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大結局 血色殘陽下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墨上青籬 本章︰252 大結局 血色殘陽下

    那如九天之外的琴音,仿佛是從天而降,竟讓人找不到具體點在什麼地方。

    可以說,在此琴音響起的那一瞬間,所有籠罩在大卿和東合聯軍頭上的壓力陡然一輕,轉而如清風拂面一般,渾身上下說不出來的舒爽自在,哪里還有之前被壓著打的狼狽?

    三*隊集結于此,百萬大軍,此時此刻都無意識的停止了手中的武器,因為西成大軍的人全部都捂著耳朵,面露痛苦,就如他們之前所面對的景象一樣,這讓大卿與東合的聯軍下意識的停住手,有些摸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玄音對陣,遠遠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可恰恰就在于其中有人的玄音之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之地步,她彈指之間,便就能控制玄音的威力,甚至能控制玄音覆蓋的範圍。這遠遠不是西成那些半吊子的玄音術者能比較的,即便是百位玄音術者,一樣不是對手。

    無疑,突如其來的琴音,比西成的那些人奏出來的音色更加的迷人,此起彼伏之間,不受玄音影像的人,根本就像是在听曲兒一般,而受之影響的人,則是置身地獄業火中,痛苦非常。

    “看,那是什麼人?”

    不只是誰高喊了一聲,隨著話音落下,陣陣聲勢浩大的馬蹄聲傳來,塵土飛揚之中,勉強能看到的是一支軍隊。

    兩方人馬的人都是一驚,他們都以為是對方的援軍到了,且但看這氣勢,就讓人心中隱約的不安,要是當真是對方的援軍的話,對己方將是一種徹底的打擊。

    容洛和雲凌相視一眼,此時此刻他們雖然知道是鳳墨,卻也只能暫且放下,全部心思都放在逐漸逼近的那支軍隊身上,他們的眼中有著凝重之色,同時也握緊了手中的韁繩,他們實在是不希望在鳳墨已經出現,且再次的運用玄音之後,還出現任何的紕漏。

    他們不知道的是,敵方的玉傾歌的臉色同樣不好看,來人不是他的,那麼久一定是容洛與雲凌兩人其中一個的。他倒是真沒想到,快要結束的時候,不只是將鳳墨給引出來了,甚至還引出了他們隱藏的底牌,他是應該感到高興嗎?

    “真是該死呢!”玉傾歌雖是如此說著,臉上的笑容卻冰寒殘忍,“一個鳳墨不夠,又送了一份大禮給本王,當真是看得起本王啊!”

    “對方也是窮驢計窮,皇兄手中能人異士頗多,何以懼他們?”他的邊上,玉玲瓏半躺著懶懶的說道,胸肩半露,平白的在這肅殺沉重的戰場上添加了一分*。

    玉傾歌到了此時此刻,才真正的將玉玲瓏看入眼底。

    他發現,玉玲瓏出乎意料的變了很多,無論是能力還是心計,都超過了他以往對她的認知。從前見到自己雖然面上帶著笑,可實際上卻極為害怕他的女人,現在不只是不怕他,甚至還敢來猜他的心思,不得不說,她實在是讓他驚喜的厲害!

    換做一般人,肯定是能發現玉玲瓏此時此刻對他應該是造成了威脅的,聰明點,明智點的做法,就是應該斬草除根。畢竟,棋子掙脫了執棋人的控制,可不是什麼好事,搞不好,反而是弒主啊!

    而偏偏玉傾歌就是性情古怪的男人,他是一點也不擔心玉玲瓏當真會做出弒主的事情來,即便是做了,他也不認為,以她的能力,當真就能傷得了他!

    這是玉傾歌的自信,長久站在高位上,而自然而然產生的自信心。

    “本王是越來越中意你了,玲瓏!”他笑著伸出手挑起她的下顎,抬起她的頭,直視她的眼楮,“你的那點心思,本王不點破,本王是期待著你能給本王一個可以不無聊的好戲。千萬不要讓本王失望啊,不斷你在打什麼主意。”

    說完,他就放開了她,轉開視線。

    玉玲瓏眼中霧氣繚繞,精致的臉上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帶著媚人的笑容,可不知怎麼的,似乎多了些什麼東西在其中。

    玉傾歌的五十萬大軍都陷入到了各自心中最為隱秘的幻覺中,甚至舉刀自相殘殺起來,那神態之中盡是瘋狂之色。

    突如其來的援軍,很快就讓人明白了其中的身份。

    領軍的人,赫然是燕歌與墨謙!

    “燕將軍!”容洛挑起眉,眉宇之間的凝重稍稍散去,眼楮下意識的在他們四周尋找,最後兩眼一亮,視線定在他們後面的某一處的雪白上。

    “燕歌,墨謙,你們怎麼……。鳳……鳳主!”

    褚霆怔愣過後,七尺男兒當下就熱淚盈眶,那後面熟悉的身影,讓他激動不知用什麼話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哼,總算是好好的回來了,不然……”不然怎麼樣?北冥沒有說下去,他的眼中一樣的閃爍著激動興奮的情緒在那里,高興多年不見的主子。

    周圍與鳳墨熟識的人都注意到了鎩羽騎援軍中的那抹雪白身影,激動欣喜不加掩飾,甚至本來已經降到了谷底的士氣,在這一瞬間,陡然拔之最高度。

    “末將來遲,還請皇上恕罪!”

    燕歌和墨謙率先拍馬過來,翻身下馬的單膝跪在地上說道。

    容洛此時的眼中哪里還能看得到別人,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哪全神貫注的斂目撫琴的人身上,根本就听不到別人的話。

    他下意識的向前一步,卻被一抹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伸手擋住了他。

    “不能去!”

    和祁寒面露復雜之色的望著他,然後搖頭說道。

    容洛腳步一頓,當真也就不動彈了。他定定的望著面前攔路的如謫仙般的人。容洛必須得承認,面對和祁寒,他的感覺非常的復雜。是這個人,每次到他這兒來取血,也是這個人,三年中一直守在墨兒的身邊,和祁寒並非是個熱心腸的人,相反,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冷漠到心的男人,他在鳳墨這件事情上如此上心,確實是讓人心中疑惑。可無論再怎麼疑惑不願意相信,他也必須承認,面前的這個人,實力不弱,與他們,非敵也非友。

    和祁寒話說到這里,他冷淡的掃了眼容洛,然後便就轉開視線看向心無旁騖的置身于玄音之中的鳳墨。

    這一刻,和祁寒一向無動于衷的清冷眼眸深處,洶涌波濤在涌動,他心中有什麼在蠢蠢欲動,卻又不知該怎麼形容!

    會死的,再這麼下去的話!

    “她知道了!”突然,和祁寒冷漠的聲音響起。

    別人或許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容洛卻非常清楚!

    在听到和祁寒的話後,容洛一張臉頓時就白了,他最擔心的就是被她知道真相,卻沒想到,她還是知道了。

    “她……”他想要問她是什麼反應,可想想之後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問,張了張嘴,只是一個字,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話語出來了。

    和祁寒也只是最開始的那句話,然後也沒有再繼續說話。

    琴音忽高忽低,忽快忽慢,五十萬大軍輕易的被玄音所控制,甚至百來位的玄音術者,也因為玄音對決的反噬中傷及自身,失去了威脅力。

    本身,那些被玉傾歌與月殿培養起來的玄音術者的功力就不是很強,再加上這些日子以來的消耗,不過短短幾年的時間的玄音之術,如何能與鳳墨十多年的修煉相比較?敗,也是在情理之中。

    讓人心中不解的是,明明敗局已定,可是玉傾歌的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的頹敗,反而依舊是笑意盈盈,似乎暗中在謀劃一些什麼一般。

    一時之間,西成的五十萬大軍相互廝殺起來,叫喊咆哮在戰場的上空盤旋,而東合與大卿聯軍的六十萬大軍,則是心有余悸的望著發生在面前殘忍的一幕。

    他們之前也曾經受到玄音的攻擊,只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能讓他們受傷沒有攻擊力的玄音,此時此刻竟然還能控制人的心智,甚至讓敵人自己和自己打起來。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突,要是之前那些人也會的話,豈不是他們也是如此死了嗎?

    一時之間,六十萬大軍對鳳墨的崇拜到了一種近乎當做神一般的地步。

    然而,沒有人知道,此時此刻,鳳墨已經快要到了極限!

    本身,玄音再怎麼厲害,也終究不是天下無敵。既是逆天之術,自然也就需要付出代價。玄音被稱之為禁術,不只是因為它的逆天,更是因為需要耗費奏者的生命為契機。

    鳳墨本身身子就不好,加上多年來深受千蟲萬毒的侵蝕,若是不動玄音的話,不憂思,不受傷,倒是可以活上個幾年。然而,即便是如此,也沒有人能保證,她就一定能長命百歲,身體的虧損在那里,即便後天滋補,也依舊無法彌補先天的不足,加上長期以來的虧損。而現在,她大面積的動用玄音,從彈奏第一個音節開始,她就注定了她的命運!

    和祁寒明白,容洛明白!

    從玄音奏起的那一瞬間開始,驚無緣也知道了!

    屬于她的那顆夾雜在數顆明亮的星辰之中的那顆星,正在逐步的黯淡下去。驚無緣驚痛不已,他望著空中一閃即逝的星辰景象,身子猛然的搖晃了幾下。他緩緩的閉上眼楮,他明白,從這一刻開始,屬于她的風華,終將止步!

    從一開始,命運的齒輪就不曾更改它運轉的規律,雖然被強行的更改了運轉方向,可大體的走向卻始終一,即便是多年過去,它還是逐漸的歸于它曾經的軌跡上!

    當真是天不可逆啊!

    當琴音止歇之後,西成的五十萬大軍已經全部覆滅,死的死,傷的傷,哀號呻吟滿地,景象慘不忍睹。

    鳳墨緩緩睜開眼楮,抱著琴緩緩起身,漆黑的深不可測的眸子掃過兩軍對峙的方向,似乎是要張口說些什麼,然而在下一刻,她卻吐出一大口的鮮血,將那一身雪白染上了點點紅梅。

    脫力的松開手中的琴,整個人像是清風落葉一般,從高高的轎頂跌落下來。

    太過于突然,誰也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她將要落地,容洛快要掠至身前之時,卻見一抹鮮紅閃過,轉眼之間,鳳墨便被妖嬈傾城的玉傾歌抱在懷中,人也退至西成方向。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的臉色大變!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玉傾歌會在這空當忽然發難,將鳳墨擄了去。

    “本王的目的已經達到,西成就送給你們了!哈哈哈……一個西成,換一個鳳墨,本王非常滿意!”

    玉傾歌雙手緊緊的抱著懷中已經昏迷的鳳墨,眼底盡是瘋狂之色。

    從始至終,他準備三年,三年後,今時今日的出兵,目的就是為了鳳墨。

    或許之前還有人不清楚玉傾歌屢屢在將要得手之際,卻突然的收手到底是因為什麼。那麼現在他自己說了出來,目的也就昭然若是了。

    鳳墨!

    玉傾歌不顧百姓安危,不顧將士死活,為的不過就是將鳳墨逼出來,為了擒住鳳墨!

    而現在,他的目的達到了!

    雖然不得不承認,鎩羽騎的將士都是驍勇善戰的強手。不說是鎩羽騎的將士,就是容洛,雲凌,就是和祁寒,哪個不是以一敵百的王者?

    而玉傾歌之所以能成功在對方的營地之中將鳳墨擄走,很大的原因是他們並不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也沒想到他會突然發難,甚至膽敢只身闖入敵營之中擄人。更重要的是,玉傾歌的功夫顯然並不是他們所知道的那麼簡單,他的武功,高出了他們太多。即便是容洛已經快要踫觸到鳳墨,甚至是後面那麼多雙強者的眼楮在看著,也只不過是看到淡淡的殘影。如此變化,足以讓他們明白,他們與玉傾歌之間的差距了。

    雲凌和祁寒的臉色陡然一沉,明顯事情在他們預料之外。

    玉傾歌竟然連自己的國家都不要了,他不是一直都想要成為天下霸主嗎?怎麼會如此突然的就放棄了?

    誰也不知道玉傾歌那難以捉摸的心中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然而,此時此刻,將鳳墨從他的手中奪回來,這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在這之前,他們有些疑惑的看向從剛剛開始就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一句話也不說的容洛,不明白背對著他們的容洛,此時此刻到底是什麼樣的態度與神情。按照道理來說,他不是應該最為激動憤怒的嗎?如此沉默,到底是因為什麼?

    容洛緩緩的抬起頭,眼底猩紅一片,他伸出手,薄唇輕緩的張開道︰“還給我,將我的墨兒還給我!”他很平靜,很淡定,如果能夠忽略掉他眼底的猩紅,以及僵硬的面部神情的話。

    容洛此時此刻大概已經腦子不清楚了吧,他唯一記得的就是,他所愛的人在敵人的手中。為此,他甚至可以不顧自己的性命的,絕對要將心愛的人搶回來!

    “還給你?她現在是我的了,你看不到?”玉傾歌大笑的嘲弄的望著他,“從一開始,她就是我的。你忘了我對你說過嗎?鳳墨的本名叫做墨流卿,她爹就是被大卿前身北流定為罪臣殺了的墨諄。從一開始,她就是屬于我的,是墨諄將她送給我的……女奴!”

    女奴!

    最初見面的時候,玉傾歌就曾經提到過這個詞,當時就被容洛給反擊了回去,沒想到多年之後,這兩個字竟然再次的從他的口中說出來,甚至還當著幾十萬人的面,將她真正的身份說了出來。

    然而,此時此刻,有幾個人會在意這些?

    “他想要毀了鳳墨!”一直作為旁觀者的雲凌說道。

    “嗯,確實是這樣沒錯!”和祁寒點頭道,“玉傾歌愛慘了鳳墨,得不到,就一定要毀掉她!”

    “什麼?愛?你在說笑的吧!”

    誰能相信和祁寒竟然說出如此的話來,竟然還說出了如此的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來。

    愛?可能嗎?玉傾歌那樣的人會懂得愛?如果當真是愛的話,他怎麼可能做得出一次又一次的傷害鳳墨的事情?還愛慘了,當真是古往今來他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話。

    “準確來說,玉傾歌所愛的,是當初的帝後鳳鸞,而非是現在的鳳墨。”所有人都不相信,唯獨驚無緣緩緩的張口說道。他清俊的面容上滿是悲色,“玉傾歌的變化是在鳳鸞死後。其實我們大家都應該能夠看得出來,鳳鸞死之前,以及死後,玉傾歌前前後後就像是兩個人,誰能將昔日的鳳王玉傾歌與現在的鳳王玉傾歌當成是一個人呢?仔細想想的話,應該就能從中理出一個頭緒出來!”

    “當初,南衡和西成共同將目標鎖定我雪域。雖然鳳鸞當初確實是以玄音制勝,但實際上,玉傾歌卻也在最後的關頭突然收手,否則,損傷便就不只是那個數字了。”和祁寒突然的收手,實際上也是一種示好。依他的驕傲,且變化無常的性子,做出如此的決定,他當時也是頗為的驚訝。驚訝過後,他也不得不長舒了口氣,至少他的子民不用再冒更大的風險了。“那個時候,最佔據優勢的人就是玉傾歌,他其實可以趁著鳳鸞和我斗的兩敗俱傷的時候出手,那將沒有人能阻止他。可是他沒有,他反而發出帖子,單獨相邀鳳鸞一談。”

    “她去了?”雲凌問道。

    和祁寒瞥了雲凌一眼,慢慢道︰“嗯,去了!誰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到底談了什麼。當他們出來分開之後,西成退兵離開,鳳鸞也緊跟著返回南衡。反倒是我雪域,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再次的歸于平靜!”

    然而,他心中非常清楚,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是有些事情,已經脫離了他的認知和掌控。和祁寒那個時候根本就不會管其他的事情,即便是成為南衡的附屬,但也只是附屬,若是沒有鳳鸞的手諭,即便是當初的南衡皇帝楚風然,也一樣的使喚不得雪域城。

    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和祁寒的心中才有了如此荒謬的想法,那個陰晴不定,以殘忍嗜血著稱的妖嬈傾城的鳳王玉傾歌,傾心于南衡的帝後鳳鸞!

    一直到後來,鳳鸞的死,玉傾歌的改變,他心中的想法也就越來越重,越來越清晰。

    玉傾歌,當真是愛慘了鳳鸞了!

    當然,也只是鳳鸞,帝後鳳鸞!

    玉傾歌是知道的,鳳墨既是鳳鸞,卻又不是鳳鸞。他相信鳳墨就是鳳鸞,卻又不相信,矛盾的心里想法,不斷的侵蝕著他的理智。玉傾歌已經沒有辦法分清楚到底誰是誰了,他覺得,鳳墨不是鳳鸞,即便靈魂是,外表上,誰能看的出來?他不願意相信鳳墨和鳳鸞是同一個人,實際上,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重生為鳳墨的鳳鸞,愛上了別人,而不是他。甚至,她還厭惡著他,避他如蛇蠍,他無法接受吧!

    很多次,玉傾歌都有機會殺了鳳墨,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放了他,嘴上說著下次一定要殺了她,可每個下次,他一樣的重復上一次的話。

    玉傾歌是個不懂愛的人,他不知道什麼叫愛,他的心是扭曲的,所謂的愛也是瘋狂的。

    然而,此時此刻,瘋狂的人,何止是他一個?

    容洛眼底的猩紅瘋狂之色愈發的濃烈,他像是在看個死人一般的看著玉傾歌。眼底是冰冷的,殘忍的,不似以往的雲淡風輕,多了玉石俱焚的決心。也就只有在他的眼神掃到玉傾歌懷中的那抹白的時候,才有溫情柔和愛戀憐惜的情緒浮現!只要是一移開目光,周身的冷意就濃重一分,眼底的猩紅更是添加兩分。

    “我要殺了你!”然後將她奪回來!

    衣衫無風自動,他突然的如離玄的箭的一般的,速度出奇的快,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欺近玉傾歌的身前。

    玉傾歌的臉色陡然一變,顯然是沒想到容洛的爆發力如此之強。

    他抱著鳳墨的手一緊,一仰頭,側身避開容洛黑玉骨扇的襲擊。玉傾歌在望向那漆黑的精致的折扇時,眼眸光芒一閃,他可不覺得空手與容洛的拿手兵器對上是什麼好事。

    兩個都是瘋狂的人,如此的交手,實乃罕見!

    鳳墨依舊還是昏迷不醒,玉傾歌也沒有一點要松手的意思,容洛更是沒有一點要停歇的意思。

    兩個武功高強的人之間的打斗,說實在的,鳳墨在中間夾著實在是有些危險,雲凌剛一動,想要上去幫忙的時候,卻被驚無緣伸手擋了下來。

    “無緣?”

    “這是他們之間的恩怨,就該是他們自己去解決,別人插手,不合適!現在的我們,只能站在外面看著,即便是容洛當真被玉傾歌所殺,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是了,他自己的選擇,既然做出如此的選擇,那麼他就該有所準備,前面等到他的可能是什麼!呵,不是有準備,他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不是嗎?大不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不錯,他們之間的恩怨,只能是他們自己去解決,他們也絕對不希望任何的外人插手進去!”就連和祁寒也非常贊同驚無緣的話。

    邊上,將他們的話听進去的燕歌墨謙等人雖然著急,卻也深知自己的武功不如容洛等人,上去了也不過是添亂,焦急慌張,也只能等待著。

    那邊已經打的不可開交,在旁觀戰的人也再次的認識到了玉傾歌和容洛功力的高深。

    “玉傾歌一直以來都有所隱藏,或者說,他這幾年有所增長!而容洛,顯然是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兩人現在都展現了自己的最大功力,很難想象到底是誰勝誰負。”

    驚無緣給出中肯的評價,他是早就知道他們兩人之間會有一場你死我亡的爭斗的,只是他沒辦法預測到,到底這場爭斗,是誰勝誰敗!

    走火入魔可不是什麼好的征兆,那會極大的消耗一個人的精力,輕則武功盡失,重則傷及性命。

    若是能能阻止的話,倒還行,可關鍵是沒有人能阻止。現在的容洛,一切靠近他的人,他會將其當做是敵人,將其格殺。所以驚無緣和和祁寒也是為了身邊的人的性命著想,畢竟,真正的靠近過去也沒有什麼用處,說句實在話,他們這些人的武功,哪一個能與他們兩個相比較?

    驚無緣和祁寒倒也算是默契,他們的目光都放到了玉傾歌懷中一動不動的鳳墨的身上。

    那個引起了一切事端的女人!

    很多時候,他們就在想,其實玉傾歌現在如此,與鳳墨有很大的關系。他們時常想,要是鳳鸞還是鳳鸞,或者墨流卿只是墨流卿,那麼玉傾歌是不是就不會變成現在這番模樣?

    說容洛是走火入魔不假,但仔細想想的話,玉傾歌大概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走火入魔了。他中一種名叫‘鳳鸞’的毒,深深的陷在其中不可自拔。說來,他也算是個可憐的人罷了。

    兩個為愛而瘋狂的男人!

    可嘆啊!

    雲凌端坐在馬背上,眸光悠長的望著戰在一塊的兩人。

    如果說玉傾歌和容洛之間的爭斗,不管結果如何,最後得利的人絕對是雲凌。

    按照當初雲凌的處事態度來看的話,雲凌是不會在意的,不會在意容洛和玉傾歌之間的爭斗,甚至他還期望他們之間斗個你死我活的。

    可人心總是在改變,他一直都在改變!

    不知不覺之中,他將太多的目光放在哪個本不該他看的人的身上。明知道沒有結果,卻越來不受控制的想要靠近她了解她,總覺得她是一種吸引人的致命的毒。現在的雲凌並沒有中毒太深,他還能分清楚理智和情感之間的差別。也或許玉傾歌與容洛現在之爭,剛好的打斷了雲凌心中快要萌芽的感情。

    驚無緣是對的,他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雲凌看似冰冷,也確實是冰冷。

    在感情上,他永遠都是理智大于情感,即便是心動了,他也會審度一二。他將天下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為了天下,他可以放棄一切,哪怕是此生可能是唯一動心過的女人。他也做出了努力,在鳳墨剛剛從海中島出來的時候,他也曾經留下她。

    雲凌想,要是那個時候,鳳墨當真留在他的身邊,或許他此時此刻就不會是個局外人的看著。

    或許,他這個時候也是他們中的一人。

    或許,他也會為了她放棄整個天下也說不定!

    可,這是世上哪有那麼都的或許?一開始就注定了結局,一開始就注定了如此,有緣而無份!

    不,準確的來說,無緣更無份。

    雲凌從一開始就背負著天下蒼生。

    也可能,雲凌本身就是為了天下蒼生而生。

    容洛不同!

    如果說當初能和雲凌一爭天下的人,那就只有容洛。

    然而,在容洛決定要和鳳墨同生共死的那一刻開始,容洛便就已經從天下之爭的角逐中退了下去。

    容洛現在之所以還站在這里,只是為了將玉傾歌徹底的打倒罷了!

    容洛厭恨著玉傾歌,他之所以還穩坐著大卿的皇帝之位,只是因為玉傾歌罷了。

    驚無緣是從卦象中明白了容洛的命運,以及在察覺到不對勁的情況下,從容洛的口中知道一些。

    和祁寒不同,他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參與者!

    參與著容洛的每一個決定,參與著這些年他所走的每一步。

    和祁寒的命運也從冰墓建造完成的那一刻有了結局,他從小就深深的知道他因何而出生,他明白了他出生的意義,也明白了雪域之城存在的價值。

    從小開始,和祁寒就不曾在任何的人身上放下太多的心思,他知道,若是有一天離開的話,他不希望任何的人太過于的在意他,為他難過傷心,因為……他早有準備!

    “鳳主……到最後了……。”

    和祁寒緩緩張口低聲的自語道,他的話,甚至連站在他身邊最近的驚無緣也不曾挺清楚,只是勉強的听到前面的兩個字。

    鳳墨覺得渾身都不舒服,總覺得周身過于的混亂,有一種置身火海的燒灼感。她本該是重傷昏迷的,可是最後卻不知為何緩緩的清醒過來。

    “還給我,將我的墨兒還給我!”突然的,一聲如失去伴侶的野獸的低吼陡然的撞擊在她的心上,她比誰都要明白說話的人是誰。只是,她總覺得容洛有些不對勁,至少在她對他的認知中,他從來不曾如此失態過。她能清晰的听到他聲音中的絕望是悲傷,以及深深的無助。她想要說話,卻發現喉嚨像是被人給箍住,根本發不出來聲音。

    沒有人比將鳳墨摟抱在懷中的玉傾歌更加的清楚的感覺到懷中人的動靜。

    玉傾歌高高挑起眉,哦,醒了?真是快呢!

    不過……。玉傾歌又將視線放到容洛的身上,他不免有些遲疑,鳳墨的武功不弱,若是她當真醒過來的話,雙面夾擊,他一點也不認為他能夠單人對兩人。雖然他還不知道她醒過來之後還能不能動武,可防範于未然也不差不是?

    “皇兄,若是皇兄放心的話,不如將鳳墨交給玲瓏,玲瓏身在大軍之中,定然是非常的安全。”

    玉玲瓏的聲音傳來,她依舊還是平平靜靜的模樣,神態之中沒有絲毫的破綻,嘴角臉上始終掛著得體的笑容。無論是姿色還是氣質,玉玲瓏確實配得上天下第一美人之稱。

    玉玲瓏的手段也不差,在這之前,她曾經將雲顏給剁掉雙手雙腳,剜掉了眼楮,割掉了鼻子耳朵,甚至連舌頭都割了,將其制成了人彘。

    在某些方面,玉玲瓏這些年的乖巧,讓玉傾歌對她也是極為的寬松,即便是知道她心懷不軌,他也依舊放任她,即使她甚至變本加厲的殺了東合的雲顏公主,他也不曾責怪過她。

    玉傾歌眼角瞥了眼站在大軍深處的玉玲瓏,眼底劃過深思,似乎是在考慮此方法的可行性。

    “皇兄覺得我會傷害鳳墨不成?以我的能力,怕也是踫不得鳳墨的。況且,皇兄難道當真想要鳳墨被容洛給搶了去不成?若是如此的話,玲瓏也無話可說。”

    玉玲瓏以退為進的方式,頓時讓玉傾歌放下了心中最後的一絲警戒。在避開了容洛的又一次攻擊後,他猛地將懷中的鳳墨拋向了被護在踏雪騎最中間的御攆上。他知道那里有武功高強之輩,定然是能接住她的。

    玉傾歌根本就沒有功夫注意御攆的方向,容洛在看到鳳墨給他送走後,神情眼底中的血腥瘋狂之色愈發的濃烈。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沒有看到玉玲瓏臉上露出的詭異的笑容。

    那廂的打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而這邊,玉玲瓏將鳳墨輕緩的放在自己的腿上,眼中沉沉的像是要滴出墨汁的黑沉。與她的眸色不相同的是,她的手始終輕柔的拂過鳳墨的臉龐,修的極為漂亮的指甲在她的臉上輕輕的刮過,留下淡淡的紅印。

    “呀,多年不見,果然鳳墨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著迷。”玉玲瓏狀似痴迷的摸著她,低聲的驚嘆道,“怪不得引得那麼多的男人為你鞠躬盡瘁。子軒喜歡你的吧?可笑我到現在才明白,我竟然還為他做出那麼多不理智的事情來。鳳墨,我如果早知道子軒喜歡你,我就不會做傷害你的事情來的,真的。怎麼說,我也曾經喜歡過你不是嗎?”

    “鳳墨真的很迷人呢,即便是半死不活的狀態,也是讓人傾心不已。即便是我在知道你是女子之後,也依舊還是覺得甚為喜歡呢!嗯…。我果然呢,還是比較喜歡你閉著眼楮的模樣,只有這樣才是最為乖巧的,最為無害的,最讓人放心的。女人嘛,何必帶著那麼深的爪子?要知道,太過于聰明的女人,確實是非常的招人恨呢!”

    玉玲瓏白玉般的手指已經滑到了鳳墨縴細的脖頸處,改撫為掐,雖然並未當真用力,卻總覺得有些危險的感覺。

    “你想殺了我!”

    突然,本該昏迷的人,卻在此時睜開眼楮,眼底一片清明,即便身體狀況異常的糟糕,她眼底的精芒,和滿身的風華,卻如何都掩蓋不掉。

    玉玲瓏臉上笑容一淡,陰冷之色在眼底閃過,卻很快的掩蓋下去,微微垂下眼簾道︰“原來鳳墨早就已經醒了,可是為什麼裝睡呢?難道不想見到我這個故人?這三年多的時間,我一直都記掛著鳳墨呢,想著什麼時候能再見到鳳墨。玲瓏真的非常的想念鳳墨,鳳墨難道就沒有想過玲瓏嗎?”她的手還是放在鳳墨的脖子上,一點要離開的意思都沒有,甚至有慢慢收緊的趨勢。

    鳳墨一臉淡然,默然的望著她,也不在意脖子上的那只隨時會要了她的命的手,語氣淡然平靜道︰“因愛生恨?不願意去恨所愛的人,便就要有個人來承擔這樣的恨意。很不錯,你選擇了我,也確實是應該選擇我。”

    玉玲瓏一僵,明顯是被說中了。

    “西成皇室的人都一樣的德行,從來不會在自己的身上尋找該改正的地方,反而將所有的一切罪責都怪到別人的身上。玉玲瓏,我從來不曾想過要殺了你,因為你根本不配。阿楓的死,我鎩羽騎一萬將士的死,是你一手造成的,這一點毋庸置疑。而你,這些年來不曾懺悔過,反而是將一切的責任推到了別人的身上。你是不是在想,如果不是我的話,你就不會被子軒拋棄,如果不是我的存在,你和子軒一定還是很好的夫妻。”

    玉玲瓏呆呆的望著鳳墨,張了張嘴,卻又馬上閉上嘴。眼簾在這個時候垂了下來,眼底涌動著莫名的情緒。

    “從你決定听命于玉傾歌的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了不可能和子軒成為平凡的相敬如賓的夫妻,哪怕只是表面上如此,也不可能!”她望著玉玲瓏,她此時情況並不好,心口傳來一陣陣的絞痛,像是要將她撕裂一般。她知道,玄音的反噬開始了,她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要早作打算。

    “你口口聲聲是為了子軒,為了你們的孩子,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子柔也是你的家人,她是你丈夫的妹妹。而你所殺的那個人,是你子柔的夫君。你在設局殺了阿楓之後,每天面對著溫家的人,面對著子柔和你分享著孩子的事情,分享著丈夫的事情的時候,你心中可有哪怕一點點的愧疚?呵,應該是沒有的吧,若是有的話,你何以會在三年的時間中自甘墮落成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玉玲瓏劇烈的顫抖起來,她搖著頭,緊緊的咬著嘴唇,手也無意識的松了開。

    “空有外表,沒有靈魂。玉玲瓏,你這是活著嗎?”

    你還活著嗎?你現在還存在嗎?那個昔日高傲尊貴的天下第一美人,現在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玉玲瓏冷笑起來,剛開始低低的笑,而後突然的大聲的大笑起來。

    她的聲音很大,從來沒有過的聲音,引得周圍的人的關注,更是將大卿那邊的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來。

    或許準確來說,從一開始鳳墨出現在御攆的那一刻開始,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這邊,一丁點小小的動靜,就一定會引起他們的矚目,更何況是玉玲瓏近乎癲狂的模樣。

    “這不是你要的結果?這三年來,我之所以還活著,就是因為對你的恨!我從來不曾知道,溫子軒根本就沒有愛過我。我覺得我就是個笑話,為他做了那麼多的傷天害理的事情,最後卻落得如此結局。為了一個不愛我的男人,我傷害了太多的人。”她大笑過後,卻又冷靜的近乎冷酷的沉下來,“或許我的人生本來就是如此,我也知道,即便不是溫子軒,也有其他人,我存在的價值,本就是為了玉傾歌的利益所在。溫子軒是我所選擇的,也是我自己選擇了這條路,我不會後悔。可是,鳳墨,若是沒有你的話,我何以會落得如今的下場?我已經是個不潔的女人,並不奢求他能正眼看我。以前不會,更何況是現在。”

    “你說的不錯,我西成皇室的人,大概骨子里面的就是冷酷無情,自私自利的人。但同樣的,我現在如此下場,其實應該是在你的預料之中的吧!鳳墨!”

    否則,當初如何會輕易的讓她被人劫走,大卿的守備何時那般的松懈了?鳳墨從一開始的決定就是借刀殺人。

    借玉傾歌的手,殺了她!

    當真是個聰明的人!

    鳳墨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淡淡的望著她。

    玉玲瓏突然的起身背過身,冷冷道︰“你走吧,反正你也活不長了。或許我們下去還能做個伴!”本來她是打算折磨她的,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到了最後,她卻下不去那個手。明明早些時候,她拿了那麼多的人做練習,面對真人,反而是什麼都做不出來。

    鳳墨也不廢話,快速的起身。然而,她的身體真的已經到了臨界點,稍稍的負荷都會壓垮她。她一起身,身體就是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御攆上。

    “你……”

    鳳墨掃了她一眼道︰“嗯,或許你說的不錯,我們黃泉路上真的會有個伴!”

    說完,腳下一點力,整個人在踏雪騎的那幫人沒有反應過來之際,突然的騰空而起。腳下在踏雪騎的那些人的頭盔上借力,轉眼之間就落入到了玉傾歌和容洛之間的戰場。

    左右雙手一抖,兩條白綾如白龍一般,一條帶著強勁的力道狠狠的擊向玉傾歌,愣是將毫無防備的玉傾歌向後擊出了數丈之遠。而另一條白綾則是在走火入魔認不得人的容洛的身上繞了幾圈,順勢的帶到她的身前,她也不戀戰,幾番跳躍,人已經入了己方軍營之中。整個過程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基本上所有人都不曾反應過來。

    “真好,總是有個人在身邊!”玉玲瓏從御攆上站起來,嘴角凝結出淡淡的出自真心的,已經多年不曾有過的笑容。她撫上自己的臉龐,光滑細嫩依舊,心中卻明白,“你說的不錯,我早已經將我自己丟了,丟在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現在的我,甚至不能稱之為人,更不能稱之為鬼。我不過只是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罷了。”

    她伸出手,手掌心赫然的躺著兩枚漆黑的散發著異味的藥丸。

    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兩枚藥丸,實際上是她為鳳墨準備的。只是沒想到,最後反而用在她自己的身上,當真是諷刺呢!

    她譏誚的笑起來,在看到玉傾歌的身影之後,一仰頭將兩枚藥丸吞了下去。

    “你干的好事!”

    玉傾歌震怒非常,一回來就狠狠的一巴掌甩了過去,竟是將玉玲瓏從御攆上一巴掌打到了地上。

    藥效已經開始發作,加上一巴掌,玉玲瓏真的是沒有爬起來的力氣了。

    她就這麼的攤在地上,還沒來得及張口,她已經引發一連串的反應,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嘴里面吐了出來。

    此時此刻,她的臉上掛著從來沒有過的舒心笑容,道︰“玉傾歌,我恨你了多少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再繼續的恨下去了。因為我知道,恨你,根本就沒有多大的用處!我只有一句話告訴你,你已經輸了,從一開始,你就是最大的輸家!你……。從來就沒有贏過,也永遠都無法贏……”

    輸家,還是贏家,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至少無愧于自己!

    玉玲瓏在意識彌散之際,才想清楚這個道理,卻已經太遲了。

    她在最後想到,下輩子,下輩子就讓她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吧,至少不要再這麼的痛苦下去了。真的,真的是太累了……

    容洛如此消耗自己的生命,是一點不將自己的命放在眼里。

    望著已經呆滯了的容洛,鳳墨的心中又酸又疼,她虧欠了他太多了。

    “容洛……容洛……”鳳墨現在也不好受,她只是在壓抑著自己罷了。

    似乎是她的呼喚起了作用,容洛的眼底猩紅之色逐漸的散開了些,眼底的清明也逐漸的浮現出來。

    鳳墨輕輕的抱住他,緩緩說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是我走了,你也要好好的!”

    “墨…。墨兒……”好像是個初學說話的孩子一般,他聲色略微的僵硬。

    “嗯,我在!”她應道。

    “墨兒!”

    “嗯!我在,我現在還在!”

    容洛眼底的猩紅終于徹底的劃去,他望著她,激動之情無以言表,“墨兒,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所以,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不要再離開我。”否則,他真的會瘋了的。

    鳳墨的手指在他的後背上輕輕的劃著,一點點的向上,一點點的向上。她一邊輕聲應著,一邊點頭︰“嗯,不離開,我會一直守護著你!”手,突然閃電般的在他的睡穴上一點,頓時身上一重,她能感覺到他綿長的呼吸傳來。

    她咳了咳,心肺愈發的疼痛起來,嘴角更是不受控制的溢出了鮮血。她努力的將他扶躺在床上,並且解開了他胸前的衣衫。

    當看到他心口位置上猙獰的傷疤的時候,眼淚緩緩的落了下來。

    “為什麼這麼傻?運功一周天,將炙熱的代表著生命的心頭血放出來,為了挽救我根本就不可能長久的性命,以一命換一命,當真好嗎?你若是死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容洛,這輩子,終是我負了你。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知道我們之間不會長久,甚至我已經非常努力的疏遠你,可是……若是我知道,和你在一起之後,你會如此的痛苦,如此的患得患失,甚至最後還傷害自己的性命的話,我永遠都不會和你在一起,也永遠不會見你!”

    “曾經那麼意氣風發的一個人,如今為了我卻變成如此模樣,容洛,不值得的,真的不值得!”

    鳳墨眷戀的輕撫他瘦削蒼白的臉龐,眼底眸光閃了閃,緩緩起身,走向邊上的琴案前。

    她要他活著,哪怕再痛苦!

    因為她知道,時間,本就是最好的療傷聖藥。

    或許最開始的時候是撕心裂肺的疼,但是,一個月,一年,十年過後,痛也就淡了,也會逐漸的不痛了。

    所以,活著吧!

    熬過去!

    她抬起手,剛要挑起琴弦,奏出第一音的那一瞬間,緊閉的房門被猛地打開,本該是被她遣在外面不準進來的人,卻突然如潮水一般的涌進這本就不大的房間中。

    “鳳主,不要!”燕歌哭著撲到她的面前,伸手壓在琴身上,阻止她彈下去。

    “鳳主不要再做傻事,我們不能沒有鳳主,會死的。我求你,我從來沒有求過人,鳳主知道的,我從來沒有。可是現在,我求你,求鳳主不要……”

    “會有的法子的,我們再想想別的法子,總歸是有的。”百里清揚如此說道,然而他心中卻清楚,除了玄音之外,沒有別的法子能救容洛的命。

    鳳墨抬起手輕輕的將燕歌額前垂落的發絲撩向一邊,道︰“我只是希望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千蟲萬毒已經脫離的控制,我的日子不長了。我只是希望,在我最後的時候,能用我的那點能力,做一些我絕對不會後悔的事情。他能為我死,而我卻並非是為他而死。說到底,我是個自私的人呢!那麼,最後的話,讓我再自私一回!同樣,燕歌,我也沒有求過你什麼,就這麼一次,好嗎?”

    “不,我不答應,鳳主你不能這麼自私,你不能再丟下我們了,不能……”

    “褚霆,帶燕歌回去休息!”鳳墨抬起頭看向後面的褚霆說道。

    “鳳主……。”褚霆滿臉的悲色,因為他知道,要是他這次離開了,那就是真的再也見不到鳳主了。

    “我不走,不絕對不走……”

    “燕歌,我決定了的事情,不允許任何人質疑的,你該知道。”

    伸手撥開燕歌,她垂下眼簾,冷冷道︰“出去,別擋著!”

    反正已經是最後一次了,那就肆意一回吧!

    沒人能阻止她了!

    誰也不曾阻止!

    當琴音響起的那一瞬間,多少人轉開了臉,多少人落下了淚?沒人知道。

    一直到一首曲落,兩首曲落……鳳墨統共彈奏了五首曲子,才將容洛身上的傷徹底的修復好。

    當最後一個音節落下的那一瞬間,鳳墨嘴角噙著淡淡的笑,緩緩的向後倒了下去。

    “鳳主——”

    “鳳主——”

    “姐——”

    “鳳墨——”

    很多人想要伸手,卻只覺得一道厲風拂過,那墨色身影的懷中就躺著鳳墨。

    “容……。”

    “皇……皇上……。”

    醒了?該是醒了的!

    在最後一個音節的時候,她解開了他的穴道。

    容洛額上青筋跳動,跪在地上半摟著懷中已經氣若游絲的人。

    “墨兒,你答應過我,會永遠的陪著我的。”他聲音輕柔,像是怕驚著懷中的人兒一般。明明渾身因為懼怕和絕望而在顫抖不歇,可他的聲音之中卻听不到任何的異樣。

    鳳墨有些無力的睜開眼楮,眼底是空洞的,無神的。她剛一張口,大口大口的血就從她的嘴中吐出來,她難耐的皺起眉頭,非常痛苦的樣子。

    “不要踫她!”

    百里清揚上前來想要看看她,卻被容洛粗暴的擋開。

    此時此刻,容洛就暴虐的獅王一般,在面臨伴侶性命垂危之際,他不允許任何他以外的人接近她。

    他們都清楚,沒有用,根本就沒有用!

    就算是大羅神仙在世,也都沒用的。

    “墨兒,你答應過我,我們會永遠在一起,你怎麼能再次的失信于我?我明明那麼相信你,明明從來不曾懷疑你的!”

    容洛想要保持平靜,他們分開才剛剛的見面,老天不能那麼殘忍。

    “容洛……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本就是應該已經死了的人,卻偷得十年的光陰。已經夠了,真的。這輩子,如果說到底有什麼不滿足,後悔的,那便辜負了你……容洛,是我誤了你一輩子……。”

    “不是……。”

    “听我說,我真的幸福,在這偷得的十年中,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快樂。可是……。容洛,我從不認輸,我也從來不曾求過人,也從來不從別人的口中尋求承諾。可是這一次,容洛,我求你給我一個承諾……。”

    “我們會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所以你不用求我,我也不需要給你承諾。”容洛聲音顫抖,他其實心中清楚她將會說出什麼話來,只是他不願意接受,所以他裝作听不懂的樣子。

    鳳墨卻不容許她逃避,她的血已經將她的雪白衣衫染成了鮮艷的紅。

    被曲解了意思,她似乎非常的著急,一著急,便就劇烈的痛苦的咳嗽起來,連帶著,血更是無法止歇的從嘴里吐出來。

    “墨兒,咱們不說了,好不好?等你傷養好了些,咱們再說……”

    “不要自欺欺人了容洛,你清楚的,我沒有多長時間了……容洛……你,不答應我,一定要,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墨兒……”

    “你要記住,你的這條命是我給你的,你不能死……。你,你要代替我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

    容洛渾身都在顫抖,他望著吐血不止的她,望著她的痛苦,他突然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顫抖著,絕望的湊到她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墨兒,咱們不說了,你,你好好的閉上眼楮休息一下,等你醒了,我再告訴你答案。”

    哪知道,鳳墨卻只是搖頭,明明已經沒有力氣了,卻還是堅持著要得到答案。

    燕歌等人早已經哭成了淚人,便就是秉持著男兒有淚不輕彈的鐵血男兒,此時此刻,都忍不住的落下熱淚。

    “容洛……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要求……。”

    “……。我若是答應,墨兒能答應我,之後就好好的睡覺了嗎?”他已經絕望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撫好她,讓她不用再那麼痛苦了。

    她吃力的點點頭。

    容洛的視線在她的面容上一寸一寸的掃過,似是要將他深深的記在心上。抱著她的手也逐漸的加力,有一種想要將他擁入到骨血之中的*。

    他全身僵硬,緩緩閉上眼楮之後,卻又猛地睜開。

    他抬起手,拖著她的腮幫,靠近她滿是鮮血的唇邊,不在意手上,身上同樣的被沾染上的鮮血,顫抖的薄唇張了幾次,好一會兒,才努力的平息心中顫栗,平靜的說道︰“嗯,我答應你,代替你的那一份,好好的活著,好好的活下去!”話落,他滾燙的眼淚就打在她的臉上,眼眶,甚至是唇上。他也跟著落下一吻,近乎虔誠的輕吻。

    對于容洛來說,從出生至今,這麼多年來,最痛苦的一次抉擇,便就是這一時這一刻了吧!

    鳳墨的臉上露出淡淡的滿意的釋懷的笑容。

    而如此絕美的笑容,也就此定格!

    她緩緩的閉上眼楮,輕應了一聲︰“真好…。”

    風華,止于此!

    “好好的休息,我的墨兒,從現在開始,再也沒有人能傷害得了你了,再也沒有人……”

    低聲呢喃過後,容洛突然的放聲大哭起來。

    “啊——”

    “啊——”

    “啊——”

    那一日,那一聲聲的撕心裂肺的嚎哭令聞者心傷。

    那一日,一代女相的風華,在她年紀輕輕之時止息!

    那一日,大卿的開國皇帝痛哭不止,甚至落下血淚!

    那一日,當墨相離世的消息傳開,天下百姓為之哀慟。

    那一日……。

    那一日……。

    鳳凰錄記載,祈鳳七年九月初,大卿開國功臣,史稱絕世女相的鳳墨逝世!同年,十月初十,墨相葬于雪域冰墓!

    祈鳳八年初,祈鳳帝容洛于西成鳳王玉傾歌于雪域展開決戰,最後,祈鳳帝以一己之力,斬殺西成鳳王,以鳳王之死,祭奠已逝墨相。

    祈鳳十年,動亂天下終于安寧!

    同年,十月,祈鳳帝突然禪位于東合皇帝雲凌!

    自此,東合與大卿二合為一,天下也被一統!

    雲凌為了紀念逝去了的大卿開國女相鳳墨,改國名為鳳合!

    誰也不知道容洛的下落,沒有人知道昔日在天下中留下無數的傳奇的一代帝王,現在到底下落如何。

    知道的,也只有那麼幾個人而已。

    當雲凌等人在時隔多日再次的見到他的時候,他正一臉平靜的躺在逝去多年,卻依舊如睡著了的鳳墨的身邊,安靜的像個出生的嬰兒一般。

    “他終究還是違背了他的承諾,這是第一次!”和祁寒站在墓室的門口淡淡道,他始終一如既往的如謫仙一般,望著兩手相牽,似乎永遠都不分離的,在世間留下太多傳奇的兩個風華絕代的人,眼底劃過淡淡的漣漪。

    “是啊,他違背他對她的承諾,但我想,她不會怪他的。”雲凌走向外面,在墓室門口的時候,回頭再次的看了看在他的生命中留下太多燦爛的人。

    “他走的平靜,像是終于了卻了一樁心願,終于安心的可以放心的和她在一起了。”摁下墓室門口的機關,和祁寒輕緩的說道。

    雲凌運功躍起,道︰“嗯,是啊,他本來多活幾年,便就為了這個意……你怎麼還不上來?冰墓在下沉,你……”

    “啊,我知道,我也一直在等這一天,等著我職責的降臨!”

    森冷冰寒的水末過冰墓的層層階梯,和祁寒轉身走向另外一個墓室門,開啟,然後關閉,整個過程只是轉眼。

    他望著面露震驚焦急的雲凌,淡然吐字道︰“我的命運,本就是為了守護鳳凰二星的存在,以前是,現在……更是!”

    墓室門轟然合並,與此同時,整個冰墓在聖湖消失,沉入湖底!

    雲凌呆呆的望著這一幕,很快,他嘆息的搖頭,轉身離去。

    罷了,各人有各人的命!

    就如他,孤寂的帝王之命!

    他突然有些羨慕容洛了呢!

    至少,可以如此瀟灑灑脫的甩手離開。

    現在,他們兩個應該在一起了!

    這一次,再也不會有人將他們分開了吧!

    在空無一物的聖湖邊上,一個青色身影閃現。

    “命運之輪終究沒有放過任何的一個人,千年之後,該是如何場景?”

    月觀望著天上的薄雲,低聲的如自言自語的問道。

    空中,似乎是那個幾年前和他在林中對弈的女子,她面色絕美,氣質淡漠,她的身邊,器宇軒昂的出塵男子攜手相伴。此時此刻,兩人都揚起淡淡的笑,道︰“千年後,或許,我們會再次相遇……。”

    月觀眨了眨眼楮,卻發現,空中什麼都沒有。

    他垂下頭,然後再次的抬起來的時候大聲笑起來,背著手轉身隱入一片雪白雪白之中。

    遙遙的,隱約能听到︰“哈哈,千年之後,千年之後啊……。”


如果您喜歡,請把《嫡女策-盛世女相》,方便以後閱讀嫡女策-盛世女相252 大結局 血色殘陽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嫡女策-盛世女相252 大結局 血色殘陽下並對嫡女策-盛世女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