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352章 显然是有备而来

    就在秦菲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再次听到了刺耳的质疑声:“秦菲,你为什么不回答,是不是默认了与秦琼先生之间有不正当的合作关系?”

    无辜躺枪的秦琼,漆黑的眸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诧。看来他的猜测没错,是有人处心积虑地等待着这一,企图将他跟秦菲一箭双雕。

    不过秦琼啊秦琼,你一定要忍住,毕竟你现在代表的可是经纪人秦海。

    “听你在国,是被迫与新婚丈夫解除婚约的?莫非是人家嫌弃了你的生活作风……”

    有那么一瞬间,秦菲觉得自己犹如被雷电击中了一般的万劫不复,只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自己被陈霖暗算的事实已然成为了她这辈子都不想面对的逆鳞。

    别看秦菲依旧纹丝不动地伫立在原处,实则内心深处早已是千疮百孔,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伤害理的事情,要接连不断地遭受这帮人的刁难?

    很显然,是有人趁着东方玉卿出国之际,利用媒体来黑化她。

    “各位、麻烦大家静一静!”

    大声喊话的同时,秦琼好不容易才挤到了秦菲身边,拦在了她的前面,还示意保安一起将记者们与秦菲隔开。

    秦琼成功蜕变成秦菲的经纪人,代为发言:“今秦菲还要参加一档选秀节目,至于东方玉卿离职的事情,我们没有任何意见可以发表,麻烦大家让一让!”

    敷衍般地完后,秦琼便和在场的保安掩护着秦菲挤出了人群。

    身后的记者们自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又默契地开始了新一轮的提问,步步紧跟在秦琼的后面。

    众多记者深知东方玉卿本人已经不在广州,所以他们并不担心自己的摄影装备会被强行没收,所以问出的问题越来越尖锐、刻薄。

    “秦菲,你是没脸回答,还是你默认了……你其实是东方玉卿先生众多床伴中的一个,而你现在只是名副其实的豪门弃妇。”

    “赶紧回答啊,你以为自己不吭声就可以息事宁人了吗?”

    拥挤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近似熟悉的尖锐女声:“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你插足了郑一茜和郁林枫的婚姻,你才是名副其实的第三者。”

    背对着记者们的秦菲,突然眉头微皱,这下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倘若之前那些质疑都是媒体捕风捉影而找的镐头,那么这个能够提到郑一茜的女人很显然是有备而来。

    而且,秦菲怎么感觉这个女人的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倘若不是秦琼一个劲地向前引导她,她真想停下来好好见识一下那个为郑一茜打抱不平的女人。

    几乎是落荒而逃才离开了现场,秦菲刚想松口气,没料到刚刚下了电梯便惊悚地发现在大门口也同样围满了记者。

    守在大厦门口的记者眼尖地看到了秦菲的身影,一下子又开始人头攒动了起来,幸好有值班的工作人员拼命地阻拦了下来。

    秦菲强忍着心脏的异常跳动,别有深意地瞥看了一眼站在身侧,同样是处于震惊状态的秦琼。

    实话,这还是秦琼生平以来第一次被这么多的狗仔围攻,原来影视剧中演的那些个狗血镜头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而秦菲想的是,在国内追踪报道一线明星的绯闻阵容也不过如此,而她秦菲又何德何能?

    特么的,这是要臭名昭著的节奏,还是要一夜成名的步伐?

    “秦……秦海,我怎么感觉今像是我的世界末日呢?”

    秦菲显然早已是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态,勉强伪装出的笑容也多少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早已无暇去担心比赛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么多的记者竟然都能准确无误地闯进你的宿舍,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秦琼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着就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给他的私人秘书打电话。

    可是,突然想起东方豪宇跟他强调过的,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地将手机放回裤兜。

    “菲菲,这是怎么回事?”

    视野中,郁林枫急匆匆地迎面过来。

    快要靠近秦菲时,他出于本能地将她拽到了一边,“看样子正门是出不去了,今这帮记者是集体中邪了,否则怎么会对一个普通艺人这么感兴趣?”

    郁林枫自以为是地拽着秦菲的胳膊向后门的方西踱步,俨然视周遭的保安以及秦琼为空气,搞得他就像是来解救秦菲于危难中的白马王子一样。

    众多保安面面相觑后,有些焦躁地盯着秦菲看,仿佛只要她出一句抗拒的话,其它人都会一拥而上地将郁林枫碾压。

    “我看是对你的妻子感兴趣才对。”秦菲阴阳怪气地怼了一句,还不忘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郁林枫一愣,敏锐地捕捉到秦菲眉宇间那抹厌恶的神情,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你怀疑我?

    原本郁林枫就担心秦菲会误解自己,所以他才迟迟没有露面,不成想还是难逃秦菲的腹诽。

    早知道这样,他在监控摄像里看到众多记者向秦菲所在的楼层跑去的时候,他就该及时地出面制止才对。

    秦菲自然没有忽略郁林枫眼底一闪而过的那抹歉疚和懊恼,只是冷哼一声,“我可没,但我好心提醒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秦菲又不傻,就算不是郁林枫搞得鬼,那么多少也是跟郁林枫有着利益关系的人搞出来的恶作剧。

    郁林枫一时无语凝噎,只见他嘴巴抽动了一下,却没有底气出任何为自己辩解的话。

    秦琼见状后赶紧上前打圆场,“秦菲,你别这样,想必郁先生也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就算你不领情,也别误会了他的一番好意。”

    郁林枫感激地瞥看了秦琼一眼,早知道这个臭子这么识趣,就应该早点和他搞好关系了。

    没等秦菲做出回应,就见郑一茜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电梯,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几乎是同时,郁林枫和秦琼用凌厉的眼神瞪视着郑一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