啊,只感覺此時的少年竟有一絲的神聖,感染著他們的心靈這一幕深深烙印在了他們的心里,一直到很久以後都無法忘卻。

    “嗯”氣質高雅的領頭高個少年趙武打了個眼色,指了指地面上抹布。

    “這。”滿臉不情願之色的李牧支支吾吾就是不想撿起抹布,開玩笑,身為城主府少爺的他從來都是衣來張手飯來張口,哪里做過這種下人才做的事情。

    “哼”嬌俏的少女對著李牧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彎腰一把拿起三個抹布走到院中用水洗了洗遞了過去。

    對于身邊多出的三名幫手,老賈報以善意的微笑。多說多錯,這三人氣質高雅,可沒有小胖沈世寬一身暴發戶一樣的感覺。他可不敢跟他們套話,一不小心被套了出去,那可就蛋疼了。

    此時忙碌的幾人並沒有發現窗外遠處的岩壁上,一個俊雅的中年修士正遠遠地看著這里,他身著絳紫大紅袍,神色清冷而卓然。按理說,這之間少說也有五六百米的距離,中間松林枝葉密布,他應該看的不太分明。

    可是看他似笑非笑的樣子,又表明他確實看的很清楚。

    無視了那三個欲言又止的新人,干完活的老賈早早回到他的了座位之上。所謂座位,不過是一個蒲團一個小桌子而已。

    此時,他的桌子總共有兩本薄薄的小冊子,名字都是用小篆寫著枯木逢春幾個大字。老賈知道昨天他做過決定之後,外院的師傅們就已經作了妥善的安排。

    趁著授課的師傅還沒來,他就先打開冊子自己瀏覽一番。真訣的冊子並不厚實,大概也就二三十頁的樣子,大多是一些功法口訣、運功路線的之類的東西,看起來也比較簡單。至于術法一冊看起來更薄,到是有些難了,因為要牽扯到發功脈絡。

    至少老賈是這麼認為的,只是對于功力之說他心中有些踹踹。作為一名新時代紅旗下成長起來的大齡青年,內力、氣功什麼的可都是封建遺留啊

    人在集中精力做一件事的時候,時間通常過得都是比較快的。在老賈看書的時候,丙字房的弟子們已然漸漸到齊。

    剛一到來,無視老賈專心致志的樣子,胖子就開始口若懸河的說起來。

    “哎,你知道咱們這一屆外院弟子中出了一個一品天靈根你知道嗎”

    “哎,外院要評十大院花你知道嗎”

    “咱班藏龍臥虎你知道不。。”

    老賈扶著頭,無奈的忍受著旁邊胖子的絮絮叨叨,天知道到底該如何封住他的嘴。

    哦對了,土圓身材的胖子選擇的主修功法是烈焰刀,一部據說能修至築基期的功法

    當然,這一切老賈不知道,他只是在擦桌子時看到了那部功法的名字而已。至于內容,老賈沒有翻開看,他多謹慎啊。誰看誰才傻了,能過考核的都是人中良才,就看誰沒有想清楚其中的門道了。

    指不定這就是個考核呢,老賈為啥要主動打掃房間,知道的人是真知道

    大約也就是前世九點左右的時候,授課的師傅姍姍來遲。這是一個看起來老態龍鐘的修士,蒼白的頭發掩不住他遍布頭部的老年斑。只有偶爾會泛起精光地渾濁的雙眼,讓人想起這是一名令人敬怕的大修士。

    一個行將就木的修士老賈迅速做出判斷。"


如果您喜歡,請把《老賈的神奇人生》,方便以後閱讀老賈的神奇人生第3章 .活的精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老賈的神奇人生第3章 .活的精彩並對老賈的神奇人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