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難覓敵人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百里墨染 本章︰第七百四十一章 難覓敵人

    第七百四十一章難覓敵人

    王副將順著路來回找了幾趟。

    連個馬蹄印都沒找出來。

    回來便挨了夏琰兩鞭子。沒法子,即到了淮陽道邊鏡,便是找不到衛宸,也只能硬著頭皮進去平判。

    可是……敵人在哪?一路了除了遇到一些散居在城外的百姓,搶了幾口干糧。一個正經的判軍都沒看到。那些百姓看他們的目光,似乎他們更像判軍。

    這時候,夏琰開始後悔了。

    當初不應該算計衛宸,如果衛宸在,好歹夏琰能找個商量行事,不至于如今這般……問誰,誰搖頭。誰也不敢多說一句,生怕說錯了惹禍上身。“你們一個個的,平時吃喝玩鬧有你們,如今遇到事,一個個都成了縮頭烏龜。你們倒是說一說,接下來我們要如何行事?”夏琰也算打過幾場小仗,可沒一場像如今這般。

    不知敵人何在?

    可偏偏這里又處處是敵人。

    自從進了淮陽道,他便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身邊還跟著一幫蠢貨,沒一個能替他分憂。那衛宸一路上雖然無甚建樹,可只要他發問,衛宸都能說上幾句。不會像幾個屬下這般悶聲不吭。問急了,便只會說一句屬下有罪。

    有時候夏琰真的恨不得用鞭子抽死一個。也好讓他們看一看廢物的下場。

    可想到自己周邊全是敵人,他又覺得多個擋箭的也好。

    便這麼一路寢食難安的,行到了淮陽鎮,再行百里,便是淮陽道的首府淮陽鎮了。

    夏琰料定判軍首領定然在那里。

    可是怎麼攻城?何時攻城?夏琰心里沒底,他怕自己這邊拉開一旦拉開架式攻城,敵人會從四面包抄過來。

    他雖然帶了一萬強兵,可雙拳難敵四手。若真的沖出幾萬判軍,他們豈不是四面楚歌。夏琰的問題,無人敢接。被打的王副將頭用力的垂下,生怕夏琰看到他。瘦小的于副將努力縮了縮身子,就差把自己藏于人後了。還有一個副將姓由,他倒是蹙著眉,努力的想著。

    只是這人不算多聰明,思來想去,也不敢開口。

    夏琰看著面前三人,越發覺得自己身邊皆是一些廢物。

    先前衛宸在的時候,他那些屬下行事,似乎從不需衛宸多言,那時候夏琰是看衛宸哪里都不順眼,所在他根本看不到衛宸身上的優點,只天天挑衛宸的短處。

    懶啊,只知道享福啊,還有便是生的太俊俏了,簡直就是近妖。

    如今衛宸不在了,他反而開始想念衛宸了。

    偶爾他會想起衛宸行事。

    衛宸整天呆在車里,有時候宿營地選的不好,衛宸索性不下車,直接睡在車中。

    他派人去盯衛宸,那人回報說,衛宸一整天可以不說話,甚至他的屬下不需吩咐,便各行各事。

    那時他還罵了那盯梢的小兵,說他沒事總盯著沒用的。現在想來,不幫不需要吩咐便知道如何行事的屬下,那簡直聞所未聞啊。

    夏琰的人馬,他交待一句,幾個屬下點頭去執行。他如果少吩咐一句,他們便會少做一樣。

    每天安營扎寨都需要夏琰費遍口舌。

    就像此時,他開口和副將議事,可只听到他的咆哮聲,副將們一個個低著頭,他恨不得每人再抽上幾鞭子。

    夏琰怒極,一把將短案上的行軍圖掃落在地。“當初你們一個個說衛宸是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時,恨不得說薄了嘴皮子,如今遇到正經事,你們一個個都啞巴了。”夏琰不想承認自己養了幫酒囊飯袋,可事實證明,他的副將確是除了八卦精通些,旁的一概不成。

    這時,由副將開了口。

    “將軍,屬下看來,咱們應該盡快攻城。所謂兵貴神速,不管判軍有什麼打算。咱們一旦攻進淮陽鎮,佔了淮陽王府。便是在判軍心中刺了一刀。我們攻下淮陽鎮,可以以逸待勞,等著那些判軍來奪城。”由副將開了頭,于副將也不甘人後。

    “由兄說的雖然有理。可如果判軍早有埋伏,我們攻城豈不是中了敵人的圈套。等我們擺開架式攻城,和守軍拼殺之時,判軍從四面攻來,我們豈不被圍攻。我們是孤軍深入,身後並無援軍,到時豈不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于副將話音落下,由副將也沉默了。

    他也不敢擔保判軍會不會趁亂來襲。

    畢竟一路走來,判軍毫無動靜。這實在太不正常了些。

    簡直就像是故意打開條口子放他們進來,等他們入了圈套,再系緊口子,讓他們插翅難逃。

    走到了這里,後退或是前進,實在是兩難的抉擇。

    “要屬下說,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們干脆把沿途看到的人殺個遍。判軍一天不出來,我們就一直殺。直殺到敵人現身為止。屬下不相信我們殺出一坐尸山來,敵人還能坐的住。自然就現身了。”王副將嗜殺,可是夏琰並不想落個殘暴的名聲,所以一路上但凡遇到散居在城外的百姓,也只取了糧,並沒傷人。

    王副將對此諸多抱怨。

    “殺殺殺,淮陽道的百姓也是我大齊的百姓。自己人殺自己人?虧得王副將說的出口。”于副將腹誹。

    “你就是個膽小鬼,他說自己是百姓便是百姓嗎?我老王說他們是判軍,他們就是判軍。將軍,我們干脆轉頭殺回去,把那些人屠個遍……然後便搬師回朝,只說將淮陽道判軍盡數剿滅。”

    夏琰已經懶得動手抽王副將鞭子了。

    這人就是個蠢蛋,只知道殺人,腦子里裝的全是漿糊。

    殺幾個百姓冒充判軍便能糊弄得了朝廷。

    他們還未班師回朝呢,判軍又開始作亂。他豈不是犯了欺君大罪……

    再者,連匪首是誰他們都沒搞清楚。大捷?鬼才相信。“將軍,萬萬不可枉造殺孽。冤有頭債有主。這些百姓是無辜的,咱們可以攻下淮陽王府,淮陽鎮是淮陽道的首府,想必十分殷實,咱們便是守著淮陽鎮,守個一年半載也不愁。等那些叛軍狗急跳牆,自己送上門來,咱們再以地利之便,把判軍打個落花流水。”由副將性子穩重些,是幾個中話最少,卻每次開口,都還算有些見地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衛嬌》,方便以後閱讀衛嬌第七百四十一章 難覓敵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衛嬌第七百四十一章 難覓敵人並對衛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