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前男友總是纏著我〔快穿〕 正文 81.天生魔體的孤星主角(12) - 卡提諾小說網

 

正文 81.天生魔體的孤星主角(12)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江洋大刀 書名︰前男友總是纏著我〔快穿〕
    此為防盜章, 支持正版的小天使們才最可愛~(▔▔)~  江亞十分熱情的主動打招呼。樂文小說www。ウwxs520。com

    “好巧啊。”

    “不巧。”

    穆沙淡淡道。

    “你身上的毒無藥可解, 我用千年人參吊了你的命,還能撐幾個時辰。”

    江亞哦了一聲,怪不得感覺渾身都很無力,透著一股軟綿綿的病態感, 原來自己是在透支生命啊。

    不過

    “我都快死了, 你吊著我的命做什麼?”

    江亞無辜的看著他, 有恃無恐的勸慰。

    “想跟我算賬的話, 你對這奄奄一息的身子還下的去手?穆郎,天涯何處無芳草,你又何必計較我這個將死之人呢?”

    “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咱們同床共枕了這麼久, 你總不會連具全尸都不肯留給我吧。”

    “我才不信,你人最好了,對吧?”

    江亞自顧自說了好半天, 穆沙只是沉默的盯著他, 長長的睫毛垂蓋住淺色的眼眸。

    “我留你這最後幾個時辰, 是想讓你記住我。”

    “記住你?”

    江亞半真半假的挑釁一笑︰“世間露水千萬顆你怎知, 我偏偏就會記住你?”

    穆沙卻沒理會, 伸過手將江亞身上的被衾往下拉至胸膛,然後解開了衣領。

    江亞任憑他動作, 嘖了一聲︰“這種時候還要纏綿一番, 穆郎, 我如今的身子可折騰不”

    一塊柔軟的綢布覆住他的眼楮, 視覺被剝奪的世界里,其它的感官都變得異常敏感。

    穆沙的聲音依然淡淡的,卻仿佛多了某種無法言喻的情感。

    “可能會有點疼,你忍忍。”

    意料之中的親吻與觸摸並沒有來臨,方才被褪下遮擋物的鎖骨處突然涂上清涼的液體,江亞茫然的想要開口詢問,忽然痛呼一聲,像是尖針刺在上面。

    剎那間,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穆郎,你在做什麼?”

    鎖骨處開始傳來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尖銳的針頭一下一下戳在肌膚上,宛如繪制著什麼圖案。

    這種又深又細的疼痛像是要釘在他的骨頭上,江亞難以忍受的試圖躲開穆沙行刑般的懲罰,卻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媽的,紋身麼。

    額頭上漸漸滲出一層薄汗,江亞努力催眠自己去轉移注意力,可漫無邊際的黑暗里,鎖骨處傳來的刺痛感變成了唯一的存在,令人頭皮發麻到神經質,他甚至在專心等待著每針的落下,這讓人感到十分煩躁,血液反常的被刺激到要爆炸。

    “我好疼穆郎,我好疼”

    汗水逐漸濕透臉頰,江亞委屈而害怕的求饒。

    穆沙伸手摸了摸他蒼白如紙的臉,終于理他了,語氣很溫和。

    “乖,只有疼了,你才會記住。”

    江亞軟軟的聲音帶了絲哭腔。

    “我記住,我會記住你的,穆郎,我真的好疼。”

    穆沙頓了一下,平靜道︰“你亂動會讓我紋歪,那樣的話,只能重新紋了。”

    江亞渾身都僵住了。

    難以忍受的痛楚似乎永無止境,盡心盡力的執意要在他身體上刻下難以泯滅的痕跡,江亞模模糊糊的想,就算紋了又有什麼用呢,蘇燕的身體馬上就要死了,辛辛苦苦紋的東西還不是只能在棺材里腐爛,何苦要我遭這份罪受。

    他越想越氣憤,不知不覺就昏了過去,遲鈍的醒來時,只見穆沙專注的凝視著他的鎖骨處,神色溫柔,甚至流露出幾分稚氣的欣喜。

    江亞沒興趣去看這個讓自己疼了這麼久又沒用的東西,索性再次閉上了眼裝睡。

    穆沙已經發覺他醒來,輕輕扶著他坐起身,轉身拿了一面銅鏡照著他的鎖骨,又期待又高興道︰“你看。”

    銅鏡里縴瘦而過分蒼白的鎖骨上,盛開著一團散發著魅惑的煙霧藍,帶著奇異的漂亮。但仔細一看,分明是有跡可循的,沿著鎖骨凹陷的弧度,宛如半開掩映的花瓣,深深淺淺,幽幽燃燃。

    江亞一怔,困惑道︰“這是花?”

    除了玫瑰和柳樹,其它的花花草草在他眼里長的都一樣。

    “什麼花?為什麼要給我紋一朵花?”

    他臉上的迷茫似乎傷到了穆沙,放下銅鏡後,斂去笑容的男人輕輕撫摸著江亞的鎖骨,眼里浮著微弱的光。

    “等你想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江亞被徹底搞糊涂了,他使勁想了想從認識穆沙起,兩人就從來沒有談論過花花草草的話題,又哪來的“想起來”一說。

    話說說一半什麼的,最討厭了。

    “別賣關子了,這樣我會死不瞑目的。”

    他開玩笑的盯著穆沙,卻見對方壓根就沒有打算告訴他的意思,不禁氣的臉色一沉,皺著眉頭沉默了片刻後,他繼而笑了,帶著滿滿的惡意。

    “忘記問你了,中了自己制的藥感覺很棒吧。那天我離開的時候,你似乎陷入了十分甜美的夢呢。不過幻覺既然是幻覺,自然是你深深渴望卻又無法實現的,穆郎,你夢見了誰,是我?還是以前某個拋棄了你的小情人?”

    雖是躺在床上處于弱勢的主兒,江亞卻笑的格外燦爛,穆沙執意給他紋身還不肯說清楚,睚眥必報的他不撕開穆沙的傷疤,欣賞對方難得一見的失態又怎能甘心?

    笑吟吟里刻意帶了無法回避的殘忍,像騰空而出的手生生扯破那一片被精心保護的虛境。

    “穆郎,幻覺就是幻覺,你可別當真。佛說,你得不到,是因為你不求,你求也得不到,是因為你妄求。”

    話音剛落,一雙手便用力鉗住了他的咽喉,江亞呼吸困難,眼前發黑的幾乎喘不過氣,卻還不甘心的火上澆油。

    “不論你想求的是什麼還不如就靠著你的丹藥編個美夢騙自己哈真是可憐”

    穆沙鐵青著臉,臉上流露出憤怒而悲傷的表情,在看著江亞的時候,卻又好像抑制不住滿心的怨憤,似乎還有那麼一分的恨意。

    江亞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的表情。

    竟然會有點不忍。

    他遲疑的看著面色很快如常的穆沙,有點後悔自己的口不擇言。

    很快,穆沙便松開了手,淡淡掃了一眼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前男友總是纏著我〔快穿〕》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前男友總是纏著我〔快穿〕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前男友總是纏著我〔快穿〕》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