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CH.xx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桓哲 本章︰111.CH.xx

    ..,最快更新[綜韓]改編劇本最新章節!

    此為防盜章。1h之後系統會自動替換。感謝支持正版!

    excuse me,再說一遍好嗎?韓婷婷懷疑自己出現了幻听……主角不按套路她倒是在掌握的,兩個小的這是什麼狀況?

    韓婷婷做好了計劃,不喜歡中途變卦,退到金 秀旁邊三步外,攤開雙手聳聳肩,“那你幫我把手機還給她,我下午有事不回學院。”

    韓婷婷眼看著金 秀松了一口氣,忍不住添了一句,“這個不算是我的願望哦。”

    金 秀又提起一股勁。怎麼面對吳惠美那麼負擔啊?韓婷婷往前走了幾步,半天想起來,她不認得路,還得靠這位來領路,所以又退了回來。韓婷婷對著金 秀攤起雙手,以表明自己絕對沒什麼不正經的想法,說道,“有點路痴,拜托您領我回學校了。”

    順路的事,金 秀沒法推辭。兩個人並肩走著,韓婷婷留意到金 秀繃緊神經還處在警戒狀態。女追男啊……金 秀這反應,也不像毫不動搖吧。

    兩個人前後腳走到學校門口,金 秀事先檢查了一遍周圍人的動態,才向韓婷婷說了再見。哎,這麼怕被人看到?難道認為男女走在一起就會有被誤解是戀愛關系的可能?韓婷婷忍了忍笑,朝他用力揮揮手,“多謝啦。幫忙還手機是一件,送我回學校也是一件。”

    她沒說什麼,金 秀的耳根就紅了。韓婷婷在心里早笑了不止一次,偏偏一本正經的,一步三回頭。明知道這樣,金 秀會更不自然的,但她就是閑得想去逗他。也許是因為,做一個鬼實在太寂寞啦。她其實隱隱動了和金 秀結識的心思,但又清楚,如果不是他搞錯了夢境和現實,他是不可能那麼快接受自己的。

    韓婷婷有一些抑郁了。這個世界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啊,她會瘋掉的。全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錯覺,真的有一些可怕。也因此,她對河露拉和金 秀有著特殊的感情。前者是她獲得自由的關鍵,而後者是她面臨的充滿意外性的人物。

    韓婷婷這一次在吳惠美身上停留的時間比想象中要久,她等了一會兒沒感覺到要離開吳惠美身體的跡象,查看了吳惠美的課表,在上課前趕到教室。路上撞見正在幫她還手機給河露拉的金 秀,她隨口撒的謊就這麼被拆穿了。不過,韓婷婷挺欣慰。金 秀不像劇里那樣,需要河露拉左躲右閃,這一回他主動找上了河露拉,也表現出嘗試要支持和理解母親的態度。

    “嗨。”這個世界上,對她來說特別的兩個人都在,韓婷婷大大方方打了個招呼走進了教室。這一節上的是婚姻與家庭,正好是金伊真教授的課。金伊真,就是金宇哲的女友。

    開課不久,這節課要分組進行小組任務。河露拉像電視劇里一樣和那位舞蹈社團的前社長羅順南一組,而韓婷婷和另一位不認識的學長組了隊。她很仔細地存了對方的號碼,做好備注。她害得吳惠美丟失了這段時間,佔用吳惠美生命的同時,她盡量給吳惠美留下足夠多的信息,免得惠美回到身體,對自己“經歷”的一切全無所知。

    下課有惠美的朋友來找韓婷婷,韓婷婷沒辦法在吳惠美親近的朋友面前偽裝下去,就還用自己有事要忙的說辭。入鄉隨俗買了紫菜包飯和一瓶飲料,韓婷婷晃著塑料袋子在大學校園里溜達,一面找著有沒有哪個清淨的角落能坐著吃飯。

    她自己沒反應過來,就走到了河露拉常去的地方,因為她常常坐在邊上當河露拉和車賢碩的電燈泡。原本要打招呼的,瞄見了車賢碩,目前老大存在感的韓婷婷就趕緊閃一邊兒去了。在她蝴蝶的作用下,車賢碩和河露拉的接觸比電視劇少了許多,也沒有那麼劍拔弩張。車賢碩一臉傲嬌坐在河露拉身邊,河露拉假裝沒看見他,專心地啃自己的紫菜包飯。

    現在的河露拉可不需要車賢碩的“幫助”,車賢碩還是找到了放不下河露拉的理由。韓婷婷不知道車賢碩有沒有在河露拉身上找到過去的影子,他究竟是留戀十八歲的河露拉,還是對現在的河露拉產生了想法?

    這些都沒所謂。不管他是出于何種目的,車賢碩都會喜歡上河露拉。河露拉比電視劇里成長得要快,車賢碩少了同情心打掩護,就能更快地認識到自己的心意。河露拉假裝沒有留心,其實一直偷偷觀察著車賢碩。夢境讓河露拉想起了過去的一切,車賢碩,當她口中含著這三個字,河露拉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口藏著一股微妙的情緒。

    這兩位大小孩別扭地相處的時候,韓婷婷拆開了紫菜包飯的包裝,一邊咬一邊繼續自己漫無目的的溜達。

    她留意到,前面的路口金伊真的身影一閃而過。她馬上想起來,這附近就是金伊真和金宇哲見面的秘密場所。

    韓婷婷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機,準備好偷拍,貓著腰挑了另一條路隱秘地靠近他們。

    韓婷婷記得前一夜金宇哲那個可怕的表情,她第一時間想到抓住這個機會,得到金宇哲出軌的證據,為河露拉增加勝算。

    韓婷婷按了錄影,通過這段影像很容易發現,金伊真和金宇哲背靠背坐在長椅上,打著掩護在密談。學校的兩個教授,出現什麼情況才不能正大光明談話?這恐怕無法讓人做出無害的推斷。

    這附近相當幽靜,一般人沒事不會往這里來。有長椅的緣故,很適合情侶們休息。金宇哲光挑安靜的地方,看來對學校的“景點”並不熟悉。

    韓婷婷連按了好幾次快門,拍夠了才停下來查看自己拍攝照片的清晰程度,與此同時她感覺自己身後有道陰影慢慢在靠近。

    “你在做什麼?”金 秀遲疑著靠近了她。韓婷婷很確定他沒有見到他父親的作為,否則他不會主動打這個招呼。

    韓婷婷做出驚訝,捂住嘴巴,視線投向金宇哲那個方向……金 秀總會看一眼的。

    只要一眼,他就該猜出什麼。

    韓婷婷拍著心口,火上澆油“感慨”道,“教授們戀愛也挺有花樣的。我冷不防遇到授課教授,差點就傻乎乎上去打招呼了。”

    金 秀的面色發白。韓婷婷則惡劣地低下頭笑了笑。

    親眼目睹父親的背叛。

    金 秀應該選好陣營了。

    不能總當一個孩子,活在粉飾太平里。對不對。

    此刻池成俊和金惠珍的義務勞動應該已經結束了吧?慧珍和池成俊都沒有帶現金,不小心吃了霸王餐,所以要給那位和most主編撞臉的老板娘挖牛、糞。金惠珍沒有提起,韓婷婷不好莫名其妙地給金惠珍轉錢,困擾了一會兒就重新躲回被窩里生病萎靡去了。

    迷迷糊糊睡過一整個下午,她恢復了大半體力。檢查手機發現,一下午的未接來電除了金惠珍還有池成俊。她給那兩位都回復了短信,就忙忙碌碌給自己煮粥。

    晚上七點,門鈴響了,有外賣小哥讓她簽收打包好的食物。她不久前經歷過尾、行,謹慎地問了許多問題,又透過門縫接過訂單核實信息,做好這些才打開門。

    小哥倒耐心,笑著說,“小姐真是很仔細呢。這是你男朋友給你訂的,可以給我在這里簽字吧!”

    韓婷婷送走小哥,拆開外賣盒,里邊是一盒粥和一盒營養雞湯,她全拿出來放在了冰箱里。不管是誰,他都送晚啦。她早已經自給自足填飽了肚子。韓婷婷橫躺在沙發上,翻著手機通訊錄,心底有了一個人選,但不是百分百肯定。

    她撥通那個人的號碼,問,“那個粥是你給我點的嗎?”

    “嗯。”那頭的人帶著鼻音猶豫了一會兒,說,“我不在首爾……你現在還好嗎?”

    昨天兩個人都被雨打濕了,池成俊沒她嚴重,听起來也沒逃過感冒。

    韓婷婷點頭,“我已經好多了,你還在工作?”

    兩個感冒了的人大腦要比平時遲鈍很多,你一句我一句互相說了些沒內容的話,期間傻笑不止。韓婷婷讓他早點休息,池成俊便說了晚安。

    比起電視劇,她和池成俊的相處似乎少了好多的浪漫。但是心口流淌的溫暖,總不是假的。

    這個世界的池成俊,是屬于她的池成俊,是喜歡閔夏莉的池成俊。

    *

    金惠珍但凡遇上池成俊就在不斷地出糗,她能感覺到自信每分每秒都在流失。吃個飯兩個人都沒有帶現金,同事和朋友都聯系不上,她和身為副編的池成俊落魄到穿著花褲子挖牛、糞。好不容易結束,她把自己的員工卡弄丟了,多虧了池成俊跑回去從牛糞堆里替她找回來。

    對不起對不起。她無措地重復著這一句話。只是自己出糗也就算了,連累得池成俊一起有失風度。

    到了酒店,她找回了一點輕松。在沙灘上瘋跑,回過頭一眼就看到她喜歡的那個男人,他站在那里,周圍靜止成一副畫報。他握著電話,在等待對方的接听,她想到之前沒有聯系上的夏莉,也開始打電話。

    夏莉的手機在佔線中。

    晚上坐在咖啡廳聊天時,金惠珍忍不住擔心池成俊的身體。他的工作已經很辛苦,這會兒還出現了感冒鼻塞的癥狀。池成俊在她對面拿著pad搜索著網絡信息,他專心的時候就會徹底忽略掉周圍的動靜。過了一會兒,他拿出手機,開始點餐,金惠珍拘謹地坐在一邊,听著他慢慢地報出自己出租屋的地址。

    夏莉啊,你是要給夏莉點餐啊。金惠珍硬著頭皮問他。

    池成俊大方地承認,然後說,慧珍,工作一天很疲勞,你也早一點回去休息。

    池成俊對朋友體貼又善良,工作佔用了他過多的精力,所以他不像最初那麼愛在私下開玩笑。沉默嚴肅,讓她時常覺得無法靠近。池成俊關心了夏莉,也關心了她,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不知滿足。

    “池成俊……”她喊他,他用疲倦的眼楮看她的時候,一切的話都好像哽在了喉嚨口。

    是不是,不應該再喜歡他了?

    *

    杰克森!回到公司,金信赫喊著他給金惠珍特別定制的綽號,帶著夸張的表情向她跑過來,金惠珍不知為何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我很累,真的很累,金記者今天不要纏著我啦。”她眼底的黑眼圈黑得像鍋底灰。明明知道自己的話會傷害到金記者,因為他平時嘻嘻哈哈的,沒怎麼猶豫就說出來了。金惠珍還是有小小的後悔的。

    金信赫難得正色,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心情不好,那就去能讓心情好的地方吧。今天下班我要帶杰克森去一個地方。因為,今天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金信赫後來在游樂場告訴她,今天是他妹妹的生日。他之前不止一次說過,她和他妹妹長相很像的。她不得不小心對待思念家人的金信赫,不知不覺也投入到玩樂中。金信赫的笑臉是她常常見到的,當它從他臉上消失,哪怕只有一秒,她都會不適應。和金信赫笑成一團,心底的煩惱跟著少了很多。


如果您喜歡,請把《[綜韓]改編劇本》,方便以後閱讀[綜韓]改編劇本111.CH.xx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綜韓]改編劇本111.CH.xx並對[綜韓]改編劇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