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尾聲

類別︰同人小說 作者︰蒼狼客 本章︰第二十四章 尾聲

    二十多年,死亡對公輸然而言太熟悉了,從三歲開始,他所經歷的病危、電擊、溺水、中邪等危害生命的事情不下二十次,他也經歷過親友亡故,看過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不一會就變成了硬梆梆的死尸,然後被裝進棺材,埋入土中,不過十多天,便腐爛得只剩一副猙獰恐怖的骨架,不論他生前是多麼的和善與美麗。他已漸漸接受了生死這個萬古不化的人生命題。

    然而,眼前的墳堆里躺的卻是高若凌,立刻顛覆了他所有關于死亡的結論。公輸然怎麼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實,在黃鳥洞,他明明看到高若凌的刀刺進了郭山河的胸膛,為什麼高若凌卻死了?沒有人回答他這個問題,因為他是當時唯一的幸存者,唯一的解釋就是郭山河臨死前打死了高若凌。難道這就是宿命?是上天對公輸家族的懲罰?

    公輸然趴在墳堆上,周邊三米已被他踩踏得光禿禿,幾天來,他吃住在這里,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他翻過身仰躺在墳堆上,舉起手中的酒瓶,咕咕灌了一大口,昔日那個剛出校門,不諳世故的公輸然不見了,取而代之地是一個蓬頭垢面,胡子拉碴,滿面滄桑的公輸然。歲月為人生制造了苦難,也不斷風蝕人的容華,這是每一個人的宿命。

    遠處的巫彭山青翠如黛,一行小鳥劃過天際,飛越魯班鎮。小鎮恢復了平靜,它正在緩緩走向消亡,幾十年後,這座遺失之城將化為一堆廢墟,在每一塊灑有鎮民熱血的磚上爬滿青藤和昆蟲,所有鎮民都將長眠于此,那時會是怎樣一副景相?野草瘋長、藤蘿密布,《魯班書》的殘頁隨風飄舞。公輸然苦笑一聲,又喝下一口酒。這些天,科考隊員、來友、劉夏輪流前來探視他,為他送來飯菜,大家擔心他酗酒對身體不好,每次只送一小瓶酒過來,但公輸然闖入不遠處的鎮民家中,強搶了一大壇米酒放在墳頭,鎮民都認識他,不敢攔阻。公輸然不停地喝著,酒是精神麻醉劑,會讓人停止思考,忘記心中的痛,但不論多少酒,也化不去他的灰敗情緒,高若凌離去了,自己也終究逃不掉幾千年前就埋伏下的宿命。公輸然無法壓制瘋狂的思維,他竭嘶底里地站起身,又轟然坐下,靠在墓碑上,他的眼神越來越黯淡無神。

    這時,劉常、江未希、溫子菡、杜乾坤背著行囊走了過來,他們等得太久了,現在離回北京復命剩不下多少時間,已經到了必須離開的時候。他們完成了任務,有了黃鳥遷徙圖,就足以向李淵博交差,按圖索驥找到黃鳥是遲早的事情,但他們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溫子菡憂慮地說︰“我們走了,你要振作起來,早日回北京,我們等你。”公輸然與他們對視良久,始終沒說一句話,他又自顧自地喝起酒來。四人搖搖頭,往巫彭山走去。江未希突然駐足,回頭凝望公輸然。公輸然偏過頭,這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就像一個謎團,他曾經渴望破解它,但此刻,公輸然卻心如死灰,他害怕受到關注,也害怕關注別人,把這個謎團留給以後吧。

    等到公輸然再次轉過頭來時,四名科考隊員已經消失在了叢林中。一股毫無來由的失落感、孤獨感襲上他的心頭,好了,走了,他們都走了,現在只剩下黃土里的高若凌和口袋中的《魯班書》了,這本書是來友在黃鳥洞中找到的,正是當年公輸青雲封存于青平公主墓石碑內的那一本,它記錄了公輸青雲及歷代魯班邪教教主的學習心得,對公輸然快速由常人成長為巫師會大有裨益。公輸家的東西終于回來了,它緊貼著公輸然的肌膚,正散發出鬼魅般的力量,試圖俘獲他的靈魂。公輸然哈哈大笑,又自言自語起來︰“凌兒,你肯定怕黑吧,我來陪你了。”他丟掉酒瓶,開始用手挖掘墳堆。經過這麼多天,泥土已經成塊,堅硬得很,不一會,公輸然的手便鮮血淋淋的了。公輸然舉起手,大叫一聲,驚起一群飛鳥,呼啦啦地越過墳頭,飛向了遠方,只留下幾片羽毛在風中輕輕飄舞。公輸然突然生出一個念頭,高若凌沒有死,墳墓中什麼都沒有,他轉身沖入一戶人家,搶了一把鋤頭,瘋狂地挖了起來。

    正值中午,白花花的大太陽底下,世界在滾滾熱浪中晃動起來,公輸然的精神也恍惚起來。終于,鋤頭下響起了沉悶的撞擊聲,這是挖到木板的聲音。他小心地掃除黃土,一副黑滑明亮的棺木露了出來。公輸然全身一震,剛剛還急不可耐的心情又變得遲疑起來,在這塊黑木板下面,躺著什麼呢?一副骷髏?或是一對腐爛的尸體?公輸然全身顫抖起來,他見過了高若凌美麗的面龐,怎麼可能再接受她猙獰恐怖的樣子?他喉嚨發緊,面部抽搐,像受傷的小狗一樣嗚嗚叫起來,全身緩緩趴在棺木上,雙手輕輕撫摸棺蓋。人的內心渴望與現實為什麼如此不同?為什麼偏要讓他承受這一切?

    也不知過了多久,公輸然終于坐了起來,他想,在木板下面,可能是可怕的現實,也可能空無一物。他憑直覺認為高若凌沒有死,但如果她沒有死,為什麼要離開自己?不喜歡自己了?不可能!高靖反對?高若凌不會屈服于這點小阻力的!想促使我修習《魯班書》求生?對!肯定是這個原因。公輸然跳起身來,舉起鋤頭,就要挖開棺蓋,可他又遲疑起來,不管里面是什麼,可能都會讓他無法接受。

    魯班鎮的高樓童話般地矗立在遠處,但公輸然卻感覺如同在地域,他想起了在陳議員的車內的幻覺。在幻覺中,他孤獨地坐在魯班鎮的一座樓房的窗前,只有青兒、平兒陪伴在他的一側。他全身冰涼,難道一切都會成真?不!決不!公輸家不會屈服于宿命!他痛苦地大叫.

    他突然想起青兒、平兒在魯班門所在的山頂平台受盧磬重擊,已墜落懸崖,多半已死去。哈哈,公輸然大笑起來,這說明那幻象不會是真的,他的信心瞬間回歸,再次高舉其鋤頭。這是,不遠處傳來咕咕的叫喚聲,兩只白色的大鳥拍打雙翼,一起一落地飛了過來,正是青兒、平兒。公輸然怔在了當場,鋤頭 當掉在地上。是真的!不!不會是真的!他跳出墓坑,發瘋似的沖向青兒、平兒,邊驅趕邊大喊︰“你們快走,不要來!快走!不要來!不要來……”青兒、平兒被趕得驚慌四逃,羽毛紛飛,可就是不肯飛遠,他的叫喊聲越來越絕望。

    公輸然痛徹心扉,轉身向巫彭山沖去,是的,趕不走大鳥,但他可以離開,這樣幻象就能被打破了。他連續狂奔了幾個小時,終于沖出了魯班門。然而世界雖大,他又可以去向哪里呢?他不願回家,不願將公輸家即將滅絕的噩耗帶回家;他也不願回研究所,他再也不想面對這分給他帶來無窮痛苦的工作了。除了這些地方,他還能去哪里呢?一個人影晃過他的腦海,余倩!那個曾經與他相愛了兩年的女孩子怎麼樣?

    公輸然回到獨鳳縣縣城,轉車到張家界,再乘坐飛機返回了廣州。

    在天河體育中心旁,有一座大樓,它的第二十五層是一家著名的日本餐廳。公輸然在靠窗的餐桌前再次見到了余倩。時隔三月,卻恍如隔世,余倩穿著銀行的工作服,上身是白色襯衣,下身是黑色短裙,秀發梳理得一絲不亂,不停地用鏡子照著自己精致動人的臉。從這些隨意與刻意之中,公輸然看出了她的不滿與期待。滿身酒氣、泥漬斑斑的公輸然走了過去,引來一串怪異的目光。他這才發現余倩對面還坐著一位喜不自勝的男子,他長得清秀頎長,臉面白淨,食指正玩著一把奔馳車的鑰匙。

    公輸然沉默地坐到了余倩身旁,余倩挺了挺身,說︰“你來了。”

    “嗯!”

    余倩頓一頓,臉上現出一片冷漠,很快又化為滿臉的關切,問道︰“你--好像,有些不好的經歷?”

    “嗯!”

    “你還會走嗎?”

    公輸然偏過頭,望著余倩,他突然發現,余倩的眼中蒙上了一層水霧。“走?去哪里?我不知道--”

    “這位就是公輸然吧?”對面的男子問道。

    公輸然望一望他,又望著余倩問︰“他是誰?”

    余倩眼中閃過一絲慌亂,支支吾吾起來,男子搶先說道︰“我是她男朋友,你住哪里?”

    “我?暫時住在崗頂。”公輸然說。

    “哦,那里是城中村,治安很差,你要是不怕麻煩,就搬到我家去吧,我家住在匯景新城的別墅區,我爸是銀行高管,平時忙,很少在家,很方便的。”

    “不了,東西不好搬。”

    “沒關系,用我的大奔,一車就搞掂的啦。”

    公輸然不耐煩起來,對余倩說︰“你能不能讓他離開?”

    余倩轉頭看向男子,眼中之意不言而喻。男子臉上騰起一股怒氣,又強行壓制了下去,揚了揚手中的鑰匙,說︰“我在樓下車里等你。”說完,就氣沖沖地下了樓。

    頓時清淨了很多。公輸然說︰“我去了湘西,經歷了很多,還遇見了一個女孩。”

    “你愛上她了?”

    “是的。”

    “後來,她離開你了?”

    “是的。”

    余倩伸出手,輕輕撫摸公輸然的臉,公輸然倒下去,將頭枕在她的腿上。在這一刻,他突然覺得無比委屈,壓抑數日的淚水噴涌而出,打濕了余倩的裙子。余倩望著他,淚珠也像斷了線的珠子般,滴落在他的臉上,慢慢洗去了他臉上的污漬。餐廳里響起了神思者的《LoveInSong》,低轉纏綿的樂曲似能撫平公輸然滿身的傷痕,他慢慢地沉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被一絲異香驚醒,香味清淡,如雨後山林中野花的香味,帶著些許濕潤,無聲無息地泅上心頭。這是高若凌的體香,公輸然慌慌張張地站起身來環顧四周,餐廳里的客人不多,十分安靜,幾個服務員來往穿梭,並沒有高若凌的蹤影,他急忙沖到高大的落地窗前,樓下街道上人頭攢動,車流如織,西方落日紅艷似火,點燃了整個廣州城。今天即將落幕,明天總會來到,公輸然喜悅起來,高若凌沒有死,自己將成為一名偉大的巫師,他一定能破除魯班的詛咒,拯救公輸家族。

    (《魯班書之血班母》完)

    (注︰由于本書是邊修改邊發布,所以前後有些人名地名不對應,但我相信讀者能分辨得出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如果您喜歡,請把《魯班書》,方便以後閱讀魯班書第二十四章 尾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魯班書第二十四章 尾聲並對魯班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