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屬于正義的我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不偶爾 本章︰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屬于正義的我

    刺穿死棘之槍,出自某部動漫中設定的幻想兵器,在虛擬的設定中具備有逆轉因果,絕對穿刺心髒的力量。

    雖然現實中也存在英雄原型,不過凱爾特神話本來就局限在很小的部分地區,更何況,寶具原型的擁有者是庫丘林那條喜歡濫交的獵犬,反正不怎麼討方宏喜歡。

    ……

    “這里可不是現實世界,寄托以人類潛意識思想的虛幻代表靈裝道具可不能顯現到這里。”

    如果按照慣例,那麼在方宏利用元力引導徘徊在世界上屬于‘刺穿死棘之槍’力量的時候,屬于它或者相近相似的存在都會與魔法師建立聯系,從而不管在世界的任何角落投射出來協助魔法師進行攻擊。

    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方宏能感覺到自己與‘刺穿死棘之槍’這個意義建立的聯系被某種不知名的存在所阻攔……那種‘存在’的力量,無法涉及到異度空間。

    “無法顯現又如何,只要我堅信它會穿透你的心髒,它就一定能穿透你的心髒。我就不信,我身為天人的精神意志還比不過那些普通人。”

    不管是‘刺穿死棘之槍’,‘朗基努斯聖槍’還是‘舜帝之劍’,甚至方宏曾經使用過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包括在內。

    這些傳說中的靈裝最初之時也不過是普通的凡俗銅鐵,正是因為寄托了人們的信仰,或是蘊藏著某種道理,它們才會在歷史長河的淬煉中逐漸擁有種種神異的力量。

    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我為什麼做不到?

    銀紅色的伏魔棍徹底變化成了鮮艷的赤紅,實質化的世界碎片包裹著伏魔棍頂端突出來的槍尖,緊接著,魔法師便對照空氣凶惡的一刺。

    世界道本身就具備因果特性,在方宏見明心性以後,它已經徹底成為了方宏手中最鋒利的劍,方宏並不認為自己這一擊會殺死眼前的銀發少女,不管怎麼說,對方畢竟都是奈亞拉托提普的分身。

    “太極拳意,十八羅漢棍。”

    雖然起了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名號,但其實方宏所用出的不過是普通的打狗棍罷了,也就是傳說中的當頭棍,不過太極拳意倒是沒騙人。

    隨著武道拳意的融入,伏魔棍表面的紅色裂紋張得剛開,棍身也膨脹了不止一圈。

    對于方宏看似凶猛的攻勢,自稱為雅麗的奈亞拉托提普仍舊用那一雙碧綠的雙眼,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魔法師……那種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街頭逗趣的猴子一般。

    ‘噗呲’

    銀發少女胸前破開了一道血口,微微帶點透明的紅色液體就這麼潑灑在方宏的臉上。

    “你……”

    方宏愣在了原地,他看著面前的銀發少女不禁失聲道“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方宏心里藏著無數的未知,但是,他這全力以赴的一擊,卻是收攏不住了。

    因為帶著口罩的緣故方宏看不清少女的面容,但是他卻能在雅麗的眼神中看到戲謔的神色,她的那種眼神,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某種好玩的東西一樣。

    重達數千斤的伏魔棍在加持火蓮華增幅的情況下足以打出十萬斤的巨力。

    特別還是在少女未曾抵抗的情況下,少女的身體在毫無意義的沉沒中被打成一團血霧,消失在了這片空間里。

    “不管了,還是正事要緊。”

    雖然雅麗在自己眼前被輕易一棍打成血霧,但方宏可不相信她會就這樣死掉……她還在身邊,沒有走遠。

    魔法師走到光霧的最中心,沒有一絲黑暗存在的八面體晶石旁邊。

    方宏剛剛抬起手,突然又有一個想法爬上了他的心頭,魔法師不由得心神一慌,他這才想起自己到底忽略了什麼。

    “傳說中的奈亞拉托提普喜歡偽裝和欺騙人類,難道這個源核心,是假的?”

    “不,是真的,只要你把它融合了,本尊所創造的游戲空間,便是屬于你的了。”

    雅麗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方宏心底一沉,果不其然,對方果然沒有死,期盼僥幸的心理果然要不得嗎?

    “為什麼?”

    方宏調動起自己的天人意志將身體團團包圍,防止隨時可能會出現偷襲,魔法師語氣里都帶著幾分急促的問到。

    “吶,打破砂鍋問到底可不是紳士應該做的呢,嗯……如果說是要一個理由的話,你覺得簡單難度的游戲好玩呢還是困難難度的有趣呢?”

    黑色八面體周圍的光霧組合成了雅麗的面龐,不過這次倒是沒戴口罩,光霧形成的俏臉甚至自帶魅惑,一顰一笑之間引人深思。

    “游戲?”

    “現在的你還太弱了,剛才被殺死的不過是我扯下的一絲血肉分身罷了。”

    “什麼都不要問,當然,問了我也不會回答你。等你們把‘管理員’打敗後,我會離開這里在魔都生活,對了,千萬不要找我……”

    ……

    天空變成了黑暗的顏色,手持冰藍色長槍的少女身上散發著如同實質化的氣焰。

    “喝啊!”

    方晴揉了揉紅潤的臉頰,狠狠的將一只鬼物扎死在殘破的城市里,然後憂心忡忡的看著遙遠方向那藍色的光柱。

    距離天使封印鬼王已經過去三天的時間了。

    因為方晴境外殺手的身份有些駭人,特別還是在死亡的威脅下,監獄長果斷松口,帶著剩下來活著的獄警和死囚們一起逃往城市。

    這里卻是與方晴所想的差不多,鬼王的出現仿佛是一個信號,一路上步行的方晴等人遇到了一波一波的鬼物突襲,短短的一天時間內,死亡人數就超過了四十人,黑胖監獄長也是死亡者的其中一人。

    方晴雖然境界達到了化勁層次,但是因為身體發育關系,她的氣血並不是特別充足,無法真正顯現出來對鬼物造成傷害。

    因此,方晴收攏了囚犯們手中的劣酒,憑借酒液活血的功能強行逼出氣血來對抗鬼物。

    “要遭,連續長時間不斷飲酒,我的身體也扛不住了。”

    “大姐頭,您怎麼樣了?”

    雖然臉蛋泛紅的短發少女看上去嬌羞可愛,讓人很有種抱在懷里細細關懷的心思。

    但是此刻剩下的那些死囚們卻不敢有什麼別的想法,無他,鬼物攻擊城市的慘狀他們也都看到了。

    不管是警察還是軍人們的武器面對那些凶殘的鬼物根本是毫無作用,能夠正面與鬼物戰斗甚至殺死對方的少女,才是他們的救世主。

    “不行了,我要稍微休息一會兒,已經有些醉了,頭發暈。”

    如果不是天使之力制造的靈裝時刻朝方晴體內灌輸清醒和涼意,恐怕她早就因為醉酒和脫力倒下了吧!

    “眼下這個樣子,天使也快撐不住了。”

    方晴在城市廢墟中拄著手中長槍,默默想到。


如果您喜歡,請把《在魔禁的那些日子》,方便以後閱讀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屬于正義的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屬于正義的我並對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