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16章 好大的醋劲

    程乐悠屁颠屁颠的跟在苏锦的身后,进了这家豪华的餐厅。

    “苏苏,真的是你请客?这么贵的餐厅,你确定能请的起。”

    苏锦苦笑:“这是顾睿选的地方,那天晚上要不是他救我,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他选哪里我都会请。”

    “你有钱吗?”

    苏锦眯着眼睛盯着程乐悠:“你有。”

    “你你你...你请客吃饭怎么能打我钱包的注意呢。”

    “我会还你的嘛...”

    程乐悠想着她心心念念顾睿随意摆摆手:“算啦,算啦,谁让你是我家最亲爱的苏苏,我的钱就是你的,随便用,悠着点就行。”

    “我就知道乐悠你对我最好了。”

    程乐悠晃了晃手里的戒指:“我说不然把这个当了,这可值好几万呢。”

    苏锦脸上沉了下来:“你收好它,回去就帮我寄给燕青,他的东西一分我都不会要。”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苏锦叮嘱道:“以后别提他了,我和他没关系了。”

    程乐悠喝了一口冰水随意的点点头,余光瞥见走进来的顾睿,妈呀,也太好看了,随意的皮衣搭配一件黑色破洞牛仔,就一个字帅!

    “乐悠?乐悠?你水要流出来了...”

    程乐悠迅速掏出化妆品补了补妆,一改大大咧咧的样子举起纤纤素手轻轻挥动:“这里...这里...”

    苏锦回头,原来是顾睿到了。

    顾睿看到苏锦朝她们这边走了过来,脸上散发着迷人的微笑,尤其是那两个深深的酒窝,仿佛盛满了佳酿,让人忍不住醉倒其中。

    “苏锦。”顾睿喊着她的名字便坐在了她身旁。

    桌下程乐悠一脚踹上了苏锦,脸上却温柔的笑着。

    “顾睿,你好,我是程乐悠,就那天晚上...你还记得我吗?”

    顾睿点头:“程小姐,你好,你真漂亮。”

    程乐悠听了心里花枝乱颤,还要装作矜持的羞红了脸:“嘴甜。”

    苏锦看着装模作样的程乐悠怕忍不住笑出声来,赶忙拿起菜单递给顾睿:“点菜吧,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是我答谢你救我之恩,别客气。”

    顾睿确实也不客气。

    七八道菜下来,苏锦脸都快挂不住了。

    刚刚苏锦仔细研究了菜单,最便宜都要三百多一道,而顾睿刚刚点的在她的记忆力都是上千块的菜,这是吃什么?吃金子也没这么贵吧!

    不过苏锦脸上还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顾睿偷偷打量苏锦的小表情,不知是故意还是怎样,居然又点了瓶上万的红酒,不过他怎么能让女生买单。

    正在喝水的苏锦听到红酒的名字回想起菜单上的那一串数字一个慌张呛了水,咳嗽起来。

    顾睿自然的伸手帮她拍了拍后背:“没事吧?”

    没等苏锦说话,程乐悠赶忙解释:“我家苏苏比较内向,不习惯和男生坐在一起,不然叫苏苏过来跟我坐好了呢。”

    程乐悠一边说一边朝苏锦挤眉弄眼,给她传递信号。

    苏锦秒懂,连连点头:“对对对,我还是跟乐悠坐一起习惯。”

    顾睿倒是无所谓,将菜单递过去:“两位女士看看还需要再加点什么?”

    苏锦赶紧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顾睿将菜单递给服务员:“先这些吧,有需要我们再点。”

    还点?苏锦心在滴血,顾睿可真不客气,这一顿饭要吃掉她一天的工资了,两万块啊!

    ...

    因为一顿饭被吃掉两万块,苏锦全程兴致不高,只有程乐悠不停的和顾睿聊东聊西,从什么幼儿园到什么大学都问了个遍...

    顾睿夹了一块鱼送到苏锦碟子里:“尝尝看,这里的鱼都是南极空运过来的,异常鲜美,鱼刺我都帮你剃掉了。”

    苏锦刚想说谢谢,鱼肉就被程乐悠一筷子夹走了。

    “苏苏吃鱼过敏,我替她吃了吧。”

    苏锦苦笑:“对对对,我对鱼过敏,乐悠喜欢吃。”

    她尴尬的端起酒杯刚想一饮而尽,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严爵?她揉揉眼再定睛看过去,真是严爵,就算他戴着墨镜自己也认得出来!

    完了完了...债主好心给自己发着工资让自己在家养伤,一转眼自己却在这里吃吃喝喝...

    眼看严爵越走越近,大有直接坐到他们这桌的架势。苏锦低着头直想如果会隐身术那该多好。

    好在严爵只坐在了苏锦的斜对面,没有直接过来给她难堪,可她一抬头就能看见严爵直视她的眼睛。

    她被盯的心里发毛,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我...我去个洗手间...”

    程乐悠点头:“路上慢点。”

    苏锦知道她是叫自己晚点回来,好给她和顾睿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看看严爵,苏锦真想就一直躲在洗手间里。

    解决了生理需求,苏锦磨磨蹭蹭的出来,背对着门口低头洗手。

    突然一个人抵了上来,捂住她的嘴巴。

    “别动,打劫!”

    苏锦慌的一个腿软差点没站住。

    “大...大...大哥...我...我没钱...”

    苏锦一害怕就结巴的毛病让严爵忍不住笑了出来。

    认出声音的苏锦一个后肘怼在严爵胸口,这一下可是使足了吃奶的力气,让严爵痛呼一声松开了手。

    苏锦乘机回过头来对他拳打脚踢,可是不遗余力,谁让他吓唬自己,这两下当是报他轻薄自己之仇了。

    “停停停...是我是我...”

    苏锦捂着嘴巴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老板?怎么是你?这里可是女厕所哎...”

    严爵一步一步逼退苏锦,直到她无路可退,靠在墙上,严爵将她圈在里面,把手细心的放在她的背后,以防坚硬的墙体碰到她的伤口。

    “我就是来看看我的‘妻子’是怎样赚着我的钱来私会别的男人的。”

    严爵的话响在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吹向她的耳朵,让她突然觉得酷热难耐,她使劲推着严爵,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开。

    “我没有,我就是答谢他之前救我的事情,请他吃顿饭而已,而且我还带了好朋友一起...”

    苏锦说完,心里狠抽自己大嘴巴子,干什么要跟他解释...

    严爵眉头皱了起来:“救你?”

    “就你把我半路扔下车那晚,我遇到了飞车党...如果没有他救我,我估计已经不在这里站着了...”

    严爵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当时他还不知道苏锦并不是骗婚的人,对她只有恨意才会做出如此事情:“对不起,再没有下次了。”

    苏锦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严爵跟她说对不起...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来捉奸一样...

    “你是不是吃醋?”

    苏锦脱口而出之后,心里忍不住又啪啪狂打自己耳光,严爵怎么会吃自己的醋,而且自己为什么要往这方面想,他只是债主!债主而已!

    严爵并没有回答,揉了揉她的头发。

    “回去吧,吃完早点回家,账单等下我来结。”

    苏锦跟在严爵后面出了厕所,看到门口摆放的“维修中请勿使用”的牌子,突然觉得好笑,严爵居然为了堵自己而进了女厕所,这要是拍下来放到网上,她的那些粉丝肯定会以为他是变态吧。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快走两步追上严爵。

    “喂,老板!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严爵晃晃手机:“定位。”

    “我...我还有没有人生自由了?”

    “钱还清之前,没有!”

    “奸商!”

    直到两人转弯看不见,顾睿才从男厕里闪出来,划拉着手机似乎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