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走馬觀花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落拓江湖行遍 本章︰第二十六章 走馬觀花

    待得孟三兒幾人走後,那老翁自是不斷拜謝。

    “老人家不必如此,若是實在過意不去,不妨賞我們碗水喝如何”盧方見那老翁如此行為,作為晚輩過意不去,便這般一說。

    “好好好,你們稍等一下,馬上就來”老翁也是連連答應,緊接著便去給他們倒茶水去了。

    許褚雖是年幼,但畢竟不是傻子,目睹了陳登的行為,方才明白,自己似乎確實有些魯莽了,但是他又並未完全明白過來。

    于是,許褚向許烈問道“二哥,俺今天干的到底對不對啊”

    許烈便再次正色道“阿褚,相信我,你做的是對的如果說這件事中真有什麼錯,那麼錯的是那些人,而不是你”

    雖說許褚的解決方法並不是最合理的方式,但是他又有什麼錯呢

    難道真的像某些人所言,岳飛是錯的,因為他不會委曲求全;被強奸的女子是錯的,因為她不會掩蓋自己的美貌

    不,並不是如此

    正義的實現靠的從來不是屈從,而是不斷的抗爭。

    所謂的曲線救國,不過是“引刀成一快”那位同志當漢奸的幌子罷了,相信的人要麼是壞,要麼就是蠢

    而許烈不希望年紀輕輕的許褚將來成為一個謹小慎微的所謂隱忍者,所以他一再地告訴許褚,他做的是對的

    這時,老翁已經把茶端了上來,一一分給幾位,又跑了一趟,才給幾人都端上。

    眾人喝了一口,陳登對許褚說道“阿褚,有沒有覺得這茶有股香味”他自然是隨著許烈叫的,許褚為人,自是並不會在意一個稱呼。

    許褚听他這麼一說,連忙又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一臉疑惑道“沒有啊”

    陳登笑著說“誒,你再喝喝看,要慢慢品”

    許褚又喝了一口,一臉苦相,眉頭緊皺,道“還是沒有啊。”

    陳登哈哈大笑道“你再喝喝看,肯定有,不信你問他們。”

    說完,還指了指許烈和盧方他們。

    許褚看過去,他二人也是點頭稱是,說“確實如此。”

    于是許褚再次喝了一口,這次真的慢慢地品,不過之後還是一臉疑惑,說道“好像,確實有”

    只听眾人哈哈大笑,尤其許烈笑得最歡。

    許褚哪里還不知道自己上當,但是他也不以為忤,又喝了一口,也笑著說道“真的,確實有股香味”

    “哈哈哈哈,孺子可教也”陳登撫掌大笑,放浪形骸。

    之後一行人有了陳登這個導游,一路上對徐州的人文風俗倒是了解很多,不過許烈萬萬沒想到徐州現在就有佛寺了,而且居然還有很多徐州人相信。

    不過,這當然只是陳登說的,許烈是萬萬不相信的。

    有佛寺倒是可以理解,很多人信那就不一定了。

    君不見黃巾起義這種宗教帶動的叛亂,徐州也是重災區之一。

    若是真的那麼多人信的話,又怎會如此。

    本來許烈最開始听陳登說時,還想去佛寺看看,後來那麼一想,就沒興趣了。

    如今的佛教肯定不咋樣,多半還沒發展成熟,去了估計也沒什麼意思。

    眾人在下邳時便棄馬登舟,順泗水而下。

    這一次有了陳登,自然不像上次在穎水時,乘坐的船只不知好了多少倍。

    不過再歡快的筵席也有散的時候。

    抵達淮水時,幾人便分道揚鑣,陳登自是回淮浦,而許烈等人則是渡過淮水,一路向南,直奔吳郡而去。

    許烈和陳登雖感慨相見恨晚、時日太短,但經此一途也是引為知己。

    陳登心高氣傲,但是對于有本事的人卻是能傾其所有相待,尤其當許烈見他自恃博學多才、又經常在許烈面前得意洋洋時,向他展現了一番數學本事後,陳登更是對許烈佩服得五體投地。

    要不是許烈拉住,差點就要拜許烈為師,學一學這算學一道了。

    穿過廣陵郡,便見到了浩浩長江。

    一睹這奔流不息的江水,一股文青氣息噴發,許烈直接吟了一句“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一時之間被盧方驚為天人。

    但是盧方追問之後如何時,許烈卻又故作高深,說自己只得了這麼兩句,讓盧方哀怨不已。

    許烈看著他那副看自己不成器的表情,心中暗笑。

    他當然不會告訴盧方,他是念了兩句後方才想起後面有陳思王曹植的事,所以才懸崖勒馬,閉口不言,若是念了出來,都不知道如何解釋。

    有道是禍不單行,這其實已經是第二次了。

    當初經過彭城國時,許烈便一時興起,便念道

    “古徐州形勝,消磨盡、幾英雄想鐵甲重瞳,烏騅汗血,玉帳連空,楚歌八千兵散,料夢魂應不到江東。空有黃河如帶,亂山回合雲龍。”

    當時念了這上闕,才想起不知如何去解釋那下闕的“戲馬台”和“燕子樓”。

    結果閉口不言還是被陳登糾纏了許久。

    如今吃一塹長一智,自然是念兩句對稱的就完了。

    通過這兩件事,許烈是深刻地明白到,千萬別動不動就裝b,有時候真的可能不知道怎麼圓回來。

    渡過長江後,一路是真的沒什麼趣事可言了。

    而跟隨而來的許褚,這般晃晃悠悠走了兩個月後,經常在許烈面前表達自己的不滿。

    許褚跟隨而來的最主要目的便是想要像許烈他們之前一樣,踫到幾伙山賊,好試試自己的手段。

    哪里知道這麼一路行來,不知是運氣不好,還是天下太平,竟然沒有遇到一路人馬。

    因此許褚便一直想要許烈帶自己去找山賊,說起來也真是天真的可愛。

    “方哥,馬上就要到吳縣了啊。”許烈騎在馬上,看快到吳縣了,便隨口說道。

    盧方回道“是啊,馬上就能見到蔡師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便是接蔡師回雒陽,見到蔡師就算任務完成了一半了。”

    盧方一臉喜意,畢竟這算是他父親給他的第一個重任。

    “也不知道琰妹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如今長成如何模樣了。”許烈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盧方听他如此,笑著說道“長得如何、過得如何不好說,不過琴藝肯定是大有長進”

    盧方意有所指,畢竟當初送別之時可是有個約定的。

    許烈會心一笑,說道“這倒是,這次肯定有耳福了”

    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許烈笑容斂去,對盧方說道“方哥,我覺得這次接蔡師回去,可能不會那麼順利。”

    盧方一愣,脫口而出道“為何你擔心路上有山賊”

    許烈一頭黑線,定了定神,說道“不是,你想什麼呢你想啊,蔡師也不是不能自己回去,那他為什麼這麼多年不回雒陽啊”

    許烈也不待他回答,便直接說道“蔡師最初或許是避禍江東,但是後來時間長了,哪有那麼多的顧慮我覺得蔡師可能是覺得這天下還算太平,用不著他如何如何,再加上他自己的遭遇,或許是有些心灰意冷了。”

    盧方驚詫道“不可能吧蔡師可是心懷天下之人啊”

    許烈搖搖頭,說道“方哥,你沒懂我意思。我的意思是說,蔡師覺得現在天下還算太平,有他沒他差別不大,加上自己心灰意冷,就不想回去了。你想要他自己回去,除非天下大亂”

    這倒不是許烈亂說,事實恰恰如此,原本的歷史上,蔡邕直到董卓掌權,天下亂相之時,方才回到朝堂。

    這期間盧植多半也派人來過,說不定就是派的盧方,只是盧方沒把蔡邕請回去而已。

    盧方一時有些腦子當機,問道“那該如何是好”

    許烈咧嘴一笑,說道“像你這種君子當然不行了,到時候看我的,咱們見招拆招”


如果您喜歡,請把《漢末稱王》,方便以後閱讀漢末稱王第二十六章 走馬觀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漢末稱王第二十六章 走馬觀花並對漢末稱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