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南牧預言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牧哀 本章︰第15章 、南牧預言

    "“不過,你的好意注定要化為泡影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東山家族恐怕會落得和南牧家族一樣的命運。”慕雲慶突然插嘴道。

    南牧哀轉頭向他看去,眼眶之中兩團藍火劇烈燃燒,死死地瞪著他,慕雲慶的話無論真假,都引起了他的不快。

    “我猜,”慕雲慶沒有絲毫懼意,也直視著他,“你真實境界應該還沒有踏入入微境,不知道你使用了什麼樣的秘法,竟然生生爬升了一個大境界,不過現在的你應該是強弩之末了吧”

    “南牧兄”多年的情誼東山平還是忍不住關心,同時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為家族的前途命運擔心起來。

    “他說的雖然略有出入,”南牧哀滿不在乎地說道,“但實情大體不差。”

    “你眼力不錯,”他轉過頭看向慕雲慶,“膽子也大。”

    “不,”慕雲慶沖著他笑笑,“我膽子一向不大。”

    “喔”南牧哀玩味地看著他,“那你就是篤定我拿你沒辦法了但是這世上,不唯真氣可殺人。”

    世上殺人的手段當然不只有真氣而已,靈符、陣法、施毒,巫蠱,不一而足,此外還有各種各樣奇謀詭計,甚至用不著自己動手便可以殺人于無形。但慕雲慶知道,南牧哀絕不是這個意思,回想起剛才南牧哀將姬世鏡靈魂生生扯出抓碎的場景,以他向來臨危不亂、處變不驚的性子,也不由打了個寒顫,暗暗責怪自己太過心急和莽撞了,不過他卻絲毫不會退縮,反而決心更加堅定。

    聞言,南宮拓連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兵器,異常戒備地觀察著南牧哀的一舉一動,慕雲家族的其他人也紛紛提高了警惕。剛剛平靜下來的局勢,瞬間又緊張起來。

    慕雲慶擺擺手,示意他們不要緊張,然而向著南牧哀行了一禮,道“前輩的通天手段我自然是心服口服,但前輩畢竟只有一人,今日之事姬氏家族必然懷恨在心,對付不了前輩,必然拿你要保護之人出氣,前輩分身乏術,恐怕終是要被姬家得逞。”

    “慕雲慶你胡說什麼”姬雲杉慌忙阻攔斥責,心中暗恨,這慕雲慶是有多怕他們姬氏在場的人死不干淨,雖然以他對家族行事的了解,這樣的事情未必做不出來。

    南牧哀理也不理姬雲杉,對著慕雲慶輕嗤道“那你有何見教”

    “教談不上,只是一個提議,”慕雲慶斟詞酌句道,“只要東山家族答應成為我們慕雲家族的附庸,東山家族以後的安全自然便由我們慕雲負責。”

    “東山家族只需要名義上答應即可,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價,慕雲也不會干涉東山家族的內部事務。”慕雲慶補充道。

    “這才是你慕雲家族來清泉的目的吧,”姬雲杉在旁冷笑,“你們當然不需要東山付出什麼,你們只需要借他們之名,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干涉清泉事務,說白了,你們的最終目的不也是那座靈石礦脈。”

    “不管我們慕雲的目的是什麼,這都是東山家族目前最好的選擇。”慕雲慶笑笑,一點也沒有被戳破心機的尷尬。即使今天沒有南牧哀這個變數,他也會出面招攬東山家族,不會眼睜睜看著東山被滅族,而東山家族別無出路,只能答應他們的條件。這不是陰謀,而是更加高明的陽謀。

    “東山家族的事你與東山家族商議便是。”南牧哀咳嗽一聲,似乎變得很虛弱,身子一晃便欲離去。

    “前輩,”慕雲慶大著膽子攔著他的去路,,“晚輩還有個不情之請。”

    “那就不要說。”對慕雲慶表現出的的自以為是,南牧哀有些反感,一把推開他,繼續往前走去。

    慕雲慶卻不是個會輕言放棄的人,依依不饒道“不,即使得罪前輩我也要說。我猜測前輩應該時日無多了吧,難道你要听憑你的傳承斷絕嗎”

    聞言,南牧哀停下來,轉過身逼視著他“你要我的傳承”

    “正是。”慕雲慶點點頭。

    “我現在這副樣子都是這傳承反噬所致,”南牧哀嘲弄道,“你確定還要學嗎”

    慕雲慶不由猶豫起來,雖然他對南牧哀高深莫測的手段十分迷醉向往,但要是變成南牧哀那副樣子,他是如何也不願意的。

    這世上修道者何止千萬,卻又有幾人是真心向道的世人沉迷的不是修道本身,而是修道所能帶來的權勢名位罷了,他慕雲慶當然也不例外。慕雲家族的人會接受一個南牧哀那樣的人成為他們的家主嗎除非他們想成為世人取樂的談資。

    “要,我要學。”不過慕雲慶最後還是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他有著自己的驕傲,這種驕傲不僅包括自信能避免重蹈南牧哀功法反噬的覆轍,也包括修煉一旦出錯時便能壯士斷腕的果決。

    “也罷,”對慕雲慶的執著,南牧哀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情,性格恬淡,從不愛爭強好勝的他,一向對慕雲慶這樣愛耍弄心機的人沒有任何好感,甚至對待他的親生兒子也是如此,但他深知這樣的人,做人做事有時候反而比其他人更加明智機變,堅強勇敢,所以即使對南牧恆昌很失望,他還是將家主之位傳給了他,“這功法並不是我南牧祖先所傳,乃是我年輕之時在一處上古遺跡中發現的,遺跡歷經萬年風雨洗禮,本來的禁制早已破損不堪,但卻也不是當年實力弱小的我能夠承受的,我們一行七人,最後幸存的卻只有我一個。我既然受先人傳承,沒有讓先人傳承斷絕的道理,如果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將這傳承交付于你又如何。或許與我相比,你會是更好的承繼者。”

    “什麼條件”慕雲慶心情激動,他先前沒想到南牧哀的傳承竟然傳自上古。

    “你剛才雖然承諾保護東山家族,但我知道你所謂的保護是極其有限的,”南牧哀說道,“我要你答應我,此生要盡你所能保護東山,不能有一絲的敷衍。”

    “我答應。”慕雲慶想了想,答應了下來,自己將來做了慕雲的家主,好生提攜一下東山家族也不是什麼難事。

    南牧哀拿過自己的藤杖,對著它低語起來,突然藤杖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南牧哀停下來,將藤杖拋向慕雲慶“我已抹除靈杖上面的靈魂印記,所有傳承也都刻錄在了上面,你只要滴一滴血在上面認主,便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慕雲慶一把接過來,照著南牧哀所說的,劃開自己的手指,滴了滴血在藤杖上面,靈識突然一陣劇痛,與此同時,一列列金黃色的文字出現在了他的識海。

    “感應篇。”第一列的三個字入眼,縱然是閱歷豐富,見識過無數大場面的慕雲慶,心髒也忍不住“砰砰”地亂跳起來。

    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爺爺曾經當成故事給他講述過,在鴻蒙仙界,天帝居于萬古天宮之上,手執天道劍,修行天命術,代天道祖師執掌天道,天地至強,寰宇獨尊,天帝之下便是四極天王東極戰爭天王,南極幽冥天王,西極命運天王,北極時序天王,受天道敕派分管四方之地,其中西極天王修煉功法的名字便是感應篇。自魔主封天之後,仙界之事漸漸沒人再提及,儼然成個遙遠的傳說,仙界各方勢力傳承功法這種原來人盡皆知的東西,也都漫漶于時間的河流中,不再為人所知。

    這可遠比任何的靈石礦脈都貴重得多,如果獻給皇帝陛下,即使提出列土封疆的要求,相信他也會不顧祖訓,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只是恐怕誰得到它,都舍不得這樣做就是了。慕雲慶心中暗嘆一聲,南牧哀的懵懂無知白白令明珠蒙塵,最後反而便宜了自己。

    慕雲慶繼續往下看去,幸福感再度襲來,同時疑惑也在他心底滋生。

    “神魂術聚靈、定身、引魂、渡魄”

    這不是南極冥王的神通法術嗎怎麼和西極天王的傳承一起出現上古之時難道有人同時習得了兩位天王的至高法術

    “修煉此法,務必戒驕戒躁,循序漸進,功力不到切勿行超出能力之事。”南牧哀的提醒打斷了他的思緒。

    慕雲慶知道這是修煉感應篇難得的經驗之談,連忙點頭記下了。

    南牧哀轉過頭來,掃過眾人臉上各異的神情,嘆一口氣,邁著蹣跚的步伐越走越遠,口中喃喃自語“魔王睜開了他的眼楮,勢要吞噬萬物生靈。平常之時,還可求于上蒼,可若上蒼亦在局中,世人又能求于何人今日蠅營狗苟,錙銖必較,到頭來不過是一番空忙,大劫來時,天下修士,十不存一,又有幾人得活”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幕英豪傳》,方便以後閱讀天幕英豪傳第15章 、南牧預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幕英豪傳第15章 、南牧預言並對天幕英豪傳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