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6告诉你我到底行不行

    隔日。

    俞家大厅内,沈凌微很没精神地靠在沙发上,眸光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俞潇潇低着头,一边翻看着孕育手册,一边开口,“凌微,你说我到时候在哪生孩子好?”

    “随便……”

    “国外还是T市呢?”

    “随便……”

    听着好友敷衍的回答,俞潇潇抬首望向好友,没好气道,“不就是打破了你对江荀的幻想,值得你这样无精打采吗?”

    “啊!!”沈凌微抱着头奋力尖叫了一声,抓狂道,“俞潇潇你最好别再开口说话,否则,我会杀了你!!”

    “好,好,我不说,你继续抚平创伤。”

    就在俞潇潇靠着沙发准备继续看书时,一个佣人带着如花般的笑容匆匆来到俞潇潇的面前,“小姐……”

    俞潇潇头也没抬,“嗯?”

    “江总来了……”

    “啊?”俞潇潇猛地抬眸,转脸一看,江荀正走进来。

    沈凌微一个虎躯一震,直起身,难以置信地看着那抹只在电视、杂志中看见的尊贵身影。

    下一秒,只见江荀直接逮住了转身欲逃跑的俞潇潇,不由分说,一个拦腰将俞潇潇抱了起来。

    沈凌微惊讶地捂着嘴,眼睁睁地看着江荀抱着俞潇潇径直走向二楼。

    这一路,俞潇潇不住挣扎与怒骂,“江荀,你快放下我……你个疯子……混蛋……”

    紧接着,“砰”地一声,俞潇潇所有的怒骂声都被淹没在了那扇关闭的房门中。

    “砰”地一声,房门关闭……

    俞潇潇用尽全身的气力捶打,却好像没有在江荀的身上制造丝毫疼痛,下一瞬,江荀抱着她滚在了房内的大床上……

    他英俊的脸庞与她近在咫尺,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鼻尖,眸光凛冽,语调迷醉,“满足不了你,嗯?”

    “什……什么?”明知道他指什么,她却装傻。

    他狭长的眼睛米成一条线,“装傻?”

    她紧张地用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我哪有……”

    他幽暗的眼眸闪耀诡异,“不老实?”

    她心虚地别开首。

    下一秒,“啊!”她痛得尖叫了一声,才知道他刚刚用力咬了她的唇瓣一下。

    他分明一副教训的样子,冷声道,“知道痛,还敢这么对媒体放话?你知道男人最怕什么吗?”

    她噘着疼痛的唇,委屈地吐出,“被质疑……性-能力。”

    他将身子压低,“嗯哼,你倒是清楚,怎么,做这事的时候没感觉害怕,现在再来害怕?”

    她忍不住道,“是你先毁我的,还恶人先告状……也不想想,我以后还要嫁人的,你这样说,谁还敢要我?”

    他勾唇一笑,邪肆道,“我手下人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你这方面总是不愿配合我。”

    是的,这两年,她对他其实一直都很冷淡,尽管他一直热情如火。

    她将首撇向一旁,没好气道,“我们的婚姻并非正常的婚姻,我凭什么要配合你?”

    他眸光转暗,幽幽吐出,“我不喜欢牙尖嘴利的女人!”

    她直接反击,“我不要你喜欢!!”

    他冷笑。

    她沉默。

    他随即扳正她的脸庞,望着她如黑葡萄般乌黑的眼睛,侃问,“怎么不说话了?”

    她乘势推开他的身子,神情略带落寞,“别闹了,我们两算扯平……”

    他大手一捞,将她重新扯进怀里,凝睇着她的眼眸恢复狡黠,“谁跟你说扯平的?那三千万也总该算算。”

    她底气十足道,“卡是你给我的。”

    “那你总该还我点利息。”

    “什么利息?”

    “譬如,这样……”他俯首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她羞恼,“喂,你别对我毛手毛脚,别忘记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在她看来,摊牌后两人就已经毫无关系了。

    他埋进她的颈项,喷着热气,含含糊糊道,“结婚证还在那里。”

    “你……”

    她根本来不及说完整,唇已经被堵住。

    接下去,无论俞潇潇怎么反抗,她身上的所有衣物依然还是悉数飘落在了地上。

    喘息声此起彼伏间,她好不容易发出声音,“唔……嗯……孩子……”

    他没有回应她,抱着她来到她房间的贵妃椅,一个落座,他将她抱坐在他的腿上,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的一个贯穿……

    --------

    傍晚,俞潇潇是被沈凌微摇醒的……

    因为疲累,她连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地回应好友,“凌微,别吵,我好困啊……”

    沈凌微爬上床,掀开被子。

    见到俞潇潇的裸-露,沈凌微“啊”地一声,连忙将被子给她盖上。

    俞潇潇这才清醒过来,紧紧地抓住被子。

    只听见沈凌微喃喃道,“俞潇潇你这个挨千刀的,你居然连我也骗,哼!”

    “怎么了?”

    “我看见江荀十分钟前才走。”

    俞潇潇双颊泛红,尴尬回答,“哦,是吗?”

    “我计算了时间,他和你呆在房里整整有五个小时,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房里罚你什么。”

    “……”

    “天杀的,我要掐死你,居然说他性-能力不行,请问刚才五个小时是谁在房里叫-床叫得一塌糊涂?”

    俞潇潇顿时一头黑线。

    --------

    XX私人医院。

    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见到来人,恭敬弯身,“江总。”

    江荀颔了颔首,“她还好吗?”

    医生如实道,“根据美国来的几位专家会诊的结果,我们可以采取用美国最新研制的GRO万能血来代替MNSsU 血型,但临床上并未通过,所以手术的成功率仅为百分之二十,由于风险极大,我们需要江总您代表杨小姐签手术责任书,当然,以我们医生的建议,实施手术尚算有一线生机。”

    江荀道,“我不管这手术是否只是百分之五的成功率,但我要她完整无缺地站在我面前。”

    医生躬首,“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江荀随即走进病房。

    --------

    远远听见医生与江荀的对话,罗耶按捺不住道,“杨小姐的命在生死一线了,保佑她能度过这一关!”

    欧凡抱胸靠着墙,亦默默祈祷。

    沉默了片刻,欧凡问,“老板刚从哪里来?杨小姐刚才一直想见老板。”

    罗耶小声回答,“俞家。”

    欧凡瞪大眼,“老板去俞小姐那里了?”

    “是啊,跟俞小姐在俞家呆了五个多小时呢!!”

    欧凡凑到罗耶耳畔道,“都做了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老板回来的时候手臂上有抓痕……”说到这里,罗耶突然会晤,“总裁不会是跟俞小姐在家那……什么吧?”

    欧凡点头。

    “天呐,总裁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杨小姐?亏杨小姐为总裁付出了那么多……”

    欧凡白了罗耶一眼,“你知道什么?老板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就算是跟俞小姐在一起,也绝对不是因为跟俞小姐有感情。”

    “那是为了什么?”

    欧凡勾了勾指头,罗耶随即凑到欧凡的嘴边,听欧凡解说。

    数秒后,罗耶怔在了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欧凡叹了口气道,“虽然有些同情俞小姐,但也只能怪她命不好,谁让她是俞锦源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