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05他去哪个女人那了

    一进入浴室,俞潇潇便反锁房门并大力地扭开浴室的水龙头,以制造成正在沐浴的假象。

    当她的耳畔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这才慢慢地舒缓了一口气。

    然而,没轻松几秒,俞潇潇却在心底埋怨起自己来。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来的时候明明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为什么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却还是控制不了她自己?

    上一次造成的尴尬已经让他觉得她是在“躲”他,如果今晚再上演一次,她真的很害怕他会生气……

    其实,诚如沈凌微所说,以他的身份,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何况他们马上就是夫妻了……

    经过了种种考量,俞潇潇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先将反锁的浴室门扭开,褪去身上所有的衣物,让整个人泡进浴缸,而后闭着眼,做了几个深呼吸,以她平日从未试过的魅惑语气道,“江荀,你能进来一下吗?”

    屏着呼吸,俞潇潇仔细倾听门外的动静。

    咦,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江荀……”

    俞潇潇又唤了一遍,然而等了许久,浴室门外依旧没有响动。

    他难道不在房间了?或者他不懂这暗示?

    带着种种疑惑,俞潇潇从浴缸中起身……

    她原是想要披上浴袍去看看江荀是否还在房内,孰料,在她找寻浴袍的时候,突然而来的一道健硕臂弯将她揽进了怀里……

    “啊!”她惊叫了一声,随之却闻到了独属于某人的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江……江荀……”

    江荀并没有让俞潇潇说更多的话,他扳过她的头颅,狠狠地吻了下去。

    俞潇潇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在无力也无心抗拒之下开启了双唇,让他的唇和舌得以长驱直入……

    彼此渐渐融入……

    慢慢的,她所有的顾忌和不安在江荀高超的技巧下化解无踪,在不知无觉,她亦攀向他的颈项处,手臂将他深深缠绕。

    毫无爱人经验和调情经验的俞潇潇在江荀的带领下一步步沦陷……

    紧接着,一道道淡淡的性感吟哦声发出,俞潇潇顺着彼此的情欲上涨,陷得更深……

    蓦地,江荀将俞潇潇抱放在了浴室的洗手台……

    俞潇潇紧张地闭紧眼,全身颤抖……

    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刻,江荀如鹰般锐利的双眼正直直地盯着俞潇潇的反应,他看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无一遗漏。

    莫名的冷意再次袭遍俞潇潇的全身,但这一刻,她却再也无力去思考这些,因为高涨的情欲早已控制她此刻的全部身心……

    --------

    夜深人静,一抹身着睡袍的傲然身影挺立在酒店的落地窗前……

    他的手中执着一杯红酒,红酒跳跃的红色在窗外隐隐亮光的照射下显得极其的诡异,亦让他浑身的阴冷气息更加凝重……

    一道手机的震动划破夜晚的安静,他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下属恭谨的语调,“总裁,杨小姐醒了,她说她想见您……”

    电话中的女人仿佛触碰到男人心头的柔软,他原本毫无温度的刚毅脸庞渐渐舒缓,倏地,他放下酒杯,拨下一串号码。

    “羽珊……”

    手机内的杨羽珊虚弱而温柔,“你在哪里?”

    “我在住处。”

    “你可不可以现在过来,我好想你……”

    “好,我马上过去。”

    “嗯。”

    换好衣服,江荀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俞潇潇,没有丝毫怜惜的,离开了住处。

    --------

    清早。

    初升的朝阳,散发着它温暖的光芒,照耀地球的每个角落,亦唤醒在沉睡中的人们。

    亮眼的光线刺激着在沉睡中的俞潇潇的眼皮。

    蓦地,她张开睡眼稀松的眼眸,在模模糊糊、迷迷蒙蒙中扫视了四周一眼……

    酒店的环境令她瞬间忆起昨夜所发生的事,她的意识立即清醒,猛地由床上坐起身。

    下体隐隐的疼痛提醒着昨夜的激烈,俞潇潇下意识地望了身旁一眼,看见的是空荡荡的大床……

    呃,他去哪了?

    努力回忆昨晚,她脑海中的画面最后停留在她和他在浴室……

    她已经不记得是不是他将她抱回床上,但明显她昨晚是痛得晕厥了过去……

    她也曾听沈凌微说过第一次都是这样,却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痛,那种撕裂的感觉就好像被人深深凌迟……

    她一直想不通中国的女人为什么都会选择在第一次交付后就选择了死心塌地,现在想想,这种痛也许足以值得女人们刻骨铭心……

    忍着酸痛,换好衣服,俞潇潇起身下床。

    在房里找了一遍,她依旧没有看见江荀,心不禁隐隐失落。

    蓦地,她拿出手机,找出江荀昨天打来的号码,在一番犹豫不决后,她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的号码已关机……”

    听着耳畔传来的一遍遍的机械女声,俞潇潇缓缓地放下了手机,内心隐隐的失落感愈强。

    就在她想他想得失神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下意识的以为是江荀,俞潇潇连忙拿起手机,可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却是她的好友沈凌微。

    顿了几秒,她按下接听键,“喂。”

    手机那头是沈凌微兴奋的语调。“潇潇……”

    “我在。”

    “我是来问你和江荀的进展的……快说说看,昨晚你们两是不是已经……”沈凌微笑得暧-昧,充满好奇。

    俞潇潇脸泛红色,沉默表默认。

    沈凌微嘿嘿笑道,“还害羞了?快点,告诉我他技巧好不好?”

    再也招架不住好友的露骨问题,俞潇潇求饶道,“凌微,你就放过我吧……”

    知道俞潇潇脸皮薄,沈凌微笑过后也没再逼问下去,“好啦,其实我今天打电话给你不只是想要恭喜你和江荀的进展,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想提醒你……”

    “嗯,你说。”

    不再打趣,沈凌微认真道,“潇潇,我的一位明星朋友在美国出席活动的时候认识了美国上流社会的一位名流大亨,她无意间听见这位名流大亨提到他和江荀一起合作做生意的事……”

    “哦?”这有什么要紧的吗?

    “做生意的事我们自然不感兴趣,关键的是,我的模特女友说她亲耳听到这位名流大亨说江荀的身边原来一直都有一个女朋友,而且江荀很宠她,半年前两人还差点就结婚……”

    ……

    听完沈凌微在电话中所说的话,俞潇潇怔在了原地,久久未能回神。

    --------

    俞家别墅。

    俞潇潇失魂落魄地坐在自家的花园里。

    因为想得出神,她竟连父亲来了也没有注意到。

    “潇潇……”

    思绪被打断,俞潇潇猛地抬起眼眸,“爹地!”

    俞锦源道,“我听陈妈说你从酒店回来后就一直一个人呆在花园里,爹地担心你。”

    俞潇潇淡淡道,“我没事,我只是想要来花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俞锦源担忧道,“我记得我宝贝女儿只有心里藏事的时候才会有‘兴致’来逛花园……”

    俞潇潇垂首沉默了片刻,这才吐出,“爹地,我的确是有心事。”

    俞锦源轻抚女儿柔顺的秀发,慈爱道,“什么事,说来听听。”

    俞潇潇大大的双眸似是犹豫地望着父亲,最后鼓起勇气吐出,“爹地,我的心事就是我没有想过我一直敬重的父亲竟然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导致了现在无法挽回的结果……”

    俞锦源深感不明,眉心微蹙,“潇潇,爹地什么时候骗你了?什么又是无法挽回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