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圓滿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紫若非 本章︰17、圓滿

    這段時間,穆盈其實過得很好,每天在想念蘇陌塵和自我的反省中度過,她滿滿的放下了心中的郁結和對那七年的遺憾,只是她想的越多越覺得自己現在和蘇陌塵的相處方式很好。兩個人相愛了,就不用拘泥于那一張小小的結婚證,不得不說,穆盈這段時間冷靜過了頭,想的太開了,這讓蘇陌塵很是無語。

    這次,已經是蘇陌塵第N次的求婚了,距離蘇億涵的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蘇陌塵放下意大利的工作專門跑過來陪自己的妹妹,他們都知道蘇億涵的這次生產可能會發生危險。雖然大家的心情都很緊張,可依舊沒有影響蘇陌塵想要把穆盈拐回家的念頭。

    在一個半月前,兩個人好像約定好了一樣,他們決定拋開之前的種種,決定以另一種方式重新開始。而從那之後,蘇陌塵已經嘗試了無數次的求婚,每一次都是以失敗告終,可蘇陌塵越挫越勇,求婚戒指隨身攜帶,時刻準備著求婚。

    今晚,蘇陌塵沒有留在別墅吃飯,而是拉著穆盈去了市區,兩個人單獨出去約會了,他們來到了皇朝,蘇陌塵一早就定好了位置,今天他準備在次上演求婚大戲。

    兩個人進入包廂後,蘇陌塵紳士的為穆盈拉開椅子,今天的餐食都是穆盈喜歡的,雖然皇朝以中餐為主。可蘇陌塵覺得西餐才適合求婚,特地讓酒店為他們準備了一頓燭光晚餐,對于這些,穆盈已經見怪不怪了,每次和蘇陌塵約會,這個男人總能為她營造一個浪漫的氛圍。

    在兩個人快要結束晚餐的時候,這時候包廂的大門被推開了,一位服務員捧著一束玫瑰走了進來。

    “小姐,這是蘇先生為你訂的花,希望你喜歡。”穆盈頓時心里好像想到了什麼,不過還是結果了花,服務員的任務一完成就直接退出了包間。

    這時候蘇陌塵站起來走到穆盈身邊,單膝跪地,手里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拿著一枚戒指。

    “盈盈,我都忘了這是我第幾次求婚了,雖然失敗了那麼多次,可以就沒有摧毀我想娶你的決心。盈盈,嫁給我好嗎,我知道你喜歡現在的自由,我答應你,以後我們結了婚,我依然會尊重你的決定,不會強迫改變你現在的生活。”

    穆盈看著蘇陌塵的深情告白,卻沒有被他感動,而是覺得這個男人的意志還真的很堅定,煩了一個白眼,直接大聲對向蘇陌塵。

    “陌塵,你知道我現在不會答應的,我們一個半月前才說要重新開始,你不覺得這樣太快了嘛,你趕快給我站起來,等時候到了我自然會嫁給你,到時候也不用你求婚了。”

    “盈盈,你就忍心看我一次又一次的受挫嗎!”

    蘇陌塵見穆盈不為所動,開始裝可憐了,這可是南宮軒傳授給他的秘籍,可惜穆盈不是蘇億涵。

    穆盈看到這樣的蘇陌塵,真的很想說不認識他,都三十歲的人了,不覺得這樣很可恥嗎?

    “夠了,我可不是你妹妹,老大的那招對我可不關心,你要在這樣晚上就別進我的房間。”

    蘇陌塵听了之後,立刻站了起來,不過還是小聲嘀咕了幾句。

    “哼,進了房間也吃不到肉,每天抱著吃不著,你以為我好受啊!”

    “不好受就給我滾蛋,老娘每晚免費給你當抱枕還想怎麼樣啊,想吃肉,外面多的是女人,沒人攔著你!”

    “不,盈盈,別生氣,我可好受了,晚上不抱著你我會失眠的。”

    蘇陌塵一把抱住穆盈,無賴的臉在穆盈的胸前蹭了蹭,雖然吃不到,可每天摸一邊也是不錯的,當然這句話蘇陌塵只能心里默默的想著,不然估計今晚真的進不了穆盈的房間了。

    求婚失敗,蘇陌塵心情雖然有點失落,可也就是一會兒的事情,他在計劃之前,就已經有思想準備了,兩個人吃完後在街上散了會兒步,給蘇億涵未出生的寶寶買了幾件衣服就回去了。

    已經客廳,就看到南宮軒他們都在等著他們,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盯著蘇陌塵,之後,南宮軒就對蘇億涵說。

    “寶貝,你輸了,明天就乖乖待在家吧!”

    蘇億涵非常生氣的看著蘇陌塵,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大哥,你怎麼又失敗了,真是太丟我們蘇家人的臉了,爹地說你再這樣下去就不準你回意大利了,什麼時候把穆盈姐娶回家什麼時候回意大利。”

    蘇陌塵看著一個個看好戲的嘴臉,心想自己已經心靈受傷了,怎麼這群家人還要落井下石啊!

    穆盈甩開蘇陌塵握著她的手,徑直來到蘇億涵的身邊,把剛才買的禮物送給她。

    “涵涵,你們就別說了,他剛才一直在和我生氣呢,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不過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我還年輕,想多玩幾年呢!”

    “盈盈,可是我老了啊,再過幾年我都快生不出孩子了!”

    “蘇陌塵,你是懷疑我的醫術嗎,在你身上取顆精子易如反掌!”

    客廳所有的人听完穆盈的話後都無語了,他們實在想不到用什麼辦法幫蘇陌塵了,一個個的找了借口各自回房睡覺了。

    一個星期後,蘇億涵的兒子順利出生,可蘇億涵卻發生了意外,在醫院昏迷了三天,南宮軒因此差點發狂,還好最後蘇億涵還是醒了過來。而這段時間,蘇陌塵把所有的事情丟給了無生和無命,說是沒追到老婆之前,暫時不回意大利了,他是做好了大持久戰的準備了。

    一個月後,蘇億涵和南宮軒的婚禮在南宮軒的私人島嶼上舉行,在婚禮前的一天,南宮軒找到了蘇陌塵。

    “明天我就要正式成為你們蘇家的女婿了,為表我的誠意,送你一個禮物,你應該知道穆盈不喝酒,她沾酒之後會怎樣我不會說,明天你找機會讓她站點酒,到時候保證你能把她娶回家。”

    南宮軒一臉的算計,看的蘇陌塵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他總覺得南宮軒是準備把穆盈賣的骨頭都不剩,不過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他準備和南宮軒狼狽為奸。

    “謝了,以後我們是不是親上加親了。”

    “知道就好,不過要好好對穆盈,不然我們幾個都不會放過你。”

    蘇陌塵笑了笑,舉起酒杯。

    “同樣的話送給你,涵涵受了委屈我也不會放過你。”

    第二天,婚禮正式舉行,這場婚禮南宮軒可謂是花了十足的誠意,中式西式統統來一遍,最後還來了個游輪旅行。

    在游輪最大的一個宴會廳,有所得人都在這里向新人祝賀,蕭晨鬼祟的來到蘇陌塵身邊,手里還端了一杯顏色鮮艷的飲料。

    “這是給穆盈的,坐過特殊處理,她聞不出酒精味。”

    蘇陌塵接過蕭晨手里的飲料,一臉的驚訝。

    “看來這次你們這幾個哥哥是準備集體出賣穆盈了啊!”雖然蘇陌塵心里很爽,但嘴上還是免不了要虧一下蕭晨。

    “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們還不是看你可憐,為了娶老婆居然不知廉恥的來在雲城不走了,趕緊把穆盈給帶回意大利,省的一天到晚纏著淼淼和夫人。”

    蘇陌塵笑了笑,感情這兩個男人幫他是因為穆盈一直做他們的電燈泡啊!

    “行了,有你們的幫忙,我保證以後穆盈不會做你們的電燈泡了,在次感謝!”

    此時的穆盈還不知道她最在乎的幾個人居然聯起手來把她買了,而她現在還和歐陽淼淼他們聊天呢,至于蘇億涵,早就被南宮軒拉著去洞房了。

    蘇陌塵手里端了兩杯飲料,一杯是紅酒,一杯則是剛才蕭晨給他的,他來到穆盈身邊,臉上沒有半點算計的痕跡,非常淡然。

    “盈盈,別光顧著聊天,來,喝點飲料解解渴。”

    穆盈接過飲料,看不是酒,就放心的喝了,此時她沒發現蘇陌塵的嘴角閃過一絲邪魅的笑容。穆盈喝完飲料,又接著和歐陽淼淼他們聊天,而蘇陌塵一直坐在一旁陪著,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額觀察著穆盈的變化。

    大約十分鐘之後,穆盈覺得有點頭暈,臉也開始微微泛紅,頭慢慢的靠在了蘇陌塵身上。這時候,蕭晨過來適時的把歐陽淼淼帶走了,臨走時還給蘇陌塵一個交給你的眼神。

    蘇陌塵看著懷里的女人一把抱住直接去了他們的房間,在路上那個,穆盈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熱情。是的,穆盈不能喝酒,一喝酒就會變得格外的熱情,一次她不小心沾了點酒,幾乎把漢斯他們幾個親了個遍,還好他們幾個都把穆盈當妹妹看,不然穆盈早就失了身了。

    蘇陌塵看著懷里女人的反應,心口蕩漾,他沒想到穆盈黑了就會這樣,早知道之前就讓她喝酒了。蘇陌塵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一會兒就來到了他們的套房,一進去,蘇陌塵還來不及把門關上,穆盈就直接親上了蘇陌塵的嘴。

    這樣熱情的穆盈怎能讓蘇陌塵不為所動,他一把把穆盈壓在了門上,變被動為主動,熱情的回吻著穆盈,兩個人一邊吻著一邊來到了床上,一路上,蘇陌塵已經脫掉了身上的外套。

    穆盈倒在床上,雙手撫摸著蘇陌塵的臉。

    “陌塵,你長得真好看,呵呵,這麼帥的男人是我的,蘇陌塵,你知道嗎我好愛你啊!”

    說著一個翻身,直接把蘇陌塵壓在了身下,蘇陌塵當時一愣,尤其是听到穆盈說愛他的時候,心里樂開了花。頓時又覺得自己趁穆盈酒醉的時候要了她太不是男人了,在蘇陌塵思想掙扎的時候穆盈已經把蘇陌塵身上的衣服都解開了,正在準備解他腰間的皮帶,蘇陌塵立刻拉住了穆盈的手。

    “穆盈,知道我是誰嗎,知道你現在這樣是引火*嗎!”

    穆盈抬起迷茫的眼楮,有點呆萌的看著蘇陌塵,嘴角上揚。

    “知道啊,你是我最愛的陌塵,我好愛好愛你哦!陌塵,我要和睡覺,我要你親我。”

    不等穆盈的話說完,蘇陌塵直接把穆盈翻身壓在了身下,一把吻住了穆盈還想說話的柔唇,手直接把穆盈身上的禮服撕開。而此刻的穆盈因為酒精的緣故,變得異常的熱情,一雙手不停地撫摸著蘇陌塵結實的身體,蘇陌塵一開始的理智最後在穆盈的熱情中徹底的淪陷。

    在蘇陌塵沖破最後的防線之前,在穆盈的耳邊低聲輕語。

    “盈盈,我不會再給你後悔的機會,從此刻起,你就是我蘇陌塵的女人,我一輩子的愛人。”

    說完,從剛才被丟在一邊的衣服口袋里拿出那枚求過好多次婚的鑽戒,直接套在了穆盈的手上。之後,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曖昧的旖旎之中,伴隨著外面海水擊打船體的聲音,臥室里也在編織著一首愛的進行曲。

    一晚上,蘇陌塵宣泄了這八年的等待,抱著早已昏睡過去的穆盈,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穆盈在陽光的照射下清醒了過來,只是身體才微微一動,全身傳來劇烈的酸痛,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不著一縷,她轉身看向身旁的男人,亦是如此。此刻,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昨晚,這個男人一定在她的飲料里做了手腳,居然把她吃干抹淨。

    穆盈卻強忍著身上的劇痛,一腳把躺在旁邊的蘇陌塵踹下了床,還在是夢中的蘇陌塵被這一下徹底的驚醒了。

    “蘇陌塵,你這個混蛋,居然乘人之危。”

    蘇陌塵沒想到穆盈一醒來會是這個反應,不過看到穆盈指著他的手上的那枚戒指,到時沒有因為穆盈的責怪而生氣,反而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時候的蘇陌塵可是一樣都沒穿,就這麼*裸的站在穆盈面前,即使穆盈在強悍,也是個女孩子,立刻捂住臉。

    “蘇陌塵,你這個流氓,趕快把衣服穿上啊!”

    “盈盈,你怎麼能這樣說我,難道你忘了昨天對我做的事情嗎,說我是流氓,你居然把我吃干抹淨就想不負責任。”

    蘇陌塵一邊穿衣服,一邊指責昨晚穆盈的罪行。

    “你看看我的後背,全都是你昨晚施虐的罪行,現在還怪我乘人之危,你倒是把昨天自己的行為忘得一干二淨,不準備認賬了啊!”

    穆盈一听到蘇陌塵這樣說,立刻尖叫了起來,她想到以前一次自己喝酒後的行為,難道昨晚真的是自己獸性大發,把蘇陌塵推倒了。穆盈看著站在床邊表情十分委屈的蘇陌塵,心里立刻軟了下來,還帶著一點點的罪惡感,只是她現在猜不出蘇陌塵現在心里有多竊喜。

    “那個,陌塵,昨晚的事情我忘記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反正男女朋友之間發生關系是正常的,我們都是成年人,不要太在意。”

    “什麼,你就準備不認賬了,那你昨晚把我的戒指搶去戴在手上干什麼啊,你說會對我負責的,我昨晚可是說了我只和自己的老婆有肌膚之親。是你說你要做我老婆的,現在佔了我的便宜又想讓我忘記,盈盈,你現在是打算始亂終棄嗎?”

    穆盈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上多了一枚戒指,可是昨晚的事情她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自己真的說了,再看看蘇陌塵的表情,一臉的無辜,不像是騙她的。可是自己真的還沒有做好結婚的準備啊,哎,怎麼昨晚就沾到了酒精了呢,難道要耍賴,不承認昨晚發生的一切。可看看兩個人的身上全都是昨晚留下的痕跡,尤其是蘇陌塵的後背,那一道道血痕太過觸目驚心了。

    “陌塵,要不再給我點時間,等我到了二十六歲,我就和你結婚,好不好,在等我兩年,這是我的底線,不然我們就維持現狀。”

    蘇陌塵看穆盈的態度,估計是不會退讓了,不過他現在也不著急了,既然已經有過夫妻之實,那就等肚子里有了寶寶害怕穆盈不嫁給他,說不定經過昨晚一夜,他的兒子已經在穆盈的肚子里了。

    “好吧,就兩年,兩年之後你如果不同意,我綁也會把你綁到婚禮現場。”

    南宮軒的婚禮結束了,他們直接去了環球旅行,而蘇陌塵則把穆盈死機白賴的拽到了意大利,正好莊馨雅和蘇明琛要留在雲城照顧南宮軒的兒子,他和穆盈就可以在意大利過上甜蜜的二人世界了。為此,蘇陌塵非常大方的把蘇氏集團和莊馨雅的設計公司的工作全都攬了下來,就怕他們兩個大人回意大利打擾他的生活。

    自從在夢幻島蘇陌塵開了葷,那就再也不想過吃在念佛的苦行僧般的生活了,穆盈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以前蘇億涵總是頂著一雙熊貓眼面對他們了。因為現在的她亦是如此,每天都被蘇陌塵折騰到後半夜,哪怕穆盈一腳把蘇陌塵踹下床,後一秒他又會嬉皮笑臉的爬上床,興高采烈的蹂躪穆盈。

    終于在經歷了一個多星期的摧殘之後,穆盈再也控制不住的發飆了。

    “混蛋,蘇陌塵,你怎麼能這麼禽獸,我以前還真沒發現,今晚你不準上我的床,敢靠近我一步,我明天就會雲城。”

    “盈盈,你不能這樣對我啊,你不知道我憋了三十年,好不容易開了葷,你怎麼能忍心讓我一直憋著,你就不怕我憋出病來,這可是會影響到我們以後的性福生活的啊!”

    蘇陌塵瞥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還特意的在穆盈的面前挺了挺,十分委屈的為自己找理由。不過這次穆盈是鐵了心不讓蘇陌塵得逞了,她可不能因為這些事被蘇陌塵折騰掉半條命,這要是被蕭晨他們知道了,以後她還怎麼見人了。

    “滾蛋,憋得難受去找別的女人,姑奶奶我沒功夫伺候你,你也別在我面前裝可憐,我怎麼現在感覺自己不是找男人,而是找了一個巨嬰啊!蘇陌塵,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死在這張床上,你就不能節制一點嗎,實在不行,我給你打一針。”

    “盈盈,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你太讓我傷心了,我的心我的人都是你的,你怎麼能把我推給別的女人,你這是不負責,你才是耍流氓呢。”

    “懶得理你,總之今晚不準在踫我,我說到做到,你要是不想我繼續待在意大利,你就試試看。”

    說完,穆盈直接躺下蓋被子睡覺,再也不理會蘇陌塵了,而蘇陌塵看到穆盈這次是真的發火了,再看看她露在外面的後背,上面還有昨晚歡愛的痕跡。他也意識到自己最近好像真的有點過分了,可他不是著急嗎,想著盡快讓穆盈懷了自己的孩子,也好早點把她怪到自己的戶口本上。

    不過這些想法他是不會告訴穆盈的,更不會把在套套上扎洞洞的事情透露出去,這件事可是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蘇陌塵看著閉眼假寐的穆盈,眼神向下移動,看著穆盈平坦的腹部,想著會不會里面已經有了他的種了呢。

    想到這,蘇陌塵也乖乖的上床了,這次他是真的沒有在踫穆盈,只是在穆盈傳來均勻的呼吸聲後把她摟在了自己的懷里,手還放在了穆盈的肚子上,好像里面真的有他的孩子一樣。

    經過這次穆盈的控訴和發飆之後,蘇陌塵在歡愛之事上也真的有了節制,只是看著穆盈每個月大姨媽準時的來了之後,他的臉色越來越暗淡了,為此自己還偷偷的跑去做了檢查,報告當然是非常健康。看了手里的報告之後,蘇陌塵在想是不是穆盈的身體有問題,想著她離開的七年接受那樣的訓練,肯定影響到了身體。

    可是這件事蘇陌塵也不能說出來,他不可能拉著穆盈去醫院檢查,更不能把心里的懷疑講給別人听,只能自己獨自傷神。不過經過幾個月的調試,蘇陌塵也想開了,反正這輩子他是認定了穆盈,不管能不能生孩子,他都無所謂。以前穆盈有心髒病的時候,醫生也說過以後可能影響生育,他都沒有在乎,現在也就更不會在意了,而且蘇陌塵相信自己的父母也不會介意。

    現在,穆盈基本上已經把工作重心轉移到了意大利,赤焰門在意大利建立了基地,基本都是由穆盈負責。不過穆盈放不下雲城的朋友,還有蘇億涵和小寶寶,基本上每個月也會有十來天是待在雲城的。其實她是想每個月能在雲城的時間長一點,可蘇陌塵的極限就是十天,而這期間他還會飛到雲城來看穆盈。每次這個時候,蘇億涵他們酒會催著穆盈回意大利,南宮軒也會用各種工作上的借口讓穆盈離開,因為他們實在受不了蘇陌塵那哀怨的眼神。

    就這樣過了半年多的時間,這期間,蕭晨和歐陽淼淼也終于結婚了,自從蕭晨結婚後,蘇陌塵又開始提他和穆盈的婚事了,他一直想讓穆盈把兩年的期限縮短,不過穆盈的固執可不是一般人能動搖的。

    不過在穆盈堅持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她不得不妥協的事情,因為她懷孕了,原本每次準時來的大姨媽忽然推遲了一個星期。一開始穆盈還沒覺得奇怪,直到有一天她陪著蘇億涵去買大姨媽巾的時候才察覺自己一項準時的大姨媽沒來。當下,她就覺得不太對勁,立刻給自己把脈,答案明顯是喜脈,為了再次確定,她還買了驗孕棒,結果在一次讓她崩潰了。

    當時蘇陌塵才離開雲城一天,穆盈憤怒的打了一個電話,蘇陌塵還沒開口就听到了穆盈的河東獅吼,當時蘇陌塵正好回蘇宅陪莊馨雅他們吃飯。

    “蘇陌塵,你這個混蛋,你卑鄙無恥,你下流至極,你怎麼能做那麼齷齪的事情,啊……我要瘋了。”

    電話那頭的蘇陌塵被穆盈罵的莫名其妙,他再三反思,最近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啊!

    “盈盈,你怎麼了,我又做錯什麼事情了嗎!這段時間我一直很乖啊,你讓我回意大利,我就听你的話回了,你讓我不要一天打你十個電話,我就只打了九個,我實在想不出那里做錯了啊!”

    坐在一旁的莊馨雅和蘇明琛看到自家兒子這幅德行,兩個人直接偷取鄙視的眼神,什麼時候自家兒子這麼沒骨氣,還有,居然一天打這麼多電話,換做是他們也會發火了。

    “混蛋,我問你,我怎麼會懷孕,我們不是做了措施的嗎,你不要告訴我有漏網之魚,這種事忽悠不了我,你是不是做了手腳,蘇陌塵,你怎麼能這麼卑鄙啊!”

    蘇陌塵一听穆盈的話,立刻激動地站了起來,可以想到穆盈還在氣頭上,又不能在電話里笑出聲,立刻憋著笑。

    “盈盈,你懷孕了,真的嗎,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你都說了結婚之前不想懷孕的,我可是一直按照你的要求做的。你說是不是我的子孫太強悍,那一層塑料膜擋不住他想早日長大的強烈願望呢!盈盈,居然懷孕了我們就生下來,反正你早晚也要給我生孩子的,趁現在我年輕質量好,生出來的寶寶也健康一點,再過幾年我的身體可就沒現在厲害了。盈盈,你可是醫生,優生學你應該比我清楚,你也要為我們的寶寶的未來著想啊!”

    這時候,莊馨雅和蘇明琛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尤其是蘇明琛,看自己的兒子哄穆盈一套一套的,練練豎起大拇指。莊馨雅直接搶過蘇陌塵的電話,剛才穆盈的反應她可是听出來了,真怕她一個沖動不要孩子。

    “盈盈啊,我是阿姨,正好陌塵回家吃飯,你听阿姨說,既然懷孕了我們就生下來,現在阿姨年紀大了,趁現在還有點力氣還能幫你們帶帶孩子,等過兩年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反正你和陌塵在一起,早晚要嫁進我們蘇家的,現在懷孕了,我看就趕緊把事情辦一辦,趁著肚子還不明顯,把婚禮舉行了,也好讓我和你叔叔放心。”

    蘇陌塵現在覺得自己的媽咪真的是神助攻,比他可是厲害多了,有他媽在,他就不信這次穆盈還會不同意嫁給他。

    穆盈听了莊馨雅的話,當時就愣住了,原本還想著兩年後在考慮這件事,可是現在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難道真的要等到孩子都會說話了才答應蘇陌塵。穆盈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是她和蘇陌塵的寶寶,雖然一開始知道的時候有點生氣,不過現在靜下心來想想還覺得挺幸福的。

    “阿姨,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原本我是想等二十六歲的時候在和陌塵考慮婚事,可是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傻孩子,有什麼不知道怎麼辦的,你都說了會嫁給陌塵,現在不就是時間提早了嗎,放心,你和陌塵結婚後他依然會像現在這樣愛著你的,如果他敢欺負你,阿姨第一個不放過他。盈盈,這次听阿姨的,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也省的陌塵這小子一天到晚為怎麼把你拐到我們的戶口本上著急。”

    “恩,那我听阿姨的,那就先這樣了,我暫時還不想里陌塵,我就先掛了。”

    “好,是該晾一晾這臭小子了,那就先這樣。”

    說完莊馨雅直接把電話掛了,蘇陌塵還準備和穆盈在說幾句,看到自己媽咪直接掛了電話,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媽咪,你怎麼把電話掛了呢,我還想和盈盈再說兩句呢!”

    “臭小子,現在盈盈不想和你說話,雖然她同意了結婚,但是現在還在生你的氣,你說說你,怎麼用這樣的方法逼穆盈和你結婚呢!”

    “媽咪,我這還不是為了讓你們早點喝上兒媳婦茶嗎!”

    蘇明琛看自己老婆有點生氣了,立刻上前圓場。

    “好了,雅兒,我們要當爺爺奶奶了,怎麼還怪上陌塵了呢,我看明天我們就會雲城,小軒他們也算是穆盈的娘家人,既然要辦婚禮,得和他們一起商量一下。現在穆盈懷孕了,陌塵也該陪著她,照顧好她,那孩子吃了那麼多年的苦,我們也該提雷諾好好地照顧這丫頭。”

    “還是爹地厲害,想的這麼周全,好,明天我們就去雲城,哈哈,我當父親了,想想都覺得爽!”

    第二天,蘇家三人踏上了去雲城的飛機,這次他們直接坐上了自家的私人飛機直飛雲城,九個小時之後他們三人出現在了雲城雲霧山莊別墅的客廳了。

    蘇陌塵一進到客廳,就看到穆盈正抱著九個多月的南宮賦,逗著他玩,就見南宮賦的小腿歡樂得在穆盈的懷里一蹬一蹬的,蘇陌塵立刻放下手里的行李走到穆盈身邊一把搶過懷里的外甥。

    “盈盈,你現在怎麼能抱孩子呢,小心被他踹疼了。”

    穆盈懷孕的事情別墅里的人還不知道,他們還都在疑惑怎麼蘇家這三個人一聲不響的又跑到雲城來了,他們可都記得蘇陌塵才離開兩天而已。不過看蘇陌塵現在這副樣子,尤其是剛才的那幾句話,作為過來人的蘇億涵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接過哥哥手里的小賦兒,一臉驚訝的盯著穆盈的肚子。

    “穆盈姐,你懷孕了!”

    一語驚到了全屋的人,漢斯,宇文杰他們一個個的同時看向穆盈的肚子,等待著穆盈的回答。

    穆盈被這麼幾個大男人盯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是什麼眼神啊,以前蘇億涵和歐陽淼淼懷孕的時候這幾個人可沒有這樣過。

    不過穆盈還是回答了他們的疑問,雖然昨天一直到自己懷孕了心里有點氣憤,但是經過一夜,她心里也不再生氣了,反而多了幾分期待。

    “恩,昨晚才知道的,所以沒有告訴你們,沒想到今天陌塵就趕來了。”

    穆盈的話一說完,宇文他們三個單身漢全都笑了起來。

    “哈哈,我們要當舅舅了。”

    倒是一旁的南宮軒看到他們三個開心的樣子有點不爽,一年多年涵涵懷孕的時候也沒見他們幾個這樣啊,就是前幾個月蕭晨公布淼淼懷孕的時候他們幾個也只是說了聲恭喜啊!

    “行了,你們三個開心個什麼勁,穆盈懷孕又不是你們懷孕,涵涵和淼淼懷孕的時候也沒見你們三個這樣啊!”

    “老大,這怎麼能一樣啊,穆盈的孩子生下來可是要叫我們舅舅的,這俗話說的好,天大地大舅舅最大嗎!”

    一旁的蘇陌塵听了宇文杰的話,頓時覺得不好了,他怎麼忘記了穆盈現在還有這幾個異性哥哥呢,尤其是南宮軒,想到之前婚禮上他刁難南宮軒的那些事情,忽然有種自作孽不可活的錯覺。

    倒是南宮軒一听宇文杰的話,立刻來勁了,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那雙邪惡的深眸算計的看著蘇陌塵,嘴角那上揚的邪魅的笑意,讓蘇陌塵整個人直打顫。

    “穆盈啊,你現在懷孕了有什麼打算嗎?我看要不你就去魂島那邊,正好那里的空氣好,適合你養胎,這邊的事情你就交給蕭晨他們幾個,如何?”

    能說南宮軒這是故意的嗎,在場我看所有人都能看出南宮軒這是明晃晃的要給蘇陌塵一個下馬威。以前蘇陌塵是他的大舅哥,現在看來他也是蘇陌塵的大舅哥了,南宮軒可是相當記仇的,不過好在還有蘇億涵在一旁,不然估計此刻的蘇陌塵真的是孤軍奮戰了。

    蘇陌塵也知道現在是該服軟的時候了,誰讓自己的老婆孩子是赤焰門的人呢,尤其這個老婆現在還對他有點生氣呢,蘇陌塵轉頭看向一旁置身事外的穆盈,立刻無賴的貼了過去。

    “盈盈,你可不要答應南宮軒,你生孩子怎麼能不讓我陪著呢,我可是孩子的爸爸啊,盈盈我們現在就去登記,好不好,趁著現在肚子不明顯我們趕快舉行婚禮,你也不想以後孩子生下來問為什麼我們不結婚啊!”

    這時候莊馨雅也過來勸著穆盈,她可是想這杯兒媳婦茶想了八年多了啊!

    “對啊,盈盈,昨晚我們不是在電話里講好了嗎,其實你和陌塵現在和結婚沒什麼區別,可是為了孩子,你們也該去領個證,盈盈,你們已經錯過了七年,是不是應該更加珍惜現在的機會呢!”

    “對啊,穆盈姐,我可是一直想著叫你嫂嫂了,可是之前總覺得這樣叫有點名不正言不順,穆盈姐,你就答應我哥吧,以後我們可就是親上加親了。”

    蘇億涵見自家哥哥現在這麼低聲下氣的,也不忍心幫著自家老公在捉弄哥哥了,也加入到勸說穆盈的行列。

    穆盈見一個兩個的勸著,其實她昨晚也覺得莊馨雅的話很有道理,反正遲早要嫁給這個男人的,之前只是想在多玩幾年,不過現在都有了孩子,估計以蘇陌塵緊張自己的程度他是不可能在想以前那麼自由了。

    “蘇陌塵,嫁給你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幾個要求。”

    蘇陌塵見穆盈終于同意了,立刻點頭答應。

    “好,盈盈,只要你答應嫁給我,不要說幾個,一百個一千個都行。”

    南宮軒在一旁見蘇陌塵這麼沒骨氣,一臉的鄙視,可惜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對蘇億涵好像也是這樣的。

    “第一,結婚後你不能約束我的自由,不能管我的事情,不能勸我離開赤焰門,這輩子我生是赤焰門的人死是赤焰門鬼,這是我們當時離開魂島時發的誓,我不能破壞赤焰門的規矩。第二,結婚後我會和你回意大利,但是每個月我還是要會雲城小住,你不得用任何理由反對。第三,不準做任何背叛我們感情的事,我知道現在還有很多女人找各種借口接近你,如果你一旦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會殺了那些女人,然後帶著孩子離開。”

    “好,我全都答應,現在可以答應嫁給我了吧!老婆!”

    穆盈傲嬌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而邊上南宮軒他們幾個似乎已經在想著等婚禮的時候怎麼折磨蘇陌塵了,也讓他知道一下穆盈娘家人的厲害。

    三個月後,在穆盈懷孕四個月的時候,她和蘇陌塵的婚禮在羅馬正式舉行,這次的婚禮吸引了整個意大利的關注,只因為蘇陌塵身份的特殊。

    在蘇陌塵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項考核之後,終于見到了自己的新娘,此刻的蘇陌塵已經累得精疲力盡了。他沒想到這次擋在新娘門外的會是一群男人,而且還是以南宮軒為首的一*詐之徒,他此刻算是明白了,以後如果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穆盈的事,估計他會被這幾個人算計的連骨頭都不剩。

    這場婚禮是最傳統的西式婚禮,選在了羅馬市中心最著名的教堂,南宮軒作為穆盈的老大,他挽著穆盈走進了教堂,親手把穆盈交到了蘇陌塵的手里。

    “以後穆盈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讓她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放心吧,我會用我整個生命讓她幸福。”

    這次,這兩個平時一見面就斗嘴的男人確實格外的嚴肅,而穆盈也是難得的像個小女人安靜的站在一旁。

    牧師神聖的主持著這場婚禮。

    “蘇陌塵先生,你是否願意娶穆盈小姐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

    “穆盈小姐,你是否願意嫁蘇陌塵先生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

    “好,現在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牧師的話一說完,作為伴郎的菲爾本已經把戒指遞了過來,這不是穆盈之前手上戴著的那枚鑽戒,而是一枚藍寶石戒指。穆盈認出了這枚戒指,現場的很多人都認出了,這是象征黑手黨教父夫人的戒指,帶上這枚戒指也就意味著穆盈在黑手黨的地位等同于蘇陌塵。

    之後,穆盈也為蘇陌塵戴上了同款的藍寶石戒指,從這一刻起,穆盈就多了一個身份,黑手黨教父夫人。

    “好,現在請新郎親吻新娘,從此刻起,你們已經結為正式的夫妻,從今以後,神會保佑你們,願你們永遠幸福!”

    這是的蘇陌塵有點激動,他終于等到了這一天,雖然晚了很多年,可結果還是好的,他抱著穆盈,當著現場所有的人,深情的吻著他愛了十多年的女人。從此以後,這個女人將是他生命的全部,而不久的將來,他們的生活中將會迎來一個新生命。

    全場的觀禮嘉賓全都站了起來,給這對新人祝賀的掌聲,整個教堂,被幸福包圍著,全場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這對新人的幸福和愛。

    ------題外話------

    終于大結局了!歷經兩百多個日日夜夜,若非的第一本終于完結!

    《權門梟妻》簡介︰預計七月中旬上線,希望親們能多多支持!

    南宮婧翎,神秘家族出來的大小姐,為了小時候的一句戲言,丟開了萬千寵愛,錦衣華服,去掉了那個尊貴的姓氏只身來到華夏國的首都帝都。

    冷清揚,帝都最有權勢的權三代,生活在勾心斗角,爭權奪利的大家族,從小得不到半點的父愛,為了那可笑的繼承人之位,為了完成母親的願望,從小變成了一個冷酷無情的人。

    原本只以為自己的一生會在這樣沒有一點人情味的家族中度過,為了家族的榮譽,為了捍衛母親的地位,放棄了所以他想要的。

    可在某一天,一個丫頭闖進了他的生活,讓他自律的人生亂了步伐,讓他冰冷的內心開始融化。


如果您喜歡,請把《冷情總裁霸寵小嬌妻》,方便以後閱讀冷情總裁霸寵小嬌妻17、圓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冷情總裁霸寵小嬌妻17、圓滿並對冷情總裁霸寵小嬌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