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女主女配,天生一對[快穿] 正文 第124章 自然熟傷不起 - 卡提諾小說網

 

正文 第124章 自然熟傷不起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八步蓮心 書名︰女主女配,天生一對[快穿]
    蕭冷玉臉不紅心不跳望向小離:“怎麼能讓客人一個人吃飯?還不再添兩副碗筷?”

    “兩……兩副?”小離有些吃驚, “姑娘你不是減肥嗎?”

    蕭冷玉沒有再說話, 而是冷冷看了看小離, 小離趕緊閉嘴去拿碗筷。樂文 小說 www.lwxs520.com

    主人跟丫鬟說話,從來不需要說第二遍。

    就這樣,蕭冷玉很客氣地“陪”步雲菲吃了一頓飯。

    “怎麼樣?好吃嗎?”飯畢, 步雲菲溫柔地問。

    蕭冷玉沒有說話,被食物熨帖著的胃卻很舒服。

    畢竟, 每個人的胃都不喜歡被空著,也不喜歡經常放些冷冷的生生的東西。

    更何況蕭冷玉本身就是有節制的人, 吃得並不多, 偶爾吃點熱東西喝點熱湯, 還是很舒服。

    “其實你本來就該吃點晚飯的。過午不食這種減肥方法,很多年後都有人在用,但是特別容易反彈, 而且傷胃。”對于自己老婆的健康大事, 她是很認真地在探討的。

    然而,蕭冷玉又抓到了重點:“很多年後?你怎麼知道很多年後的事?”

    “呃,我,我的意思是……猜都可以猜到嘛!減肥嘛,來來去去還不是那麼幾招,少吃多動罷了。”步雲菲一本正經講道理,“所以啊,很多女孩子都是晚上不吃飯的,以為這種方法就可以減肥。不過其實沒用, 雖然減肥效果明顯,反彈效果也明顯。除了個別意志力強到變態的人,很少有人能保證不反彈的。”

    蕭冷玉默了默,沒有說話。

    步雲菲微笑著也默了默,半晌,道:“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不過這種日子?以色侍人,終究不能長久。其實脫離風塵,找個人一起相守余生,也是不錯的。”

    小離在旁邊听了,立刻接道:“就是,袁杰公子就很好的,其實姑娘你真的可以試試跟他……”

    她畢竟是小丫頭,也不敢多言。話到這里已是自覺逾矩,所以便適時住口。

    蕭冷玉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沒有說話。

    步雲菲卻不高興了︰“其實不一定是男的啊。”

    蕭冷玉一愣。

    小離倒是聞言想起了剛才步雲菲講的故事,助攻地表示同意︰“那也是,其實只要兩個人相愛,性別什麼的,也不打緊。”

    蕭冷玉狐疑地瞥向小離。這小妮子今日怎說得出這樣的話來?

    卻見小離一臉喟然,顯然,是想起了什麼故事。

    蕭冷玉轉而望向步雲菲,眼中又有了另一層意味。

    步雲菲給她看得有些發毛,心里虛虛的,便輕咳一聲︰“咳咳,那什麼,對了,我住哪?”

    她環顧四周。這玉為骨雖然大,房間卻不多。而有床的廂房,似乎……沒怎麼見到額。。

    蕭冷玉沒有回答,反而反問︰“作為芳菲樓的老板,你不要回去做生意麼?”

    生意?

    做什麼生意?

    你就是我這一世最大的生意!

    ——步雲菲如此想著,嘴里當然不敢明說,只嘿嘿一笑︰“其實我也早就想離開這風塵之地啊。如今賺的錢差不多了,以後也沒什麼衣食之憂。所以,我也差不多準備歇業了。”

    “歇業?”蕭冷玉眼中的意味更甚。但終究,沒說別的,只是說了句場面話︰“ 芳菲樓的老板歇業,那實在是天下男人的大不幸,也是我等其他風塵女子的大幸。”

    顯然,對方根本沒有金盆洗手的意思。

    步雲菲心有不甘還想再說,但小離還在旁邊,也就不好再進一步,只能一笑而過,轉移了話題︰“我睡哪?”

    小離望向蕭冷玉。

    蕭冷玉嘆氣︰“就住在我的私人房間吧。”

    小離大驚。顯然沒想到自家姑娘這種冷傲甚至到潔癖的性子,居然會讓對方住進自己的私人房間。

    “反正,我玉為骨一共就三間房能住人,一間是小離的,一間是我賺錢的,還有一間就是我的私人房間。反正,今晚我要賺錢,也不回私人房間。”蕭冷玉似乎是解釋。

    不過,就連小離都覺得,這解釋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步雲菲微微一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當天晚上,蕭冷玉確實在“賺錢”,但是步雲菲也沒睡著。這一世她可是第一次進老婆香閨,心情還是很激動的。

    這個房間簡潔淡雅,還透著股冷香,很符合蕭冷玉的氣質,也很能讓步雲菲聯想到房間的主人,想入非非……

    所以,等到蕭冷玉大清早伺候完客人回來,步雲菲已經完全濕了,並且,還沒睡。

    並且,還用那種特別潮濕曖昧的眼神,望著推門而進的她。

    有那麼一瞬,蕭冷玉有點恍惚︰似乎,眼前的這一幕非常熟悉,曾幾何時,在某個記不起的世界,也有過。而這躺在自己床上的女子,更是自己最親的人。

    不過,只是一瞬間的恍惚,很快,便冷靜下來。畢竟,她是一個早已看透世間人情冷暖的人,哪里還會對一個剛見面的陌生女子抱什麼不切實際的親切想法?

    曾經,她是護國大將軍的女兒,受盡所有人的青眼。不管是家中的奴僕,還是家外的親戚,疑惑平時接觸到的別的官員的親眷,無一不對她親切有加,所有人都夸贊著她的美貌與賢良。

    那個時候,她也以為自己是可愛的,很招人喜歡。

    直到後來,家里倒了,再沒有父親的庇護,突然就仿佛置身另外一個世界一般。她還是那個她,卻不再討人喜歡了,遇到的人不是白眼嫌棄她的窮酸低賤,就是看中她的容貌別有打算……

    總之,這些年,她已經看透了人情冷暖的對比。

    即便是袁杰,看起來對自己前後態度一樣,但實際上還是不一樣的。那種不一樣在骨子里,在潛意識里——比如,以前的袁杰,對她有著高山仰止的仰慕與尊重,那是真的把她當天上的仙女一樣仰慕的神情。但現在,他更多的只是想擁有她,卻不再有那種骨子里的尊重。眼神是騙不了人的,蕭冷玉知道,在袁杰心里,自己已經是一個落魄到風塵里的薄命女,能得他始終不移的垂青與保護,就該知足。並且,如今的袁杰面對自己時,特別自信,篤定自己終究會選擇他,因為一個風塵女子本沒有比他更好的選擇,呵呵。

    所以,她早已對人沒什麼感情期待了。

    眼前的步雲菲,自然也一樣。

    只不過,這步雲菲為人也挺通透的,讓她願意多說幾句話。

    畢竟,這年頭,想找個談得來的聰明人也不容易。

    當下,蕭冷玉淡淡︰“睡醒了?”

    “不,還沒睡呢。”

    對方只是一句客套話,步雲菲卻認真回答了。

    蕭冷玉倒是很少遇到這麼實誠的人,一愣︰“一晚上都沒睡?為什麼?”

    “等你回來一起呀。”某人說得無比自然。

    “……”若是換一個人,只怕蕭冷玉就會當成口無遮攔的登徒子了。

    可這步雲菲,不知為何,眼里有種讓人無法忽視的誠懇與……深情。

    而且,不知為何,蕭冷玉總感覺這人似乎在哪見過,也許是在前世,也許是在投胎前的奈何橋旁……

    步雲菲自然知道自己的話有些自然熟,但也絲毫沒有收回的意思,而是拍了拍自己身邊︰“過來一起睡唄,就像在自己家一樣,不用客氣。”

    “噗嗤。”蕭冷玉萬年性冷淡的臉,破涕為笑。

    步雲菲也笑。

    古代人沒電視看,也沒手機玩,沒見識過那麼多的笑話和段子,所以笑點其實很低。步雲菲有足夠的自信可以讓蕭冷玉開心一輩子。

    那一笑就像一根手指,戳破了兩人間的陌生人隔閡,瞬間讓氣氛輕松親切了很多。

    蕭冷玉也更少了些防備,竟沒有猶豫,真的脫了衣服躺過去。

    步雲菲瞬間更濕了o(□)o

    蕭冷玉顯然不知道步雲菲的這些心思,而是開口聊天︰“昨天晚上你沒有回去,芳菲樓怎麼辦?真的不管了?”

    “不管了,當然不管了,愛怎麼辦怎麼辦。”步雲菲說得特別豪爽。她說的是真的,只要蕭冷玉願意跟她歸隱,她是立刻就可以金盆洗手的。畢竟,她來這里是追老婆反攻的,不是來賣姑娘的。

    同時,她說的也是假的——因為,就算她不在,芳菲樓也可以有條不紊地進行營業。

    作為一個現代人,自然知道效率就是一切的道理。而成熟的領導者,從來就不是事必躬親,而是培養出能為自己做事的人。

    所以,穿越來的這幾年,她一直在著力培養管家,比如,芳菲樓沒什麼大事的話,很多時候都是宮賦在張羅,而她自己則去美美睡覺——熬夜是很傷皮膚的,她可不想見到蕭冷玉的時候青白著一張憔悴的臉。

    蕭冷玉倒是想不到對方這麼瀟灑,默了默,有些羨慕︰“你真幸福,可以隨時想不做就不做。”

    幸福的定義,有時候很簡單。

    步雲菲听出對方話中有話,追問︰“你不也一樣麼?只要你願意,明天就可以不做呀。”

    蕭冷玉苦笑了笑︰“你不是把我都調查清楚了麼?那我的身世你不會不知道吧?”

    “知道呀。可那些都已經過去了,跟你現在有什麼關系?”步雲菲不解。

    “當然有關系。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蕭冷玉一字一句,讓這初夏的夜晚,多了一絲涼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女主女配,天生一對[快穿]》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女主女配,天生一對[快穿]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主女配,天生一對[快穿]》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