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

第一分卷 15/678章
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

江荀保持着嘴角淡淡的笑意,平缓道,“结婚两年,你我没有什么不满意对方的,何须要走到离婚这一步?”

既然已经摊牌,俞潇潇亦不再装模作样,而是直接吐出,“江荀,婚姻不是儿戏,我不可能陪你玩一辈子。”

江荀眉心微蹙,“但你不要忘记,玩出了‘人命’,想要抽身并没有那么容易!”

“可解决的方法也不是只有拿掉这个孩子。”

江荀似乎不悦,声调转冷,“谁跟你说过我要拿掉这个孩子?”

俞潇潇将首撇向一旁,没好气道,“你送我来医院了,不是吗?”

“呵——”江荀突然失声一笑,很自然的长臂一伸,将俞潇潇揽进怀里,“笨女人,我送你来医院是因为我需要确定我是否已经当爹,因为你和陈姐的一面之词,我需要得到验证。”

俞潇潇瞪大眼眸,“你的意思是……”

“我当然是需要留下这个孩子,男人三十而立,传宗接代是首要大事。”

“你说的是真的?”

江荀兀自亲了一下俞潇潇白皙的脸颊,磁性逸出,“宝贝,我的样子像跟你在开玩笑吗?”

拉开了与江荀的距离,俞潇潇摇首道,“可你方才得知我怀孕的态度并不是这样。”

江荀毫不隐瞒地回答,“因为我从未将你和我孩子的母亲联系在一起,但事实已经发生,我需要冷静地做出抉择。”

江荀说得那么直接,在俞潇潇的看来,却也是那么附和事实……

她俞潇潇算什么?在他眼中,不过就是娶来供他意淫已故女友时放肆泄-欲的工具,说难听点,和妓女毫无分别,她又怎么可能会在他那里得到尊重?过去两年他对她的好,想来也是因为她这张长得类似他已故女友的脸……

她庆幸,过往的两年,她从没有当真,也庆幸,在他没有出席父亲的葬礼、没有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时,她没有允许自己去心酸、难受,否则此刻的她,也许会在他的面前闹出可悲的笑话……

沉默许久以后,俞潇潇缓缓开口,“江荀,很巧合的,我也有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的念头……所以孩子的归属我们日后需要再谈,现今棘手的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该将离婚的事处理一下了。”

仿佛已经经过深思熟虑,江荀回应道,“碍于中国的法律,你我现在离婚,失去声誉的人是我,因此,离婚的问题也该放在日后,倒是未来十个月,我希望你将全部的精力花在怀胎上,至于其他烦恼你的因素,诸如‘俞氏’,我会命人帮你打理,并处理好‘俞氏’如今所面临的一切问题。”

--------

因为已经摊牌,俞潇潇觉得自己若继续跟江荀呆在同一个屋檐下总觉得尴尬,所以隔日,俞潇潇就收拾了东西,彻底搬回俞家。

其实,在江家生活了两年,再回到俞家时,她真的有很多的不习惯,就拿父亲过世那几日她呆在家里来说,她真的夜夜失眠,心底总感觉缺失了什么……就如今晚,依旧是个不眠之夜。

此刻,俞潇潇睁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她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有次带她坐飞机时跟她说,潇潇,你记住,人只有站得高,飞得远,当所有人都仰望你的时候,你才不会被人踩在脚下……父亲的话言犹在耳,却已经是隔着天堂的对话。

想到父亲,俞潇潇再次红了眼眶。

突地,俞潇潇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沈凌微!

敛下忧伤,俞潇潇平静地按下接听键,“凌微!”

手机里头是沈凌微悲伤至哽咽的语调,“亲爱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俞伯父他……我一直在韩国走秀,直到今天回来才知道……对不起……”

沈凌微此刻并没有再用“俞老头”这个口头禅,显然是对俞锦源的尊重。

不想让好友担心,俞潇潇恬淡安慰,“傻瓜,我父亲的事谁也想不到,何况你身在韩国……”

沈凌微疼惜地问,“潇潇,你还好吗?”

“我没事……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那……那你和江荀还好吗?”

“为什么会这样问?”

“因为……我……我听说,俞伯父过世的时候,江荀甚至都没有出席吊唁,外界很多人都在猜测你和江荀的婚姻已经濒临破裂……”

俞潇潇垂下首,轻咬了咬唇后回答,“外界猜测的也算是事实,因为我和江荀已经摊牌了……”

“啊?”

--------

隔日,沈凌微挽着俞潇潇散步在T市最繁华的女人街,两人一边购物,一边聊天。

“也罢,走一步算一步,你和江荀这道不清理还乱的关系,还真只能等到孩子出生以后再说。”

“……”

“那好,不谈这些了,我们买东西去,很快你的肚子就要大了,我帮你选几件宽松的衣服去。”

“好。”

两人一起走进了一家有名的孕装店,正要挑选衣服的时候,一道明显不友善的年轻女音响起,“哟,这不是江太太嘛,怎么……今天是陪朋友来这里挑孕妇装吗?”

俞潇潇抬眸望向打照顾的女人,眉心立刻就皱了起来。

这女人她认识,似乎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夫人。

去年的一个BASA慈善珠宝拍卖晚宴上,这个老总夫人一直想要拍到那条十七世纪英国王妃戴过的钻石项链,因此一路叫价,直到终于将价格叫停的时候,却恰逢江荀随口问她一句喜不喜欢,她也随口回了一句喜欢,谁知道江荀就花常人无法承受的价格拍下了这条项链送给她,结果导致了这位老总夫人在羡慕嫉妒恨的同时憋了一肚子的气。

沈凌微双手叉腰,“喂,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潇潇她……”

俞潇潇出声打断,“凌微,我们去别家店逛吧!”说着便拉着沈凌微的手欲离开。

年轻女人讽刺笑道,“江太太,您别着急着走啊,听说您一向热衷慈善,我只是想邀请你参加明晚的BASA慈善晚宴,您一定要来哦。”

--------

被拉出店外后,沈凌微跺着脚愤愤不平道,“潇潇,这女人明显对你不友善,你干嘛还要对她客气?”

俞潇潇随即将去年在BASA慈善晚宴上发生的事告诉沈凌微。

沈凌微听完后眼睛泛出花痴般的光芒,“你说什么?你随口说一句江荀就拍来给你了?”

俞潇潇睁大眼瞪着沈凌微。

沈凌微这才反应过来,糗道,“呃……难怪那女人那么生气,她老公拍了半天没拍到,你随口说一句,你老公就花几倍的价钱拍来送给你,想想那画面也够令天下女人羡慕嫉妒恨的。”

“凌微!!”

沈凌微做投降姿势,“好,我不说了,江荀那人没什么值得你留恋的……我想那个女人邀请你参加那什么慈善晚宴,肯定是看了最近的新闻知道你和江荀的婚姻亮了红灯,这才有心想要在明晚看你出糗。”

俞潇潇点了点头,道,“我不去就是了。”

沈凌微猛地瞪圆双目,“去,你怎么能不去,你一定要去!”

“啊?”

“我告诉你,这个女人这么慎重邀请你去,明天肯定会跟在场的媒体说你也会出席,届时你没出席,就等于印证了你和江荀婚姻破裂的传闻……你若不想接下去的日子天天被那些媒体烦,甚至到时候拍到你生孩子被抛弃,你是必须要借着这个晚宴来扬扬你江总夫人的风的。”

沈凌微说得颇有道理,媒体若没得到一个结果,势必会跟踪下去,而江荀的行踪一向无人能捕捉到,那被烦的人只会是她。

“也罢,江荀给了我一张卡,说是孕妇基金,我可以在慈善晚宴上尽情的刷,反正他不缺钱。”

沈凌微立即点头如捣蒜,“孺子可教也。”

上一章

第15/678章

下一页

设置
目录
评论
收藏
登录成为会员,免费获取无限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