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3打胎?离婚?

    这道熟悉的声音让俞潇潇猛地抬眸。

    是的,说话的人是欧凡,而欧凡通常都是跟随在江荀身边。

    “呃,江总……”

    “江总……”

    果然,视线中,欧凡身后的江荀目光温和与她对视。

    俞潇潇怔了一秒,愣愣地望着他。

    这世界有一种人,他们有与生俱来的冷傲与强势,他们不需要去刻意维持自己的形象,也不需要多言,却能够让世人有种不敢逾越的威严,江荀就是其中一个。

    当江荀无视眼前其他而朝俞潇潇走来的时候,欧凡却故作客气道,“两位,我们老板刚刚出差回来,刚得知我们老板娘今晚约了两位,但是我们老板现在想和我们老板娘好好处处,如果两位不介意,我可以代我们老板娘到隔壁包间和你们谈谈。”

    --------

    其他人离开后,包厢内只剩下江荀和俞潇潇。

    许多天没有见到江荀,当俞潇潇的视线与江荀幽深的眸光相接时,她的心不禁一沉,莫名的酸涩涌来。

    在江荀靠近她的那一刻,她紧张地站起身。

    江荀黝黑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

    感觉到他炙热的眸光,她不语,双手紧握,低垂的眼帘掩饰着她此刻的无措。

    “陈姐告诉我,你有了身孕。”他淡淡开口。

    并没有将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任何人的俞潇潇震惊地瞪大眼眸。

    俞潇潇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许久以后,她才慢慢回答,“是,我是怀孕了。”

    江荀的眼眸突然间转暗,眸光如鹰隼般盯着她。

    这两年来第一次碰触到他如此犀利的眸光,俞潇潇转过身,背对着他,解释道,“这是个意外。”

    江荀眯起眼,“意外?”

    感觉到他言语中的质疑,俞潇潇问心无愧地抬眸迎向他的黑眸,“你不信我?”

    “我以为整个江家上下都知道你不太亲近我,我也知道你一直都在避孕,为此我也配合着你,不是吗?”他所谓的配合,自然是指在危险期的时候戴套。

    江荀的语调中带着些许的冷意,完全不似这两年的和风细雨。

    一时无法适应彼此这样的相处的俞潇潇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内心莫名的难受滋味袭来,她忍着这样的感受,反问,“你现在是在责问我吗?如果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你就没有资格来责问我。”

    江荀深不见底的眼眸愈加眯成一条线,仿佛打量般看着她,“我从来不知道你这样的伶牙俐齿。”

    俞潇潇亦鼓起勇气对上他毫无温度的眼眸,愤愤道,“我也从来不知道你真实的个性是这样的令人讨厌。”

    这一刻,彼此都知道,戏演了两年,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只是,她没有想过,真实的他是这样的盛气凌人。

    江荀并不生气,嘴角勾起一抹笑,“是吗?我对你的好,你曾经信以为真了?”

    他的话让俞潇潇怔了一秒,心灵深处一丝隐隐的疼痛涌起,俞潇潇慢慢将首撇向一旁,以平静的语气道,“你错了,我从未当真。”

    江荀微微皱眉,“你父亲都跟你说了?”

    俞潇潇深吸了一口气后回答,“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只是一个替身。”

    “替身?”

    没有注意到江荀疑惑的语气,俞潇潇低着头,自顾自道,“你帮我父亲,我陪你,很公平的交易。”

    这一秒,江荀冷哼一笑。想来俞锦源并没有给自己的女儿说真话,倒也无妨,她不需要知道真实的交易。

    俞潇潇不悦地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父亲这辈子没有白活,到死都没忘记算计。”

    俞潇潇压抑着愤怒道,“我父亲刚刚过世,我希望你说话能客气点。”

    江荀依旧保持着嘴角闲散的笑意,轻淡道,“好,谈正事。”

    俞潇潇没有再回应。

    “现在还不晚,我让司机送你去医院。”

    听见江荀所说的话,俞潇潇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要知道,此时此刻,“医院”这两个字是十分敏感的字眼,它是决定她肚子里孩子命运的地方。

    但这一刻她却不想要去问明他,因为有些决定,即使她不想去做,最终却还是要面对。

    --------

    俞潇潇与江荀坐在后排,这一路上,俞潇潇一直都将头看向车窗外,似乎不想跟江荀再有过多的交流。

    江荀亦闲适地翻看着近日的财经杂志,仿若要去处理的事情只是一件寻常不过的事。

    转眼间就已经来到医院大门,司机罗耶恭敬地替俞潇潇打开车门。

    俞潇潇走下车,视线停驻在医院上方那鲜红的十字。

    江荀依旧坐在车内看着财经杂志,似乎事不关己,连眼睛都没抬起看俞潇潇一眼。

    罗耶道,“老板娘,医生已经安排好了,我带您进去。”

    原来他连手术医生都已经安排好了……

    心头一窒,俞潇潇点头,“好。”

    --------

    电视上既然能够天天这样的打广告,想必不用花太长的时间。

    跟着罗耶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诊断室,俞潇潇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

    罗耶道,”老板娘,您先等一下,我去请医生。”

    俞潇潇轻轻点了下头。

    蓦地,罗耶离去,偌大的诊断室只剩下俞潇潇一个人。

    医院的夜晚异常宁静,俞潇潇随意地看了一眼四周,倏然被白墙上那挂着的一张可爱婴儿图所吸引。

    那是一个正学爬的可爱宝宝,眼睛乌黑,长相精致,浑身充满了新生命的气息……

    俞潇潇看得入神,眸底不禁显现出淡淡的母爱光辉,可想到接下去要发生的事,她的眸光逐渐变得暗淡,脑海中不禁呈现出了一副血淋淋的画面……

    下一秒,俞潇潇站起身,毫不犹豫地走出了诊断室。

    --------

    医院大门外,那辆熟悉的布加迪停在裹着灯带的绿荫之下。

    俞潇潇深深吸了口气,确定自己不会在她面前表示弱势后,她朝他走了过去。

    树荫下,江荀正在接听电话。

    俞潇潇走到江荀的身后,耐心地等他。

    江荀似乎在接听客户的一个电话,单手插着裤袋,谈笑风生。

    俞潇潇没有再靠近他,只是怔怔地望着他挺拔的背影。

    她不得不承认,两年过去,她对他的看法有着许多的改变,但唯一不变的是她对他外形的惊叹,因为至今为止,他依然是她此生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哪怕是此刻身着休闲西装的背影,依旧散发着他独有的尊贵和傲气。

    几分钟过去,他结束了通话,转身时无意间对上了她滞愣的眼眸。

    两人对视几秒后俞潇潇才回神,尴尬吐出,“呃,我有话想跟你说……刚才看你在打电话,没敢打扰。”

    捕捉到俞潇潇紧张的眼眸,江荀眯起眼,语调温和,“说。”

    俞潇潇垂下眼帘,平静吐出,“我们先谈离婚,再谈孩子的事吧!”

    江荀扬高唇角,没有回答。

    没有等到江荀的回答,俞潇潇抬眸,颇为着急地吐出,“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

    “离婚?老婆,你大概弄错了,我可没打算跟你离婚。”

    声音被打断后听到江荀的回答,俞潇潇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