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朕的皇後不純良 正文 第400章 是不是今日死的是朕,你就沒有那麼傷心了 - 卡提諾小說網

 

正文 第400章 是不是今日死的是朕,你就沒有那麼傷心了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淡月匪狐 書名︰朕的皇後不純良
    思及此,鳳嘯寧心里的醋意更酸了。樂文小說www。ウwxs520。com

    從前明爭暗搶他都不怕,現在,他卻要敗在一個死人手里,叫他怎能釋懷。

    終究還是心疼那對他不負責任的小女人,餓壞了她,他比她更心疼。他擺了擺手,示意宮女離開。

    宮女微微行了一禮,端著點心從鳳嘯寧身邊走過。

    只是,她才往前走了兩步,身後鳳嘯寧冷肅的聲音又響了起來c。

    “朕很想知道,嬌陽公主都去了,你,怎麼還能在這里!”

    听到這話,宮女的背脊明顯一僵,然後低著頭,背對著鳳嘯寧,怯怯地道︰“奴婢,不知皇上說什麼。”

    “不知麼?e”

    鳳嘯寧冷哼一聲,往宮女背後逼近了一步,“一個人的舌頭被拔了,學會了用腹部出聲,這樣的聲音只怕就只有你才會有吧。朕說得對嗎,夏、雨、虹?”

    對方的背脊更僵直了,靜默了片刻,緩緩轉身,頭也慢慢抬起。

    陌生的面孔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那一雙眼楮,粹滿了陰毒與憤恨。

    “皇上,您果然還是好眼力,臣妾都這樣了,您還能認出來,也不枉你我夫妻一場。”

    鳳嘯寧嫌厭地蹙起了眉頭,鄙夷地看著囂張的女人,“朕不記得你我有什麼夫妻名義,倒是記得,你在冷宮里,有好幾個夫君伺候著。”

    夏雨虹手里的托盤一抖,粥全灑在了地上,冒起了白色的細泡沫,底下的青草瞬間化為污泥。

    鳳嘯寧寒眸一眯,整張俊顏冷若隆冬之雪,迸發出冰寒的兩個字,“找、死!”

    然而夏雨虹忽然仰天長笑,一面撕掉了臉上的偽裝,整張臉猙獰無比,“對,我就是要她死,我所有的災難,全是因為她秦笙笙。要不是你,今晚只要她喝下這帶有臻蔓樹毒液的粥,她就徹底和這一堆爛草一樣,化成污泥!”

    說罷,只見她手里寒光一閃,一把匕首直接刺向鳳嘯寧的胸膛。

    鳳嘯寧冷眸迸出一道戾氣,一把握住帶有匕首的腕子,另一手凝聚掌力,對著夏雨虹的天靈蓋就是一掌過去。

    一聲悶哼,夏雨虹的身體軟軟地墜倒在地上。

    “扔到宮外亂墳崗!”

    “遵旨!”

    幾個暗衛抬起夏雨虹的尸體,無聲地消失在暗夜里。

    被夏雨虹打亂了思緒,鳳嘯寧佇立原處,望著被化為泥土的草地,一絲後怕悄然在心頭滋生。

    他與她,這一路遇到太多太多的阻礙,而她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今日好在被他識破,要是夏雨虹這一碗粥送到了玉環宮里,她又是一張御膳房宮女的面孔,萬一秦笙笙喝了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不,他不能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再讓她離開他,他必須要守在她的身邊。

    他和她之間,也不能再有任何阻礙,即便是個死人,也不可以!

    鳳嘯寧身形一轉,大步就往秦笙笙寢殿而去。

    見鳳嘯寧去而復返,心蘭急忙迎上來,擋在鳳嘯寧的面前,喏喏地道︰“皇、皇上,您??????那個,您走錯方向了,宮門在那邊,皇上??????”

    心蘭哪里跟得上鳳嘯寧的腳步,只覺得他疾步如飛,轉眼間就進了寢殿。

    走到門口,心蘭收住腳步,沒有再跟進去。

    她也算是已婚人士,多少知道些,這個小兩口要解決事情,旁人在場反而就不好了。

    她識趣地將寢殿的門偷偷帶上,還吩咐其他宮女內侍們,也都退了下去。

    殿內,一只玉手正在滄桑的寶劍上來回撫摸著,忽然一陣疾風撲來,一只大掌將那寶劍從玉手里一把抽離開。

    手里空了,秦笙笙惱怒地瞪向奪劍之人,“鳳嘯寧,你做什麼?”

    鳳嘯寧也是一臉陰沉,瞥一眼手里的寶劍,然後看向瞪視自己的女人,言語冰涼地道︰“人都死了,你還看著寶劍緬懷他,就為了看這破劍,你連朕的面也不見,你將朕置于何地!”

    他從來就沒有對她這般嚴肅過,即便她差點跟慕容子裕拜堂成親,他都沒有如此心碎,因為他知道,她和慕容子裕原本無情。

    可是這個譚桑陌在她的心底到底有多重要,他卻是心里沒有任何底,尤其是看見秦笙笙拿著她與譚桑陌的定情信物,他就受不了內心的酸脹,越想越覺得挫敗。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長痛不如短痛,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不能讓她活在譚桑陌死去的陰影中。

    秦笙笙略微紅腫的雙眼漸漸眯起,眼里帶著寒意,“把劍給我!”

    鳳嘯寧只感覺心痛到無法呼吸,眼里閃過一抹傷痛,“他對你而言就那麼重要?是不是今日死的是朕,你就沒有那麼傷心了?”

    “你胡說什麼,干嘛要咒自己?我不許你那樣說自己!”

    一听鳳嘯寧說死字,秦笙笙沒來由地心慌到不行,一步上前,捂住鳳嘯寧的嘴,不讓他再說那些不吉利的話。

    帶著涼意的大掌攥住了嘴邊的玉手,鳳嘯寧一改剛才的暴戾,話語幽幽地道︰“笙兒,若是能夠,朕真的願意死的那個是朕,朕不願意別的男人佔據你的心,即便那個人是為你而亡,朕也不允許。你的心,只能滿滿的是朕一個人。”

    听著這霸道又深情的話,秦笙笙原本的怒氣,一下子消弭不見,心里,竟滋生出一絲後怕來。

    如果,當時真的是鳳嘯寧先一步為她擋箭,倒在了血泊之中,那麼她,還會只是像現在這樣撫摸寶劍那麼冷靜嗎?

    她一定會瘋!

    “不,你不會死!”秦笙笙一把抱住鳳嘯寧精壯的身軀,埋首在那硬硬的胸膛上,搖著頭,“我不準你有任何事情,沒有我的允許,你想死都不行,听見了嗎,嗯?”

    听到小女人比他還霸道的宣言,鳳嘯寧長長舒了一口氣,內心的酸脹被感動而替代。他的小女人,到底還是在意他的。

    雙手環住了秦笙笙的身體,下巴抵在她的秀發上輕輕摩挲,鳳嘯寧輕聲嘆息,帶著些許撒嬌訴苦的味道,對小女人低語道︰“笙兒,朕知道你傷心,不該在這個時候不體諒你,可是你不見朕,朕滿心的就是害怕,害怕你因為他,丟下朕,再也不要朕了??????”

    “你有點出息好不,沒有要丟下你,我只是,只是??????覺得對不起他,他畢竟是因為我而去的。”秦笙笙輕錘著鳳嘯寧的胸膛,話說出來,心里竟也得到一絲釋然。

    鳳嘯寧點點頭,道︰“你要去雨花城安葬他,就讓朕陪你去,你是朕的女人,朕陪你一起去月姬山,也是理所應當的。”

    他松開懷抱,揚了揚手里的劍,道︰“這鴛鴦寶劍對他意義非凡,就讓鴛鴦劍陪著他一起長眠于櫻花樹下,這樣,對他,對你,對朕,都是一種最好的交代。”

    秦笙笙眼眸微閃,心頭思量。

    的確,這寶劍,譚桑陌看的很重,臨死前,他已經知道自己不是原來那個秦笙笙了,自己留下這寶劍,實在沒有任何意義。

    不如就讓寶劍物歸原主,說不定,他們,真的能在來世的路口再相遇。

    她接過寶劍,點了點頭,喃喃道︰“這樣也好,他,或許憑著這寶劍,能尋到他最初的幸福。”

    “笙兒,你說什麼?”鳳嘯寧顯然沒有听懂秦笙笙話里的含義,追問著。

    秦笙笙瞟他一眼,不悅道︰“听不懂就別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小秘密,我的小秘密,只有譚桑陌知道,你這一輩子也別想知道。”

    “秦、笙、笙!”鳳嘯寧臉又陰沉地如黑夜,對于秦笙笙的回答很是不滿,甚至是小傷心。“你非要把朕氣死,你才甘心是嗎?”

    秦笙笙才不怕他翻臉,只是鄭重地對他道︰“如果我說,我告訴你我的那個小秘密,就是我要離開你的時候,你還要不要繼續追問?”

    鳳嘯寧神情一凝,定定地看了秦笙笙幾秒後,堅定地搖搖頭,“如果那個秘密會讓你離開朕,朕永遠也不想知道那是什麼。所以——”

    他一把抱住秦笙笙,“所以,你永遠都不能再離開朕!”

    秦笙笙看著這個強勢的男人,內心的冰冷與哀戚,逐漸被他的深情真摯所取代,滿滿的都是溫暖。

    她伸出一只手,在那尊貴的臉龐上拍了拍,“嗯,這就乖,要知道,好奇心殺死貓,那個秘密對你百無一利,自然還是不知道的好。”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朕的皇後不純良》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朕的皇後不純良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朕的皇後不純良》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