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夢回前生番外(四)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青色羽翼 本章︰第91章 夢回前生番外(四)

    新皇在旨意中透露出想要蕭景茂回朝的意圖,他剛剛登基,根基不穩,正是需要兵權的時候。原本在政變前他就不希望蕭景茂走,但新皇和廠督的想法相同,無論朝廷怎麼亂,邊疆不能亂。林福就算捧了個傀儡皇帝上台,天下依舊是他們的,最多不過是朝堂上的政敵們遭難。可若是邊境失守,外族入侵,那就是戰火連綿人間焦土,兩人也就都成了千古罪人,是以新皇放了蕭景茂走。

    而現在時至春日,外族正是牧馬放羊的時候,他們被蕭景茂打得狠了,也需要休養生息。這時邊境情況穩定,就不需要元帥再坐鎮。

    蕭景茂醒來後,立刻安排了心腹將領和幕僚留在這里守著,自己則帶著部分兵馬即刻前往京師。軍醫說他心肺受創,最好調養幾日再走。而軍師也勸他,左右現在形勢已經穩定下來,他晚走幾日也不算什麼。

    偏蕭景茂什麼都不听,不僅不听,更是將大軍留在後面,自己則帶著一隊輕騎快馬加鞭趕往京城。蕭景茂座下是匹名駒,跑得比騎兵的快上許多,很快的他連騎兵都甩了下去,只身一人前往京師。大軍要行進一個月的路程,他居然只用了三天便趕到,到了京師後,那匹千里馬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死活不肯跑了。

    進了京,蕭景茂先是忍著心中念頭與新皇見面謀劃接下來的事情,新皇見他這般快速趕來,又沒帶兵馬,對他那一點點疑慮也打消了,與他商議接下來的事情。

    好容易打發了新皇後,大軍又沒有跟過來,蕭景茂將留下的士兵布置了下後,便去了據說丟棄林福尸體的亂葬崗。時間過得太久,那里又有太多尸骨,林福剩下的骨頭也不知被啃到哪里去,根本找不到。這個人,死後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蕭景茂站在亂葬崗前,體內氣息紊亂,差點又嘔血。

    再不願意面對,他也必須承認了。他愛上了林福,明明沒有見過幾次,明明有著血海深仇,明明他只是個連正常人都算不得太監,他依舊不受控制地愛上了他。蕭景茂認為自己變心了,可他心中依舊有著秦毅,分量依舊那麼重。明明只有一顆心,心里滿滿地裝著一個人,那林福又為什麼佔據了那麼大的空間?他哪來的第二個靈魂?

    人已經死了,他就是再感慨也不會有什麼了。一時間蕭景茂不知何去何從,恍惚間走了曲家舊宅。那里被抄家後充公,讓林福的一個手下住了,現在那人已經和曲將軍一個結局了,宅子便空了下來。新皇早在拉攏他時便知道榮崢的身世,許諾還他一個公道,現在這房子,已經是蕭景茂名下的財產了。

    進入大殿,蕭景茂站在那日抄家時林福站立的位置,抬頭看那浩然正氣的匾額,腦中機械地回想著當時林福站在這里時,在想些什麼呢?

    那天的記憶很深刻,他甚至記得林福最後站立的位置是哪里,他走到哪里,低頭看自己當初藏著的暗格,只一眼,心驚肉跳。

    他現在站立的位置角度十分巧妙,低下頭,剛好能看到暗格的縫隙。空無一物他肯定發現不了這個暗格,可若是有一雙眼楮真驚懼仇恨地望著你時,必定能看到那雙眼楮。

    那個時候的四目相對,不是他的錯覺!

    一時間蕭景茂心痛如絞,張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以為當時自己逃出生天是運氣好,可是原來從一開始,就是林福放他一馬嗎?那時林福對著匾額說的話,是給他听的嗎?一個心狠手辣的廠督,為什麼會放過這一個禍根?為什麼!

    蕭景茂不明白,他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這個人。剛入京之前,他以為那是個放縱手下之人,誰知京城的治安卻比任何時候都好。他更是知道,當初家中的女眷,都是一刀斃命,死前沒有受過任何凌/辱。不僅僅是曲家,但凡林福經手抄家的家中,就沒有出現過凌/辱婦女的情況。而在明知兩人立場對立,為了保住邊境,林福依舊提拔他成為元帥。

    這個人,難道是在被人罵做閹狗的同時,做著惡事的同時,卻還依舊保留著心中一點點的天真嗎?

    那種冷血無情的人,怎麼可能?

    有了蕭景茂的兵力支持,新皇很快穩定住了局面,開始親政。他最先做的便是昭告天下林福的罪證,一條條都是血淋淋的真實,蕭景茂在下面听著有些麻木,這累累的罪行,林福又豈是良善之輩?最後,聖旨上說,剝奪林福的先皇所賜“福”字,還原名林順。

    蕭景茂大腦一片空白,直到這些罪狀作為告示貼在城里後,他走上前細看當初自己听都沒听的東西,發現上面有這樣一條——殘害宮妃。

    他覺得大腦清醒了些,便派人去查。林福的事情已經公告天下,很好查。他很快便查到,林福原來是良妃宮里的太監小順子,後來陷害良妃,讓她被打入冷宮飽受折磨而死。

    下屬送來的密保被蕭景茂緊緊攥在手心里,腦中不斷回放著前世小宮女死前,小順哥最後那個拋卻一切感情的模樣。那個面冷心善的小順哥,那個努力護著宮里人的小順哥,那個會因為在行刑時手下留情而害得自己也被罰的小順哥,那個明明身在最黑暗的皇宮,遭遇到正常人類無法忍受待遇,卻依舊保持著內心善良的小順哥,那個……在他死前,一腳踢開他的手,冷冷地說“賤/人,莫要髒了娘娘的衣物”的小順哥。

    為什麼他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林福便是小順哥?因為在那個心狠手辣的廠督身上,早已沒了小順哥那至純的模樣,只余下妖異的毒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是要經歷多大的痛楚,才會有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難道說,抹去小順哥心中最後一絲善良的,竟是……他嗎?

    蕭景茂發現自己哭了,他心里明明沒覺得太悲傷,可是眼淚還是止不住地流下。男人哭實在是太難看了,他拿起巾帕擦臉,卻發現雪白的帕子上滿是刺目的鮮紅,拿過銅鏡來看,他竟是滿臉的血淚。

    那一刻,蕭景茂明白了什麼叫痛到極致。痛到極致不是你撕心裂肺的難過,而是你壓根就感覺不到難受,因為太痛了,痛到神經都麻木了。

    他知道自己又吐血了,像個病嬌花像個林妹妹一樣吐血,可他控制不住,心中清泉早已干枯,能夠流出的,只有心頭早已冰冷的熱血。

    第二日上朝,朝堂震驚,年僅二十四歲的年輕元帥,滿頭華發。

    新皇關切詢問他究竟發生何事,蕭景茂只是搖頭不語,跪在殿堂上求皇帝讓他返回邊疆,在那漫天風沙中,渡過自己所剩無幾的余生。

    皇帝一開始不準,他一個頭一個頭的磕,血染紅了地面,新皇準了。

    新皇已經不會在忌憚他手中的兵權了,因為太醫說,這個人已經活不久了,他短短時間內承受重創,又不顧身體,不調養還整日/操勞。從四十日前接到新皇旨意後,蕭景茂每日只入睡不超過一個時辰,最近這幾天,更是從來沒合過眼。

    一個沒有後代並且將死之人,最後的願望是死在邊境中,這樣的人自然是大大的忠臣。新皇不僅準了他的要求,更是封了一片土地給他,還可以世襲。可是誰都知道,曲崢嶸,沒有後代可以世襲。

    蕭景茂沒有直接前往邊疆,而是去了高原,一步一個等身長頭磕上布達拉宮,為他祈福。在那高原上,他閉目靜思,大師問他看到了什麼,蕭景茂回曰,看到了星空。

    那便是他愛的人,明明是如墨汁一般黑暗,能夠讓日月無光的人,卻有帶著點點星光,有著無盡的美麗。

    人真的有靈魂、有來世嗎?穿越過兩次的蕭景茂忍不住問,他能夠再來世見證這個人的幸福嗎?

    大師意味深長地告訴他,你所思戀那個人,已經得到了幸福。

    蕭景茂回到邊疆,一年後,曲崢嶸戰死沙場,享年二十五歲,無妻無子,只有死時嘴角那朵淡淡的笑容,邊境戰士無不肅然起敬。

    曲崢嶸死去那一刻,遠在另外一個時空的蕭景茂睜開雙眼,猛地坐起身,在靜夜里瞪大雙眼。

    秦毅何等敏銳,哪怕是在熟睡中也能感覺到蕭景茂的異狀。他起身將仿佛經受了巨大刺激的愛人摟在懷里,輕吻他的額頭,柔聲問︰“做惡夢了?”

    燈被打開,蕭景茂靜靜地看著秦毅,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一般,又好像他們分別幾十年才再相聚一般。秦毅正想詢問他到底做了什麼噩夢,蕭景茂卻緊緊摟住了秦毅,那一刻秦毅感受他全身散發出的滅頂絕望,這種感情不是一個夢就能解釋得清的。

    “究竟怎麼了?”秦毅一點點安撫著小勺的情緒,又覺得懷中這個人有些陌生,無論從氣勢還是神態上來看,都不再是他認識的那個小勺了。他剛醒來時那種神情……秦毅記得自己見過一次,只有一次,那是在他穿越到這個世界那天,那種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卻活著,周圍是陌生的環境,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抓著蕭景茂的手掌力道加重,秦毅捏起他的下巴,仔細端詳眼前這人,雖然有些不一樣,但他可以肯定,還是他認識的那個蕭少,怎麼回事?

    漸漸地,蕭景茂好像接受了回到現代的事實,可無論秦毅怎麼問他都不開口,只是摟著他,身上微微發抖,像瀕臨絕境的兔子。秦毅抱著懷里的大兔子,一點點思考著蕭景茂變化的緣故,該不會他方才不是做夢,而是如他一般,在夢中去了未知的空間,隔了很久才回來吧?對秦毅來說不過是一瞬的時間,對于蕭景茂可能是一輩子。

    因為有過穿越的經歷,秦毅才能精準地猜到。但他還是有些不確定,便摸著小勺的臉蛋問︰“告訴我,你經歷了什麼?”

    不是夢到了什麼,而是經歷。這種雙關語在旁人听起來可能是夢中經歷了什麼,可是蕭景茂听來卻完全不一樣。他漸漸平靜下來,他回到秦毅身邊了,眼前這是他的愛人,活生生的愛人,他身處和平的現代社會,而不是那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時代。

    他的秦毅,在這個人面前無法隱瞞任何事情,他要向他傾訴。

    蕭景茂握著秦毅的手,耳朵貼在他胸前,听著心髒跳動的聲音,才覺得安全,才開口說︰“秦毅,我剛剛在夢里,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里,我待了幾十年,然後……愛上了一個不是你卻和你很像的人。”

    秦毅眼神變得深沉,周身散發出不悅的氣息,但他卻沒有甩開蕭景茂,而是繼續保持著平靜的語氣詢問。得到了秦毅溫柔的對待,蕭景茂慢慢地將這兩世輪回發生的事情,與小順子林福的糾葛,一點點講述。

    不知為什麼,對秦毅說清一切後,蕭景茂的心驀地平靜下來。他好像不怕了,也不悲傷了,整個靈魂都得到了慰藉一般。

    秦毅沒有因為他生氣,而是像是要將他揉入骨血中一樣抱住他,那樣珍惜著,疼愛著。他拉開蕭景茂的睡衣,在心髒上一下下輕吻著,沒有欲念,只有最虔誠的祈禱。

    蕭景茂發現,他的情緒可能傳染給了秦毅,這個向來淡定,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人,此時竟然有些緊張,抓著他的手,好似害怕失去他一般。

    良久,天已大亮,秦征叫他們不出來,便自己帶著蕭胖胖吃早餐,並吩咐司機送兩人上學。爸爸和叔叔早上不出來的時候很多,他早就淡定了。

    上午明媚的陽光照射在兩人身上,正如一切烏雲散盡,只剩下明媚的幸福。秦毅整個人沐浴在陽光,在蕭景茂看來,竟好似有一種超脫一切的聖潔感。他握住蕭景茂的手,輕輕一吻後說︰“我曾說過,我只給你一次機會。盡管你已經錯過了,可是我也想給我自己一個機會。”

    “給你講個故事吧,一個你可能听過熟悉但不了解內情的故事。”

    秦毅好听的聲音娓娓道來,听到最後,蕭景茂那張驚喜交加的臉,忍不住流下淚水。那不是懦弱的淚,而是干涸的心靈重新得到滋潤,幸福的甘泉盈滿內心,溢出來的幸福。

    秦毅慢慢將蕭景茂壓在身下,兩具火熱的身軀在陽光下糾纏,蕭景茂死死摟著秦毅不放,好似這是他生命中最後一次歡/愛,抵死纏綿。三生三世,他只為這個人心動,他只愛這一個人。如果還有來生,哪怕他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他也不怕。因為只要下一世他們還能相遇,他一定能夠認出他,愛上他。

    雲潮落盡,蕭景茂睡著了,嘴角帶著意猶未盡的笑容。秦毅則是溫柔地撫摸著他的頭發,內心宣告著兩世未能說出的愛語——

    謝謝你,帶給我兩世的幸福。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艾瑪終于寫完了,到此全文結束,畫下一個句點。

    第二,這是懶青算是第一本一直日更日更日更不動搖的文章,懶青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全靠親們大力的支持,這篇文能走到現在,你們是懶青最大的動力,懶青愛所有默默追到現在的親,狠狠麼(3)!!

    第三,關于這篇番外大家爭議很大,但懶青要說的是,這是懶青的惡趣味,懶青實在想寫相愛相殺qaq,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懶青也知道會有人不喜歡,所以放在了番外里,不能安置在正文中,就是這樣子。

    第四,這篇文我會開定制,定制中會有親們想看的變裝play,但是不會太多,也不會太肉(_),或者可能還會有一點別的番外,但這個要等開了我才知道o(□)o

    還有,有些親表示不喜歡夢回前生這段番外,那到時我會開含前生番外和不含前生番外的兩個定制,但不含的只開這一次,以後就沒有了(_)

    第五,依舊是謝謝大家的支持啊!14年快樂啊!

    第六,咳咳我還沒到最後,關于新文……大家好好過個年吧,作者也過年,有什麼事情,等開春再說吧!o(n_n)o~

    最後一波霸王票統計,抱住狠狠麼一下(3)——

    豆子201320132013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12-31 12:01:52

    linwei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2-31 11:15:15

    越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2-31 00:10:35

    貓貓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2-30 22:01:46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奸宦巨星》,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奸宦巨星第91章 夢回前生番外(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奸宦巨星第91章 夢回前生番外(四)並對穿越之奸宦巨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