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面癱響 書名︰[綜]吹笛手
    巴里安最近很不和平,原因在管著這里的桑薩斯很不開心。燃文书库

    理由是他以前就關注的一個小丫頭,在他跟家族生意上的伙伴爾虞我詐的時候,她竟然被人拐走了!而那個拐走她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桑薩斯一直看不順眼的,奪走了他繼承權的那個g田綱吉的手下!

    只是一時間被那個白蘭絆住腳,沒想到他們居然連證都領了,孩子都要有了!

    桑薩斯不開心了,倒霉的就是他身邊那幾個,首當其沖的就是最能作的斯庫瓦羅。三天斷根骨頭,五天住一次院什麼的,雖然這種事情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只是最近變得特別頻繁了些。

    桑薩斯這里陰雨密布,而大宅那邊卻喜氣洋洋。

    g田綱吉真心為雲雀感覺到高興,想當年他可是很擔心這位前輩就這麼拉著草壁前輩孤老終生的。沒想到啊,沒想到,這位讓人擔憂的前輩居然開竅的比他還要早,早早的就盯上了性格很好的後輩,雖然婚禮沒有邀請他們任何人,也沒跟誰提起過,但最起碼還知道要告訴他們,他要請孕假。

    請孕假呢。

    “呵呵……”g田綱吉總感覺自己有點耳背,他明明還很年輕,“那個雲雀前輩,不知道雲雀夫人她懷了多久?”

    “二個月。”

    二個月你居然就跑來請孕假!會不會太早了一些!

    多年歷練,g田綱吉已經練就了心中吐槽而外表不顯的技能。就連雲雀這種敏感的人都察覺不到,可見他功力練的有多深。

    “雲雀前輩我不反對你去陪夫人,但是……工作,最起碼也要找一個接手的人才行啊。”g田綱吉很憂傷,雲雀管著彭格列的財政,乍一看感覺這工作和雲雀這種戰斗分子不匹配。但你往深了想,雲雀管財政呢,放在平日里他跟六道骸動手的時候,就不得不考慮一下,今個月的收入和支出能不能持平,跟六道骸打架的時候也能稍微收點力,不至于搞的月月因維修赤字。

    彭格列的古董擺設可不少,毀一個都能讓g田綱吉吐出兩升血。以前,g田曾經一度懷疑,彭格列大概要在他這一代凋零了。

    萬幸,他身後有人出主意!

    一個扔去財政,一個扔去管守衛。對,六道骸被g田綱吉扔出做了護衛負責人。因為只有這樣,他下次附身人去挑釁雲雀的時候,會考慮一下他手底下的人,到底夠不夠他折騰得。

    下個月交替班的時候,他是能輪到一天呢,還是輪一個月呢。

    六道骸跟雲雀一樣向來不喜歡被束縛,最重要的是,他們責任心還挺高了,所以手底下的工作都會呈上完美的結果,才去給他整點心塞的事情。

    這麼一安排,到比平時不管他們要強的多。

    請稱呼他為機智的g田綱吉君~。

    雲雀怎麼會不知道g田心中的小九九,只是他最近心情好,才不願意去管的。他現在可是管著彭格列的財政大權,他要是不開心了,稍微給財政那邊縮縮水,g田綱吉下個月就能只能吃糠野菜,過著食不果腹的悲慘日子。

    “這種事情扔給那個銀發的去。”雲雀拿起外套搭在手臂上,懶得去管g田怎麼安排,他對身邊站著的草壁示意一下,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房間。

    雲雀走的很快,幾乎將草壁遠遠的拋在了身後。

    沒辦法,進入準爸爸行列的他實在是太過擔心家中的妻子,因為那可是個在他沒回來前,自己小日晚了都沒往懷孕上想,還敢踩著凳子去換窗簾的人啊!

    雲雀現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盯著妻子,迫不及待的想要歸家去,去看看家里等待著他的愛妻。

    準爸爸已經成了隨時都有可能炸毛的野獸,而準媽媽卻依舊如往常一樣,沒事逗逗鳥,整理一下準爸爸的書房桌子,或者將洗好的衣服曬出去。然後如往常一樣,做好了熱騰騰的飯等待著工作完的人回家。

    雲雀在意大利的房子並不是很大,也就是個普通的二室公寓,因為他平日里大半的時間在彭格列,這棟公寓只是給蝟來意大利,不方便居住到彭格列大宅所準備的。

    雖然很小,可每個角落里都被她搭理的充滿了溫馨,雲雀很喜歡這種感覺。

    尤其是,每當他歸家的時候,室內總會傳來,“歡迎回來。”的迎接聲,如果運氣好,他還能聞到在空氣中彌漫的晚餐的香味。比較喜歡西餐的蝟,特地為他學習了日式料理和中國料理。

    每每想到這里,平日里面無表情的雲雀的神色都會柔和下來,“我回來了。”

    “水幫你放好了,衣服放在籃子里了,自己去拿。”

    听見廚房里傳來的聲音,雲雀嘴角微微翹起,他將西裝領帶松了松,並不著急去洗澡,而是一步步來到廚房外,抱胸依靠在門邊上看著在里面正在試味的人。

    因為懷孕的關系,她的胸部變得豐滿,身材也略有些走形的發福,可是卻讓人有一種,抱著一定會很舒服的感覺。她听見聲音回頭看過來,疑惑道︰“怎麼了?”

    那呆呆的樣子,讓雲雀忍不住上前擁住了她的腰身,低頭親吻她的唇角,順便帶走她唇邊沾著的湯料,“味道不錯。”

    “嗯?是嗎?不會有點咸嗎?”

    “不會。”

    因為懷孕的關系,蝟的味覺開始偏重。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偏重。有時候恭彌覺得剛好的味道,在她吃來卻淡出鳥。有時候她能接受的味道,對恭彌來說卻無法下咽。

    而恭彌卻從來沒有因此而生氣,他會在她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說︰“不會。”或者是“剛好。”

    有的時候她還會任性,大晚上突然間就坐起來想吃別的東西,然後,恭彌就會穿上衣服去給她買,不管多晚,不管周邊還有沒有店開門,哪怕他要開車跑出去很遠,也會幫她買回來。買回來,她有時候還不一定會吃。

    懷孕初期的嘔吐和浮腫,給蝟造成了不小的折磨,同樣也給雲雀造成了很大的折磨,他直接就變成了夜行動物,白天休息晚上照顧蝟。

    萬幸,五個月的時候,我妻夫婦就搬來了雲雀宅中照顧女兒,順便照看一下邁進準爸爸行列中,外表看著沒什麼,心里卻對蝟一舉一動都緊張的不得了的某只鳥。

    面對把自己寶貝閨女拐走的男人,我妻爸爸對雲雀恭彌的感覺痛並快樂著,他挺喜歡這小子的性格,以及他寶貝閨女的樣子,卻又因為他拐了寶貝女兒,每每見面都忍不住想要欺負欺負他。雖然論格斗我妻爸爸自認打不過雲雀,可是他怎麼說都是這小子的岳父啊!他敢對岳父下手嗎?!

    在棋盤上,我妻爸爸分分鐘教雲雀恭彌做人。

    而我妻媽媽就是那種岳母看女婿,越看越順眼的類型。

    我妻爸爸白天欺負雲雀,我妻媽媽晚上就幫雲雀去我妻爸爸哪里找回場子來。一日三餐除了讓我妻爸爸做蝟喜歡的飯菜,就是做雲雀喜歡的日式料理,家中的地位,蝟第一,雲雀第二,長門二號和雲豆第三,我妻爸爸則是可憐的墊底。

    時間就像是劃過天空的流星,總算是安全的到了預產期。

    蝟進入產房的時,雲雀卻出奇的淡定,坐在產房外的椅子上抱著胸閉著眼楮,與旁邊不淡定的倆夫妻形成鮮明對比。我妻媽媽緊張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繞著回廊轉了好幾圈。而我妻爸爸,有些緊張的抖著腿,盯著瓷磚地面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妻爸爸忍不住扭頭去看女婿,產房外不只是他們,還有其他孕婦的家屬,而雲雀卻依舊保持著剛才的樣子,紋絲沒動。

    “我說恭彌啊……”

    “什麼爸爸?”雲雀聞聲睜眼,扭頭就看見了我妻爸爸一臉被噎住的表情。

    都十個月多了,我妻爸爸還是不習慣雲雀面無表情叫自己爸爸的樣子,雖然這是他應該的,卻怎麼听怎麼覺得超級的別扭!

    “我說你都不緊張小蝟嗎?”我妻爸爸問道。

    產房外等待的男人們,沒有那個能像是雲雀這麼淡定的,不是走來走去,就是急得干脆去與回廊連接的天台抽煙,有的甚至詢問是否可以陪同,得到可以的時候,趕快進去陪伴。听見妻子生下後,便會狂喜的給家里人挨個打電話保平安,哪有像是雲雀這樣平靜的。

    我妻媽媽走上前來,打斷道︰“好啦好啦,恭彌哪里不擔心蝟,他就是太擔心了,才沒跟進去。”

    我妻爸爸一臉茫然的抬頭看著抱胸的妻子,疑問道︰“為啥?”

    “你覺得恭彌要是知道蝟會疼,里面的大夫有幾個能好胳膊好腿的?”我妻之前還考慮到了,一定得攔著雲雀跟進去,以防止他看到里面的事再暴走了。

    我妻爸爸听到,默默的腦補了一下那個畫面,立馬按住了雲雀的手道︰“乖乖呆在外面別動。”

    當年我妻爸爸可是跟著進去過的,連在戰地里穿梭過的他都能被嚇暈過去了,更別提平日里看起來很淡定的雲雀說不定就爆了呢。這小子可沒有外表看上去那麼淡定,生起氣來的樣子寶貝女兒雖然沒見過,可我妻爸爸是見過的!

    雲雀看了看安撫自己的夫妻二人,默默的又閉上了眼楮。這種難熬的時光,真希望快點度過。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有出來的醫生喚道︰“雲雀蝟的家人在嗎?”

    雲雀听後,立馬就站了起來,那醫生繼續問道︰“雲雀先生嗎?恭喜,是個可愛的女孩,她們一會就會出來了。”

    女孩。

    是個女孩。

    雲雀完全沒有听見醫生後面的話,滿腦子只有他跟蝟有了個可愛的女兒。

    事後,當蝟問起他給孩子取什麼名字的時候,雲雀低頭看著趴在媽媽身上熟睡的那一小團時,毫不猶豫的回答。

    “雲雀 明日香。”

    作者有話要說︰  好啦,番外到此結束啦~,寫了好久的文,雖然斷更很厲害,一直以來感謝大家支持!此文完結啦,麼麼噠~</p>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綜]吹笛手》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綜]吹笛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綜]吹笛手》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