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祝壽詞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罄仙 本章︰第56章 祝壽詞

    面對兩難的局面,蘇睿沉思片刻,只得說道:“請恕在下才疏學淺,補不出來,況且,這本是他人所做,若是強行拼湊,恐怕也不合適”

    周凝听了這話,心中略有些失望,不清楚他是故意如此說,來拒絕承認嚴毅的身份,還是當時興之所至,只做出來三句,成了斷章,若是後者,卻是可惜了

    不過還不待她開口,卻听蘇睿又接著說道:“這樣吧,既然今天是有老人家過壽,我這里有首短句,作為賀禮,不知可否”

    周凝略微一頓,臉上笑了笑,雖說心中有些遺憾,不過同鄉之忙,她還是想幫一幫的,既然蘇睿說非得要做點什麼,才肯收下這幾兩銀子,那就由他去吧,至于寫的是什麼,她倒是並不介意。

    “那就多謝了”

    蘇睿點了點頭,心中思索片刻,回憶著應景的詩詞,不能太過顯眼,大致也能拿得出手,無非就是表表心意而已。他實在有些拿捏不準,周凝讓他補詩,到底是給他一個台階下,不至于讓他接受這平白無故的饋贈,心里落下施舍之感,還是這里邊有什麼陷阱。

    不到片刻,蘇睿心中已然有了腹稿,當下便在旁邊寫了出來,借用了南宋韓W的一首水調歌頭,正好這個詞牌名此時也已有之,中規中矩,既能烘托氣氛,又可作錦上添花,再是合適不過。

    等蘇睿洋洋灑灑的寫完,將筆放在一旁,吹了吹未干的墨跡,便拱了拱手,表了幾聲謝意,收起銀子,招呼了小五一聲,匆匆告辭而去。

    眾乞丐遠遠的看著這一幕,早已議論了起來,大多數人基本上沒見過蘇睿,可見到他竟然識文斷字,便胡亂臆測編造起來。有說蘇睿乃是哪家的落魄公子,與知州家有些關系,更有說是周家的小姐,一眼相中了個乞丐,一時間,眾說紛紜,粥棚前吵吵鬧鬧。

    等丫鬟將蘇睿的那首詞交到周凝手中,還未細看內容,首先令她驚艷的,卻是這一筆字,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

    由于此時正值唐末宋初,行書剛開始漸漸流行,不過所謂流行,也只是在小範圍內,被一些文人所推廣而已,此時佔據主流的,更多的還是以楷書為主。而行書的大範圍風靡,還得到北宋中期,蘇黃米蔡等人的出現,才慢慢得到推廣,繼而出現多家流派。

    可蘇睿的這筆行書,多臨摹于米芾的風韻,之所以選擇米芾,也是自後世的經驗而來。相較于其他朝代,宋朝在社會的開化程度上,無出其左右,因此這個時代的書法,便一改以前古板規矩的風格,講究隨心所欲,飄逸灑脫,這也是宋時書法鼎盛時期的主流風格。

    既然當時蘇黃米蔡,能被世人所推崇,必然是合乎當下人的品味,這也是蘇睿精心思考之下做出的選擇。

    看著滿紙灑脫飄逸,又有些奇怪的字體,雖然與以往的主流審美略有差異,卻是給人一種愜意的美感,且不論這首詞做的怎麼樣,就單論這筆書法造詣,說到一代大家,似乎都不為過

    丫鬟見自家小姐臉上怪異的表情,盯著詩詞發呆,不禁問道:“小姐,那要飯的寫的不好我就說嘛,一個乞丐,就算認得幾個字,也”

    還未等丫鬟說完,周凝便打斷了她,說道:“欣兒,你去找把尺子來,把前面我寫的那幾句裁掉”

    欣兒輕哦一聲,心中有些小郁悶,她實在有些搞不明白,小姐今天是怎麼了,為何對一個討飯的如此上心,就算以前見過,打發他一點錢就是了,還讓他寫詩,要知道,自家小姐可算得上益州的才女,一個要飯的,也真是膽大,關公面前耍起了大刀。

    等欣兒匆匆跑進酒樓,周凝這才注意到最後的落款,竟然寫著蘇睿二字,心中不禁嘀咕一聲:原來他現在改名叫蘇睿了

    不過瞬間,她便感覺這個名字,似乎在哪里听過,有些耳熟,可再細想時,又變得陌生起來,連著回憶了好幾遍,都沒有想起。

    蘇睿如今不知,自從上次他因為短錢,在梓縣珍寶齋賣掉那副瘦金體後,蘇睿之名便被當時的于東主給傳了出去,再加上不小心流傳開的那首臨江仙,在梓縣的文人圈中,引起過一場不小的轟動。

    要不是當時出了那件案子,估計他早已被于東主喚去,免不了要在梓縣的上流社會間,露上一把臉。雖說他當時的身份是嚴毅,可多數人已然將他視作蘇睿大家的弟子。

    後來離了梓縣,在蒙山中待了大半個月,這段時間中,令他有所不知的,是自己那首詞和那副字,已然被人帶到了益州,此時,本地的文人圈中,蘇睿之名,已是如雷貫耳,各種關于他的傳言,不脛而走。

    尤其是那副極具爭議的瘦金體,可謂是評價兩極,愛之者,倍加推崇,將其視為開宗立派之作,恨之者,同樣大肆批評,許多時候,更是上升到了人身攻擊的地步,直言能寫出那樣字體的人,多半是個陰柔之輩,字體更是完全脫離了書法的根基,只剩筋骨,而無皮肉,奇丑無比。

    不過隨著瘦金體的流傳,臨江仙同樣不脛而走,可是對于這首詞,卻更多的則是欣賞,詞中大氣磅礡,以及豁達的人生態度,早已成為不少文人墨客所向往的境界,就是一貫古板的腐儒老者,都不吝夸贊。

    當然,里邊不乏也有一些看不慣的,將對瘦金體的排斥,牽連到了其中,一並抵制了起來,而從文學性的角度進行批評,說此人華而不實,只會些詩詞小道而已,要論到做學問,那就差的遠了。

    並且,從那兩件之後,蘇睿之名猶如石沉大海般,完全沒了音信,更是受到不少猜忌,說此人只是曇花一現,一詞一字後,已是江郎才盡,恐怕早已躲在哪個不為人知的角落里,不敢再出來獻丑。

    趁著欣兒去取尺子的功夫,周凝這才細細品味了一番蘇睿的這首詞,因為是祝壽應景,自然沒有太過驚艷,不過若是要品評起來,也算得中上之作了。

    水調歌頭

    玉水靈山地,燕寢亦書功。

    邦人耆老,誕彌佳節以詞通。

    爾豈知吾愷悌,我乃因君談笑,祝壽酒杯同。

    簫鼓少人會,歌舞為誰容。

    觀坐客,驚野老,筆如風。

    個般酬唱,詔回應上玉華東。

    多少家傳經濟,留與孫謀持守,出處信何窮。

    喚起千年調,分付一車公。

    周凝輕輕讀了幾遍,連連點頭,她本就出身書香,又飽讀詩書,詩詞的好壞,第一眼便是能看出來的。她心中不禁暗忖,當初讀了那三句詩,便覺此人文采斐然,只是無緣結識,她便回了益州,可卻是萬萬沒想到,再相見時,此人已淪為乞丐。

    當蘇睿剛才說出自己補不出最後一句時,她已有些懷疑當初的判斷,可如今再看這首詞,此人之才,果然如當時所想,而他剛才,也定然是怕被認出來嚴毅的身份,才不願補那最後一句,只是

    想到此處,周凝再次輕嘆一聲,只是可惜了一身的才華,卻變成今天這副模樣,如今,也只能祝願此人,能早日脫離當下的困境,早日振作起來。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品錦繡》,方便以後閱讀一品錦繡第56章 祝壽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品錦繡第56章 祝壽詞並對一品錦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