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舊人相遇話炎涼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日月微彰 本章︰第十六章 舊人相遇話炎涼

    這段時間,崔府上下都提心吊膽,生怕觸動了崔老爺的哪根神經。辛少爺帶著阿隆進了府,看到了面無表情的崔中迎,

    “中迎,一段時間不見,你真是艷福不淺。”

    崔中迎看著心情不錯的辛少爺,“士盛,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

    “這日子還得過不是我要代替你,迎娶那家二小姐。真是托了你的福。”說完給崔少爺行了一個大禮。

    阿隆在旁邊上前給崔少爺行了一個禮,“崔公子出的這檔子事,可沒讓我們家少爺少為您擔心,最後把自己也搭了進去。”

    “阿隆,我知道對不住你家少爺,可我不也沒有辦法不是本想隱瞞了與那婉兒的事情,沒想到中書大人這麼快就知道了。”

    “話說,那晚你倒是快活了。”

    崔中迎白了一眼辛少爺,“別挖苦我了,我們去書房說話。”

    崔中迎把那晚上還記得的經過前前後後與辛少爺說了一遍,辛少爺听後表示懷疑。不過事情現在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多想無益,勸崔中迎嘗試著接受。

    “士盛,我們先去一趟中書大人府吧。”

    在中書大人府上,二人不安的坐著等候,屏風後,一雙好奇的眼楮,正從縫隙中,仔細打量著這兩位公子。

    “小姐,別再往前了,再往前就要被發現了。”

    “噓小聲點,我爹還在書房,對吧我再觀察一下就好。”

    “傳說中的崔中迎是哪位”

    侍女用手指了指,“藍衣男子。”

    “恩長的還真不錯,從前听著他的曲子,不免對他動情,與生俱來的才華,讓我欽佩,老實本分的話,本小姐還真願意嫁與他,也怪不得他如此風流,還是要謝謝那位姑娘,旁邊那個倒是老實,看上去挺忠實。”

    “小姐,你看看那位辛少爺,雖不如崔少爺,但也是數一數二的翩翩少年呢。”

    “叫辛士盛,是吧容貌還行,氣質不俗。說心里話,這兩位,我倒是都不喜歡。待會,我來試試他。”

    “小姐,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我可不想嫁給一個話不投機的人過一輩。”

    不一會,中書大人滿臉不滿的進來了。崔中迎先行起身,表示了自己真誠的道歉,同時辛少爺也表示了自己的來意,

    “我的女兒,是我的掌上明珠,做了父親的人,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找到一個好歸宿,之前,覺得崔公子你才氣不俗,沒想到你居然干出了這等傷風敗俗之事,辛少爺,今日一見,我也就放心了,貴府老爺和我之間也有舊交,想必我那刁蠻的含雪也會受到好的照顧吧。具體的大婚日期,待我與你父母商議後再定。好了,你們出去吧,既然來了,就吃了午膳吧。”

    兩位隨著指引,來到了偏廳,

    “兩位公子,請坐這里。”

    門外的廚娘定神一看,“天哪,二小姐,您這是”廚娘大驚,只見含雪穿著侍女的衣服,準備端菜進去。

    含雪立刻捂住了廚娘的嘴巴,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別出聲,這邊我來,你下去吧。”

    “二位公子,這是府上廚娘的拿手好菜,請品嘗”說完,故意從士盛身邊走過,裝作不小心,撒了一些在他身上,隨後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少爺息怒,是奴婢的錯。”說著,微微抬了抬頭,看見士盛並沒有動怒,“還請少爺移步,小廝會伺候少爺更衣。”

    崔中迎接過後面侍女遞上來的手帕。“沒事吧,燙著了”

    “無妨,我去去就回。沒事,你起身下去吧,以後小心點。”

    含雪看著士盛並沒怪罪,想著,這公子脾氣倒也不錯,就是似乎不愛笑,臉一直繃著。

    “小姐,小姐,您這直接往人家公子身上潑湯的招是不是不太好顯得我們府上的下人笨手笨腳的。”

    “誰說這樣就笨手笨腳了你看,他有生氣麼這倒讓我覺得,這人對待下人挺和善。應該不壞。我們繼續,我還有一個主意”說完,招呼了一個小廝和兩個侍女,“你,還有你們兩個給我過來。”

    含雪在他們耳邊簡單說了幾句,眾人紛紛點頭。

    這個小廝進來伺候辛少爺更衣,兩個侍女在屏風外面,端著水盆和毛巾,供辛少爺洗手。

    一個侍女面帶淚痕,低著頭,在抽泣著。

    辛少爺听著哭泣的聲音,換好了衣服,看到這個在哭的侍女,旁邊那個侍女,立刻跪下,“少爺莫怪,剛剛她被二小姐責罰,心里難受,沒忍住。”

    “哦發生了什麼”

    “剛剛她打碎了二小姐心愛的茶杯。”

    “原來是這樣,貴府的二小姐喜歡什麼樣的茶具”

    “小姐喜歡描金的器具。”

    辛少爺微微一笑,“是嗎看來小姐喜歡奢侈之物。”心中想著,必定是個脾氣暴躁難伺候的主。

    “少爺為何笑”阿隆在一邊不解的問。

    辛少爺在阿隆耳邊輕聲說道“這樣的女子,俗氣而已。”

    “那公子願意娶回家”

    “恩,放在家中好生伺候便是。”

    這邊含雪看著辛少爺出了門,招來了剛剛的侍女,侍女表示,沒看出辛少爺有抗拒的表情,但是微微笑了一下。

    含雪想著,必定是覺得她是一個有著大小姐脾氣的女子。對于辛公子,她倒是很有興趣想進一步了解他。

    中書府的事情算是圓滿結束了,辛少爺又帶著簡單的彩禮,來到翡翠樓。

    阿隆剛進門,就看到樓上一張熟悉的臉龐,他想了想,趕緊拍了拍少爺,“少爺,你看,憶月,是憶月”

    “阿隆,你在亂說什麼,這是什麼地方。哪里我未曾看到。”

    “少爺,樓上那個角落,碧色衣服的姑娘。”

    辛少爺順著阿隆的視線看了過去,正巧,憶月的視線與辛少爺的視線交匯了。他突然站住了,周圍的空氣變的格外安靜,他手上的禮單簿子瞬間掉到了地上。

    辛少爺的內心無比驚訝“憶月,果真是憶月,她現在竟如此動人,不。這不是憶月,憶月怎麼會到了這里”

    荷兒用手帕捂著嘴角,“這少爺是怎麼了好端端的走路,被什麼嚇著了”

    旁邊的其他姑娘也在竊竊私語,

    “他的眼神盯著哪位姑娘,好像是憶月。”

    “是吧”

    “是哦這憶月就是狐媚,招的這些男人一個個丟了魂似的。”

    在眼神交匯的那一刻,憶月的心不受控住的咚咚亂跳,快要窒息的空氣在左右蔓延,她的雙手略微有些顫抖,“不,不能讓他看到這樣的我。”想著,快步跑向她的房間。

    辛公子看見憶月跑走了,這一刻,他確定了,這真的是憶月,他想著,必須要抓住她,問個清楚,隨後一個健步沖了上去,眾人皆被辛公子和憶月奇怪行為弄糊涂了。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憶月跑進房間,以最快的速度關上了房門,她背靠著門口,心中祈禱著“千萬不要跟過來。”

    “憶月,是你麼,”辛公子喘著氣,低著頭,對著門縫,他看到她的身影,站在門口。

    憶月沒有出聲,

    “ 憶月,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之前是我不好,是我無能,分別之後,你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在這里”

    憶月平復可一下心情,“辛公子,好久不見。憶月身體不適,不方便見客,還請公子見諒。”

    “哪里不舒服我請郎中來。你等我,等我。”說著跑下了樓,

    “這是崔公子迎娶婉兒姑娘的聘禮,請婉兒姑娘按照約定時間裝扮,到時會有花轎前來。”說完拉著阿隆走了出去,“阿隆,去請最好的郎中來,我要去問問崔中迎,憶月的事。”

    辛公子回到崔府後,面色沉重,找到中迎後,打听著憶月的情況,得知中迎是憶月的常客,憶月已經成了翡翠閣最紅的姑娘,怒氣直沖頭頂,沒了理智一樣,對著天空大吼一聲,之後听聞憶月只是陪客人聊天,唱曲後,才稍微釋懷。

    辛士盛請求崔中迎晚上帶他去見一面憶月,以他的名義,不要提起自己,崔中迎還納悶,這一向不近女色的辛少爺也有見著美女走不動路的時候,听了他和憶月之前的事情後,

    “原來是你。”

    “怎麼之前她和你說了”

    “沒有,第一次見她,她還未接客,彈著一首極為傷情的曲子,彈進了我的心口,想著良宵佳夜,這里居然有位煞風景的姑娘,覺得好奇,便提出相見,沒想到,還真有緣,她願意見我。第一眼,驚艷到了我,如此美女,氣質不俗,縴縴手指,真是令人如痴如醉。”

    這邊,阿隆帶了郎中,再一次敲響了憶月房門,

    “不勞你家少爺費心。荷兒,送客。”

    荷兒知道這位少爺便是從前害的憶月受牢獄之災的那位,沒給阿隆好臉色,

    “出去,出去,別擾了我家姑娘,這是姑娘讓我給你的,說謝謝當年施舍之恩。”

    阿隆一看,是一塊上好的玉佩,“憶月姑娘,你不見少爺沒關系,見見阿隆啊,這麼名貴的玉佩,阿隆承受不起,憶月姑娘憶”

    “好了,別喊了,憶月姑娘不想見你們。”

    “這位姑娘,別這麼凶,少爺是少爺,我阿隆和憶月的關系可好了。”

    荷兒听著,生氣了,“我凶哼關系好,她為什麼不願意見你快走吧。”

    “哎哎別推我呀,我會走。”

    阿隆回去,告訴了辛少爺,辛少爺搖了搖頭。

    晚上,辛少爺未進晚膳,拉著崔中迎就走,

    憶月一進包房,看到了崔公子旁邊的辛少爺,崔公子起身“憶月姑娘,好久不見。”

    “崔公子,憶月有禮了。婉兒姑娘就在樓上碧雲姑娘處,我讓人喚她下來。”

    “別,別,今天我是來找你的,不用勞煩她,哦。。對了,這是我的世交,辛士盛,辛少爺。”

    憶月沒看新年少爺一眼,但依舊禮貌性的請了安,“見過辛少爺。”

    行完禮,為兩位烹了一壺茶,“崔公子,您與婉兒姑娘的婚期快到了,婉兒是個好姑娘,還請您善待她。”

    “好的,我會的。”

    只見憶月和崔中迎的聊天,很愉快,辛少爺全程無法搭腔,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著憶月。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水相隔,十里秦淮》,方便以後閱讀一水相隔,十里秦淮第十六章 舊人相遇話炎涼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水相隔,十里秦淮第十六章 舊人相遇話炎涼並對一水相隔,十里秦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