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0他奇怪的癖好

    俞潇潇迅速地放下手机想要假装睡觉,江荀却在这一秒走进了卧房。

    见俞潇潇在放手机,他一边扯松领带,一边温柔出声,“还没睡?”

    俞潇潇缩进被子里,尴尬地应了声,“嗯,刚刚在跟凌微在聊天。”

    扔掉领带,江荀朝俞潇潇走了过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挺拔身影,俞潇潇不由紧张地捏紧被子。该死的,她以为他今晚不会回来,所以沐浴过后她就随意穿了件t恤当做睡衣,这本来没什么,但是这件t恤并不长,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根本是连她下半身的贴身衣物都罩不住的。

    很熟稔的,江荀将俞潇潇从被子里抱了出来,像以往一样,他霸道地吐出,“陪我洗澡。”

    “呃……”她根本来不及拒绝,身子已经腾空。

    江荀在抱起她的那一瞬间似乎就已经看见俞潇潇今晚的清凉,顿时,男性的本能被挑起。

    感觉到江荀炽烈的眸光正紧紧地盯着她的下半身,俞潇潇羞红了脸,故意转移话题,“呃,你今晚不是不回来吗?”

    江荀低首亲吻了她的眼睫一下,宠溺道,“我不舍得放你一个人在家。”

    他说话总是这样,像灌了蜜一般,她不知该如何回复他,只好选择了沉默。

    下一秒,当他以为他要抱着她进浴室沐浴的时候,他突然将她放了下来,紧接着,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将她压向她身后的白墙。

    “唔……”嘴被堵住,她瞪着眼,没法再说话。

    顿时,他急切火热的欲-望如龙卷风般袭来,热烫的身子亦跟她紧紧贴近……

    “嗯……”

    她试图用手推拒他,奈何双手被她牢牢禁锢在了头顶。

    她扭动着身子表示拒绝,他却轻声哄道,“乖,我想要你……”

    感觉到他身子的某部分正在逐步壮大,俞潇潇面红耳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此刻,她的身子被他转了过去,姿势变为她面对着墙,他背对着她。

    扯去她身体的最后一层布料,如往常一般,没有前戏,他分开她的双腿,硕大由后狂肆而入……

    “啊……”干涩令她吃痛地喊了一声。

    他却没有为此停下来,而是抱着她,一次次更深入的挺-进……

    他强烈的侵入就似毒药,一层层地融入她的血液之中,不受控制地在她的匹肢百骸中流窜,渐渐的,她瘫软,臣服……

    就在她无法承受得快要失去意识时,他狠狠地一个突击,把她抛上了高-潮的顶端,在痉-挛的那一瞬间,她无助地哭了起来。

    --------

    夜半,俞潇潇被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

    因为前半夜的疲累,此刻她着实困倦得无法睁开眼睛,手机响了半天,在她实在受不了铃声的嘈杂后,她这才伸手摸索手机。

    闭着眼,她按下接听键。

    来电话的人是陈姐。

    在听完陈姐所说的话后,俞潇潇猛然坐起了身,双眸清醒睁开,呆滞地瞪圆。

    手机内依稀传来陈姐的声音,“小姐,你快回来吧,俞家都乱成一团了,老爷的后事也要你做主……”

    --------

    隔日清早。

    “爹地……爹地……”

    看着被殡仪馆的人抬走的俞锦源,俞潇潇不住地痛哭。

    陈姐扶着全身瘫软的俞潇潇,眼中亦泛着泪光,“小姐,您节哀顺变吧,老爷一定不想看见您这样难过……”

    “为什么要这样做……爹地,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眼泪不住地从俞潇潇的眼眶中滑出,她痛哭得难以自持。

    这时候,一位年长的佣人匆匆地跑到俞潇潇的面前,着急道,“小姐,外面来了很多记者,他们都在问老爷自杀的事……”

    “TMD,这些人还有没有人性,将那些人都赶走,否则就状告这些人私闯民宅……”陈姐忍不住爆出粗口。

    --------

    下午,俞家来了一堆人。

    有警方,有殡仪馆的人,还有“俞氏”的高层。

    这些人都是为了各自的职责来找俞潇潇,而此刻俞潇潇却是呆坐在沙发上,被陈姐疼惜地拥着。

    率先发问的是警方,“俞小姐,为了排除俞董系他杀的可能,我们需要你配合我们警方谈谈你最后一次和你父亲聊天内容。”

    接下去是殡仪馆的人,“俞小姐,为了让俞董能够早日安息,我建议你们尽早定好为俞董吊唁的日子。”

    “俞氏”的高层也在此刻着急道,“俞小姐,俞董离开的这么突然,‘俞氏’上下已经乱作一团,我们希望您能尽早到公司主持大局。”

    各种有关俞锦源过世的问题在这一刻摆在了俞潇潇的面前,亟待俞潇潇解决,然而,这些问题对于自小到大被俞锦源保护而没有处理过任何急事的俞潇潇来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不愿意见到俞潇潇被这些人逼着,陈姐愤愤道,“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家小姐休息一晚,明天再来处理这些事?”

    其他人都同意,但“俞氏”的高层却无奈逸出,“俞小姐,我们知道您现在很难受,但是‘俞氏’的确有很重要的事需要您尽快做决断……”

    陈姐欲破口骂出,俞潇潇却在这一刻缓声吐出,“你们都到我爹地的书房等我吧!”

    陈姐担忧道,“小姐……”

    俞潇潇轻轻摇首,努力抑制住言语中的伤痛,平静道,“‘俞氏’是爹地一生的心血,我不想耽误了。”尽管提醒自己必须坚强,可提到父亲的时候,她好不容易风干的眼眸再次湿润。

    陈姐道,“小姐,商场上的问题您根本不懂,不如让江总来帮您吧?”

    俞潇潇几乎是第一时间吐出,“不用了!”

    “为什么?江总他今日没来,是不是还不知道老爷过世的事?”陈姐疑惑问道。

    “我不知道……”对于江荀,她从来都不甚了解,也不愿意去过多追问,何况昨天半夜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房里。

    “那我打电话通知江总……”

    俞潇潇抬眸望向前方,淡然吐出,“不必了,我们家的事和他本来就没有关系。”

    --------

    XX高级私人医院。

    跟医生聊完后,欧凡沉重地来到走廊。

    走廊尽头,一抹挺拔的身影冷傲伫立。

    欧凡走了过去,罗耶立即用嘴型提醒他——小心说话,老板心情不好。

    顶着压力,欧凡来到了江荀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开口,“老板,医生说杨小姐下个月必须要再进行一次手术,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手术便会前功尽弃,而杨小姐的身体最多只能再撑……撑一年。”

    说完这话,欧凡和罗耶都恐惧得屏着呼吸,大气不敢多喘。

    是啊,谁能想到,俞锦源竟在配合杨羽珊做第二次手术前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俞锦源制造出这样的结果分明是为了不想杨羽珊活命,亦同时违背了他与江荀所进行的交易。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会惹怒江荀,而惹怒江荀的结果是连欧凡和罗耶都恐惧的……

    所以,这一刻,尽管江荀毫无动怒的神情,欧凡和罗耶却依然低着头保持沉默,因为他们的老板一向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得罪了他,或许连怎么死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