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7不舍,是因为爱吗

    青林墓园。

    俞潇潇摘下墨镜,将手中抱着的花束放在父亲的墓碑前。

    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相片,俞潇潇哽咽道,“爹地,潇潇好想您……您知不知道,您就快做外公了……呵呵,您还记得您最后一次跟潇潇聊天吗?您说您好想看见您的小外孙出世……”

    “小姐。”

    身后传来的一道熟悉女音打断了俞潇潇跟父亲的对话,她转过身,看向来人,“陈姐?”

    陈姐走到俞潇潇面前,“我回了一趟俞家,听下人说你来墓园看老爷了,所以过来找你。”

    俞潇潇喜悦地握住陈姐的手,“这段日子您都去哪里了?”

    陈姐如实回答,“我去处理了老爷临终前交代我的事。”

    “爹地临终前?”俞潇潇惊愕,“这么说他选择轻生你是知道原由的?”

    陈姐轻轻点头。

    俞潇潇激动问道,“陈姐,你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陈姐深深凝睇着俞潇潇青稚的面容,久久才哽咽吐出,“为了你。”

    俞潇潇双眸瞠大。

    陈姐将首撇向一旁,仿佛隐忍般深深吸了口气,待心境缓和后才道,“小姐,很多事我现在无法跟你解释,但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也是老爷临终前让我交代您的。”

    俞潇潇轻轻咬唇,“你说。”

    “离开T市,去一个没人有认识你的国度。”

    “为什么?”

    “你什么都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你,你要做的就是尽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俞潇潇微微皱眉,“我可以离开这里,但是‘俞氏’怎么办?”

    “‘俞氏’因为没有资金早已经是个空壳,如今能撑着是因为江总出面,如果你不能保证江总能够一直罩着‘俞氏’,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你离开T市前卖了‘俞氏’的全部股份。”

    “不,不……”俞潇潇连连摇首,“‘俞氏’是爹地这一生的心血,我不能就这样卖了它。”

    陈姐扶住俞潇潇颤抖的双肩,“卖掉‘俞氏’也是老爷的决定。”

    “可是……”

    俞潇潇要说的话被陈姐打断,“小姐,我知道你不想离开这里是因为这里还有令你不舍的人,但是,两年了,他对你究竟有没有感情,我想你自己也能感觉得到。”

    “我对江荀没有任何幻想,而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体……您应该知道。”俞潇潇这句话也算反问,因为江荀得知她怀孕的事实亦是从陈姐哪里得知。

    “是,老爷过世的那几天本来是你来月事的日子,你却没有依时来,联想到自小到大你的月事一直都很准,因此我推断你已经有了江总的孩子,所以我将这件事告诉了江总。”

    俞潇潇负气道,“您不应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告诉他的。”

    陈姐歉意道,“对不起,小姐,我只是想知道他得知你有了身孕后的反应……事实再一次证明,他对你和孩子都抱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已经两年了,你究竟还想浪费多少青春在这里?听我们的话,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直到若干年后,俞潇潇才知道,今天陈姐让她离开T市,实际是给了她一条求生的路,只是,她犯了傻。

    --------

    傍晚回去的时候她没有跟陈姐一路,因为她想独自静一静。

    夜,渐渐暗了下来,街道上的灯光拉长了她孤独的身影,她不管周围的车水马龙,安静地走在自己的世界。

    两年了,他对你有没有感情,我想你自己也能感觉到……

    你究竟还要浪费多少青春?

    陈姐的话句句环绕在俞潇潇的耳畔,蓦地,她的眼眶湿润,一滴晶莹的泪液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滑落。

    这样的眼泪,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只有当她自己无法控制的时候,她才会允许自己放肆的难受一次……

    是啊,T市还有什么是值得她眷恋的?

    “俞氏”?

    不,她对商业上的事一窍不通,即使勉强接手,“俞氏”也不可能在她的手上长久……

    俞家?

    没有了父亲,俞家也只是空荡荡的一栋房子……

    那还有什么是她不舍放下的?似乎没有……可是,当陈姐跟她提出离开T市的时候,为什么她的心底竟会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舍?

    她还不舍放下什么?

    忽的,她的脑海中掠过江荀那张刀削斧刻般的俊颜……

    仿佛不愿想到这个人,她立刻用力摇首试图挥去他在她脑海中的存在,然而,属于他的俊颜却在她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幽暗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

    她原来将他记得这么清楚,比她想象得还要深刻。

    是啊,一起生活了两年,就算彼此戴着假面具示人,面对优秀的他,她又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只是,这样的感觉,她一开始就已经扼杀在萌芽状态……

    她记得沈凌微问过她,跟他相处了两年,他对她的好众所周知,为什么她还要顾忌着他已故女友的事,而不愿意跟他好好地过日子呢?

    其实,结婚的第一年,当他对她的好已经让她渐渐成为习惯后,她曾经幻想过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跟他走下去,再不去管什么替身的事。

    但是,那一夜,当彼此欢爱后,她迷迷糊糊地看见他披着睡袍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在她又迷迷糊糊要睡去的时候,她听见了他说——羽珊,不要让我担心你,我想你陪我走过这辈子。

    那是多么温柔的语调,和他以往对她说的都不一样,她这才知道,原来,真正的他说话其实很淡很冷,虽然像是一个冷傲在上的人,但面对自己挚爱的人时,这种冷感又变成了一种霸道和强烈的占有欲……

    她不知道“羽珊”是谁,但从他刚才的话可以猜到,他这辈子想要共度一生的是那个叫“羽珊”的女人,很显然,他所深爱的女人并没有死,是她的父亲骗了她……

    她已经不想去深究父亲骗她的原因,因为一切已经没有意义,无论怎样,最终的结果都是他不可能爱上她……

    --------

    思绪飞速流转,俞潇潇一边走,一边努力瞪大眼眸以控制眼睛的灼涩,这时候,她的身旁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车。

    转过脸,她的眼睛毫无预警地对上了车窗内那双幽暗的黑眸。

    这时候,罗耶从车上走了下来,恭敬道,“老板娘。”

    她故作开心,“好巧啊,你们怎么在这里?”

    “总裁刚从公司回来。”

    “哦。”

    “总裁让您上车呢。”

    “呃,不用了,我准备回家了。”

    罗耶为难地看向车内的主人。

    江荀温和开口,“我送你一程。”

    俞潇潇没看向江荀,而是直接回答,“不用麻烦你绕路了,我打车很快的……那,我就先走了。”

    今日的她似乎显得很匆忙,又好像在逃避什么。

    --------

    吱——

    一道紧急的刹车声传来,兀自沉入思绪的俞潇潇这才意识到她竟走在了路中间。

    当她意识到危险时已经晚了,车子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俞潇潇恐惧无措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臂弯将她抱到了路边。

    司机连声骂道,“不要命了……”

    俞潇潇吓得脸色苍白。