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殺人的名偵探(七)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對坐起相思 本章︰第六十四章︰殺人的名偵探(七)

    如果說魏正軍是踫巧遇到了申一,那麼怎麼會提前就準備好了藥難道說他隨身都帶著就是為了能夠偶遇申一如果說魏正軍早就猜到了申一會來,說明是劉景暉告訴他的。就算是劉景暉提前告訴了他也算正常,因為申一會參加聚會這樣的事對他們來說是大的消息,提前告訴他們一聲也是可能的。但是劉景暉也並不確定申一會參加這次聚會,怎麼可能讓他早就猜到並且告訴魏正軍呢而且劉景暉也不像是個大嘴巴的人,怎麼會把申一要來這事提前告訴別人呢。

    現在只能說明是魏正軍早就知道了申一會來。但是申一每天收到幾百封邀請函,他能來這里完全是隨機選擇的。也就是說,申一來這里玩只是幾百分之一的概率,魏正軍是怎麼能確定這幾百分之一的幾率呢

    什麼情況下,能夠把百分之一的幾率給變成百分之百的幾率呢作弊嗎如果是作弊,那該怎麼作弊呢

    對了,明白了申一拿出手機上網檢查了一下的郵箱,終于在收件箱里發現了蛛絲馬跡。

    原來是這樣,魏正軍這個臭小子夠狠啊。

    下一步,就該去找劉景暉了。

    夜幕降臨,劉景暉該好好休息了。這幾天他心里一直很慌,被警察包圍的滋味可不好受,雖然他知道那些警察是來保護他的。

    洗漱完畢,劉景暉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打開燈,劉景暉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你是怎麼進來的不對,我問得有點多余了,你想進來是易如反掌。你找我有什麼事你不是早就偷到了所有的資料了嗎還有兩個警察因為這件事被開除了。”

    “因為我還有一些事要了解一下。”

    “什麼事我們把知道的消息都告訴警察了。”

    “不,還有一件事。你撒謊了。”

    劉景暉有點慌了,他不知道申一是什麼意思,但是他感覺到申一好像知道了什麼。

    “什麼意思我怎麼撒謊的”

    “我的郵件。”

    “你的郵件怎麼了”

    申一不緊不慢,拉了椅子坐了下來。

    “先不說郵件吧,說說別的。你知道如何扔骰子可以每一把都扔出6點嗎”

    “作弊啊。”

    “怎麼作弊”

    “灌水銀。”

    “還有一種辦法呢”

    “作弊的辦法那麼多,我怎麼知道還有別的”

    “把所有的點數都刻6點,然後隨便扔都是6。”

    “你什麼意思這麼晚來不會是找我討論作弊賭博的吧。”

    “我是來說一下怎麼請我過來的。你用幾百個不同的郵箱分別給我發了幾百封邀請函,然後把別人的邀請函都給擠到後面去了。這樣我如果不來,你也沒有什麼損失。我要是來了,魏正軍就可以執行計劃了。”

    “這個只是你的猜測,沒有根據。”

    “你真想讓我自首,然後告訴警察嗎他們想查你的幾百個郵箱可是很簡單的。到時候你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劉景暉終于承認了。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

    “其實,把你邀請來是魏正軍的意思。這次聚會之前,魏正軍悄悄地給我打電話。他告訴我,他有一個巧妙的辦法可以把你邀請來。就算你不來也無所謂,不過還是試一下比較好。然後他就告訴我,你最近比較清閑,有可能會找一些活動玩。然後我就用他教的方法來邀請你,也就是你剛剛說的辦法。我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給你發郵件了,沒想到你真的來參加了。”

    “你真會推卸責任,把責任推到一個死人身上。反正他死了,你想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個是真的。我這里有一段錄音可以證明我的清白。”

    “你為什麼沒事給自己錄音誰打電話的時候會給自己錄音”

    “不是我自己錄音的,是魏正軍給我的。稍等一下我給你找找。”

    申一仔細盯著他,生怕他會來什麼突然襲擊。不過劉景暉是真的沒有突然襲擊,他從床頭的抽屜里拿出來一個手機,里面有錄音。

    說話的人正是魏正軍。

    “我是魏正軍,我想出了一個辦法可以把申一給邀請來參加我們九月五號到九月八號的聚會。辦法就是讓劉景暉劉先生用不同的郵箱給申一發幾百個不同的邀請函。這樣我們就把別人發的邀請函給頂掉了,這樣如果他心情好想參加什麼活動,就只能看到我們的邀請函。如果他沒有來也無所謂,反正我們也沒什麼損失。我就是要證明我比申一強,他糊里糊涂被我耍了都不知道。我要在他來的當天晚上告訴他,羞辱他一番。我要看看他怒氣沖天的樣子是不是很可笑。”

    听了錄音,申一又開始責問。

    “你之前為什麼不交給警察想故意陷害我嗎”

    “我給了。是在你偷了資料以後才給的。”

    “你為什麼早不給晚不給,非要等我偷了資料再給”

    “我一開始害怕,怕證據對你不利。因為這份錄音很有可能說明他當晚找到你,然後羞辱了你,你惱羞成怒殺人了。”

    “你不覺得奇怪嗎他為什麼要給你留這份錄音來證明你的清白”

    “他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啊。我開始之所以不敢交這份錄音,是害怕這份證據對你不利。等我听說你偷東西了,就覺得你真的是殺人了。那個時候我也就不打算偏袒你,就交出去了。其實我一開始就納悶他給我這個錄音干什麼。”

    “好的,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剛剛心情不好對你有點過分了。謝謝你為我著想。”

    “沒事沒事,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心情不好的。”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沒有了。”

    “我先走了,我還有很多事要查一下。”

    “好的。”

    申一一個轉身,從陽台跳了出去。

    一切又回到了,看來這個魏正軍是什麼人只有他本人知道了。申一偷走的資料里有警察對魏正軍的詳細調查,他這個人沒有任何問題,表面上看完完全全是一個合法公民。

    申一還有很多事要去調查,還有很多事要去做。

    現在多少有點眉目了,不過申一還有很多事要做。

    剛走出去沒幾步,申一就覺察到了有人在跟著他。伸手不見五指,申一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帶著槍。只好趁著天黑藏了起來。

    跟蹤的兩個人越來越近了,申一听到了他們的對話。

    “人呢怎麼沒影了”

    “我們不會被發現了吧。”

    “不好說,那個家伙不是普通人。我們停止追蹤防止打草驚蛇,趕緊向廳長匯報。”

    “嗯好。”

    申一不禁在心里欽佩起了龔佑民,這個家伙真狠。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表面上大張旗鼓撤了人,暗地里派人在這里蹲起來。

    還好剛才申一是翻牆進去翻牆出來的,不然肯定就暴露了。

    申一需要好好想想,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注意。仔細回想了從聚會開始到現在,到底什麼地方有漏洞沒。對了,那個人漏出來馬腳。但是就算那個人漏出了馬腳,那麼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呢是不是該最後行動了

    下一步該怎麼辦呢需要不需要讓弟弟出場申一也有點糾結了。不過他首先要糾結的就是今晚睡哪。天橋底下,公園的長椅子,這些都不行。不是因為冷,是因為這些地方肯定都有便衣。要不偷個去開房身上還有李濤的呢,用他的去開個房好好睡一覺也不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吧,別到時候留下來什麼蛛絲馬跡就遭了。而且龔佑民也肯定在各個賓館早就安排好了人蹲點,現在還是穩一點比較好。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個道理,申一還是知道的。

    看樣子申一今晚要露宿街頭了。

    不,他可是申一。既然是燈下黑,那就一黑到底。

    申一偏偏又回到了劉景暉家里。這次他還是翻牆進去,然後悄悄地來到了自己之前住的地方。好好睡一覺,這才是當務之急。

    不過他是肯定沒有開燈的,連熱水器都沒開。他現在可以睡覺,但是不能洗澡。說不定有人在某個地方正在監控著這里的電表和水表。到時候真的來個查水表的把他抓了就完蛋了。

    靜靜地躺在床上,申一仔細思考了一下當前的情況。

    他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了,只是現在需要一個完美的計劃進行下一步。

    一天就這樣快過去了,申一從來沒感覺一天過得這麼慢。這一天,他只要有一步走錯,就會陷入萬丈深淵。

    申一沒有躺在床上睡。他把門窗都保持原樣,然後把床單鋪到了地上,頭頂著躺下了。他現在需要一萬個小心,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一旦有人想開門,他會馬上醒過來的。

    所有的事一次又一次地在申一的腦海中閃來閃去,每一個細節都要仔細思考。申一需要好好思考,現在是不是該進行下一步了。

    這個時候,申一的弟弟召喚他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雙人格偵探》,方便以後閱讀雙人格偵探第六十四章︰殺人的名偵探(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雙人格偵探第六十四章︰殺人的名偵探(七)並對雙人格偵探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