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二十章 矛盾初现

    怎么了?林甜甜疑惑的看着林二婶愤怒至极的模样。想了半天没想通,就摇摇头丢在一边,径直回家去了。

    “嘿嘿!最好气死她。”刚进屋,就惊奇的看到双胞胎姐友弟恭的头靠头,捂着嘴在那儿一脸坏笑。

    “哟!今天太阳从哪儿边出来的?第一次看见你们两个单独呆在一起这么和谐的场景。”林甜甜一边把那包种子放好,一边开口调侃。

    双胞胎一听林甜甜带着笑意的调侃,猛地把头分开,对视一眼,哼的一声把头转向不同的方向,再也不理对方。

    林甜甜看着这幼稚的一幕,乐了,这两个傲娇的小东西。放完东西,也没再理双胞胎,准备去帮宋氏做家务。

    林莉莉一见林甜甜要出门,急忙诶了一声拉住林甜甜的胳膊,“姐,你先别走啊,我告诉你一件好笑的事儿。”

    “什么?”林甜甜回过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林莉莉。

    “嘿嘿!哎呀!你先过来一点嘛。”林莉莉奸笑着把林甜甜拉过去坐下,凑近林甜甜耳边开始说话,“你今天出门了不知道,刘家给的东西不是都在奶哪儿嘛,今天二婶借故身体不舒服,让奶拿钱去看病,被奶骂了一顿拒绝了,二婶就和奶吵了起来,被奶拿着扫把满院子追着打。哈哈!笑死我了!”

    林清河知道实情,也在一旁乐得笑了。

    林甜甜现在才恍然,怪不得二婶在村子大榕树那里咒骂奶,还捂着腰一直哎呦的呻吟。林甜甜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这是一个自己可以利用的好机会。自己家一直不分家,自己的计划根本无法实施,以前不急是因为还有点不确定性因素徘徊在心里,现在辣椒也下了地,有了自己的秘密武器,林甜甜当然想快点大展身手。但是这里长辈还在就闹分家是要被戳脊梁骨的,林甜甜再想分家也不敢闹出丑闻影响大哥林清洛的科举考试,何况林爹、林娘也不会同意。自然只得不厚道的利用利用林二婶、林二叔的爱财之心咯。嘿嘿!

    思索完毕,林甜甜转了转眼珠,神秘一笑,起身离开。

    林莉莉见林甜甜对自己奉献的八卦这么淡然,愕然又愤怒,不敢对林甜甜怎样,只得愤怒的对着林清河撒气。林清河额角冒出几丝黑线,为什受伤的总是我!!!

    林甜甜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垂头丧气的林二婶回来了,立马停住脚步,转过身去对着林二婶友好一笑:“怎么了,二婶?看你身体不舒服啊。”

    赵春花本就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撒,见这个大房的贱丫头不怀好意的笑容更是怒火中烧,蹬蹬蹬地扭着肥胖的身子跑到林甜甜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甜甜的鼻子大骂:“你这贱丫头,老娘的事要你管,小心我把你们这家白吃白喝的扫地出门!”

    林甜甜没在意赵春花的谩骂,凑近身子,对着赵春花讥讽一笑:“二婶,赶我?你有这个资本吗?你掌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了?刘家给的钱你拿到了?”

    林甜甜急速抛出的几个问题都刚好戳中了赵春花的痛脚,她一想起自己今天本来想从谭氏手里拿几个钱出去在那些妇人面前炫耀炫耀,却被谭氏一顿骂,害得自己被大家明里暗里的嘲笑一番就十分愤怒。

    林甜甜一看林二婶的表情就知道有门,于是开口继续刺激:“哎呀!蓉蓉姐可真孝顺,又派人给自己爹娘送了那么多好东西。二婶,那东西在你那儿吧,不会搅和半天却鸡飞蛋打吧!什么时候把东西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呗!”故意咬重爹娘两个字。

    “你!你这贱丫头!那些好东西当然都是我女儿给我的······我的······”赵春花一想,对啊,背时的老太婆,那些钱都是自己女儿孝敬给自己的,关她什么事。当年自己给蓉蓉找了这么好一个归宿,他们不是都骂自己吗!现在这样抓着钱不放是什么意思!

    林甜甜一看林二婶已陷入沉思,微微一笑,离开了。

    赵春花自从得到了林甜甜似有若无的提示后,就时不时的找借口向谭氏要钱,不过都被谭氏无情的拒绝了,甚至还以赵春花想逼死自己为由在家里大闹。

    谭氏本就是站在林家权力顶峰的人,现在看到赵春花无理取闹,想挑战自己的权威,自然是奋力回击,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的赵春花认清现实。

    赵春花见谭氏油盐不进,还大闹让自己被村里人指指点点,只得败下阵来,林甜甜又无意的提醒‘林二叔不是奶最宠爱的幺儿子吗’。

    赵春花一想,可不是。自己不行,可以让老太婆儿子上啊。

    “哎哟,相公,你辛苦了。快来坐下,我给你捏捏肩。”见到好不容易回家的林天福,赵春花一脸谄媚的迎上去,还用胸前的柔软似有若无的摩擦着林天福的背。

    林天福一想到外面妖娆多情的李寡妇,再想到肥胖愚蠢的赵春花,瞬间一阵恶寒,一把推开殷勤服侍自己的赵春花,不耐的开口:“行了行了!到底什么事,说吧!”

    赵春花一见林天福粗鲁的推开自己,本想大吼的抱怨,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急忙换上自认为温柔的笑容,对着林天福开口:“相公,是这样的,我听说刘家送来的东西里可是有我们家蓉蓉孝敬你我的一份,我本想找娘要来给你。可是,娘她······”说完,面带希冀的看向林天福。

    林天福一听赵春花的话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可是赵春花这次可算是失算了,因为林天福早就向谭氏骗了不少钱。林天福知道自己向谭氏纠缠一下,谭氏就会对自己心软屈服,自己想要多少钱不就得到多少钱,怎么可能帮赵春花去骗钱,那样自己得到的钱不就少了。

    于是,林天福生气地对着赵春花发火:“你这婆娘!娘一天支撑这个家多辛苦,你一天好吃懒做,还想骗娘的钱,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说完,竟然深更半夜的又出门了。

    赵春花看着林天福绝情的背影,心中幽怨、愤怒交杂,突然心一横,冒出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