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4.第二百七十四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小麥s 書名︰汴京春深
    防盜24章

    回府的路上, 孟彥弼憂心九娘的嘴傷, 一路買了不少小食和小玩意兒討好她,特意說隨便九娘處置,想送誰就送誰。愛玩愛看就來樂文小說網 www。lwxs520。com兩兄妹把玉簪喚上車,細細商量好說辭好應付家里的人。

    九娘蔫蔫地回到听香閣。林氏在她屋里做著針線, 見她回來就緊張地問︰“見著你蘇家表哥了嗎?”待九娘走近一些, 林氏嚇得扔下手上的活計尖叫起來︰“啊呀!你的嘴這是怎麼了?!我的天爺啊!玉簪!玉簪!快去稟告娘子請個大夫來啊!這要是留了疤可怎麼得了!!”

    九娘點點頭, 想起自己現在還有個娘, 阿P卻——,她抑不住的難過和心酸,索性一頭撲到她懷里,輕聲啜泣起來︰“沒事, 就是不小心撞上了,掉了牙。我沒事,姨娘, 我沒事!”

    嘴里說著“我沒事”, 可是人卻哭得更厲害了。林氏嚇了一跳, 左右看看慈姑和玉簪, 她們卻都屈膝一禮悄聲地退了出去。

    林氏又是心疼又吃驚, 兩只手在空中停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將九娘摟在懷里, 也不知說什麼才好, 只好亂說一氣︰“九娘子這是怎麼了?你小嘴這是撞在哪里了?掉的牙呢?撿回來了沒有?要供給牙娘娘, 不然以後牙齒可要長歪了。怎麼會撞上了呢?莫不是你二哥沒給你吃飽你發脾氣了?玉簪明明帶足了一貫錢呢。你就不會自己買啊!腫成這樣怎麼會沒事呢, 萬一留了疤可就不好看了,只能換幾匹布可怎麼辦呢?”

    九娘被她這麼絮絮叨叨了一會,竟覺得好受多了。她悶悶地搖搖頭,聞著林氏身上一股淡淡的百合香,只反手將她摟緊了。

    林氏納悶,不再問她,心里頭卻隱隱有一絲高興。九娘子還是頭一回像十一郎那樣,受了委屈後一頭扎進自己懷里哭一場。

    不一會兒,九娘才覺得不好意思,默默任由玉簪和林氏給自己洗臉,銅鏡里一看,小嘴果然腫得厲害,已經青紫了。

    林氏這才想起來木樨院又出了大事,趕緊告訴九娘︰“今日學里上捶丸課時,不知怎地,七娘那撲棒一揮,正好打在六娘頭上。六娘當場就暈過去了,是被學里的館長親自送回來的,听說剛剛才醒了。眼下娘子她們都在翠微堂候著呢。”

    九娘嚇了一跳,怪不得回來正屋里沒有人。二月十八,諸事皆宜?宜受傷?

    翠微堂上,閑人具無,只有呂氏和程氏妯娌兩個你一句我一句的。呂氏沉著臉說︰“六娘在學里是拔尖了些,難免遭人嫉恨。可自家姐妹,也要下手這麼狠,我倒不懂了。這九歲十歲的小娘子們,哪里來的這種心思?”

    程氏捧著茶盞,皮笑肉不笑︰“二嫂這話就不對了。上回她倆無意之失,還受了家法,哪里來的膽子故意害六娘受傷?最近她們一直都是四姐妹同心同德。何況今日這事先生都說了是意外。二嫂可別把這麼大罪名壓在阿姍身上,我看其實是二嫂心思太重了些。”

    沒等呂氏發話,程氏朝剛進來覺得不妥正要悄悄退出去的九娘招了招手,將她叫到身邊,皮笑肉也笑地說︰“對了,二嫂,說到拔尖,那也是我家的阿才容易遭人嫉恨才是。”她看到九娘的嘴,驚叫了起來︰“啊呀,你看看這孩子這麼出挑,去個相國寺都有人害她弄成這樣!我是不是要去掀翻了相國寺好討個公道!”

    九娘莫名其妙地做了出頭椽子,眼睜睜看著呂氏氣得臉都發了白。

    她朝呂氏福了一福,問可方便去探視一下六娘。呂氏紅著眼楮說︰“你六姐剛剛醒轉,婆婆和你姐姐們都在碧紗櫥里陪著呢,你去看看她也好。”

    九娘趕緊行了禮逃出去,帶著玉簪去後面老夫人房里。

    碧紗櫥外,來探視六娘的孟彥弼剛好出來。兩兄妹打了個照面,孟彥弼指一指自己的嘴,比劃了一下,九娘點點頭,明白他已經向老夫人請過罪了。

    碧紗櫥里人雖多,卻靜悄悄的。出入的婆子侍女們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老夫人正輕輕地撫摩著六娘的手,七娘跪坐在榻邊,紅著眼楮眼巴巴地看著榻上的六娘。四娘侍立一側。許大夫正在一旁的書桌上開藥方。

    九娘上前行了禮。六娘看見她只眨了眨眼。九娘見她眼中無神,神情好像還有點恍惚,便輕輕捏了捏她的手。

    老夫人看到她的嘴,倒嚇了一跳,壓低了聲音又罵了孟彥弼幾句,讓貞娘去取藥膏來。

    忽然六娘身子動了一動,撲到床邊。她的乳母早已將銅盆備好。九娘見她嘔了片刻,也沒嘔出什麼東西,心中一動。前世蘇瞻任杭州刺史時,夫妻二人自己出了五十兩金子,設立了安濟坊,請了靈隱寺的僧人去負責,救治的人三年里也超過千人。她記得有過好幾例被重物撞擊或者摔到頭的病人,也像六娘這樣子,大多臥床幾天,也就好了。她走到許大夫身邊,看他開的都是安神的藥,放下心來。再抬頭,卻看見四娘七娘在門口朝自己招手。

    三人出了碧紗櫥,在廡廊下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四娘開口就問︰“九妹,慈姑可教過你捶丸?”九娘一頭霧水,只說︰“教過一些。平時也看著十一郎在院子里常玩耍,不過我只會把地滾球推進洞里。”

    七娘失望地嘆了口氣,眼眶更紅了︰“四姐?要不讓九妹隨便湊個數吧?”

    四娘搖搖頭︰“湊數有什麼用?能隨便湊數的人可不少。三日後我們贏不了蔡氏女學,就只有你那張姐姐一個人能去御前和公主們一起捶丸了。”

    七娘垂頭喪氣︰“四姐你怎麼也和娘一個口氣!”

    四娘嘆息道︰“能跟著公主捶丸的,一共只有四個人。兩家女學爭,贏的去三個,輸的去一個。去年就輸給了蔡氏女學,今年我們連甲班都沒有,能贏嗎?你想想,我們現在打得最好的是六娘,她被你一棒子敲暈了,三日後我們之間那個能拿到籌牌最多的人,可不就是張蕊珠了?你還想著贏?人家想的就是輸!”她越說越氣,平時的小意溫柔也顧不得了︰“連九妹都看出她對我們不懷好意,上回她那樣問九妹,不就是想坐實了孟家小娘子走丟在街市這事?這次好端端地她沖到你跟前,嚇得你撲棒半途改了方向,打到六娘。你還替她說話!”

    七娘也臉紅脖子粗起來︰“四姐!張姐姐一直不理你,你生她的氣我知道,可你也不能胡說八道啊。今天明明是我沒弄好發球台,她才沖過來幫忙的,要不是她托了我的手一把,我那撲棒就打在六姐臉上了!她就覺得你心思太重才不願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汴京春深》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汴京春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汴京春深》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