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何必做些什麼?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戀術 書名︰我可能修了個假仙
    有的人,你對他做什麼,他並不在意。

    有的人,任由你做什麼,都很無所謂。

    木易在不少時候,就是這樣的有的人,不在乎你做了什麼,就算記恨你,很快就忘記了。

    雖說有的事情不會忘記,但總有一些事情會記得。

    大部分不在乎的事情,他身邊的人會在乎,會覺得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

    木木知道老爹很特殊,來自另外的世界。

    很多事情在老爹身,都變得不同,可能會有很多事情也會圍繞著發生……這是注定的,但是,那也是隨機發生的事情,少了很多的主動與刻意。

    但現在不一樣了,樓主就把主意打到木易的頭去了。

    其實木木是真不介意有什麼事情發生在自己老爹身,可你主動把要發生的事情提起,那就不應該了。

    就和樓主想的一樣,要讓已知變成未知,木木也希望有更多的未知。

    明明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的,可也不願意主動去做一些並不想做的事情,真正的面對未知,是什麼都不做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而不是主動去迎接的。

    面對未知,有得有面對未知的良好態度。

    還是知道會有很多事情發生,還是知道自己的老爹什麼事情都逃不過,可你現在這樣說了,不是讓那個以後的事情提前知道了,變得更加不愉快?

    本來老爹的生活就不算太好,有太多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你現在這樣,不是在傷口撒鹽嗎?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生活,非要折騰起一些波瀾,讓平靜也變得不是那麼平靜。

    用心去想,這樣真的好嗎?

    總是得為別人考慮考慮才行啊!

    木木很想再說什麼話來譏諷樓主的,但覺得沒有什麼意思,只會浪費口舌。

    所有人都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就像是自己,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持續千年萬年幾十幾百萬年,都是這樣的!

    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只是自己是否願意的問題。如果不願意去做的事情,哪怕再有道理,也不會去做。

    這是一種執著,有些時候偏執。

    樓主也大概知道木木是什麼樣的人,知道自己的話是說不通了。可是,還是很想說。

    想把自己的道理講出來,這是很單純的讓別人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或許暫時不會認同自己的觀點,但以後總是有機會的。

    可如果自己什麼都不說,別人連最基礎的知道都不知道了,又怎麼可能認同自己的觀點、看法呢?

    所以,有的話,還是需要說出來的。

    “天道運行軌跡,我比你們看得更清楚。”樓主平靜說道。

    木木知道接下來還有話,卻忍不住插話︰“那是你自認的,天道的軌跡,並不會有真正的軌跡。”

    樓主搖頭︰“有的。”

    “那只是你假想的,是一種錯覺,就和你知道有時間一樣,但時間並不存在。”木木想著,笑了起來,“時間只是一種假想的東西,是用世間萬物的變化來形象顯現的,其本身是不存在的。”

    “你所察覺到的時間流逝,無非是這個世界的一些事物發生了改變,再按照自己的推論,或者只是猜測,猜出來的。”

    “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只是有些物質能夠顯現出這樣的變化,所以,我們多出了時間,也多了天道。”

    “你覺得呢?”

    樓主並不否認,但也不覺得自己應該認同。

    好像路走到了無法繼續向前的時候,就不需要繼續向前了,而是應該回想這一路發生的。

    有很多事情是發生了的,也有很多事情其實是沒有發生的,只是存在于已經發生的事情之後的想象,主觀地猜測。

    有經驗的猜和隨意的猜,肯定是不一樣的,得出的結果,通常都是前者更為準確。

    好比是時間,真的有時間嗎?

    又若是天道,真的有天道存在嗎?天道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的?

    只是世間一些事物發生規律或不認為規律的變化,也便聯系到了自己最想追尋的東西,強行產生一些聯系。

    是真還是假,其實誰也說不清楚。

    不確定是真的,也不確定就是假的,就算是以後再來看,也不一定能夠得出結論。

    似乎是一個沒有終結的問題,永遠也得不出結論來……

    樓主嘆息一聲,平靜說道︰“你明白了不少!”

    “還有更多的不明白。”木木說道,“但是,不明白的事情,不是一定要弄明白的,得想想于現在于未來,有多大的意義,是否急切需求。”

    樓主認真想了想,點了點頭︰“或許你是對的。”

    木木微笑︰“但你還是要堅持自己想做的。”

    “正如你所說一般。”樓主說道,“離開通天塔一次,真的不容易。”

    很少離開通天塔,很少想離開通天塔,所以,離開了通天塔,若是不做點什麼,有些說不過去。

    年齡與經歷能夠帶來成熟,但年齡和經歷能夠帶來一些不屬于成熟的東西。

    偶爾,會有一些隨意,不在乎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確,只是能不能說服自己,讓自己願意去做這樣的事情……

    樓主是想做點什麼的,若不然,活這麼一輩子,可能什麼意義都不剩下。

    忽然間,好像樓主都是有這樣的宿命吧。

    誰知道呢?

    就像是宿命在逼迫反抗,必須反抗!

    “你以後也有機會。”木木回想了一下,“就像是前一任樓主,還是可以時常出來走走的。”

    樓主知道前一任樓主是什麼樣子的,經常都要走到通天塔外邊,哪怕不離開,也是站在通天塔的外邊,看一看不同世界的景象。

    通天塔連接著無數個世界,像是無數世界的節點,又有無數座通天塔。

    無數的世界,無數的節點,無數的畫面,無數的人……

    然後前一任樓主就找到了自己,帶了自己一些時間,然後就說著一些對于未來特別好的話,自己就成為了樓主。

    想要力量的時候,是特別想成為樓主的,至于之後……就沒有什麼之後不好的了。

    之後就是現在,從以前一直到如今。

    很長的時間,似乎都是現在,沒有什麼區別。

    “有些時候,走路是很累的。”樓主說道。

    走路很累,就不想走。反正什麼時候都可以看到不同地域的景象,何必走出去看呢?

    說不定在通天塔中,看到的畫面還要清晰一些,比自己用眼楮去看的還要真切。

    有些時候的累,是覺得不用動都可以知道,還可能知道得更多,不想動的懶,是懶而不是累,只是不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那就什麼都不做。

    木木沉默了一些時間,微笑道︰“你會想明白的。”

    “會明白的。”樓主點頭。

    會明白嗎?肯定是會明白的,只是明白的是什麼,和別人明白的是否一樣,那就不知道了。

    但明白或是不明白,其實都沒有什麼,沒有什麼好明白還是不明白的。

    未來的事情就是未來的,自己又主宰不了未來。

    “所以,你回去吧。”木木說道。

    樓主搖頭︰“你知道的,我決定的事情,和你決定的事情一樣,是要做的。”

    木木也跟著搖頭︰“我能鎮壓你一次,就能鎮壓你第二次。”

    一次兩次三四次……其實機會很多,只要想做,就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哪里管別人是在意還是不在意。

    自己很強大,開心就好了嘛。

    木易知道樓主是來找自己的,他和木木一樣,並不希望發生什麼事情。

    已經發生過很多事情了,如果再發生點什麼,對自己來說,是很不好的,至少現在是安穩的,自己也覺得過得很舒服。

    沒有必要著急去改變什麼,真正的麻煩,還是想等麻煩自己門來,再去應對。

    可以說,好不容易有了暫時的安穩,為什麼要去做點不想做的事情呢?

    如果說這是責任,去他娘的責任!

    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這個世界,自己關心的東西,並不算多,若是誰真的想和自己過意不去,那也不妨礙擁有想要毀滅一切的心。

    如果再失去什麼,木易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是否會是毀滅這個世界。

    很極端的思想,想著的時候,自己都覺得不應該有。

    可是,還是會這樣想。

    甚至,還是會這樣做。

    沒有加注多少感情的事物,毀滅起來,痛的感覺會少很多。

    閉眼楮,等木木去解決。

    明知道自己才是父親,應該為兒子撐起一片天,可很多時候還是和最初時候一樣,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兒子身。

    自己的兒子是自己的兒子,也不只是自己的兒子……可木木還是自己的兒子。

    父親相信自己的孩子,有問題嗎?

    那是沒有問題的。

    應該相信。

    木木也值得相信!

    伍月看著菰,也看著菰身邊的沐。

    雖然沐認了木易這個父親,菰也承認了木易的身份,可有些東西,不是憑借“友好”的感覺便能夠輕易改變的。

    沐沒有想木易以前去了哪里,是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只是按照娘親交給自己的,自己是通天塔里帶出來的,是神明的後代,是烏南國將來的希望,也會是火域的希望。

    沐最熟悉的人,還是自己的娘親。

    木易是什麼樣的人,只是一個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壞心思的人,偶爾還會給自己一些東西,特別是那種糖果。

    然後呢?父親是什麼?一定需要有一個父親嗎?

    不過是多了一個應該叫做父親的人,然後多了一個並不討厭的人……

    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太多了。

    沐還是願意待在菰的身邊,哪怕什麼都不做,只是安安靜靜的看一看沐神宗內不同于火域的風景,也是特別美好的。

    在沐神宗里,並不需要刻意去修煉,身體也在改善著,境界也有著很緩慢卻能夠在仔細觀察下感覺到的進步。

    似是緩慢的提升,讓很多弟子看到了變強的希望,不需要和別人一般,經歷廝殺,花費那麼多的時間而感覺不到自己在提升。

    沐神宗很神奇,和其他宗門一樣,都很神奇。

    只是沐神宗的神奇很直觀,似乎比別人口中的宗門還要好一些。

    而沐神宗的宗主,還要少宗主,似乎真的很強!

    “要不把通天塔搬到沐神宗去吧。”樓主提議道。

    “你覺得本尊會給自己找沒趣?”木木看著樓主,面帶笑容,“算本尊妥協,你可以先說說自己想做什麼,本尊再考慮,是否答應你。”

    “在你知道我要做什麼之後,肯定不會讓我說的事情成真。”樓主搖了搖頭,“所以,說還是不說,有什麼區別呢?”

    “至少你可以說一些模稜兩可的話,也可以說一些反話,讓本尊分辨不清。”木木笑著說道。

    樓主看了看通天塔,黑色的顏色,黑色的菱角,黑色的一切︰“什麼事情,瞞得過你林尊呢?”說著自行搖頭,“既然瞞不過,又何必說呢?”

    木木也打量著通天塔,平靜說道︰“你既然知道本尊是什麼樣的人,就該知道,本尊做事的風格。”

    似乎是真的知道木木是什麼樣的人,知道木木要怎麼做事,也多了一些經歷,樓主忽然覺得自己不想說話,說再多也是沒有意義的,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

    可是,自己還是要做點什麼的。

    既然找林尊不行,那就找別人吧,或許別人還好說話一些呢?

    而男女之間的感覺,樓主不是沒有見到過,往往是沒有多少道理可言的……何必找伍月說說呢?

    這倒是一個方法,或許可行的方法。

    木木感覺到樓主的氣息改變,眉頭不禁皺起︰“我勸你最好不要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我能有什麼不好的想法呢?”樓主搖頭,輕輕嘆息,“我還是回我的通天塔吧,這個世界,可不是我應該停留的地方。”

    樓主說走就走,而木木則是更加不爽,似乎看到了一角的未來,大概知道要發生什麼。

    而回到通天塔里的樓主,再沒有動靜,好像真的沉寂下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可能修了個假仙》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我可能修了個假仙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可能修了個假仙》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