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漫畫家之夢 第一九四章︰游離的羊(中) - 卡提諾小說網

 

第一九四章︰游離的羊(中)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斷罪蝴蝶 書名︰漫畫家之夢
    以處理公務為借口,梨木長嘯一聲——于是少女像老鷹一樣驟然撲出。()大概……情況就是這個樣子。

    ……

    “太好了,少年居然帶我來看我們的愛巢。”

    木子站在梨木面前,紅著臉說道。

    ——啊、啊啊,喂,少女,不要說這麼令人誤會的話呀。

    “梨木,你女朋友?”

    听了王冰語的問話,木子幸福地笑了起來。

    面對這種容易產生誤會的狀況,梨木當即鄭重其事的聲明——

    “這家伙是跟蹤狂,伊莎就是因為她而存在的。”頓了下,覺得這種說法似乎有些不妥。他又連忙補充說道︰“現在,伊莎對我來說無論何時都是重要的存在!”

    “呵呵,梨木還真是滴水不漏呢。”安雅翹起嘴角說道。

    ……帶給梨木莫名視線的元凶,沒想到竟是美少女。

    三女再次看向給梨木帶來困擾的木子。後者也用jing惕的目光打量著她們。

    “各位姐姐早上好,我叫吾君木子,是梨木的未婚妻。”甫一見面就宣布了對梨木的所有權。

    “您好,我叫川端涼子,今後將在這里長期居住……”

    涼子才說了個開頭,梨木就迅速打斷到。

    “好了,你們就不用介紹了,最好還是別跟這個人牽扯上關系為好。”

    安雅看了看很听話的涼子,梨木一出聲她就緘口莫言了。另一方,叫木子的女孩則隱隱有些得意。

    “小心點哦,女人可是很縴細的呢。”安雅提醒道。

    “這點我當然知道啦,所以一直在小心。”梨木頗有自信地說。()

    對付木子這樣的問題兒童,梨木一向慎之、再慎之……

    老婆盧薈給人的感覺就很縴細。以前陪客戶喝酒、抽煙、打撲克回家,她只要一聞就聞得出——陪的是男客戶還是女客戶,用煙味、酒味來掩蓋也絲毫沒用用處。她只需瞧一瞧鞋子擺放的樣子就能判斷出晚上家里有沒有人出過門。

    “你真知道女人很縴細嗎?”安雅狐疑到。

    “當然知道啦,特別是懷孕的時候……”梨木回憶起來。

    女人在懷孕時特別容易記仇,盧薈懷著梨蘿梨熊時是這樣,母親李秀麗也是這樣。

    “十二年前,我媽懷著我的時候特別想吃果,可是我爸和nainai都不給錢給她買。她仔細計算著每個月的花銷,可每次買完菜後只剩幾毛錢,但是又十分想吃果。只好在村口買那種爛掉的果子……嗯,挺著個大肚子來買爛果子吃……”

    #……梨木,你媽把你生下來很不容易啊,以後記得多孝順點,多買點橙子給你媽吃。

    村口販果的老婆婆的話,他還依稀記在腦海里。

    那是梨木母親開上出租車賺了錢,自己幫她去買果時的事了。

    “其實在結婚之前我媽也是經常買那種爛果來吃的。現在市場上也還能見到……就是那種切掉一半,壞掉的一半丟垃圾筐,體態完好的一半擺成一堆拿來賣,比正常價格便宜一倍的殘缺果子;還有一些果販嫌麻煩、賺錢少,所以懶得切,直接把爛的部分也直接拿來稱斤,這種果子甚至能打到一二折。

    “完好的那部分對身體沒什麼損害,而且價格又便宜,我外婆家一直買這種果。按理說吃慣了這種果,我媽應該不會計較才對,但懷孕時的女人特別縴細,應該算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吧,就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會記在心上。比如我爸不幫買果、婆婆一家明明很有錢卻如此對待自己等。

    “幾shi……幾年後”梨木懸崖勒馬,將‘幾十年’的改口為幾年,雖然還是有點違和感,但總比幾十年的夸張說法要合適。

    “……幾年後,我媽能記起的‘壞事’大概都是懷孕前後的事情,想必老年後嘮叨的大概也是這些事。”

    ……挺著大肚子來買爛果子。

    ……梨木在娘胎里是吃著爛果子長大的孩子。

    听聞梨木“小時候”的事,除了鐵石心腸的伊莎和冰語外,安雅、涼子、木子都不禁用手擦了下濕潤的眼楮。

    “這麼說來,梨木你將來肯定很向著你母親,當你的妻子肯定很不好受。”王冰語一如既往的做出理xing判斷。

    涼子和木子唰唰的把目光一起投向她。

    “我覺得正好相反。”*2

    為同時說出同樣的語言感到訝異,兩人四目相對。

    接著涼子退縮般的收回了目光。

    “我覺得正好相反!”木子獲得主動權,給涼子打上個【高度jing戒】的記號,隨即為梨木辯解道︰“正因為梨木君深刻體會到了母親作為妻子的痛苦,所以在結婚後才更不會讓自己的妻子受苦,在這點上我對自己的未婚夫有信心。”

    “咳咳。”梨木輕咳兩聲以作提醒。

    【未婚夫】三字叫得多了他可是會生氣的。正如木子所說,為了妻子——盧薈,梨木會盡可能消滅容易造成誤會的因素。

    “既然你對他這麼有信心,那我就給他出個題目。”王冰語仔細端詳著梨木。

    “貌似很有趣,說來听听。”說話的是安雅。

    看她們熱烈地討論著關于自己的話題,當事人的梨木只好擺出一副啞口無言的樣子。本來梨木不想回答,可冰語卻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假如我是你的妻子,我和你媽都不會游泳,附近只有你一個人,這時我和你媽同時落水,救了一個另一個肯定會死,你會救誰?”

    ——規矩還真多,條件充足,滴水不漏。

    梨木瞬間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如果你在我媽面前問出這話,我肯定會打你兩巴掌。”

    “你听到了?”冰語將臉轉向木子。

    “就算打一千巴掌都沒關系,打完後梨木君會立刻安慰我,一邊跟我講故事一邊細心的幫我涂藥。”木子瞪向她說道。

    (這女的沒救了!)王冰語向打算向涼子征求意見,沒想到她居然同意似的在點著頭。

    梨木的第一個回答只能算是答非所問,但對這個問題他並沒有回避,反而直言不諱地說道︰

    “如果你私自跟我提問,我會先扇你一巴掌……再告訴你我先救妻子!”

    “如果真發生落水事件,我會毫不猶豫的先救妻子,最後再不遺余力的救我母親。”

    在他的價值觀里,只有真心相愛才會把老婆娶回來。

    倘若愛的分量超過母親,那這個問題就不用多加思考……直接救老婆吧!

    假如愛的分量少于母親,那干脆就不要結婚……等找到心愛的人再結!在此大前提下要麼單身,要麼就符合第一種情況和第三種情況。

    第三種情況,如果對妻子與對母親的愛的分量相差無幾……那只能撇除感情的因素來判斷。即,先救小孩,再救婦女,然後是老人。

    在梨木人生中相當于半個母親的妻子盧薈顯然屬于第一種情況。

    王冰語無疑只能淪落為第二種,她僅可以充當xing沖動時的發泄對象,比如情婦什麼的。想要與老婆和母親比肩?怎一個難字了得。

    她xing格認真,卻也十分刁鑽,在某些事上固執己見、難以駕馭。

    ——怪不得陸玲玲會對她如此頭疼……

    梨木想到。王冰語做老婆肯定不行,當個優秀的ceo還是沒問題的。但她需要一只慢xing子的頭羊來教導,像陸玲玲那樣的急xing子絕對會惹出麻煩。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漫畫家之夢》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漫畫家之夢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漫畫家之夢》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