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 重返大清(68)三合一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林木兒 本章︰963 重返大清(68)三合一

    奇爸怪媽(68)

    人質被帶了過來, 看起來雖然有些萎靡,但衣著整齊,看起來倒也沒受什麼虐待。無彈窗不過到了這麼一個環境了,心里壓力還是有點大, 加上恐懼和未知的危險,這種萎靡的精神狀態應該還算是在正常的範圍之內。

    美國攝制組那邊林雨桐暫時不去關心, 能把人順勢救出去就算是仁至義盡了。關鍵是自己帶出來的人得安全的帶回去。也就是幾個參賽人員和跟著的保鏢,再加上兩個醫護人員。

    幾個參賽人員對林雨桐的了解僅限于外面的報道, 但是幾個保鏢和醫護人員可都是海納的老人了。大部分簽的都是二十年往上的長約。別覺得簽約的時間長他們就吃虧了。相反,這對他們是一種保障,尤其是保鏢, 吃的就是年輕力壯的飯,他們中大部分人五年之後、十年之後還能吃這碗飯嗎?顯然是不能了。二三十年後,大部分人都在五十歲上下了。相當海納多養他們十年甚至更多。如此,他們對海納也就有天然的歸屬感。

    大頭惡形惡狀的逼著要贖金, 如果沒有就叫林雨桐替他們出, “……我這人是個公道的人!既然人家肯出錢了, 咱們就得按照規矩來。”說著一招手,就有人托著托盤過來,里面放著紙筆,他示意這些人看了看,“看見了吧?這些東西是干嘛用的, 不用我說你們也該知道, 就是寫欠條用的!咱們一個一個來, 從誰先開始?”

    被圈在中間的一群人都愣住了。

    海納的人直接看先林雨桐,林雨桐微不可見的點點頭,就有人應道“我先來吧。”

    這人正是海納的安保人員,還是個小隊長。

    大頭笑了笑,“這才是識時務的俊杰。”說著一擺手就放人過來,“我說數目,你寫欠條。”

    這人走過來,點了點頭,拿起筆等著他說話。

    “兩千萬!”大頭直接報了一個數目。

    這數目一出,人群就傳來一陣吸氣聲。對于一個靠工資吃飯的人,你張口就要兩千萬,就是年薪過百萬的人,也得二十年不吃不喝不花費的掙。這數目誰承當的起?饒是這位小隊長有心理準備,拿著筆的手也不由的顫抖起來。海納的薪資待遇算是高的,一年包吃包住,每個月還有兩身工服,從里到外從頭到腳,都是全定制的。即便如此,一年也就是能積攢個十二三萬。保鏢不比其他,職業上基本沒有什麼發展前景可言。之所以跟海納簽約,為的就是這個長約類似了過去的‘鐵飯碗’。如今還沒怎麼著呢,先叫小老板替他支付兩千萬,說句實在話,就是自己今兒死在這里,海納出撫恤費,兩百萬都已經算人家慷慨了。這可是兩千萬,夠買自己十條命的。

    心里這麼思量著,眼楮就又不由的朝林雨桐看過去,林雨桐對他點點頭,“寫吧!我海納的人,怎麼出來的,我得怎麼把你們帶回去。”

    這話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了。既然是海納的人,海納就認下這筆帳了。不用擔心欠條的事。

    大頭對這位大小姐收攬人心的本事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心里又暗暗警醒,將來跟她合作可得長點心眼,要不然手底下的人都被籠絡去了自己也未必就知道。

    海納的安保人員都放下心來,一個個的排著隊寫下了這些價值兩千萬的欠條,還都按了手印。大頭一個個的看了,確認沒有問題這才收了起來。然後對林雨桐道“我們拿到錢,這些欠條雙手奉上。”

    “當然,這是規矩。”林雨桐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又見跟著參賽的幾個人朝這邊看過來,就道“他們也是我帶出來的,不管是不是海納的藝人,我都得安全的帶他們回家……”

    “林大小姐慷慨。”大頭拍了拍手,十分贊賞的樣子,“我知道你是說叫我別執著于叫這些人寫什麼欠條,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要是林小姐從我這里離開,轉臉翻臉不認人怎麼辦?你、你們林家我都招惹不起,但是……”他指了指這一圈的人質,“他們我卻是不怕的。林小姐不認賬,他們就得認賬。兄弟們這一趟,橫豎不能一點收獲也沒有。您是明白人,這道理不會不明白。”

    林雨桐笑了一下,“依你吧。”然後抱歉的看向幾人,“不要有顧慮,如果實在不放心,就加入海納,咱們隨後可以履行手續。”

    這些人本就不是什麼出名的人物,不都是盼著這麼的節目出頭。現在遇上這事出了一個另類的風頭,但是這絕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如果趁勢加入海納就不一樣了。以林雨桐造星的本事,真想捧他們,出頭也就是一轉眼的事。藝人一旦出名,錢還叫事嗎?別說千萬,就是一兩個億,也不是還不起。欠著海納倒成了好事,海納要想要回錢,勢必是要捧自己的。這其實不失為一條捷徑。

    所以幾個人對于這些綁匪報價一個億,也半點沒有膽怯,眼里還隱隱透出幾分興奮來,十分利索的把欠條給寫了。

    林雨桐直接起身,“海納的人都按照你的規矩辦了,我希望他們得到應有的待遇。”

    “這是當然,只是……”大頭指向以珍妮為首的美國人,“這些人呢?林大小姐不管了?你這里外分的可真清楚。我覺得,以您的身家,應該給予一些人道主義援助。”

    林雨桐聳聳肩,“我帶出來的人我了解,他們能不能支付起這筆錢,我心里也有數,但是他們……”她說著,就朝整個攝制組看去,“我不是很了解……”

    言下之意,人家未必就沒有身家,自己替別人出頭,可就有點自作多情了。而大頭卻明白了林雨桐的另一層意思,就是可著勁的要,這些人底子厚實,根本就不怕敲詐。

    大頭會說中文,跟林雨桐之間也是用中文交流。而美國的攝制組基本是不懂兩人在說什麼。只能從視線上判斷,這兩人談判的話題跟他們有關。

    兩人交流完,大頭就朝美國的攝制組走去。林雨桐眯了眯眼楮,如今能不能拖延時間等到明天早上,只看這些美國人夠不夠皮實了。再說了,這些人的底子林博也叫人調查過,像是珍妮其實是繼承了一大筆遺產的。人家真的不缺錢。

    如今海納的人員跟美國的攝制組是兩個陣營,林雨桐雖然還不能跟自己人說話,但離的並不遠。遠遠的看著,攝制組的幾個美國人顯得有些激動,極力著爭取著什麼。珍妮時不時的會發出幾聲尖厲的爭辯聲,還不停的朝林雨桐這邊指著。不大功夫,就見大頭放行,放珍妮過來。

    珍妮直接走到林雨桐跟前,“林……他們不光是綁匪,他們還是強盜……”她聲音壓的很低,語速又很快,林雨桐听的都有些吃力,“你知道他們從我敲詐多少錢嗎?兩千萬!美金!”珍妮低聲咒罵了一句,才接著道“親愛的林,我們是合作關系,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你連累了我們,你不覺得該為我們負責嗎?”

    還真這麼想?

    林雨桐當然不會承認,只恥笑一聲,“是他們告訴你的?”

    珍妮噎了一下,對方當然沒有這麼說,只是叫自己花兩千萬,會破產的!

    林雨桐隨意的笑了笑,“還有一句話你說錯了,海納的合作對象並不是你。要是我沒記錯,你甚至都不是美國nc公司的一員,你是野外攀岩協會的會員,是以志願者的身份參與進來的。在法律上,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關系。”

    “!”珍妮不由的又咒罵一句。

    林雨桐上下打量她,“你當人家是傻瓜,你看看你渾身上下,全都是奢侈品。他不敲詐你敲詐誰?”

    珍妮才要說話,大頭就在那邊吆喝了,“美麗性感的小姐,如果您還是如此,這價碼合適要再升一升了。”

    “不!”珍妮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來,“你們不能……不能這麼對待我。那筆錢數量太大了,我給不起的!”

    ‘給不起可以借。我剛才不是已經給你機會了嗎?’大頭指了指林雨桐,“林大小姐還是很慷慨的。”

    但是借了是要還的!

    “我想你可能是誤會了。”珍妮連連擺手,“如果真的不能少,我希望用我的信用卡……”

    美國人跟中國人不一樣,這是文化的差異。中國人缺錢周轉,先想到的是父母,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然後再就是同學朋友同事。但美國人不一樣,他們是寧肯跟銀行借錢也不跟私人借錢的。哪怕是親生父母。

    叫珍妮跟林雨桐借錢,從心理上來說,她自己就接受不了。也不光是她一個人,那幾個美國人都一樣。當然了,中國老百姓想從銀行借錢也不像美國那麼簡單就是了。除了房貸車貸以及還不算普及的信用卡,其他的時候想從銀行借點錢,那真是千難萬難了。銀行就是那種你越是有錢他越是追著你貸款。越是沒錢他越是不會借貸給你半點。

    珍妮這樣的想法不算錯,但用信用卡透支現金,這真是個蠢主意。除非大頭瘋了,否則跑到銀行從別人的信用卡里提錢,這是怕警察找不到他們還是怎麼的?

    大頭冷笑一聲“兩千五百萬!”

    “不!”珍妮連連擺手,“別……”

    “兩千八百萬!”大頭又開始叫價。

    “太多了……”珍妮的臉色都蒼白起來了,真要是欠了這麼多,自己只能宣布破產,然後成為一個無家可歸者。

    “三千萬!”大頭笑著又吐出一個數字來。

    “好!好的!”珍妮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這樣吧!三千萬!三千萬!就這樣吧。”

    “早這樣不就好了。”大頭一擺手,就有人遞了紙筆過去。

    珍妮顫抖著手寫了一張借據,然後摁上手印,遞給走過來的大頭,“你會信守承諾吧。”

    “當然!”大頭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然後朝林雨桐得意的挑眉。意思是說,事情我給你辦的差不多了。

    只要有一個人妥協,其他人就扛不住了。

    果然,那邊陸陸續續的送來欠條,數額不等。

    大頭的注意力好似全在那些欠條上,可林雨桐耳朵卻支稜起來,她感覺不對,隱隱的有種危險在靠近的感覺。她渾身緊繃了起來,借著夜色朝周圍的叢林看去。

    暗悠悠的叢林根本就看不遠,可還是能感覺的到那樹影背後藏著一雙雙眼楮。

    她一邊暗自警惕,一邊心里又開始思量起來。自己能感到危險,這些在叢林里討生活的人卻感覺不到嗎?顯然不是!想到之前大頭隱晦的拒絕以及現在對危險的視而不見,她心里馬上就有了判斷,這出ど蛾子看來是大頭出的。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想干什麼。

    正想著,猛地一聲槍響,她幾乎本能的臥倒隱藏,等掩住了身形,她才抬眼看去。就見大頭的肩膀好似中了一槍,他一手捂住肩膀,一手拿著槍。而他的屬下,個將他護在中間,其他人全都背過身去,將人質團團圍在圈子之內。此時的人質還有人不時的傳來尖叫聲,但是除了剛開始的一槍以外,再沒有動靜。不大功夫,就都抱著頭蹲在地上,徹底的安靜下來。

    林雨桐倒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干脆躲到空間里,可這一抬頭,卻見樹叢里有紅光不停的閃過,這卻是之前沒有發現的。那一定是隱在暗處的攝像頭。

    這麼密集的監控,大頭這伙人怎麼會沒發現有人入侵?這也就更證明了自己剛才的猜測,大頭在鬧ど蛾子。鼻尖傳來血腥味,大頭受的傷是真實的。她這才猛然驚醒,誰說大頭拒絕了自己的提議就是放棄了那個計劃,假死還是要假死的,只不過他是想用自己左手假裝去砍自己的右手。

    有了這個認識,林雨桐暫時倒是不擔心了。錢沒拿到,這些人是不會傷人的。

    大頭朝林雨桐的方向看了一眼,剛才她的動作他可是看見了,他甚至懷疑這位大小姐在軍中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否則不會有這麼敏銳的判斷力和敏捷的動作。光是找的那個躲避的角度,來兩個狙擊手暫時也拿她沒辦法。他朝守在他身邊的兩個屬下低聲吩咐,“將大小姐護送過來,這位可是活的銀行卡。咱們後半輩子全指望她了。別叫她出事……”說完又補充道,“也小心她落到別人的手里。”

    林雨桐被帶過去的時候,大頭已經站起來了,他正站在中間,高聲用英語道“是哪位朋友來了?別鬼鬼祟祟的打黑槍,出來說話。”

    林中只有風刮過的聲音,颯颯作響。

    林雨桐借著火把不算明亮的光朝大頭看去,落在他的傷口上,然後眼楮眯了眯,這一槍可不是打在肉上了,絕對是打在骨頭上了,而且位置非常刁鑽,只怕是手術取出了子彈,胳膊十有也用不上力了。對于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就算是廢了。

    這手下的可不輕!

    這是無意撞上了,還是有人故意為之?

    只怕大頭心里這會子也泛起了嘀咕吧。

    ————————————


如果您喜歡,請把《斂財人生[綜].》,方便以後閱讀斂財人生[綜].963 重返大清(68)三合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斂財人生[綜].963 重返大清(68)三合一並對斂財人生[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