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5他真的那方面不行?

    翌日,夜晚。

    俞潇潇烦躁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一件件奢侈精致的晚装,不知该选择哪一件……

    都怪江荀,让她养成了不会选择的习惯……要知道,从前若是陪他出席某个重要场合,他都会命人事先替她准备好礼服,而她根本不需要试穿,礼服的合身与精致美丽都是令人惊叹的。

    穿哪件呢?

    俞潇潇依旧在纠结,以往还可以找陈姐帮帮忙,可她搬回俞家前,佣人就说陈姐已经请了一个月的假,导致她原本有些问题想问陈姐也只能暂且搁置了。

    反复挑选,最终,俞潇潇选择闭着眼随便抓了一件。

    换好礼服,化好妆后,俞潇潇怔怔地站在了镜前。

    这些礼服都是为她量身订做的,不可谓不美,搭配她的身材,也算好看,但是,当她穿着这样一袭华贵的礼服时,却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什么……直到她脑海中闪过了江荀身着西装时的俊逸样子。

    顿时,她懂了……

    以往她都是陪着他出席这样的场合,大多时候她不需要去在意自己穿什么,因为只要站在他的身边,她就已经是全场的焦点。

    --------

    慈善晚宴,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俞潇潇提着礼服裙摆,微笑地跟两旁的记者打招呼,同时由侍者领着优雅地走进晚宴现场。

    她的出现似乎瞬间成为了全场讨论的焦点,数道灯光同时闪耀地对准她。

    俞潇潇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并未允许丝毫胆怯在脸上,她始终保持端庄走到主办方替她准备的位置。

    双腿交叠,高雅坐在椅子上,俞潇潇将目光闲适地望向主持台,仿佛完全听不进四周围传来的闲言碎语。

    “她看起来不像是要离婚的样子啊……”

    “那是她掩饰得很好……”

    “可是外界不是一直传闻他们的感情很好吗?”

    “哪里啊……我偷偷透露你一个信息,其实这次离婚是江荀跟这姓俞的女人提出来的……原因是这女的呃……极度性冷淡。”

    “啊?”闻者惊愕地捂着嘴。

    说着继续小声道,“这可不是胡说八道的,听说是江荀身边的司机传出来的……”

    一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俞潇潇此刻再也不能淡定,她咬紧薄唇,狠狠忍着。

    如果没有江荀的批准,罗耶是绝不敢放出这样的话的……

    该死的江荀,离婚就离婚吧,居然还给她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关键是,这样的流言传出以后,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脸上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手边却在使力用力捏着椅子,这一刻,俞潇潇恨不得将椅子当做是江荀,当场掐死。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晚宴已经进入珠宝拍卖的慈善流程。

    昨日邀约俞潇潇参加今晚宴会的徐太果然已经开始跟她争锋相对……但凡俞潇潇感兴趣要拍的珠宝,徐太也会命她的老公出手,一开始跟徐太较劲,俞潇潇觉得很没意思,可想到江荀对外传出的对她的人生攻击,她就很淡然地刷着他的卡,将所有徐太想要得到的珠宝全都以高得惊人的价格收入囊中,最后又很淡然地将投来的这些珠宝重新捐给主办方,说是江荀送给她的珠宝她已经戴不完,这些她为了慈善拍下却又看不中的珠宝,就当是她为慈善多尽的一份力吧。

    毋庸置疑的,这一夜,俞潇潇成功用烧钱的方式将她“江总太太”的名号打得更加响亮,她的慈善事迹也被各大报纸周刊统统刊登为首页。

    ---------

    翌日。

    清早,江荀扣着衬衫袖扣从酒店套房步出,锐眼无意间见到正站在走廊尽头抿着笑意的两个手下。

    江荀那眼睛一瞟,欧凡和罗耶连忙止住了笑。

    江荀皱了皱眉,不用示意,两个像犯了错的手下便朝低着头朝江荀走了过来。

    江荀继续扣着衬衫袖扣,不耐吐出,“说。”

    欧凡看了罗耶一眼,罗耶于是状着胆子吐出,“呃,我们是在看昨天的新闻……是,是关于您和俞小姐的。”

    江荀手边的动作顿了一下,道,“继续。”

    罗耶吞噎了一下口水,慢吞吞地吐出,“那个……昨天俞小姐参加了一个慈善晚宴,据说用您的卡花了三千万拍下了几件珠宝,最后又全都捐给了主办方,主办方后来采访了俞小姐,问她——江总任您这样随便花钱的宠溺是因何原由?俞小姐回答主办方是——女人在某些方面得不到满足,男人当然只能靠金钱来满足她了。

    --------

    夜晚。

    俞潇潇靠着床头,闲暇地翻着手边的育婴手册。

    倏然,手机响起。

    俞潇潇一边看着育婴手册,一边接听电话,“喂……”

    “亲爱的,我看了今天的报纸……你昨晚在BASA宴会上实在太给力了……”

    俞潇潇很是谦虚道,“如此小钱,有人应该不会当回事吧!”

    沈凌微大笑道,“这还叫小钱?你这是在烧钱啊,一烧就烧了我们江大总裁三千万!”

    俞潇潇哧得一笑。

    沈凌微又道,“呃,还有个小问题想问你……”

    “嗯,什么?”

    沈凌微随即将今天在报纸上看见的爆炸性新闻念出来给俞潇潇听,并小心翼翼地求证道,“那个什么……究竟是你的胃口大,还是江荀他……他真的那方面不行?”

    这一秒,俞潇潇的额际尴尬地出现三条黑线,原本想要跟好友解释,可转念一想,江荀都向身边人诋毁她,她何须顾及他的颜面,继而越描越黑的回答道,“其实刚结婚的那一年还是可以的,但今年过来……”

    沈凌微仿佛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反问道,“可你都怀孕了啊?”

    “亲爱的,怀孕只能代表他有男性生育功能,不能代表他有男性持久功能。”

    “天……”沈凌微仿佛崩溃,“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啊……俞潇潇,我恨你!!”

    “呃……”

    嘟,嘟——

    俞潇潇还未说完,沈凌微已然挂断通话。

    将手机抛向床的另一头,俞潇潇惬意地躺下床,也许是因为心情好,今夜竟无失眠的困扰,一会儿她就困意沉沉地进入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