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平行世界的我和死對頭和了4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雪鰻魚 書名︰[綜]佐助,你回來
    ..,最快更新[綜]佐助,你回來最新章節!

    此為防盜章, 防盜比例為%, 時間為24小時喔∼  “真是麻煩, 誰要和你一隊。”鹿丸瞥了眼女孩左臂的臂章, 話卻是對著右手邊還在 嚓 嚓吃著薯片的丁次說的。“別吃那麼多, 一會兒運動該消化不良了。”

    鳴子又探頭看了眼比自己高出很多丁次左臂的標志, 失望地發現他們兩個都不和她同一隊,鹿丸似看出她的緊張不安, 嘟囔了句麻煩, 扯了扯嘴角道。“如果你不是和宇智波同隊的話,就要小心謹慎點兒,可是有很多人都盯著你的臂章, 別剛進去了就取消考試資格了。”

    奈良同學真的是好人啊,鳴子突然有些感動,用力點點頭,右手握拳捶捶胸口道。“嗨以,我會加油的!奈良同學也務必注意安全,加油收集卷軸成為第一名哦。”

    第一名?不感興趣,只想找個地方安靜地睡一會兒,鹿丸擺擺手算是回應,注意到人群中一雙宛如白琉璃般的眼楮帶著怯意往這邊瞟, 拍了拍準備吃第二袋薯片的丁次,“走啦走啦, 去找隊友了, 真是麻煩, 你能不能少吃一點,我的耳邊除了 嚓 嚓聲外就沒有別的……”

    鳴子目送著鹿丸與丁次沒入人群,又探頭東張西望瞧了瞧附近小鬼頭的左臂,都沒有看到與自己臂章相同圖案的同學,不禁有些倒霉的想,自己不會單獨一組吧。

    就要收回視線時,眼角余光卻撲捉到一雙偷瞄自己的眼,鳴子轉頭看過去,一張清秀的小臉撞入視線,留著黑藍色短發、細碎整齊的劉海,有著大而水靈的雙眸,像是被自己打量的眼神嚇到,女孩眸光一怔,微垂眸抬起的雙手食指輕點,很內向很膽小。

    “日向同學。”鳴子眼尖地看到女孩左臂上系著與她圖案相同的臂章,又回想起上午還是女孩幫了自己才避免挨罵,雖不善交際,但還是抬腳快走幾步,微笑著打招呼。

    “漩、漩渦同學。”雛田對著手指,回了個很淺的微笑,通透琉璃的眼眸看了眼鳴子左臂,小聲道。“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好軟萌好內向,但看起來很好相處的樣子,鳴子不覺多看了一眼女孩在心中這樣想。

    她們又在原地等了一會兒,直到小鬼頭們找到組織三五成群離開,其余兩名隊友才姍姍來遲,是一名有著粉色利落短發的清瘦男孩和一名留著齊耳碎發的高大男孩。

    不會是真的吧?

    看著二人越走越近,鳴子心里咯 一聲,腦海里充斥著粉發男孩震耳欲聾的怒吼,“漩渦鳴子,你死定了,給我站在那里別動!”

    “日向同學、漩渦同學。”仁見是個自來熟,亦是班上少數同鳴子說過話的人。“你們兩個的個子……嗯……有點……”

    他對著二人比劃了下,果然才直到他的肩膀,撓著頭傻笑。“就沒有看到你們,讓你們等這麼長時間,真是抱歉啊。”

    “……沒關系。”雛田內向話少,只是對著手指安靜地看著他們,鳴子的心提到了嗓子里,強擠出一絲笑回答著。即使與一旁頭頂冒黑煙粉發男孩有段距離,仍舊能夠感覺到升騰著的怒火席卷快要將她燒盡。

    “竟然和吊車尾同隊。”櫻一冷睨著蔚藍色大眼楮飄忽不定就是不敢看自己的女孩,冷哼一聲,右手五指收緊額前繃起青筋,咬牙道。“警告你,漩渦鳴子,一會兒你要是敢拖我後腿,我就把你綁起來扔進河里喂魚!”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著出來的,引得周圍好事者紛紛側目,雛田被嚇得踉蹌了一步直接躲到鳴子身後,瞪著大眼楮怯怯地看著他,鳴子則是被吼聲震得愣愣的,一時沒反應過來。

    “听到了沒有!”櫻一臉色一紅,握拳輕咳一聲,卻因為沒有立刻得到回應,外加明明是狐妖卻瞪著一雙宛如看見魔鬼的驚恐眼楮看他,心中郁結之氣更重,壓低聲音凶巴巴道。

    “听、听到了……”鳴子退後一步,揪了揪衣角小聲回答。

    “好了好了,我們人也到齊了,趕緊開始考試吧!”櫻一越看鳴子像是受了欺負的驚慌表情越發不爽,還想要說什麼,仁見連忙哥倆好地搭上男孩肩膀,笑嘻嘻地打圓場,對兩名嚇得目瞪口呆的女孩眨了眨眼楮,便推著櫻一先行一步。

    鳴子與雛田對望一眼連忙跟上他們的腳步,往死亡森林的f入口走去。

    死亡森林位于木葉忍者村的東北方向,佔地數千里向東延伸可達火之國東部海域,火之國位于忍者大陸中心地帶,地勢多以平原丘陵為主,而死亡森林內部多斷壁懸崖,飛流瀑布千尺有余,湍急河流貫穿板塊,並且有各種飛禽鳥獸、凶狠野獸,是個極為危險的地方,自建村以來在三次忍者大戰中皆作為最後一道天然屏障,是木葉忍者反攻與防守的游擊戰主戰場,更是歷屆中忍考試的主考場。

    由于同學皆未畢業,實力尚且不足,此次生存演習地點則多聚集于外圍較為安全地帶,由封印班忍者撐起結界以確保參加演習同學的人身安全與預防敵人偷襲。

    生活在和平天/朝的鳴子約十四歲第一回參加野外生存夏令營,然而僅僅是夏令營而已,走了將近三個小時的石砌平坦小路,看著優美風景,跟在舉著已破損得不成樣子旗幟的‘教官’身後,一路八卦著地走到山澗賓館休息就寢,而後剩下的時間則多為集體活動。正式參加野外生存訓練則在大學軍訓時期,那可不是什麼好的回憶,即使是因為成長環境而身體素質比普通同學好很多的鳴子,仍舊在結束的當天晚上感覺宛如重生般。

    而現在,看著比自己稍微高一點點的粉發男孩持著一根足有半米長手腕粗,被削出尖端的木根,一路熟練地撐開交叉密集的灌木與樹枝,忍者靴踩在凹凸不平的泥濘石塊上,四平八穩、如履平地,鳴子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是驚駭多一點還是心疼多一點。

    鳴子四人進行演習場地後並未像其余小隊一樣蜂擁而至黑熊經常出沒地點,而是先找了個處安全不易被發現的空地合計了下四人身上攜帶物資與忍具,結果除了櫻一帶了兩塊壓縮餅干與一袋奶糖,鳴子帶上了忍校分發的忍具袋外,其余二人完全兩手空空。

    抽取臂章幾率隨機,畢竟運氣也算是實力的一種,此次演習毫無實力平均一說,對于有兩名女隊友的櫻一小隊在戰斗力略顯不足,經過討論決定先行尋找水源與糧食,便能夠錯開與實力強勁小隊的狹路相逢,靜待天黑時分趁其余小隊疲倦尋找物資時,再小心謹慎地出沒狩獵漏網黑熊。

    “就這里吧。”作為綜合測評排名靠前的櫻一主動擔當小隊隊長,帶領三人來到距離河流約百米的位置,攢緊木棍撐開斜躺的枝葉,率先跳了下去,屏氣凝神仔細觀察了下周圍環境,待確定沒有問題後,才轉頭對正瞪著蔚藍色大眼楮,面露戒備之色的女孩說。

    雖然以前有隔閡,但現在是同隊參加演習,櫻一別過臉不看女孩,空余的左手卻抬起扶了鳴子一把,接著是雛田和在隊尾壓陣的藤田仁見,然後才將撐開的枝葉整理至原樣,回頭時看到身影已沒入濃密枝葉陰影處的金發女孩,正拉著雛田尋了處干燥古樹坐下。

    櫻一的眉頭輕蹙,忍不住開口道。“妖狐不用休息,趕緊到樹上放哨去,看見你就煩。”

    “……”應該……差不多了吧……

    鳴子呼呼地喘著氣,怯怯地回頭看了眼五名面露驚詫的考官,撓了撓後腦猶豫了一瞬,還是邁開步子跑到窗前,踮著腳尖眯著眼楮探頭往外看,待看清刀痕時才長長呼出一口氣,這是一個月前她在從圖書館里借出的書本上看來的,說是將查克拉凝聚到忍具會增強其戰斗能力。

    木葉忍者村的教育體制大致分為兩個階段,前三年為基礎階段,主要學習理論知識為日後的實踐課打下結實基礎,後三年則為實踐階段,主要教授基本三術以增強實戰經驗,鳴子也才接觸查克拉這種怪異的能量一年左右,只停留在能夠勉強提煉出與進行最簡單的變化之術階段,經過與同班同學的反復對比得出,她的查克拉量似乎要比普通同學多一點,主要表現在同一種忍術其余同學不間斷地練習半個小時後就會感到疲倦勞累,而她則可以堅持到一個小時或者更長時間,但這對查克拉的掌控並沒有幫助,直到誤打誤撞使出‘隔山打牛’這招,她仍舊無法對其需要的查克拉量有所精準估算,完全憑借自身查克拉量多優勢進行大量訓練而練成。

    “咳咳……”身後傳來急咳聲,鳴子連忙收回視線,邊走便將刀插回刀鞘,恭敬地放回原位,然後安靜站著,等待評測結果。

    不同于鳴子沒有實戰經驗,五名考官皆為特上級別以上,僅根據風速與聲音便可判斷出女孩方才那奮力一擊是否擊中與力度大小。

    “剛才那個是……”

    “在忍具注入風屬性查克拉打出的一擊,我見過猿飛上忍曾使用過類似的招式。”

    “那麼……是算通過了嗎?”

    五名考官聚在一起討論了很久,久到鳴子感覺左胸口的心髒要因為緊張而從嘴巴里吐出來時,那名最初提醒考核可以開始的考官才輕咳著開口。

    “漩渦鳴子,女,十歲,生于木葉四十八年,就讀于四年級b班……”他隨手翻著資料,將照片與本人進行仔細進行對比,待確定無誤後才抬眸對著女孩微笑了下。“恭喜你,已成功通過考核,從現在就是木葉的下忍了,以後也要加油努力不能夠松懈。”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綜]佐助,你回來》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綜]佐助,你回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綜]佐助,你回來》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