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02同眠共枕的早上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俞潇潇手忙脚乱地环胸护住自己。

    刚沐浴完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微微皱眉,似乎被这突兀的一声尖叫惹得微微不悦。

    戒备地盯着来人,俞潇潇不住后退。“你……你……这里怎么会有人?”

    男人半眯着眼打量着犹如受惊的兔子般的俞潇潇。

    披顺的长发,清纯的五官,姣好的身姿……

    她的身份不言而喻,不过,她本人似乎比照片中来得好看一些。

    穿着着性感睡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紧紧盯着,俞潇潇恼羞道,“喂,你看什么看啦,快转过身去啦!”

    男人倒也没有让俞潇潇继续狼狈下去,绅士地转过身,径直走向一旁的衣柜。

    俞潇潇随即快速地扒下身上的睡衣换上自己的衣服。

    换好衣服,俞潇潇终于缓了口气,然而,抬眸望向对方的那一瞬间却令她怔在了原地……

    天,他……他在干什么?

    原来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有避讳,当着俞潇潇的面便已经抽掉浴巾,径直换着衣服。

    穿好衬衫后,男人转过身,平静对俞潇潇道,“江荀,你的未婚夫。”

    “啊?”俞潇潇依旧是慢了半拍,直到他说的话在她脑海中环绕了一遍,她这才领悟过来。“呃,你……你是……”

    江荀没有再重复一遍,而是对着落地镜一边整理着领带,一边吐出,“我刚下飞机,临时有点工作上的事需要我出去一下,不会太晚回来。”

    天,他就是她的未婚夫,她真笨,会在这房里出现的男人还能是谁?

    因为脑海乱得像一团浆糊,俞潇潇只好愣愣回应,“……哦。”

    看着江荀转身离去,俞潇潇依旧怔在原地。

    然而,在踏出房门的前一秒,江荀却突然回过身,他好整以暇地看着俞潇潇,以极其平缓的语气吐出,“忘了告诉你,穿这类睡衣,我喜欢你里面什么都不穿。”

    江荀的话让俞潇潇一瞬间又想起了她方才穿着性感睡衣在他面前的狼狈模样,她真是……糗大了!

    是的,她穿睡衣从来都不习惯脱下贴身衣物,刚才试穿的时候亦是如此。

    只是,他刚刚不是很绅士地转过身去了,怎么还看仔细了?

    --------

    江荀离开大约有十分钟,俞潇潇的脸上依然还有和他第一次见面的脸红和尴尬,许久以后她才镇定心绪重新坐回床沿,可脑海里又突然蹿出了他的身影……

    刚才见面得太突然,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打量他,这一刻当他的身影再次在她的脑海中呈现,她才意识到,他的未婚夫似乎……很高,很年轻,而且很英俊。

    现在想想,若不是刚才太过惊慌而忽略了他的外在条件,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一定是震惊的吧?

    淋湿后略显凌乱的浓密黑发,暗夜般湛黑的眼眸,如巨匠精心雕刻的刚毅五官,还有眉宇间那与身俱来的傲气……

    这是此时此刻她脑海中跟她对视的他……

    说实话,她从未看到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尤其他还拥有一副男模般的体魄,这点在她第一眼看见他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得出……

    说到身材,俞潇潇突然又想到了江荀在她面前直接换衣服的画面,天呐,当下他全身赤-裸……

    幸好以她当时的视线看过去他是侧着身,若是正面,她此刻恐怕已经长了针眼吧?

    --------

    第一次见面,虽然有几许的狼狈,但她对父亲替她选的这个未婚夫并不反感……

    她承认江荀的外在条件是她对他有好感的原因之一,毕竟天下女子皆花痴,何况她和他就快成为夫妻,她也必须对他有好感。

    --------

    深夜一点,一辆黑色的布加迪由T市郊区的一个葡萄酒庄园驶出。

    车子的光芒点燃黑暗的幽静,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散发着幽冷气息的年轻男子,恭敬询问道,“总裁,我们回酒店吗?”

    “嗯。”男子的语气轻淡,仿佛没有沾染自身的一丝清冷。

    司机忍不住道,“总裁,恕我唐突……我觉得俞锦源真是太过分了,杨小姐也是他的女儿,他不仅不关心,居然还利用杨小姐的病来跟您谈交易……”

    男子俊逸的脸庞上平静依旧,没有丝毫情绪的显露。

    司机越说越愤恨,“我听说这个俞潇潇从小就被俞锦源像公主般惯着,看来也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女,就她这样,根本连跟总裁您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或许是感觉太吵,后座男子眉心微皱,语调略带不悦,“你话多了。”

    男子仅仅只是吐出四个字,司机却已经紧闭起嘴,没敢再多说。

    --------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驶入了皇亚商务酒店。

    司机替男子打开车门。

    男子下车后,对司机交代了一句,“替我在T市最好的地段买一块墓地,我要送人。”

    司机一时没反应过来,“啊,是,写谁的名字呢?”

    “俞锦源。”

    当男子吐出这个人名时,跟随着男子多年的司机这才会晤……

    慢慢的,司机感觉到一股由男子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渐渐袭遍他身,令他不寒而栗。

    --------

    翌日,清晨。

    一觉睡到天明的俞潇潇像往常一样想要伸个懒腰,却突然发现她的胳膊好像受到阻碍,且身体感觉到一股热量贴得她很紧……

    她慢慢睁开眼眸朝身旁看了一眼,这一看就立即令她清醒过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以防止尖叫出声。

    天……

    他……他,江荀?

    是的,此时此刻他就睡在她的身边,她感觉到的那股热量亦是来自他的身体,关键是他们现在的姿势……

    她居然是枕着他的手臂在他的怀里醒来的,而且他们的脸贴得很近很近,近到她的唇差点就亲上他的脸。

    就在俞潇潇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略微慵懒的磁性嗓音传来,“醒了?”

    毫无预警的声音让俞潇潇身体震了一下,她本能地想要坐起身,却突然被一堵健硕厚实的身躯给压在身下。

    “啊……”

    尖叫之余,她惶然的眼眸对上了某人充满热度的迷蒙眼眸。

    “你在怕我?”他的手支在她的身体两侧,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我……”看着他赤-裸的上半身,俞潇潇紧张地抵着他的身子,轻声逸出,“我……我只是还不习惯……”

    他将身体往下压了一分,嗓音愈加的低哑,“昨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俞潇潇瞪大眼睛认真解释,“我等了你很久,你都没回来……”

    她洗完澡后就在床上等她,后来她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

    “抱歉,是我晚回来了。”他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啄了一下。

    俞潇潇愣了愣,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生亲吻。

    她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就觉得他唇瓣的温度很高,他的气息也很好闻,是那种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令她不由自主的感到害羞。“呃,没事……”

    “我很高兴你听了我的话……”

    “啊?”俞潇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于是顺着他的目光来到她的胸前。

    这没看不要紧,一看她着实吓了一跳……

    昨晚她是听了他的话睡衣底下什么都没穿,可是,就算再若隐若现,至少还隔着一层睡衣,可是,此时此刻这件睡衣怎么就掉了几颗扣子,令她的上半身大敞,乳-峰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